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4、相见 ...

  •   香港,尖沙咀。
      
      佐敦当初因寻子兮已经来过这里很多次了,他对倪永孝这座办公大楼的地形了然于心。
      
      阿泰的心思全都在子兮身上,一天见不到子兮他都不会冒然行动。
      
      事实上,他还有太多的事没搞得明白。
      
      子兮不是个轻浮的女子,不然他也不会就这么放心地离开香港,子兮家那场大火让她姑妈丧了生,但听佐敦说,成叔当时也是被倪永孝救走了的,他现在人在哪里?
      
      这个连佐敦都不得而知,倪永孝从最开始说他们在国外,直到后面开始对佐敦避而不见,这其中究竟还隐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事?
      
      还有子兮,在她双眼失明最痛苦最无助的时候,他居然没在她身边!
      
      念及此,阿泰便有抑制不住地自责与心疼。
      
      他的心情是急燥的,他很自然地认为倪永孝要么是利用王志成逼迫了子兮,要么是在子兮最无助的时候趁虚而入了,不管哪种原因倪永孝都是背信弃义不可原谅的混蛋!
      
      阿泰后悔透了,自己当初为什么要将那块玉佩交给佐敦?!他哪里能想得到外间传闻那个至爱家庭、温润如玉的倪二公子会来染指他的女人?!!
      
      倪永孝还欠他的人情、欠他的人命啊!!
      
      这个畜生!!!
      
      阿泰有着想杀人的冲动,一踏足香港心情狂愤又低落。
      
      佐敦处理着那些零零碎碎的事情,在哪里落脚、接下来的行程要如何安排,要怎么接近倪永孝?要怎样才能找到子兮的下落?
      
      他不是没有跟踪过倪永孝,这个男人几乎每晚都准时回倪家,一点蛛丝都没落下,曾让佐敦一度产生了错觉,觉得是自己多虑了,或许子兮和成叔真的被他送出国了。
      
      可那天看着子兮拉着倪永孝逛街他才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从两人亲密程度来看,他们相处已经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了,这样说来,子兮到底被他藏到哪里去了呢?总不能被他收在倪家吧?子兮放着将她如珠似宝的阿泰不要会安心接受成为倪永孝情妇的事实?就算她愿意,人家正牌倪太太也不会肯啊!但他们又确实是在一起了呀,这事,佐敦挠破了脑袋,百思不得其解。
      
      阿泰目的很明确,只要子兮真的是被倪永孝收起来了,只要他跟紧了倪永孝就不怕找不到她。
      
      “他每天都回倪家,我已经跟过很多次了。”佐敦有些沮丧。
      
      “他每天都回倪家,那我就跟他回去,我倒要看看,他能把兮儿收到哪里去!”
      
      “什么?!”佐敦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要去倪家?这……”他不知道阿泰这是要唱哪出!
      
      “你放心,我不会乱来的。他不是每天都回办公室吗?我找个机会钻进他车尾箱跟着他回去就行了。”
      
      “这样会不会有点冒险?他每天进进出出的至少有三五个人在身侧。”
      
      “你知道他的车是哪一辆对不对?”
      
      阿泰不答反问,佐敦便知道他决心已定,他没有再说什么,从个布袋子里拿出包报纸递给阿泰,“我去引开他的司机,你自己小心点。”
      
      阿泰颠了颠重量,又郑重地给了佐敦一个男人间的拥抱,这一去,生死难定,他们兄弟之间的情份都浓缩在这个拥抱里了,“佐敦,谢谢你,我这辈子就算什么都没有,至少还有你们这群好兄弟!”
      
      “阿泰,你当我是兄弟的话能不能不去?”佐敦还有些侥幸的心理。
      
      “我要是不去,我还算是个男人吗?!没有哪个男人能这样不明不白地看着自己的女人躺在别的男人怀里!”他起身,又将一拳砸在佐敦胸口上,“放心吧,不管怎么样,我只想要个答案而已。等我将兮儿接出来我们就回泰国找就哥,佐敦你先帮我联系船,这是倪永孝的地方,后面的事只能拜托你了。”
      
      “放心吧!”佐敦又叮嘱了一声,“无论如何你都不能出事!”
      
      阿泰没有再说话,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
      
      佐敦得了那个眼神便过了马路,路那边,倪永孝的那辆劳斯莱斯正安静地等待着它的主人,三五个保镖在旁边闲聊着。
      
      佐敦冲过去,全然不似以往那般温驯,他像喝醉了酒一般,抬头望着耸入天际的办公大厦破口大骂,骂着倪永孝将子兮弄丢了,他要找子兮,跌跌撞撞地往里面冲。
      
      佐敦来的次数很多了,这几个人都是认识他的,只劝阻着让他回去,说倪生没空见他,他才不理,挣着几个人拉着他的胳膊往里跑,保镖们自然跟了进去,又唤了里面的保安,七八个人才将他按下。
      
      阿泰瞅着空子飞快地窜到对街,他想着办法开着后备箱,只听见“滴”一声轻响,车箱就自动开了,他左右巡视着,终于在二楼的位置看到了长发及肩的罗继,西装革履的站在窗前像樽雕像。
      
      阿泰和罗继是认识的,当年他在泰国救下倪永孝的时候就跟这个男人打过照面。
      
      这个男人不简单,这是阿泰早就意识到了的事,只是当时他当着倪永孝的面不便点破罢了。
      
      黑色会人际关系复杂,谁又知道倪永孝有没有觉察到罗继的不简单呢?阿泰不想多事,便推了倪永孝想将他留在身边的好意,这才有了那块玉的事。
      
      罗继定定地望着阿泰,嘴角微微有些触动,似笑非笑。他又抬眼望了望上面,似乎在示意他倪永孝在上面。
      
      阿泰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信他,这样急切的瞬间,他能思索的时间也确实不多,罗继已经转身走了,照阿泰的推算应该是正在下楼,佐敦很快就会被清理出来,阿泰拽着佐敦给的那把枪,抱着赌一赌的心态,翻进了车尾箱拉上了车盖。
      
      罗继跟得倪永孝太久了,本职工作连一点起色也没有。他有些不耐烦了,觉得再这样下去,他迟早会变成个真正的黑色会,他需要做一些事,无从下手。
      
      阿泰的出现让他看到了一些曙光,倪永孝跟阿泰独有的几次照面他都在身边,他认识那块玉,自然也就能猜到子兮和阿泰的关系。
      
      让他们去闹吧,最好让倪永孝焦头烂额,他才能趁机来找倪永孝的犯罪证据!他装作不知情的样子,说了几句打发了佐敦,等着接下来这场好戏。
      
      车子傍晚时分准时到了倪家,一切比阿泰预计的要好,罗继确实是帮他的!
      
      他呆在狭小的空间里,直等到外面全然没有了响动才小心翼翼地探出来身来,车子已经在倪家的地下车库了,阿泰借着灯光看了看手里的腕表,已经快晚上九点了。
      
      他跳出车尾箱环顿着四周,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诺大的车库里,除了象征着倪永孝身份的劳斯来斯外,至少还有十多辆相对低调些的、黑色的小轿车!清一色的反射玻璃,难怪佐敦跟到倪家就断了线,想必倪永孝半夜再出去便是换过车了!
      
      阿泰不敢弄出太大的动静,出口处人声悉簌,各个方位转动的摄像头无不考验着他敏捷的身手,一个不小心便会暴露在倪家的监控之下,他大致地在车库转了一圈,思索着这里的车辆这么多,款式车型相差并不大,倪永孝要出去只怕是凭感觉随便选择的其中一辆,他并不能提前预计得知,还好,天无绝人之路,倪家电闸的开关就在附近。
      
      倪永孝下到车库的时候已经近凌晨了,他随便选了一辆,刚开锁拉开车门,车库顿时漆黑一片。
      
      “可能是险跳闸了。”送他下楼的管家打开了随身的手电筒。
      
      “过去看看。”他轻掩了车门便向电闸处踱了去。
      
      阿泰未等到那两个黑影子靠近,已经从另一边兜了一圈靠近了倪永孝那辆车,他拉开后车门,等电闸被拉上之前已经躺在了后椅脚下。
      
      “过两天让林师傅将所有的电路都检查一下,车库、机房那些设备如果有老化的迹象就全都换了。”这些事平时很难得会让倪永孝操心,倪家大宅里人口众多,各人各司其职一直也都做得很顺利,但最近,他确实是有些心神不宁。
      
      已悦的死对他是个不小的打击,让他精神萎靡了好一阵子,他现在几乎每晚都要抱着子兮才能睡得安稳些,他将对已悦的欠疚补偿在子兮身上,觉得自己不能再失去一个重要的女人。
      
      开门、关门,倪永孝如往常一般开着车,阿泰摒住了呼吸,忍着心中想将倪永孝碎尸万段的恨意,跟着倪永孝那辆车出了倪家。
      
      倪永孝来得跟往常并没有太大的区别,车子停在别墅外,三更半夜的他不喜欢再劳师动众,门口几个保镖看到车牌但也没有多大的警惕,这条路早就被倪永孝封了,入口过来还有三四道关卡,除了倪永孝本人,其他人根本进不来。
      
      倪永孝下了车,门口最近的保镖点头轻唤了声‘倪生’算是打过了招呼,他拿出后备钥匙开门进去,阿泰在车里的视线一直盯着他,直等到外面完全寂静无声他才撬开了门出来。
      
      怕是有了些声响,一旦出车门便看到了一张惊恐的脸,是刚刚跟倪永孝打过招呼的保镖,阿泰看着他的瞳孔越来越大,未到他那张嘴张大发出声音,阿泰已经将双手伸了过去,一只手捂紧了他的嘴,另一只手连同着胳膊抡着他的脑袋,稍一用力,那人便晕厥了过去,阿泰双剪着绑了他的双手,又封了口舌,推攮着将他弄进车里,好容易才处理干净。
      
      旁边巡逻的影子已经从围墙转角处渗了过来,阿泰望着近两米高的围墙后退了几步,助力起跑,纵身一跃,扒着围墙边翻了进去。
      
      倪永孝见厨房那边的灯还亮着,不禁皱了皱眉。
      
      以前,他欣喜这个灯光能在半夜三更引指他找到来的路,而现在,他会心疼,心疼他所爱的女人熬到这么晚只为了等他回来。
      
      他收了钥匙,直接从前院绕到了后面饭厅,橘色灯光下那张小脸愁眉不展。
      
      子兮的心里很不安,不安于知道了倪永孝的家室还这样忐忑地爱着他,她觉得自己很无耻,侵占了属于别人的幸福,她又恨自己既然都侵占了却又不能理所当然地享受这份幸福,她要离开他,只是仍需要一点时间。
      
      她到底算什么?他众多情妇的其中之一吗?她不能细想,稍微一想起已悦她就心如刀割。
      
      他和已悦有着怎么样的过去能让她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他将别的女人搂在怀里?又是怎么样的爱能让已悦这般豁出了性命?他将她们两个放在同一个地方真的有考虑过某一天她知道了整件事情真相后的感受吗?他爱过自己吗?
      
      已悦是不在了吧?她不在了,子兮心里便如阻住了一块大石头,她没得追问、没得求证,从已悦离开这栋别墅那天开始,她和倪永孝的一切将会成为永远的秘密。
      
      倪永孝进了门,带着屋外一丝的凉气。
      
      子兮霎时间觉得自己非常的可怜,不仅她可怜,倪永孝也同样的可怜,他现在每一次的到来都让她觉得是对自己的施舍,而他,也同样要应付完家里的妻女才能出门吧?
      
      “怎么还没睡?”倪永孝踱近了,子兮起了身,小手就被他拽到了手里,冰冰凉。
      
      “就睡了……”她轻轻回应了一声,面容有些疲惫,下意识地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她不再热情了,她的心中有了道隔阂,淡淡的,让他和她产生了距离。
      
      “你在哪里冲凉?我去帮你放水。”她看到他同样疲惫的面容,却是不忍心再对他不理不睬,她好想哭,眼睛里夹杂着温热的泪,却是被强忍着不让它流出来,她低着头询问他,不让他看到自己的眼睛。
      
      “你先进房,我去上面冲完下来。”
      
      “好,我先收拾完这里。”
      
      倪永孝上了楼,步伐有些沉重,他走到楼梯间盯着后院已悦住过那间房思绪难平。
      
      他猛然一回头,与楼下子兮的目光撞了个正着,她急急忙忙地转开了,收拾着桌子上的茶点,转身,那滴眼泪终于是掉下来了。
      
      她熄了饭厅的灯,在漆黑里急急忙忙擦着泪,直等到心情完全平复下来了才踏出来。
      
      她穿过走廊,回到自己的房间,按开灯,被面前健硕的身影惊吓了连连后退了几步,她转身往外跑,跟着一声尖叫,刚呼出声嘴就被阿泰轻捂上了,他抱着她试图让她冷静下来,“兮儿,是我!是我!!”他急急地表明身份,确定子兮真的已经停止了反抗才放了手。
      
      子兮心本来就跳到了嗓子眼,听到阿泰那把声音不免得更加地血液沸腾,她缓缓扭过身,不可思议地盯着他,“阿……”她张了几次嘴,始终无法叫全他的名字,她的脑袋空白一片,完全不知道他是怎样的从天而降,她的声音在颤抖,有惊喜、有惊讶、还有惊恐!!
      
      她心虚得无所适从,突然就被他抱住了,不管来之前他对她有多少猜测与愤怒,这一刻,看到她,阿泰才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会比她更加地重要。
      
      他搂着她,出尽了力,几乎勒断了她的骨头,快三年了,这三年里的每一个日日夜夜他都在思念她,无时无刻!
      
      “阿泰……”子兮脸都涨成了紫色,她的拳头力气微弱地砸在他的身上,声音淡得像蚊子。
      
      “兮儿……”他一遍遍唤着她的名字,恨不得将她掐进自己的身体里。
      
      “兮儿!”外面倪永孝的那声叫唤终于是将子兮那条小命抢了回来。
      
      阿泰松了手,一个闪身避进了门后,倪永孝听得早前子兮那声呼叫下了楼,迎着房子散出来的灯光问道,“兮儿,怎么了?”
      
      他的声音跟着他的脚步已经踏了进来,子兮还在喘着粗气,她眼神扫到面前躲在门后面的阿泰,他同样在看着她,她又看了看倪永孝,如定了格一般,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办?
      
      “叔……”这句称呼还未完全出口,她便彻底地反应过来了,惊叫了一声,“不要进来!”
      
      她还是说得太慢了,那道影子在她的惊叫声里已经朝倪永孝扑了去!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