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8、倪太太 ...

  •   倪永孝心里咯噔一下,随即挤出个笑容,伸开了双手,文文就这样跳到了他的身上,她小手搂着他的脖子,跟他撒着娇,“爹地你昨天为什么没回家?文文好想你。”
      
      “爹地有些事要做。”他随口应着,眼睛已经瞟到子兮那张铁青的小脸,她嘴里还放着口鱼子酱,连嚼都没有嚼硬生生地吞了下去,这片刻之间她不知道该给个什么反应才算得体,一颗心早就被撕得七分八裂,不知道痛,只觉得天玄地转呼吸不到空气。
      
      她没有太多的时间思考着接下来该怎么做,曾倩如已经过来了,立在他们的桌子前,比子兮淡定得多。
      
      她望着倪永孝微微一笑,像个普通朋友似的打了个招呼,“出来吃饭?”
      
      “是啊。”倩如在他的脸上看不到歉意、看不到内疚,甚至连一丝慌乱都没有,淡定自如地邀请她,“一起?”
      
      “好啊。”她就这样坐下了,在倪永孝的对面,紧挨着子兮,她放下手里的手袋,才像突然发现了子兮似的,依旧保持着得体的优雅,“不介绍一下吗?”
      
      不等倪永孝开口,她一只手已经递到子兮面前了,又长又细的手指葱白一般,“你好,曾倩如,大家称我倪太太。”
      
      子兮完全乱了套,她羞愧,羞愧得连头都抬不起来,她宁愿这个倪太太泼辣地给她两巴掌,也比现在这样无声无息地羞辱她来得痛快,她涵养那么好,高贵又优雅,子兮搭耸着脑袋根本不敢与她直视,自惭形秽到了骨子里。
      
      子兮不会演戏,更是没有底气与倩如冲突,她根本没有处理这种事情的经验顿时失了方寸,她没有握上倩如的手,低着脑袋拿起自己的包包起了身,“我……我……去洗手间……”
      
      倩如却没能放过她,拿起自己的手袋跟着起了身,“这里我比较熟,我带你去。”
      
      子兮煞白了脸,她求助地望着倪永孝,他只看了她一眼,又被怀里的小女儿拉着问十万个为什么去了。
      
      “不是去洗手间吗?”倩如侧过身问她,让她觉得自己像个被人牵着鼻子的小丑一样,硬着头皮跟着倩如,倩如倒是一句话没讲,停在洗手间的门口,又对她淡然一笑,“到了。”
      
      子兮依旧不敢看她,她的修养全都没了,聊礼貌都没了,‘谢谢’都没有说一声便冲进了卫生间,她关着门,坐在马桶盖上才感觉到自己那颗心终于跳了,越跳越快,跳到了嗓子眼,跳出了喉咙,她焦虑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忍着眼泪在那狭小的空间里团团转,她该怎么办?
      
      她在里面呆了近半个小时,料想着倩如应该走了,她才敢开门出来,踏出一步又猛然停了,这个倪太太居然还在!
      
      那双漂亮的高跟鞋先映进了子兮的眼帘,她顺着那对鞋缓缓抬起头,第一次看清楚了倩如的样子,她身材很高挑,肤如凝脂,乌黑亮丽的秀发披肩而下,鹅蛋脸、高鼻梁,姿色绝美,最重要的是她的气质,与生俱来的高贵,让世人仰望,子兮不得不承认,她与倪永孝是男才女貌的绝配。
      
      她手里叼着支烟,倾斜着倚在洗手间的门框上,枭枭轻雾让子兮坠入了迷幻里,让她像发梦一般看不清,亦进退不得。
      
      倩如掐了烟头,踱到子兮身边扭开水龙头洗着手,她在镜子里盯着子兮,不像打量着情敌,却像盯着一头即将下手的小猎物,“还不知道怎么称呼。”
      
      “王子兮。”子兮退无可退,几个字说出来更像是妥协。
      
      “看王小姐的样子,有没有十六岁?”
      
      “二十。”
      
      倩如一笑,明媚极了,她居然看走眼了?!她拉了张纸巾擦着手,回过身由头到脚地又将子兮打量了一次,真真是张童颜啊,真材却是玲珑有致,难怪让倪永孝这般神魂颠倒?她又觉得可笑,抱着这样一具温香软玉的时候倪永孝会不会想起自己的女儿?
      
      “王小姐知不知道倪生今年多大年纪了?”
      
      她有心羞辱子兮子兮如何不知?她咬着唇不出声,眼光一直落在倩如那一双鞋上面,模模糊糊的。
      
      “其实呢,每年都有数不清的女人不顾廉耻地想爬上倪生的床。他跟外面那些男人不同,本身已经有着极致命的吸引力,何况还有着那么好的外在条件?男人嘛,总会有着头脑发热用下半身思考的时候,但最重要的是他懂得及时回家,在外面再新鲜、再放纵,也会有疲惫和厌倦的时候,只有自己的老婆孩子才是最终停泊的港湾,王小姐,你说是不是?”她略带厌恶地将擦过手的那张纸巾扔进纸篓,一语双关,“不过是用来解决一时之需的工具罢了,用过的就是垃圾,不会有人再捡起来重复使用,更不会有人会对那小小的工具产生怜惜与同情!”
      
      倩如踱了出去,高跟鞋的声音越来越远。
      
      子兮踉跄了好几步,才扶住洗手盆站稳,从头到脚冒着冷汗。
      
      她花了很多时间才将自己整理得不那么狼狈,步伐沉重地出了洗手间,她没有再进大厅,从后边的小门直接到了外面,她隔着玻璃看着那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倪永孝也看到她了,他的女儿还坐在他的身上跟他撒着娇,他吃着晚餐,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看了她一眼又看回了他的妻子,无动于衷,就像随眼瞟到一个不相干的过路人一样。
      
      子兮仍旧是不死心,一边走,一边回头,他真的是不会追上来的,这种时候他不是更应该愧对自己的妻子吗?她算什么?不过是用来解决一时之需的工具罢了!
      
      她的眼泪断了线,流得不着边际,哭得眼睛都疼了,像只游魂一样在大街上游荡着,一天之内连续而来的打击让她已经没了招架的能力,她为什么要拉他出来逛街?!
      
      她要证明什么?证明到最后只能证明她只是他解决需要的工具!
      
      她好恨自己!
      
      耳边全是倩如的话,他有老婆,他还有孩子!他这个年纪有老婆和孩子不是很正常吗?难道她从来没有怀疑过?一个已悦就已经让她心乱如麻了,她哪里还有力气去想这个问题!
      
      这就是他要偷偷给她吃避孕药的原因吗?他从前对她的一切都是假的吗?
      
      她过不去这个坎,蹲在路边哭,哭得反胃想吐,哭得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才起身,她没有地方去,只跟着人群乱窜,不知道怎么的,她就进了一间酒吧,灯红酒绿,她想起了那个叫瑶瑶的姐姐,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才让阿来认清楚自己的内心,可是她的倪生会吗?她不知道。
      
      他那么冷静,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股掌之中,运筹帷幄地安排着每一件事,包括她的爱情。什么时候让她交出自己的心、什么时候让她交出自己的身体、怎么样欲拒还迎地保持着距离、又怎样一步一步地让她以为她的付出是有收获的,这都是他计算过的吧?像诱捕着猎物,一点一点地撒着饵,一点一点地攻着心,让她埋头横冲。
      
      他爱过她吗?她不知道。
      
      他这种人会有爱情吗?她也不知道。
      
      她只知道自己的心很疼,疼得不像她自己的了,她一杯杯喝着酒,想借这杯中苦涩忘却满腔的疼痛。
      
      同一个酒吧之中,与子兮十来米远角落里,佐敦同样的愁容不展。
      
      他满脑袋都是那两个身影,倪永孝与王子兮的,十指紧扣着,走在尖沙咀。
      
      他以为自己看错了,跟了好长一段距离才确定了那是子兮。她漂亮了,跟在倪永孝的身侧穿着锦衣华服,漂亮得让他认不出来。
      
      佐敦找了她这么久,几次三番跑去倪永孝在尖沙咀的办公室却次次都被打发走了,他担心了她好长的时间,她居然一声不响地变成了倪永孝的女人,完全忘了他这个朋友,更忘了那个一心一意为她却生死未卜的阿泰!
      
      难道女人都是这么水性扬花贪慕虚荣?
      
      佐敦替阿泰不值,一杯接一杯喝着酒,他觉得自己在香港已经没有什么留恋了,事实上,他除了阿泰本也没什么牵挂的,既然子兮成了倪永孝的女人他再也没有留在香港的必要了,他想去泰国,找阿泰!不管是生是死,他都要弄个清楚,他下了决心,将最后半杯酒一饮而尽,他搁下杯子付了钱,踉踉跄跄地从子兮身后擦过,谁也没看到谁。
      
      另一个角落,两个男人已经观察子兮很久了,都是混迹欢场的小混混,清楚明白这个小姑娘不开心,趁着酒醉捡只醉鸡回去当宵夜,这种事情总是有着别样的刺激。
      
      一个男人有犹豫,“看这样子还是个雏儿,不知道成年没有,怕不怕搞出事来?”
      
      另一个男人看不上他有色心没色胆的样儿,“没成年又怎么样?你记得戴套,搞完拍拍屁股走人,谁知道是你?!”
      
      两人最终成达了一致。
      
      等到近凌晨子兮才摇摇晃晃地起了身,她喝得有点多了,一脚深一脚浅地踩着步子,出得酒吧一阵冷风吹来,让她不禁打了个冷震,她紧了紧身上的外套,刚踏出一脚就被道重力拉偏了,一只粗糙的大手捂着她的嘴,另一条胳膊箍紧了她的胸,对方像是有两个人,因为她的腿已经被抬了起来。
      
      子兮挣扎得厉害。
      
      两个醉鬼咒骂着:妈的,喝了这么多酒居然没醉!
      
      这个样子肯定是不能拉上的士的,他们眼扫到酒吧后面那条脏兮兮的小巷子,那倒是个不错的场地,前面酒吧声音吵,她叫得再大声也会被淹盖在闹哄哄的音乐里,而且那条巷子人迹荒芜,这三更半夜的就更不会有人来了,两人心照不宣地点了个头,搂着子兮跑得飞快,一把将她扔在了冰冷又肮脏的地上。
      
      子兮酒醒了一大半,她跌坐在地上看着面前两个庞然大物惊恐地摇着脑袋,她穿着一条短裙不停地往后缩,裙底的风光一览无遗地暴露在两人的眼前。
      
      “长得像个雏儿,身材却这么好。”一个男人下流地用双手比出两个S型,他舔着嘴唇吞了吞口水,“我敢保证她成年了!”
      
      “你们不要过来!你们要钱对不对?你们要多少钱我都给你,我求你们不要过来!”她翻着自己的包包,除了倪永孝那张黑卡只有一些零碎的散钱,她翻到了自己的手提电话,满怀希望地打开,却被那个男人一脚踢飞了,落在远处的角落,摔成了碎片。
      
      “你们不要过来!”她一遍遍告诉自己冷静、想办法,脑子里却早已经乱成了渣,她口没遮拦地大喊大叫,“你们不要过来!我……我是倪永孝的女人!”
      
      这种最底层的小混混怎么会认识倪永孝?谁又知道那是个什么人?!就算那真的是个不得了的人物,等他们爽完大不了干掉她,这两个混蛋,精虫上脑,这个时候就算他们父母站在面前怕是都认不得了,那男人拉着子兮的胳膊将她从地上一把拽了起来甩到了旁边的围墙,整个人便压了上来,他拉扯着子兮的衣裙,脏手已经朝她袭了去。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