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3、缘由 ...

  •   方龙就带着阿一下了阁楼,将那间小木房子留给了两人。
      
      他从楼梯上下来,望着那个擂台,拉着防护绳弹跳而上。
      
      阿一也跟了上去,方龙就转身一拳却被他轻巧地避开了,方龙就颇有兴趣,脱了鞋子抱着拳,弹跳着步步进攻,阿一只躲不还手,脑袋轻松一偏便避开了随之而来的一拳,他嘻嘻笑,一副你咬我不死又奈我不何的样子,尽可能地挑战着方龙就的底线,“我说,你这只马是时候要脱缰了!怎么,舍不得?”
      
      “舍不得那是肯定的!这小子太顽固,他要想走没人留得住!”方龙就,左拳右勾地打阿一不着,他眼珠一转身一偏,斜伸一腿,使了个奸诈的技俩,终于将阿一绊倒了。
      
      “喂!你犯规!”方龙就的剪刀脚夹着阿一,翻身跨坐在他身上,伸手扭着阿一的胳膊,他用的分明就是跆拳道的套路!
      
      阿一被他耍了诈,自然要抗义。
      
      “规矩是我订的!现在,我判自己赢!”
      
      阿一索性趴在了地上,任由他扭着,跟一个成心耍赖的人讲道理只会浪费自己的口水。
      
      “两年多以前你用这个方法将那小子留下来,现在他要走了,你又打算用个什么技俩来为难他?”
      
      方龙就被他从心理上鄙弃了,驳起嘴来自然阴阳怪气,“你又知道我不会大大方方放他走?”
      
      “起码,我觉得不会咯。”他舒舒服服地睡在地上,慢慢腾腾转过身,将方龙就一脚踹到了地上。
      
      小阁楼里的两人,各自咬着一支烟,谁都无言。
      
      刚刚,阿泰从佐敦嘴里听到子兮出了事,一时情绪失控,拉着佐敦的衣领几近咆哮。佐敦小白眼翻着他,半晌没出声,看他急得想杀人的样子才悠悠地开口,“舍得承认自己是谁了吗?”
      
      阿泰知道自己上当了,不单止上当了,还被佐敦耍了。他放开他的衣领,这个时候才觉得无颜面对自己的兄弟,两人抽着烟,直到一整支烟都抽完了,佐敦才打破沉默,“这两年你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我……当初的刺杀任务失败了。”他的眼前清楚地飘着两年前白龙就那一身白色。
      
      “小子,好胆色!居然破了我九道防线,如果不是我提前知道你会来杀我,我今天必定会丧命在你手上!”方龙就赞赏地看着眼前这个人。
      
      “但是,我还失手了!”阿泰有着豁出一切的淡笑,“现在,我在你的手上,按照江湖规矩,你现在就可以拿走我的命!”
      
      “狗屁规矩!这里所有的规矩都是我订的!”
      
      “那就哥打算怎么处置我?杀我之前先折磨我一番?”
      
      “你就这么想死?”
      
      “我不想死,但今天我插翅难飞。”阿泰打量着周围的人,黑压压一片,估计有三五十个之多。
      
      “你知不知道你今天为什么会失败?”
      
      阿泰摇了摇头,“是我技不如人,输给你心服口服。”
      
      方龙就也摇头,“你不是输给了我,你是输给了自己的雇主——朱拉!”
      
      阿泰心中一怔,知道这事不会有这么简单,雇他来杀方龙就的人确实就是朱拉,阿泰只是不太明白朱拉多此一举意欲为何,只得深皱着眉头等待着方龙就后续的话语。
      
      “这两年,我在泰国的势力越来越大,朱拉视我为眼中钉,一直想将我除之而后快,只不过他有贼心没贼胆,怕事情败露后自己下场不堪,便演了这么一出戏向我示好,有意拉拢我。他买了你来杀我,又将你要杀我这事透露给我,现在,你明白了吗?”
      
      阿泰心里不屑,朱拉确实是太小瞧他了,如果不是他提前透露给方龙就,就算方龙就有十条命他也至少能干掉他九次!难怪,阿泰一踏进这个地方便如跌进了天罗地网之中。唉,他是个杀手,却无形之中做了别人的脚踏石,但事已至此,就算他知道了真相又能怎么样呢?
      
      “就哥告诉我这些是想我能死得瞑目些?”
      
      “我只想告诉你,朱拉已经死了!这样的蠢材,不配做我的拍挡。至于你……”方龙就咧嘴一笑,竖了个大姆指给阿泰,“小子你是真有本事。我得到消息便布了十层关卡,你居然破了九层,要不是我多留个心眼现在估计已经是你枪下鬼了,怎么样?现在后患没有了,有没有兴趣跟我?”
      
      “我自由自在惯了,不习惯跟任何人。”
      
      阿一一把枪就顶在了他的头上,“这小子冥顽不灵,解决了他一了百了!”
      
      “或者,我可以用其它的来换我这条命!”阿泰又开口,“免费帮你买别人一条命?”他想了一想,加了一句,“几条命也行。”
      
      方龙就撇了撇嘴,“我想要谁死我自己会动手,不会假手于人!你知不知道你今天这一路闯下来死了我多少人?医药费、抚恤费七七八八加起来就这样放你走,这笔买卖也不划算,我是生意人,亏本的生意我不做。”
      
      阿泰就笑了,“你杀了我,亏得更大,什么都没落下!”
      
      “你这样说也对,所以,我在想,我们有没有个两全之策,皆大欢喜?”
      
      “我在你手里,要求只能你来提!”
      
      “嗯……”方龙就思索片刻,“那就三年吧,你帮我卖三年命,这笔数就两清了。这三年之内你不得离开泰国。”
      
      “你打算这三年怎么来支使我?”
      
      “杀人越货你都不怕了,还怕我?”方龙就当时就站在这个小阁楼上,他往下面的擂台望了一眼,信心满满,“我要捧你做拳王,泰国至top的拳王!”
      
      “你就这样,在这里一呆两年多?”佐敦听阿泰说完,不禁心疼他这两年所受的苦,“这么久了,居然连个信儿也不送回去?你不知道我们会担心你吗?”他有些碎碎念,心里压抑着小怨气。
      
      “方龙就不让我离开泰国!而我当时决意留在泰国时根本不知道他是不是跟朱拉一样打着其它的主意,我不能联系你们,见过一次鬼还不怕黑吗?我只是烂命一条,万一他抓了兮儿有着其它的阴谋……”其它的话他没有说出口了,随即如释重负般一笑,“现在好了,再有两个来月三年之期便满了,佐敦你先回去,告诉兮儿,我很快回来!”
      
      佐敦听到子兮,刚刚放松的神经又紧张了起来,他还瞒着阿泰子兮的事,但这却又是他不得不面对的事,他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告诉阿泰,他那么爱子兮,听一句她出事了便让他完全失了分寸,听到了她的后面那些事佐敦难保他不会疯掉。
      
      可这事就算不告诉他,最多也就再掩两个多月,阿泰回了香港一样会知道,那个时候他在没有一点点心理准备的情况下接受这个事实会不会比现在更受打击?他又会不会怪自己不早一点将事情告诉他呢?
      
      佐敦左思右想,阿泰便看出了些端倪,“佐敦,兮儿她真的没事吗?”
      
      佐敦的理智最终还是败给了情感,他有些吱唔,“阿泰,其实……子兮她……”
      
      “她怎么了?她到底怎么了?!”
      
      “她没事,她现在过得很好。你冷静一点听我说!”佐敦安抚下他毛毛燥燥的内心,极力想着些温和些的措词,“只不过……她……她跟了别的男人。”
      
      阿泰突然就炸了,脑袋里面浆糊一般理不清楚,“什么……什么……别的男人?”
      
      “她跟了倪永孝,做了倪永孝的女人!”
      
      清楚了!佐敦说得非常清楚了!但他却是不相信,子兮她根本不认识倪永孝,这才短短两年时间他也不相信子兮会背叛他!她答应了他会等他回去的!
      
      他又抓上了佐敦的衣领,“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佐敦说出来便预计了后果。
      
      他不反抗,看着阿泰腥红的眼睛,有着马死落地行的心态,淡淡又重复了一次,“子兮她现在是倪永孝的女人了。”
      
      他将自己所经历的那些告知阿泰,说了子兮家那场火、那块玉佩,以及倪永孝,他却不提靓坤和查理张。
      
      倪永孝和子兮在一起这是阿泰回去必须要面对的事实佐敦不得不提,但除此之外他能避开的都避了,如果阿泰知道是靓坤从中作梗,他要对付的人便从倪永孝一个增加到倪永孝和靓坤两个。
      
      佐敦不觉得自己做错了,让阿泰提前知道一切准备好后果再去找倪永孝算帐总比冒冒失失跑去挨打强得多。
      
      佐敦也知道,将这事说出来便如在大坝上拉了个口子,洪流即将倾泻,不会再在他的控制之中,但他不怕,跟着阿泰活也好,死也罢,反正,在今天见到阿泰以前,他在心里就认为他们两个都死了。
      
      阿泰一拳砸破了阁楼的楼板,随即拿着自己那个行李袋窜下了楼。
      
      方龙就和阿一正在擂台上嘻闹,阿泰那个行李袋就扔在了他们的面前,他手背上都是血,立在方龙就的面前也没有多话,“就哥,我要回香港!”
      
      方龙就一笑,耸了耸肩,“你应该记得你自己说过的话。”
      
      “是!我记得!我答应了为你卖三年命,而现在离三年还差两个月!”
      
      “所以,我没有理由要让你走。”
      
      “但我今天必须要走!”
      
      “就算死?”
      
      “是!这条命本就是你三年前留给我的!我敬就哥是条汉子,这三年为你卖命我心甘命抵,但我要回香港,今天就算拼了这条命我也必须离开!”
      
      “没有任何转弯的余地?”
      
      “没有!”
      
      “那你现在杀了我!”方龙就一招封喉,阿泰被推进了个死胡同。
      
      “杀了我啊!杀了我你就可以走了!”方龙就将一把尖刀放在阿泰的手里,往自己心口比划着,“一刀就行。”
      
      “我欠你一条命,杀了你我就是不仁;你答应了你留三年,现在贸然离开便是不义,三年前我弃了雇主投在你门下本就为不忠,现在我要是再背叛你便再无信义可言,而就哥你这三年视我如手足,当我亲生兄弟一般关照,我向你的动刀子即是不孝。所以,这一刀子下去,我便成了个不仁不义不忠不孝之人!我不会这么蠢!”他话音未落,刀尖已经擦进了自己的胸膛,佐敦呼了一声,阿泰挡了手让他不要靠近,他忍着痛又望向了方龙就,“但我今天一定要走,就算背信弃言、千夫所指都好,我自插三刀,当我偿还欠你的!其它的,三刀过后再论生死!”
      
      他拔了刀,就势又朝着胸膛插下第二刀,刀尖还未触碰到自己便被阿一一手拦下了,他从阿泰手里抽出那把刀子,哭笑不得,“好了好了,看不出来就哥在和你开玩笑吗?这死脑筋、犟脾气!”
      
      阿泰也笑,笑得阴谋得逞,“不来这么一招,就哥怎么会心软?!”
      
      方龙就像被人刺穿了心事,不耐烦地甩着手,“走吧走吧,都走吧!不要在我面前晃悠了,免得我心烦!”
      
      “就哥,多谢你!”阿泰收了笑,说得无比地虔诚,方龙就不理他,他就鞠了个躬,捡起自己的行李袋跟阿一打了个招呼带着佐敦走了。
      
      他走得慢慢腾腾,身后响起了方龙就的声音,“混小子,哪天在香港混不下去就回来!”
      
      “你这就不人道了!”阿一又在那里顶他嘴,“人家都帮你卖了三年命了,现在在泰国买条人命大概是50万泰铢,阿泰帮你赚的那些钱足够你买100条命了!还想叫人家回来?!”
      
      “生意人嘛,钱财多多益善!”方龙就才不会当着那混小子的面承认舍不得他呢。
      
      阿泰转眼望着两人笑,即使心里现在有多少愤怒,这两个兄弟的情谊都能给他足够的暖意。
      
      “就哥,一哥,总有一天我会回来的!”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