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8、饭团 ...

  •   
      《装在套子里的人》。
      
      “我的同事,希腊文教师别里科夫两个月前才在我们城里去世。您一定听说过他。他也真怪,即使在最晴朗的日子里,也穿上雨鞋,带上雨伞,而且一定穿着暖和的棉大衣。他总是把雨伞装在套子里,把表放在一个灰色的鹿皮套子里;就连削铅笔的小刀也是装在一个小套子里的。他的脸也好像蒙着套子,因为他老是把它藏在竖起的衣领里。他戴着黑眼镜,穿羊毛衫,用棉花堵住耳朵眼。他一坐上马车,总要叫马车夫支起车篷。总之,这人总想把自己包在壳子里,仿佛要为自己制造一个套子,好隔绝人世,不爱外界影响。现实生活刺激他,惊吓他,老是闹得他六神不安。别里科夫把他的思想也极力藏在一个套子里。”
      
      总之,这是一个装在套子里的人,他有着一种从恐惧和焦虑中脱离出来的信心、安全和自由,简而言之,他缺乏安全感。
      
      子兮正在图书馆里查阅着关于这方面的资料,她仔细回想了与倪永孝交往时的所有肢体接触。
      
      从她第一次去找倪永孝误打误撞地上了倪永孝的床,当时,她在他身上胡乱摸索着,他厌恶又愤怒地反剪了她的双手,将它们捆得不能动弹;
      
      然后,她眼睛失了明,焦急地打翻了病房里的瓶瓶罐罐,他就在她不远的地方,连拉都没有拉她一把;
      
      她听到了父亲并未过世的消息,抓着他的胳膊,他给出的都是极为冷淡的反应,再后来,他出于她眼睛的原因,会经常拉着她的手,但他依旧在排斥她,她曾拥抱过他两次,一次在日本,他扔下了她出去应酬,回来时已经有些微醉了,她抱着他,他出于礼貌,轻轻拍了拍她的背让她放了手,另一次是在王志成过世的时候,她那般伤心,他也依旧只是轻轻扫了扫她的背,那次,他身体上抗拒她,却是没办法推开她。
      
      是的,就像别里科夫一样,倪永孝也同样地缺乏安全感,像他这种□□中人时刻警惕着不相信任何人有这种心理再正常不过了,还好,他比别里科夫轻微得多,只抗拒身体上的接触。
      
      子兮觉得一切还是很有希望的,他再抗拒也已经在无形之中为她破了太多的例,感谢靓坤给她带来的那次灾难,让她有了先天的优势,他牵着失明的她,久而久之地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现在,他几乎不排斥牵她的手,而且,上次他送她房子的时候,为了安抚她敏感的心,分明是主动握着她的手给她信心的!
      
      她心下一阵欢腾,只要她坚持,给他足够的爱,子兮相信,总有一天,她能融化他的心,对她放下一切防备。
      
      而眼下,最重要的是,她要确定她的这个推测是不是正确的!
      
      得益于她这幅年轻的、富有朝气的身体,倪永孝来得还算频繁,一个星期有两三次,有时候周末也会过来,但无论那夜有多晚,他都会在事后穿戴整齐回楼上自己的房间。
      
      子兮养成了夜睡的习惯,无论他说来或不来,她都会在转角餐厅预备着一些漂亮的吃食等着他,泡上一壶香香的花果茶,这种茶,茶叶少,所以茶多酚不会让人产生太抗奋的情绪导致失眠,而茶叶之中中和着的重重果香和花香,足以让人在睡梦之中两齿回甘。
      
      倪永孝来了,他们便会在那张小圆桌上谈天说地,隔着门窗,仰望着满天的繁星,他若不来,她便独自回忆他来的时候跟她说过的每一句话,他的声音那么好听,不停地在她脑海里重复回放,让她恨恨地骂着自己,她其实可以给他一些更温柔的回答。
      
      夜晚的狂欢是不可避免的。
      
      他像个老师,手把手地指导着她一切,轻而易举地将她的yu望激发,子兮曾试图在这些欢爱里找到一些亲近的突破口,她顺着他的意思,羞涩又而勇敢地配合着他,不经意间将手挽上他的脖子,他温柔地亲吻她,转移她的注意力,同样似不经意地将那对小手拉了下来,她换了个姿势又抱着他的肩膀,他将它们带到她的头顶,从睡衣间抽出腰带,温柔地问她,“OK吗?”
      
      他时常引诱着她,让她突破一层一层的心里防线,他说,“兮儿,上来。”她便似攀岩一般,艰难往上爬,满脸泛红地试着用小手触碰他,她心想着,总算迈出第一步了吧,谁料他张开手掌与她十指紧扣着,引导她一路颠簸。
      
      他是王者,即使在下面,也能感觉到他高高在上的气息,不急不缓地主宰着一切。
      
      子兮觉得无怨无悔,为他做任何事都无需理由与借口,她爱他,愿意接受他的一切索取与给予,何况在这之中她还能享受到无穷的快乐,她没有理由不接受。
      
      她将自己的心放在最低的地方,永远只给他温柔与驯从,虽然到现在她还始终踏不出这一步,但她有足够的爱心与耐心将他从那个恐惧的世界里解救出来,她心疼他,未曾真正放下心防、享受快乐,她决定,更加热情一些。
      
      阿来正式过上了‘外卖仔’的日子,每天在倪永孝的公司和别墅两点一线,从未试过这么闷!
      
      那个王子兮,他来的头几天还偶尔去一下图书馆,去了三两次之后便不去了,她总是在避着他,像是怕被他发现了什么秘密似的,冷冷淡淡地叮嘱他在图书馆外面等就好了,这日子闷得他像一条长时间浸泡在水里的鱼一样,浑浑噩噩,每天连张嘴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倪永孝有时会象征地跟他聊几句,问他王小姐有没有出去过,让他带着她出去shopping,他应付着点头称是,转过头就把他的话当成耳边风了。
      
      阿来发现这个王小姐跟其他被人养着的女人真的一点都不一样,她从来不出去购物,每天窝在家里研究着各种饭团,如沉浸在爱海里的小姑娘,每天唯一的乐趣就是想着如何让倪永孝吃得好。
      
      有时候阿来睡不着,半夜三更从他住的那个房间里远远地盯着饭厅那团桔色的光,心底觉得为这样一个小姑娘不值,倪永孝没有心,对待子兮如同玩弄着手心里小鸟的猎人一样,他就不会跟她说让她那么晚不要等他了吗?这样一个小姑娘,全身心地爱着一个有家室的男人,万一有一天她发现了这些真相又该如何自拔?偏偏这丫头执着得要命,阿来几次三番地想提点她一下,她却是冷冰冰的,压根看都不想看他一眼,眼里、心里除了倪永孝容不下任何人似的,这让他很没瘾,试了几次便放弃了。
      
      阿来不讨厌子兮了,刚来那会儿自己对她那个‘金丝雀’的认知让他有些歉疚,相处久了才发现她其实是个很可爱、很善良的女孩子,至少她做的那些可爱的饭团对阿来这个吃货来说有着极致命的吸引力,多少次在去送饭的途中,他蠢蠢欲动地想去染指那些饭团,忍得艰辛无比,倪永孝打开饭盒的那刹那,那些饭菜分别在视觉、嗅觉和味觉上不停地撞击着他的味蕾,他站在边上伸着脑袋张望,连连吞着口水,那个小气的倪永孝,被他看了几次,相当地不悦,再之后每次来总是要将他打发走了再打开那些饭盒,让他像丢了小心肝似的失落。
      
      今天,他捧着那盒饭团,子兮做好才交到他手里,他根本不知道她做的是什么!
      
      阿来见过她捏出来的粉红色的小猪,分别用紫菜、芝麻做胡子和眼睛的猫咪,还有袖珍迷你的蜗牛饭团,再那之后,他就再也没见过了,他有时候隔着盒子拼命地嗅,却是一点也闻不到,现在,他心痒痒地想打开手里这个盒子,四下里张望着,确定没人才鬼鬼祟祟地跳上车,饭盒里,一只小白免正抱着一只大棕熊,旁边用红萝卜切成了心形,撒在周围,满满都是爱意。
      
      阿来脑袋里的天使和魔鬼正用叉子打着架,他努力控制着自己,却敌不过这两只萌物给他的诱惑,他咽着口水,把心一横,有着豁出一切的心态,他捏起那只小兔子,终于是将它放进了嘴里,哇,原来这个饭团不是白饭的味道,香软甜糯,里面居然有着层层的果香,像是水蜜桃的味道,又像杂夹着淡淡的柠檬味和香草味,他一口将小兔子的头咬掉了,享受地咀嚼着,微微侧过身就看见子兮像只小狮子似地在瞪着他。
      
      阿来有些无措,那半截兔子腿放进嘴里出不是,拿出来也不是,他才第一次偷吃,就这样被子兮活生生地逮了个正着,简直就是有口难辩!
      
      子兮的手里拿着个汤壶,他刚刚心焦跑得快,居然把汤忘了,又怕车子开出去了半路停车偷吃不方便,所以才在这里……不不不,他明明只是想打开看一下的嘛,天啦,老天爷,给他个地洞钻进去吧!
      
      “来哥!你没有吃饭吗?!”子兮气鼓鼓地,从他手里将那个饭盒抢了回去,他居然把那个代表她的小白兔吃了,这个混蛋!
      
      “我……”阿来平时大大咧咧、口齿伶俐,现在面对着这个小姑娘根本无力辩驳。是嘛,明明就是他偷吃了她的饭团还要被她当场捉住了,他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对不起啊……我……有点饿……”阿来嘴角在抽搐,这种借口说出来自己都想拍死自己吧?
      
      子兮不理他,扭着身子又回了厨房,还好,刚刚那些饭还有剩,她愤愤地将饭盒里那个可能被阿来碰过的饭团倒进了垃圾桶,又赶忙重新捏了两个,她捧着两个饭盒站在阿来的车前,他心虚得只四下里张望就像看不见她似的。
      
      子兮将那些饭团递过去又赶紧收了回来,她越想越不放心,万一半路中间又被他偷吃了怎么办?
      
      “我今天跟你一起去送饭!”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