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9、瑶瑶 ...

  •   阿来打着方向盘,不时用眼睛瞟着倒后镜里的人儿,手里抱着两个饭盒跟宝贝似的。
      
      子兮也在用眼睛瞟他,两人谁都没有说话,她的心里有点忐忑,搞不懂阿来为什么要偷吃她的饭团。她那古灵精怪的想法窜来窜去的,最终她认为,阿来是因为喜欢她了!
      
      她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又觉得十分在情理,怎么看他也就二十多岁岁,血气方刚的年纪呀,平时在别墅那里除了已悦和一帮上了年纪的女佣人,他能见到的人便是她了,有几次晚上她坐在饭厅里等倪永孝,他都在外面鬼鬼祟祟地偷看她,这让她相当地不悦,后来,她很直接地跟他说晚上九点之后不要靠近前院,他当时的表情复杂极了,撇了撇嘴,欲言又止地甩着胳膊走了。
      
      子兮不想让他丢了工作,只是不愿意被那些口碎的佣人说闲话传到了倪永孝的耳朵里,谁都知道人言可畏,说的人贪了一时的嘴瘾,那些话便是越传越脏,她不想倪永孝有丝毫的不高兴。
      
      只是现在,他的做法越来越出位了,居然偷吃她煮给倪生的饭团,还要把“她”吃掉了,简直不可原谅!
      
      她的思绪飘啊飘,想起了那部叫作《保镖》的电影,嗯,虽然阿来看起来比那个男主角更帅气一些,但人家可比他敬业多了好吗?!一幅生人勿近的禁欲样子默默保护着女主角的安危真真让人芳心暗许呀,哪里像他,整天吊儿郎当地两条腿挂在方向盘上打瞌睡,他这个样子,谁会喜欢他?!
      
      啊呸呸呸!她怎么会想到这种东西呢?!
      
      子兮恨恨地咬着自己的唇,她应该找个时间跟阿来谈一下才对,告诉阿来她除了倪生不会再喜欢任何男人,让他趁早死了这条心,而且,觊觎自己boss的女人是件很危险的事,不单止会让他丢了工作,更会让他惹来很大的麻烦。
      
      她打定了主意,呆会回去的时候就跟阿来说,正襟危坐着,诧异地发现车子居然停了。
      
      咦?阿来呢?她伸着脖子看了看,驾驶位确实是没人!
      
      “王小姐。”子兮寻着声音扭过头,阿来已经拉开了车门正站在外面看着她,吓了她一跳。
      
      阿来简直有些哭笑不得,这个天然呆的小女生怎么看怎么可爱,“到了。”他又说了一次。
      
      “哦。”她将手里的两个盒子递给他,眼睛里竟然全是怀疑。
      
      “你不上去吗?”
      
      她既然担心他会再偷吃,为什么不自己上去呢?阿来想不明白。
      
      “我……我不去了……我怕打扰他工作……”
      
      其实,她更怕的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出现在他的办公室让人指指点点,或者被人认出来,成为日后打击倪永孝的武器,他在这样的环境之中,又是那般缺乏安全感,他将她收在那个偏远的地方不就是不想让别人发现她的存在吗?她就算再想看看他平时呆得最多的地方,也会尽力克制住心底的渴望。
      
      “你不去看看有没有其他女人给倪生送饭?”
      
      哈哈,原来逗趣小女孩是天底下每个男人的天性!阿来明明已经看出来了她渴望的眼神。
      
      子兮又气又急,脸都白了,“你看到过其他女人来过吗?!”
      
      看来,她确实是不知道倪永孝有家室了,阿来有些不忍心,收起那副嘻皮笑脸的样子接过那两个饭盒,“没有,逗你玩呢。”
      
      他很快下了来,子兮却怏怏地靠在倚背上心事重重。
      
      “倪生刚刚问你在家好不好呢?”阿来像是故意哄着她。
      
      “哦。”她只淡淡应了一句,突然像来了精神,“来哥,你拍过拖吗?”
      
      “嗯……”阿来想了一想,发动车子,“我以前有过一个女朋友,是个空姐,但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后来和平分手了。”
      
      “那你拍拖的时候会有那种幻得幻失的感觉吗?”
      
      “有啊,我以前一直忐忑不安,生怕哪天睡醒她就不见了。”
      
      “那……后来呢?”其实子兮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问什么。
      
      “后来我觉得,与其这样,不如分手算了,两个人相处最重要的就是平等,没有高低贵贱,爱情这东西,越施舍它就越不值钱!”
      
      “但是在爱情里谁又会去计较谁付出得多呢?给予爱人的一切不都是出自内心的吗?”
      
      “那你又有没有听说过只有会吵架、会斗嘴的人才能保持长久的关系,最后变成夫妻?”他摘了墨镜,对上倒后镜里有些迷惑的眼睛,“真正的幸福并不是紧紧抓着现在,而是不怕流逝,该是你的最后总会是你的,而不是你的,勉强与坚持只会让自己受伤。”
      
      他点到即止地提醒着她,希望知道真相的那一天,这个单纯可爱的小姑娘不会被伤得太深。
      
      子兮有些似懂非懂,阿来又将墨镜戴上了,顺口换了个话题,“王小姐,你要不要去shopping?倪生刚刚还叮嘱我带你出去买点喜欢的东西。”
      
      子兮摇了摇头,“我不太喜欢买东西,还是回家吧,我想回去准备晚上的茶点了。”
      
      “好吧。”阿来无奈地叹出一口气,打过方向盘,车子转进了一条小巷子,这是条回去别墅的捷径,阿来平时来送饭,基本上走的都是这条路。
      
      正值8月最热的时候,又是下午时分犯瞌睡的时刻,巷子里面静压压的,子兮有点犯困,窝了个舒服的姿势刚准备闭眼眯一会儿,车子被猛地刹住了,她有些不稳,差点滚下后座,还未说话,阿来就开门跳下车了。
      
      子兮坐起身,目光跟着那个矫健的身影很快便看到了巷尾那两男一女,那个女孩子大约18、9岁的样子,一件破洞无袖牛仔衣里面套着件碎花吊带衫,下身半截牛仔短裙短到了大腿根,满头的小脏辫被扎成了一个大马尾,她嘴里嚼着泡泡糖,被两个古惑仔打扮的男孩子拉扯着按在墙上,正挣扎不开。
      
      阿来飞奔上前,一手抓着件衣领将那两个小子拎了开,呼呼两拳下去,速度快得子兮根本都没看清楚,两个古惑仔已经被掀翻在地上了,被打的不服气,一个古惑仔抹着脸上的血渍胡乱挥动着手脚已经向阿来扑了过去,阿来伸手接过那个拳头,顺手一扭,古惑仔歪着身子屈膝半跪在地上,阿来抬脚一脚压上去,他被踹得老远,躺在地上再也不能动弹了,另一个古惑仔见势早就拿出手提电话,刚拔出号码被阿来一个飞腿踢飞了,他惊恐地立在那里吓得发抖,四下里张望着,看没人能救他,扯着嗓子喊“救命!”
      
      这大白天的,巷子外面就是巡街的PTU,子兮怕事情搞大了要上警局录口供给倪永孝惹麻烦,按着喇叭示意阿来他们先上车。
      
      一股热气从外面扑进来,两人飞快地上了车,发动车子,一溜烟地跑了。
      
      阿来气鼓鼓地开着车,转头勉强对子兮挤出个微笑,“不好意思王小姐,我会在前面放下她。”
      
      “你们……认识?”子兮一时看不清局势。
      
      那女孩倒是大方得很,扭头对她吹了个泡泡,歪过身子递了只手给她,“嗨,瑶瑶。”
      
      “你好,王子兮。”
      
      “小妹妹,长得真漂亮。”瑶瑶是个自来熟,说话直爽,聊天一点也不生疏。
      
      子兮被这猝不及防的热情弄得不知所措,只得勉强笑了笑,“你……也很漂亮……”
      
      瑶瑶笑嘻嘻地收了手,回过身去还未坐好阿来就将车停在了路边,“下车!”他冷冷地对她发出指令。
      
      “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你让我现在去哪里?”瑶瑶抱着胳膊气鼓鼓。
      
      子兮望了望车外,她住的这个地方真是郊区中的郊区,除了周围那些相距得十万八差里的零星的几幢别墅外,这里可以说荒无人烟。
      
      “你下车去call的士。”
      
      “你有没有搞错啊,外面那么热!!”
      
      “跟那些古惑仔在外面鬼混的时候你怎么不说热?!”阿来劈头盖脸地朝着瑶瑶骂。
      
      原来他生气的是这个原因。
      
      子兮想起阿来早前那番‘不是冤家不聚头’的理论觉得有趣极了,她往里缩了缩,让阿来的车椅将她挡得严严的,就像她不在这部车里一样,她很没道德地想听他们吵架呢。
      
      瑶瑶不但不生气,还在抿嘴偷偷笑,她伸出支手指刮着他的脸,“怎么?生气了?”
      
      阿来拍掉她的手翻了她一个白眼,“我跟你说多少次了,不要跟那些古惑仔来往,刚刚我要是迟点到,是不是就出事了?!”他越想越生气,手拍得方向盘上的喇叭‘嘟嘟’响。
      
      瑶瑶也来气了,“我叫你陪我去台湾你不肯,既然你不喜欢我,我出去鬼混又关你什么事?!”
      
      阿来简直要被气吐血了,“去台湾去台湾,去台湾不用钱啊?!”
      
      “去了再找事做不行吗?!我看……”她看了一眼子兮,说得恶狠狠,“你就是想每天陪着这个漂亮的小妹妹!”
      
      子兮听到他们在说她,一抬眼,阿来猛地抱着瑶瑶的脸就亲,他霸道地锁着她的唇,不让她再继续说个没完没了,这个丫头邪气逼人,吵架他从来都不是她的对手,只有这种最直接的方式才能让她安安静静。
      
      瑶瑶被他吻得喘不过气,她眼扫到子兮拼命拍打着他,阿来却完全不在意,死丫头,知不知道他出来这两个月有多想她,她居然跟别的男人在外面拉拉扯扯,他非得好好地惩罚她!
      
      瑶瑶也放弃了挣扎,她等了这么久,明示暗示他就是不表态,现在,他用行动告诉她,他是真的喜欢她,她还有什么好矜持的?她抱着他的脖子,两个人吻得天玄地转。
      
      子兮眼睛都要红了,原来每一句争吵的背后都是浓浓的爱意,她羡慕得要命,终于明白了阿来为什么每天都在吊儿郎当,他想要的根本不是那份工作,他只想快点赚到钱带着心爱的女孩一起去台湾而已,她想起早前以为的阿来喜欢她,现在是又窘迫又庆幸,还好,她没有将心里预演的那番话说出来,不然现在脸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搁,她心里窃喜着,打量着瑶瑶,原来她手链上那只小白兔的吊坠跟她捏的那只小白兔饭团那么像,难怪阿来会偷吃!
      
      或许,爱就是心底久而久之地积压,不经意间在举手投足间散发吧?
      
      瑶瑶的脸颊红透了,喘着粗气,手指轻拭着嘴唇,“真讨厌!”她轻轻地骂着阿来,像个浸在糖汁之中的小可爱,完全没了之前的豪爽。
      
      “死丫头,你再跟其他的男人拉扯不清我就对你不客气!”
      
      瑶瑶带着笑意地翻了阿来一个白眼,从身上的挎包里拿出只正在响的电话,又望向阿来,见他正直勾勾地望着自己,只能按下接听键,阿来将那只电话夺了过来,看了来电显示,居然按下了外音键。
      
      “喂。”电话那头是把中年男人的声音,见这边没有声音,又唤了几次,“瑶瑶。”
      
      “哦……南哥……是我……”
      
      “在哪里?!”语气咄咄逼人,问得那么理由直壮。
      
      阿来歪嘴一笑,答得吊儿郎当,“她在我床上!”
      
      “你是谁?!”电话那头的人显然是怒了。
      
      “我是你爹!我警告你,瑶瑶是我女人,你以后再敢打她主意我就对你不客气!”
      
      “你个混球,你他妈到底是谁?!”
      
      “我都说了是你爹!要是你爹太多搞不清楚就回去问你老妈,扑!街!!”
      
      他摇下车窗将那个电话甩出车外,瞬间就砸得三分五裂。
      
      “你要死啊,惹那个变态!被他抓到你就完蛋了!”瑶瑶骂他说话做事太冲动了。
      
      “他抓得到我就来吧,除非你给他通风报信我们在台湾哪个角落?”
      
      瑶瑶不可置信地O大了嘴,“你是说?跟我去台湾?!”她欣喜地抱着他的胳膊摇晃着,“是真的吗?”
      
      “我没说!”阿来故意拨开她。
      
      “你说了!说了!”她转过头让子兮给她做证人,“子兮妹妹听到的是不是?”
      
      子兮咧着嘴嘻嘻笑,重重地点了点脑袋,“嗯,我做证!”
      
      “王小姐,不好意思,我……”阿来有些难以启齿,作为一个保镖他是极不负责任的。
      
      “没关系没关系。”在她的眼皮子底下见证一件这么美丽的爱情,她此时此刻的心情,甚至比两个当事人还要兴奋,哪里会计较这些?“你呆会儿把我送回去,然后可以收拾东西走了。”
      
      “谢谢。”
      
      “谢谢你,帮我送了这么久的外卖。”
      
      阿来回房间去收拾行李里,子兮和瑶瑶在后花园里喝着茶。
      
      “姐姐你真是大胆,要是今天来哥没有经过那里,你被那两个古惑仔玷污了,岂不是要抱憾终身?”
      
      瑶瑶不以为意地对她眨了眨眼,“傻瓜,对付男人呢不是只有爱意就够了的,有时候更需要一些这个。”她右手食指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有些男人,你不给他压力他就一辈子正视不到自己的内心。”
      
      子兮恍然大悟,“你是说,你是装……”
      
      “嘘!”她鬼鬼祟祟地望着阿来的房间,示意子兮不要说出来。
      
      子兮心领神会,爱情呀,真是一门大学问呢。
      
      瑶瑶从包包里拿出个泡泡糖递给她,“送给你,希望你顺利虏获心爱的男人。”
      
      “谢谢。”子兮欣然地接了过来。
      
      瑶瑶蹦跳着起身,奔向从房里出来的阿来,他提着个小行李袋,着实不好意思地向子兮道别,“那个……王小姐……”他总是这样欲言又止。
      
      “嗯?”
      
      “其实我觉得女孩子晚上早点睡比较好,不然倪生看到也会心疼的。”他始终是说不出口。
      
      “我知道了,谢谢。”子兮有些不好意思,这么久以来她简直将阿来当成了个不怀好意的偷窥狂,从来都没有给过他好脸色,原来是她自己心底不纯,将人家一片善意当成了驴肝肺。
      
      “那,再见了。”
      
      “等一下!”子兮唤了一声,急忙从口袋里拿了张银行卡出来,这些钱是她几乎全部的积蓄,虽然没有多少,但至少也够解决两人刚到台湾的燃眉之急。她将卡递给阿来,“我想倪生还没有将这个月的薪水发给你,我先给你,祝你们一路顺风。”
      
      阿来一个大男人,说什么也不肯要她的钱,两人一番推搪,子兮将卡强硬塞进了他的怀里,不容他反对,“你不会让倪先生变成一个欠薪的人吧?”
      
      阿来拧她不过,他现在也着实需要钱,重重吸了一口气,举过那张卡,说得很是慎重,“王小姐,这笔钱我一定会还给你!”
      
      “你这么爱姐姐,我相信你一定会给她幸福的生活,答应我,你们一定要一直相爱。”
      
      “我们会的。”
      
      子兮看着两人拖着手出了大门,她拆开手里那个泡泡糖吹了个泡泡,五彩斑斓的泡泡里,仿佛看到了两人幸福的将来。
      
      “你刚刚想跟子兮妹妹说什么?”瑶瑶像只小麻雀,看着阿来倒退着走路,这个地方这么远,他们至少要走上半个小时才能叫上的士。
      
      “我想告诉她,她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
      
      “啊?那个男人是在欺骗她的感情吗?真混蛋,她还那么小又那么善良!”
      
      “就是因为她太小,我怕她受不住这个打击,所以一直没说出口。”
      
      “我们家来哥真好!”她欣喜又满足地跳到他背上,“不枉我这么爱你!”
      
      “你下来啊!还有这么远的路,我还拎着行李呢?!”阿来怎么甩都甩她不掉!“死丫头,快点下来!”
      
      “我偏不!你不是跟南哥说我是你女人吗?这么容易捡个女人不应该付出一点吗?这条路真的好远啊,我腿好疼……”
      
      “难道我腿不疼吗?你下不下来?!”
      
      “不!下!!来!!!”她勒紧了阿来的脖子。
      
      阿来拼命甩着身子,想将她颠下来,她一口咬着他的耳朵,疼得他哇哇叫,“你属狗的啊?”
      
      “你乖乖背着我,我就不咬你。”她抱着他的脸,又亲了一口,“你自己选!”
      
      阿来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有翻身的机会了,这个死丫头啊,他注定被她吃得死死的,他悻悻地背着她,远处,夕阳快下山了,将这漫漫长路映照得像铺上了一层金色,就像他们充满了光明的未来在向他们招手。
      
      “喂,你干什么呀?!”
      
      “我喜欢你这个耳环,我跟你换一个,算是交换定情信物了好不好……”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