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7、裂痕 ...

  •   “她的那些药别给她吃了。”倪永孝吃着早餐,似说得不经意,并没有看已悦。
      
      已悦愣了半秒钟,转头望了一眼窗外在晾床单的子兮,不敢相信地又望回倪永孝,她不确定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难道,这个女孩子真的在他心里有了这么重的位置让他心甘情愿地想和她有个孩子?
      
      已悦心底的最后一道防线都崩溃了,她想起了她那个死去的孩子,还没有见过这个世界的孩子,午夜梦回难道他就没有过一丝的内疚与心痛?她就这样看着他,眼底噙着泪,他却坦荡荡地望回她,像是在询问她有没有听懂他说的话。
      
      “知道了。”她低低地应了声,瞬间转身,眼泪已经掉了出来。
      
      子兮终于忙完了,她坐回餐桌的时候倪永孝已经回了房,已悦拿了杯热牛奶给她,“趁热喝。”
      
      “谢谢悦姨。”她抱着那杯牛奶,还来不及喝下一口,眼睛就扫到了已悦旁边那个垃圾篓,上面有个盒子,漂亮的粉红色很显眼,以前怎么没见过?她定睛看着它,上面写的是什么?
      
      EC pills!!!(紧急避孕药)
      
      如一道霹雳,对准了子兮的心脏直勾勾地劈了下来,让她从头到脚冒着寒气。
      
      她想起来了,但凡倪永孝来了之后的第二天早上,已悦总是雷打不动地递给她一杯热牛奶,那么温婉又体贴,让子兮情不自禁地觉得她像极了自己年幼便没有了的母亲,脸上的笑容温和极了,看不出任何的可疑。
      
      子兮喝着那些牛奶,曾经邪恶地想悦姨怎么会知道她整个晚上又累又渴,天一亮便将这些又甜又暖的牛奶准备好给她喝?
      
      如今想来,不禁打了个冷震。
      
      她想象不到一个跟自己这么亲近的人背后这么处心积虑,表面却如此温柔贤淑。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她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给自己吃的这些避孕药是她的意思还是倪永孝的意思?
      
      子兮的心被重重撞了一下。
      
      “怎么还不喝?”已悦在揣测着她的心思,她是看到了?还是没看到?她的眼底有着波动的情绪,面容却没什么改变,这让已悦分不清真伪,她表情自然地提醒着子兮,“凉了就不好喝了。”
      
      子兮没有说话,嘴角的笑容有些僵硬,像端着杯毒药一样,她静呼出一口气,咬牙,抱着那个杯子一饮而尽,杯底,一片还未溶化完的药丸还遗留着残骇。
      
      那是已悦的第二手准备,自然都是落在子兮眼里的。
      
      她心里滴着血,却依旧保持着修养,大吵大闹除了让别人看笑话外,对她没有任何的好处。
      
      她搁下杯子起了身,淡淡说了声,“谢谢悦姨。”
      
      已悦看着那个消失在转角的背影,不确定地拿起那个杯子,那片药确实还在,头上不禁冒出了一层汗珠,这个小姑娘,比她想象的难对付得多。
      
      上午是子兮练毛笔字的时间,她依旧拿了纸笔出来,倪永孝坐在桌子那头翻着本书,有一茬没一茬地跟她说着话,他说着说着,便觉得有点不对劲,他没有见过子兮这个样子,情绪down到了谷底似的,从未有过的热情欠奉,完全敷衍地应付着他。
      
      刚刚看照片的时候还好好的,这片刻之间是怎么了?倪永孝放了手里的书本,起身踱到她身侧,那一张毛笔字写得歪歪斜斜。
      
      子兮努力控制着手腕的力道却完全不能自如运用笔锋,她低垂着脑袋望着面前的宣纸,突然模糊一片,眼睛一眨,一颗眼泪掉了下来,滴在宣纸上,化开了她笔下那个“情”字。
      
      “兮儿,怎么了?”倪永孝下意识地望了一眼房子里已悦的身影。
      
      子兮没有说话,她拉着笔画,手一软,一笔斜了好远,终于忍不住轻声抽泣了起来,那些眼泪,像小雨点一样,一滴一滴地掉在宣纸上,断断续续。
      
      “兮儿,发生什么事了?”倪永孝搁下她手里的毛笔,脸色自然是不好,他没有哄她,直接转身朝房子奔了去,刚走得一两步手就被子兮拉住了,她擦着眼泪又笑了,“怕是那几天快到了,最近情绪总是很波动,刚刚写着写着就突然没忍住,我真是没用……”
      
      倪永孝打量着宣纸,是柳永的《雨霖铃》。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他轻轻念着那几个字,莫名也多了几分的伤感,他轻轻将她揽进怀里,“以后少写些伤感别离。”
      
      子兮点了点头,“兮儿只想一辈子陪着叔叔……”
      
      倪永孝没有出声,轻抿着嘴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心里有些歉意,自然想弥补,“兮儿今天想要些什么活动?我陪你。”他极有心思地哄着她,“我们可以去后院看蜗牛和小蚂蚁,我也可以带你去看看那些猫的新家,它们走了那么久了,兮儿很想它们对不对?那些小猫咪已经很大了……”
      
      “我想出去逛街!”她没由来地冒出这个想法,脱口而出,不知道是在跟他较劲还是跟自己较着劲,心口闷着一口气,横竖吐不出来。
      
      “逛街?”
      
      “是,我想去逛街,像我眼睛没有好的时候那样,叔叔可以吗?”他有多抗拒她出现在光亮的地方?她只觉得心里很疼,她已经很努力了,但仍旧想要个答案,她眼睛通红,像是随便一眨那些眼泪又会掉下来,她等着他的答案,只是倔强地忍着。
      
      他们果然去逛街了,倪永孝叮嘱已悦预订了他们的晚餐,在尖沙咀一间西餐厅里,既然都出去了,当然要让她尽兴,她不高兴,他也跟着心疼。
      
      两个人就这样正大光明地走在尖沙咀,她与他十指紧扣着,一刻也不想松手。
      
      “兮儿,我们该去挑点新款了。”倪永孝看着她身上的衣服提议。那些衣服还是她刚刚到别墅那会儿他帮她买的,一年多了,再好看的款式也有些残旧了,她有着天生丽质的容颜,却被这身残旧盖住了光芒,让倪永孝有着暴殄天物的遗憾。
      
      子兮知道他嫌弃她身上这些衣物,但衣服穿得久了不就图个舒服吗?男人和女人确实是不同的,他们贪图新鲜、贪图艳丽,再好看的衣服穿得太久也是入不了他们的眼的。
      
      子兮那些伤感的情绪又袭了来,当初他买下它们的时候,不也是一样美艳不可方物吗?她觉得自己就像这些旧衣服,迟早会被他丢弃,她不恨他,只是觉得心像被刀绞着似的疼,她甚至不敢想,她要是离开了他还能不能生存下去。
      
      “叔叔觉得兮儿这些衣服需要换了吗?”她努力地保持着微笑,不让他发生心里的不快。
      
      “有漂亮又有合适的为什么不换?用美丽的事物来点缀衬托兮儿的美丽岂不是更好?”倪永孝也答得随意,他只恨不得将全世界最好的都给她。
      
      “容颜真的这么重要吗?谁又会终身不老呢?兮儿也会老去,一点点地长上皱纹,花白了头发,变成一个不讨人喜欢的老太太。”
      
      这个年纪居然会想到那么长远的事,这个傻丫头!
      
      倪永孝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发,“我们不可以不老,但却可以延缓衰老,在适当的年纪做适当的事,这才是人生最舒适的生存法则。就像现在,我们逛街就不要想其它不着边际的事一样,应该好好享受现下的时光,对不对?”
      
      她抱着他的胳膊贴紧了他,似赞同地点了点头,不管以前有怎样的不愉快、不管是他们谁想给她吃避孕药、也不管已悦让她看到那些东西有着怎么样的企图,她都决定忘记,忘让那些让她不舒服的东西。
      
      她能在大街上这样挽着他漫步,足以抹杀掉一切不美好的过往,不是吗?
      
      他们添置了一些新衣物,又逛了大大小小的商场,为心爱的女人消费足以让男人高兴,他高兴,她自然会配合,这是双赢的事,没有必要突显自己的骨气来坏了兴致,男人只会觉得你矫情。
      
      子兮开心了,倪永孝心头那块乌云也散了,两个人在外面逛了一个下午,战绩不俗,到了傍晚的时候便觉得饥肠辘辘,己悦一早已经帮他们订好了餐厅,子兮张着脑袋往里探,“这里怎么一个人都没有,东西一定很难吃吧?”
      
      “傻瓜,今晚只是我们两个人的世界。”他温柔地牵着她的走往里走,一阵甜蜜涌上了子兮的心头,她眼睛里泛着幸福的光,甜甜地跟着他,脸上扬溢着笑。
      
      “倪生,帮您预留了Almas的鱼子酱作前菜。”餐厅经理将餐牌递了给他,倪永孝觉得做黑色会比做高官唯一的好处就是可以放心大胆地消费,不怕ICAC,他可以肆无忌惮花着自己的钱,不用躲躲闪闪。
      
      难得出来一次,他点的都是子兮听都没有听说过的东西,她看到餐牌上一串串的数字像电话号码似的,居然也不心疼,他的生活本来就是如此,她适应他就好。
      
      经理问他需不需要酒,他想了想,忍着笑意还是摇了摇头,最后帮她点了份冰淇淋。
      
      “还能吃凉的吗?”倪永孝问她,她点了点头,看着他满脸不怀好意的笑,又想起了那天喝醉了酒的事,小脸红得无处可躲,她不看他□□裸的眼光,眼睛溜溜转,隔着玻璃看到楼下斜对面那间精品店里的一个小玩意,她喜欢得不行,撇了倪永孝自己跑了下去。
      
      不够一刻钟她又回来了,两手空空却满脸欢喜,刚好赶上上前菜。
      
      “怎么没买?不喜欢?”
      
      “嗯。”
      
      “那过来吃饭。”
      
      子兮打量着面前的盘子不知道该怎么下手,倪永孝嗽了口,拿起银勺送入口中,“冰镇鱼子酱,就这样吃。”
      
      子兮点了点头,那一颗颗饱满的颗粒在她嘴里滚动着,用牙齿轻轻咬破便发出‘啵’‘啵’的声音,有意思极了,她用舌头在口腔中探索着,流连好久才将恋恋不舍地吞下去。
      
      “比我煮的饭好吃对不对?”她天真的望着倪永孝,他却摇了摇头,扁着嘴恶狠狠地警告她,“你可别想偷懒!”
      
      子兮的味蕾现在被冲击着,根本没空和他顶嘴,含糊地点着头,“我不偷懒……我不偷懒……”
      
      “兮儿你别吃太饱了,后面还有很多好吃的……”
      
      “我要好好品尝,这个餐厅老板太黑心了,卖这么贵……”
      
      室内一片和谐,站在门口的餐厅经理却面露难色,他有些不确定地望了望里面,又望了望面前抱着孩子的曾倩如,赔着笑打了声招呼,“倪太……”
      
      “倪生在里面?”她一早就看到了,只不过出于礼貌,让经理有个台阶下。
      
      “是……诶,倪太!”他话音未落,曾倩如已经抱着倪忆文径直踱了进去。
      
      倪永孝听得门口的声响,偏了偏脑袋,倪忆文已经朝他奔了来,张开双臂,甜甜唤着,“爹地!”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