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鸠占鹊巢 ...

  •   倪永孝和曾倩文结了婚,曾倩如却从他眼睛里面看不出来真情还是假意了。他对曾倩文体贴有加,两人好似一对神仙眷侣,终日里带着几个老的四处游玩,好不快活,别说原本就接纳了倪永孝的曾老爷子,连曾倩如的亲生妈咪也因为这个女婿认同了这个平时跟她不太亲近的继女。
      
      任凭曾倩如再悔断了肠子这事也没有转圜的余地了,她心里积着一口气,但米已成炊,再闹出什么动静只会让人看了笑话,得不偿失。
      
      折腾了一番的曾倩如如梦初醒,倪永孝这性格跟他硬碰硬根本行不通,她劝自己蛰伏,再伺机而动。
      
      倪永孝再跟曾倩文回娘家的时候,曾倩如在饭桌上敬了姐姐姐夫一杯酒,祝他们百年好合白头偕老,再以后跟着曾母到处参加宴会结交各式青年才俊,让人相信她本也是跟倪永孝随便玩玩而已,并没有上心。
      
      谁知道,等了两年,她竟然在做这么大一个局!
      
      曾母既痛恨女儿的心狠手辣又深深自责没有教好身上掉下来的这块肉,几种负面情绪一齐凝聚在她的胸膛,话语声里都带着喘息,“就算倩文死了,他也不见得会娶你!他要想娶你当初就不会去招惹倩文!”
      
      “所以啊,害死曾倩文的人根本就是倪永孝!而不是我!”曾倩如歪理邪说,“如果他当时娶了我,今天什么事都不会有!”
      
      曾母差点吐血,她近乎嘶吼,“你没得救了!”她是真的动了怒,提脚往门外走,曾倩如这才慌了神,一把吊住她的胳膊,“妈咪你要去哪?!”
      
      “我要去告诉你爹地真相!我要去报警!我不能让你一错再错!”曾母整个身子都在发颤,曾倩如拉住她,吓得直哭,“不要妈咪!不要!我是你的亲生女儿啊!你怎么可以这么做?我去坐牢这辈子就完蛋了!”
      
      “你以为你掩盖得住吗?出点钱那个主任医师会一直为你守口如瓶?要是被查到了,你这是谋杀啊!”曾母反倒拉住了曾倩如的手,“我们去自首,女儿你听我说,我们去自首,自首不会有这么重的判决……”
      
      “我不去!”曾倩如脚顶住地上毛毯竭力跟曾母对抗着,厉声尖叫。
      
      两个人闹出了动静,隔壁的曾老爷子连同楼上的曾勇成都被搅了过来。
      
      “这大半夜的,在吵什么呢?!”老爷子白发人送黑发人,一夜之间像是苍老了好几岁,脾气很是不好。
      
      曾倩如泪眼盯着母亲忐忑得发抖,生怕她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曾勇成倒是淡定得很,进屋护住妹妹赶在母亲之前开了口,“妈咪,大姐走了大家都伤心,但伤心之余也要保重身体,尤其是爸爸年纪大了,再也折腾不得,别惹了他更伤心。”
      
      曾勇成这一开口,曾母便什么都明白了,不愧是一胎双生,要不是有她哥哥撑腰,料想曾倩如也没这么大的胆子闯下真么大的祸!她能怎么办?一辈子吃斋念佛怎么就教养出了这么一对豺狼兄妹?!罢了,罢了,她总不能将两个孩子都亲手送进监狱吧?
      
      曾父这一晚失去了一个女儿,而曾母觉得自己没了三个孩子,她疲惫地掺着老爷子回房,那平时挺得笔直的脊背突然就佝偻了。
      
      “有哥在,没事的。”曾勇成见两老进了屋,这才安慰起妹妹。
      
      曾倩如想起母亲的话,不无担忧,“哥,主任医师那边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放心吧,她有把柄在我手里不敢乱说话的,等这事风头一过我就将他们一家都送走,你淡定些,别被人吓一吓就什么都吐出来了。你记住,既然做了就没有回头路,除非有确凿的证据摆在面前,不然别人说什么你都一口咬定没做过就是了!!”
      
      曾倩如这才点点头,如释重负地跌下一口气。
      
      曾倩文丧礼过后曾家两老一同病了一场,曾倩如伴在床侧悉心照料,等两人病情见好这才收拾了行李来告别,她已经跟倪家伯母说好了,她要搬去倪家,姐姐走了,就由她这个做医生的小姨来亲自照顾这个没吃过一口母乳的孩子,倪家伯母当然求之不得,家里虽然有佣人但这奶娃娃实在太小,没有家里人盯着始终是不放心,她年纪大了,倪永孝一个男人又要忙外面,女儿嫁了人总不好叫她天天回来帮忙,难得曾倩如顾念姐妹情份肯来亲自照料,倪母对她疼爱又感激,完全不理倪永孝的反对。
      
      曾倩如将倪母哄得心花怒放,有她的陪伴,倪母终于从失去老公和儿媳妇的阴影里走了出来,倪永孝见母亲脸上挂起了久违的笑,也不好再提让曾倩如走的事,倪母从两人的态度里看出了一些端倪,趁着倪永孝不在家,把曾倩如叫进了自己的房间。
      
      曾倩如也不瞒她,将她和倪永孝的过往添油加醋了一番,话语间完全没有责怪倪永孝的意思,只说是自己当初太任性才错失了这一桩好姻缘,如今后悔已经太迟,往后余生只想帮姐姐和姐夫好好带大孩子。
      
      倪母惋惜之余又问她还有没有这个心思,她绯红着脸一笑,倪母便明白了。
      
      倪母认准了这个新儿媳,晚上倪永孝回家时便旁敲侧击,“倩文这孩子福薄,连孩子都没见上一面就撒手走了,但阿孝啊,人总要向前看,正因为孩子太小,她需要人照顾,现在你爸爸也不在了,你忙进忙出的,更是需要个人在身边陪你……”
      
      “妈咪!”倪永孝轻声打断了倪母的话,“倩文她才走,我暂时不想考虑这个事情,要这么快再娶,只怕会伤了倩文对我的一片真心……”
      
      “倩如是她的亲妹妹,倩文知道有她照顾你们两父女,想必九泉之下才会更放心,只是倩如这孩子年纪轻轻,没名没份在这里只怕会遭人闲话……”倪母话里话外都在帮着曾倩如,倪永孝如何不知,只是自家母亲,他再有怒气也不好发作,“妈咪你为倩如考虑就该劝她去寻自己的幸福,而不是将时间耗在这里。”
      
      “你该知道她属意于你,这事本就是天作之合,兜兜转转一大圈,你们依旧都是单身,这也证明了是上天给你们的缘分,何况她对你一往情深,又将孩子照料得那么好……”
      
      “妈咪我过不了自己这一关!倩文是因为生我的孩子丢了命,这点我永远不会忘记,我至少要帮她守住这丁点夫妻情份!所以,往后十年,我不会娶任何女人!”
      
      倪永孝放了这话出来倪母也不好再说什么,她生的儿子自己了解,倪永孝孝顺,极少顶撞她,平时倪母说什么是什么,他也极少反对,说得出这话就表示已经没有什么商量的余地了,眼下里里外外的担子全压在他一个人身上,倪母也不想太逆他的意,只是对曾倩如有了些愧疚。
      
      曾倩如反倒是宽她的心,“阿孝不愿意证明他是个重情意的人,他在乎姐姐我该高兴才对,我认定了他,那张婚纸便也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最主要是您对我的看法,希望您不会轻视我,未来日子那么长,相处的过程中阿孝一定会发现我的好……”
      
      “这可太委屈你了!”倪母为曾倩如的通情达理感动到几乎流泪,“他还在伤心你别跟他一般见识,错过了你这么好的姑娘,会是他这辈子最大的遗憾!所以,请再给他一点时间……”她抓住曾倩如的手充满慈爱地向她承诺,“你认定了他,我也就认定了你,我向你保证,只要有我在一天,我就不会承认除你以外的任何其他女人!”
      
      曾倩如紧了紧倪母的手,甜甜叫了声,“婆婆!”
      
      曾倩如入住倪家,在倪母的首肯下占了倪永孝和曾倩文的婚房,她既然不要名份倪永孝也拿她无可奈何,收拾了自己的东西住到了主卧对面的客房。
      
      曾母又大病了一场,曾老爷子经过这两件事有了风烛残年之态,提前办了退休,守着病床的曾母,宽她的心,“儿女大了不由人,让他们去吧,我们也该过过自己的日子了……”
      
      曾母幡然醒悟,病愈之后又约了一次曾倩如,说的大抵也是老爷子那些话,说她长大了,不论做任何事情都要想清楚后果,叮嘱她好自为之。
      
      曾倩如点头称是。
      
      临走曾母才说了自己的要求,“我们老了,管不了你们年轻人的事,只是倩文不在了,你务必要善待她的孩子,要是那孩子有什么差池,她拼了这条老命也会把你送进监狱!”
      
      曾倩如低眉顺眼,“妈咪你这又是何必呢?姐姐的孩子自然就是我的亲生孩子,我一定会将她视如己出……”
      
      “希望你说到做到。”两母女达成协议,曾母起身回家,自此和曾父像对普通的退休夫妇一样,过起了跳舞登山的老年人生活,装聋作哑,不再插手儿女的任何事。
      
      倪永孝为女儿取名倪忆文,倪忆文四岁的时候,曾倩如终于如愿爬上了倪永孝的床。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