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0、砚台 ...

  •   倪永孝今天下午就来了,子兮打了个电话,说有个美好的故事要告诉他。
      
      夕阳很美,他难得有这样的雅兴,吩咐已悦将自己那套茶具搬了出来。
      
      小叶紫檀的茶盘,自然漂亮的木纹,手感温润细腻,色彩绚丽多变,散发着远古的纯然气息和梦幻般的迷离光泽。做工考究的紫砂壶,至少有五六年‘水养’的经历,外类紫玉,内如碧云。
      
      他摆弄的是一壶普洱。
      
      淋壶增温,祥龙行雨,以凤凰点头之势注入公道壶,再注入铭杯,他的手指修长,气质极佳,浑身上下散发而出的优雅将这中国传统技艺发挥得淋漓尽致,行云流水一般。
      
      子兮捧着杯雪糕满眼都是祟拜,她的星星眼里散发着不可比拟的光芒,忍不住呢喃道,“叔叔……我好想亲你……”她有些撒娇地靠近了他一些,居然满眼都是哀求,“叔叔,我可以亲你吗?”
      
      这个小东西,真像只粘人的小猫咪,越来越挠心了,倪永孝抿着嘴浅笑,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她伸着脖子,不等他回答就在他脸上‘吧唧’了一口,重重地一口,然后舔了舔嘴唇像回味一般,又凑过去亲了一口,亲不够呀,她一点点蜻蜓点水一样,嘴唇、鼻尖、额头,嗯,连耳垂也不放过,倪永孝居然觉得这张脸有点热,像被这个小甜心调戏了一般,天啦,知道一个快四十岁的男人害羞起来是件多么可爱的事,他急切地拿起杯茶挡住满脸的不自在,等心情风平浪静了才松下一口气,搁下茶杯见子兮也拿了一杯,如中国古仕女般,抚袖掩面而饮。
      
      “兮儿,你在吃雪糕再喝热茶会肚子疼的。”
      
      子兮不以为意,放下茶杯,又抱起了那杯雪糕,“那一点点才不怕呢!”
      
      年轻的身体,总是喜欢在叛逆里放纵青春,这才是她这个年纪该有的活力,“现在有抹茶味的雪糕,我试试普洱和雪糕会不会更配?”她调皮地冲着他眨眼睛,伸了一勺雪糕在他嘴下,“叔叔,你试试!”
      
      她是小孩子调皮,他这个年纪怎么能跟着她疯?但又架不住这小东西连连的攻势。
      
      “融化掉了……”她可怜兮兮鼓着小嘴放那勺放进自己嘴里,又重新划了一勺递过去,“叔叔,我要亲你了……”
      
      这小模样简直让倪永孝没有招架之力,他张嘴接过一点点,只敷衍地意思一下,她没有得寸进尺,满足地坐回自己的椅子,她望着他,像是这雪糕杯里的甜蜜完全来自于眼前这个人。
      
      “你在看什么?”倪永孝抬头便看到那肆无忌惮的满眼调皮,摸了摸自己的脸。
      
      “叔叔,你好好看……”她舔着雪糕,笑嘻嘻地说。
      
      倪永孝有些哭笑不得,他抽了张纸巾示意她过来,温柔地责备,“小馋猫,吃得满嘴都是。”
      
      子兮放下杯子跳到他跟前猫下身,信手将他拿着纸巾的手拨开,将那粘着雪糕的小嘴递到他眼前轻嘟着,这个小妖精,总是这么地磨人,次次都能击中倪永孝这个情感老手的软肋,偏偏她又执着得不得了,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她索性像个日本女人似的曲膝跪在他的身前,眯着眼睛仰着头,她的手抓着他的手,不经意间放在他的腿上,像是等待着他的临幸。
      
      对于倪永孝这样的男人而言,光天化日下的腻歪简直就是人生不可逾越的障碍,但她铁了心地要向他撒个娇,只是撒个娇而已,这又让他如何忍心拒绝?他左探右望,确定没有其他的人才缓缓靠近她,他张嘴,用舌头轻舔掉她嘴角的雪糕,眼扫着四周以防有人突然出现,心却怦怦跳,好像经历了一场人间大波动,如做贼一般的惊险与刺激,竟然产生出别样的快感,这感觉真是妙不可言,令他久久回味。
      
      子兮小阴谋得逞了,抱着他的脖子猛亲了一口才跳开了。
      
      她穿着一条英式的白色篷篷短裙,上身一件浅蓝色蝴蝶领衬衣,秀气之中透露出活泼娇俏,而得体的剪裁让她并不丰满的身躯显得玲珑无比,她的双腿纤细笔直,整个人都扬溢着青春的热情。
      
      “兮儿,你不是说有个故事要讲给我听吗?”
      
      “是哦。”她只想着亲近他,居然把这个让他回来的原因都忘了,她将自己那张椅子拉近了一些,将今天看到了那个美丽动人的故事一点一点全讲给他听,小脸上写满了羡慕与憧憬。
      
      倪永孝这才发现阿来不在这里了,他皱着眉头有些不悦,“你是说,他把你一个人扔在车上,自己跑去救人了?”
      
      “嗯!”子兮还泡在幻想里,根本没有注意到他的不悦,“叔叔,你是不是觉得这份爱情很美丽?”
      
      美丽个屁!他花那么多钱请阿来回来保护子兮,他倒好?!擅离职守,居然扔下子兮一个人在车上,真是个不尽责的保镖!只不过,生气归生气,阿来现在走了,倪永孝这一时半会还真难得物色到一个像阿来那样让他满意的人。
      
      “兮儿,我会重新帮你找个保镖。”
      
      “不用不用!”子兮连连摆手,家里有负责采买的人,她每天只是给他送个饭而已,何必要一个保镖呢?“我都不出门,让黄伯伯每天给叔叔送饭就好了。”
      
      “你想出去的时候总是需要有个人保护你的。”
      
      “除非叔叔你跟我一起出门,不然我一个人都不用出门。”她说着一箭双雕的话,让倪永孝几乎没有反驳的能力,呵,看来是他小看这鬼灵精了。
      
      “你真的不需要?”
      
      “我只想要叔叔保护我!”她鬼鬼祟祟地靠近他,“叔叔,你将那么帅一个哥哥放在我身边,难道不担心我会情移别恋吗?就像《保镖》那样。”
      
      倪永孝心底微微一震,轻轻刮了刮她的鼻子,“你试试!”
      
      “我不试!我只爱叔叔一个人,永远!”她又抱着他亲了一口。
      
      “真的?”
      
      “当然了!”
      
      “为什么?”
      
      “因为……爱上了叔叔这样的男人,我想这一辈子再也看不上别的男人……”她明媚地笑,心中却掠过一丝伤感,这样的时候,她多想能依偎在他怀里说着情话?但是她只能远远地看着他,无能为力……
      
      子兮不想在这些捉摸不透的东西上像个小怨妇似的没完没了,她吸了吸鼻子,想起好几天前在倪永孝书房看到了一个小玩意儿,问他,“叔叔,你是不是信佛的?”
      
      “为什么这么问?”
      
      她颠颠地跑回书将那个东西拿了出来,是个弥勒佛,侧身笑躺着,圆滚滚的肚子上居然个大洞,跟个烟灰缸似的,但这种神明的东西显然不会用来做烟灰缸。她每天闲来无事泡在倪永孝的书房里突然发现了这个东西,那天还毕恭毕敬的双手合十朝它拜了拜,现在,她将它拿了出来,满脸期待地望着倪永孝。
      
      “叔叔,这个菩萨是求什么的?”
      
      倪永孝正喝着茶,一口水差点喷出来,“兮儿,他确实是个菩萨,我也确实信佛,但这个东西……它是方砚台。”
      
      “砚台?!”子兮望着面前这个朱砂红的东西,摸不清头脑,“砚台它不是黑色的吗?而且……这个菩萨栩栩如生,怎么会是个砚台呢?”
      
      她这种出身的姑娘,哪里用过砚台?偶尔有兴趣写两个毛笔字蘸的都是碳素墨水,她在电视里面见过砚台,但绝对没有见过这种颜色的,她的认知只有那黑乎乎的一团,从来不知道砚台还有这么漂亮的红色!
      
      “这种砚台叫澄泥砚,它不止有朱砂红这个颜色,还有青色、黄色和紫色。”
      
      子兮惊讶地撑大了双眼,“它真的是砚台?那……我能用它来写毛笔字吗?”
      
      澄泥砚产于黄河,是用千年黄河渍泥为原料烧炼而成,是砚台之中唯一一个陶类砚台,它较之其它砚台颜色更为丰富,其中以朱砂红和鳝鱼黄两色更为罕见,古代帝王批复奏折的朱批大抵也不过是用这种朱砂红吧?近些年来,砚台更多地成为文人雅士观赏收藏的珍品,而且澄泥砚因产生黄河,雕象或飞禽走兽或山水人物,但都没有离江河太远,可想而知倪永孝手里这方弥勒佛造型的砚台价值几何了。
      
      子兮兴致勃勃,他今天也是心情大好,起身,伸了只手给她,“可以,我们去书房。”
      
      子兮捧着那方砚台满心的欢喜,她飞快地将书台上面的东西收拾干净,倪永孝已经将墨条、宣纸和毛笔拿出来了,长长的一盒,大小各异,他挑了一支小的紫毫递给子兮,立在一旁帮她研着墨,子兮抓着支毛笔雄心壮志,歪歪斜斜划了两个字出来就觉得丑得吓人,她狡辩着因为这个颜色不习惯,倪永孝忍着笑意换了另一方给她用,依旧像蚯蚓,弯弯曲曲的,她扁着嘴可怜兮兮地望着倪永孝。
      
      “兮儿,你心不沉下来是写不好毛笔字的。”他放下手里的墨条,踱到她身后,右手握着她的手,“写毛笔字很简单,掌握好笔法、字体结构,然后静下心来,保持恒心与毅力,始终如一,周而复始,切忌骄躁,一曝十寒!”
      
      他就在她身后,带着她一笔一划,前所未有地离她那么近,她的背仿佛贴在了他的胸膛,如同在他怀里一般,她的心怦怦地跳,右脸那一侧就是他的脸啊,近得几乎能感受到他均匀的呼吸。
      
      子兮好想时间能过慢一点,让她在贪婪里慢享这片刻,但他只写了“宁静致远”四个大字,带着她的小手,磅礴有力、气势恢宏。
      
      他终于还是放开了她,挂了笔,在宣纸上盖上了自己的印章。
      
      “叔叔觉得女孩子应该要学写毛笔字吗?”
      
      “书法没有性别年龄之分,完全是个人喜好。”
      
      “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她看着那四个大字,似乎已经找到了答案。
      
      “很好。”他望着她,淡淡地笑,“这个书房有一切能帮助你的东西。”
      
      “我可以任意翻阅?”
      
      “当然。以前就跟你说过了,这房子里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你可以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
      
      “那……叔叔的房间呢?”
      
      “嗯……”他犹豫了两秒,点头,“也可以。”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