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难产 ...

  •   手术室的灯一灭,外面等候的十几个人就纷纷站了起来涌到了门口。
      
      曾倩如跟着主刀医师出来,取下口罩,面容凝重地看着倪永孝,哽咽道,“姐姐,已经过世了……”
      
      女眷们有了微微的啼哭声,倪永孝取下眼镜揉了一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又将眼镜戴了回去,打起精神来安排接下来的事,在此之前他跟着曾倩文入院,已经整整两天两夜没合过眼了。
      
      曾倩文死于难产,病历诊断产力不足,孩子牵引出来之后产妇大出血抢救无效身亡,孩子在产道停留时间过长导致缺氧,已经提前送去了温箱,做这台手术的人是该院产科主任医师,助理则是曾倩文的妹妹曾倩如。
      
      两家人相互劝慰着离去,倪永孝交代自己兄姐帮忙准备丧事、宽慰倪母,又忙着向曾家人致歉,曾倩文是他妻子更是人家女儿,发生这种事他难辞其咎。
      
      倪家今年流年不利,前后不到半年家里已经挂了两次白联,曾家人看在眼里倒是通情达理没有苛责他的意思,按曾倩如的话讲,这是意外,出了这样的事谁都不想。
      
      只能感叹曾倩文红颜薄命。
      
      “姐姐一向身子弱,怀孕初期又碰到了伯父那事,导致胎像不太稳,这几个月一直保胎吃药,检查都没问题,哪里知道会产力不足……”曾倩如撇开头掉了几滴眼泪,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手术台上的曾倩文面色惨白,像流完了所有的血一样。倪永孝将她的手握在手里,凉得刺骨,细长的手指全是骨头,她本身就单薄,怀个孕倒是更瘦了。
      
      这个孩子来得不是时候,检查出来没多久倪坤就被暗杀在了昆曲社,倪永孝有心给曾倩文一些照拂,但实在是分身乏术,爸爸走得太突然了,任何交代都没留下,他们姐弟四个,大姐出了嫁,大哥做了医生,小弟是个私生子直到倪坤过世都不肯认祖归宗,社团的担子很自然地就落在了倪永孝的身上,□□风起云涌,多少双眼睛盯着他蠢蠢欲动,稍有差池就会跌进万劫不复的地步!
      
      倪永孝举步维艰,曾倩文体贴他的辛苦从来不提自己的肚子有什么不适,每次见面都说一切正常,加上母亲和姐姐的关照,倪永孝自然而然地也以为一切正常,说到底,是他的疏忽。
      
      “我想单独和你姐姐呆一会。”倪永孝淡淡地开口,曾倩如也不再多话,安慰了他几句便回了家,这场手术做了十几个小时,她也累了。
      
      回到家时已是深夜,三楼大哥两口子已经睡下了,只有二楼的书房还有一盏暗灯,曾倩如敲门进去,见自家爸爸披着件外套在翻旧相册,不免又安慰了几句,才回自己的房间。
      洗完澡更是没有睡意了,从洗漱间出来时看到曾母倚在自己的床畔正打量着她,微微一笑,开口问,“妈咪你不睡会儿?天亮还得去奔丧呢,你要早点过去,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我问你,倩文的死跟你有没有关系?!”还不等曾倩如靠近,曾母就从床沿站了起来,一把抓住了曾倩如的胳膊,脸上腾起一阵怒气。
      
      曾倩如不说话,闪烁的眼神告诉了曾母,她的猜测并没有错!
      
      曾母给了她一巴掌,咬着牙压低了声音骂到,“那个是你姐姐啊畜生!”
      
      “她不是我姐姐!”曾倩如辩驳,“她不是你生的!只有我和大哥才是你生的!”
      
      “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东西?!”
      
      “我是替你不值!那女人都死了几十年了,逢年过节家里的主位永远是空着留给那个女人的,你算什么?曾倩文就跟她那个死鬼妈长得一模一样,难道妈咪你看到她心里不膈应吗?”
      
      “你少打着为了我的幌子干这些丧尽天良的事!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对那个倪永孝念念不忘!”曾母气得直跺脚,“他们都结婚了,你还有什么放不下的?!”
      
      “凭什么啊?!”
      
      曾倩如眼里泛起一层薄雾,从小到大,她想要什么都只需要动动手指,她美丽、优秀,追她的人从九龙排到香港岛,偏偏就是那个倪永孝,从来不将她放在眼里,他是那么耀眼,在斯坦福那群拔尖的白种人中间丝毫不落下风。那时候,他身边跟着一个女孩,是教授的女儿,外貌性格都寡淡,跟明艳动人的曾倩如完全没法比,曾倩如觉得自己胜券在握,她看出来了,倪永孝并不怎么喜欢那个女孩,一个人的眼睛是骗不了人的,曾倩如在倪永孝的眼睛里看不到对那女孩的爱意。
      
      曾倩如本来只想玩玩,她这样的姿色、这样的家庭背景,其实赢了也没多大的成就感,倒是倪永孝对她的态度让她觉得有趣,若即若离地让人抓不紧,他像在跟她暧昧调情却又不挑明,给她一点甜头又及时地抽身,曾倩如以为这场游戏她才是主宰者,回过神来才知道自己被人耍得团团转。
      
      曾倩如有些气急败坏,等她想要报复的时候倪永孝却及时收了线,再也不给她任何亲近的机会!
      
      曾倩如不信邪,倪永孝毕业后回国,她稍微使点手段便查到了他对外一直掩藏的背景,不过是个□□的儿子,曾倩如还当他有什么三头六臂呢?
      
      倪坤是个老狐狸,谨小慎微、滴水不漏,明面上和桌底下的生意分得清清楚楚,但最近有点不对头,不见得光的东西倒是相安无事,干干净净的那些反而一再出问题,次次都在海关,问题出得多了便也瞅出了些苗头。
      
      曾倩如知道不能让老爷子知晓倪家的背景,他们一官宦人家,被人知道跟□□搭在了一起,老爷子非得把她头扭下来不可。
      
      曾老爷子临近退休,一早帮自己儿子铺出了一条康庄大道,曾倩如便把希望寄托在这个一胎同卵的亲哥哥身上,到底是双胞胎,曾勇成再畏惧自家老头也不及一个子宫长出来的情义,帮着曾倩如“胡作非为”。
      
      倪永孝终于找上门来了,倪坤身份特殊不便出面,这事也只能倪永孝来办。
      
      曾家两个老人以为是曾倩如的男朋友,款待极为热情,倪永孝举止得体,学识深厚,眼光独到,让两老甚为满意,酒过三巡,曾倩如带倪永孝逛自家花园,摆着胜利者的姿态睥睨倪永孝,“向我求婚,不然你们倪家以后任何东西都走不出香港水域!”
      
      “你哥哥就只能帮你做这些偷鸡摸狗的勾当了吗?要是被你爸爸知道,他一定会很失望!”倪永孝淡淡地开口,淡到让人摸不清他的情绪。
      
      “你认为我爸爸是相信自己的儿子还是相信你这个□□呢?”曾倩如看着他很是得意。
      
      “你爸爸要是知道你这么想法设法地嫁给一个□□只会更失望。”
      
      “看得出来,他对你是满意的。”曾倩如停了步子,胳膊搭在他的肩膀上直勾勾地盯着他,缓缓靠近,她喝了一点酒,脸色绯红越发明媚了。
      
      倪永孝偏头避开了她的吻,手指点在她的唇上,“既然要求婚,那就得有十足的把握,我要让你的爸爸就算知道我是个□□,也心甘情愿把你嫁给我。”
      
      “你有这本事?”
      
      “一个月。”
      
      倪永孝隔三差五地来,要么陪着老爷子下棋喝茶聊天,要么就是接老爷子出去爬山看风景或是去欣赏古董字画,一点也不嫌闷,以二十四孝准女婿的身份将曾家老爷子收得服服帖帖。
      
      彼时曾勇成通过自身的关系帮胞妹在医院找了份实习的工作,曾倩如早出晚归连根本连倪永孝的照面都打不着,每天饭桌上听着老爷子满意地念叨才知道他在努力呢,曾倩如想着这事八九不离十了,便愈加没上心。
      
      谁知道一个月之后,倪永孝牵着曾倩文的手跟老爷子来提亲了!
      
      曾倩如早九晚五去上班,恰逢任职小学教师的曾倩文暑假在家闲赋,她性情淡泊,又不喜欢喧哗,暑期时光漫长,拒了小姐妹的邀约,每日将自己关在家里养花读书,弄得自己跟个古代人似的。
      
      曾倩如瞧不上曾倩文的酸腐样,倒是上门拜访老爷子的倪永孝不知怎的就跟她勾搭上了,从诗词歌赋到人生哲学,就算是养花、写字这样的小事都能戳到曾倩文心底那个最柔软的地方,他几乎无所不能。更令曾倩文诧异不已的是倪永孝他一留学海外的西派人士,对中国古典文学的见解竟然比她这个自小便醉心于其中的人更独到,加之他出色的外在条件和温文尔雅的气质,曾倩文突觉心底那个模糊的丈夫形象霎时之间就有了模样。
      
      两人似乎没聊太久,又像认识了几个世纪一样心意相通,直到有一天,倪永孝突然问她,“愿意嫁给我吗?”
      
      曾倩文只觉得心脏腾腾燃起了火焰,她从来没有试过如此草率地做决定,也顾不得多想他跟自己妹妹到底什么关系,他问了,她也就答了,她怕一放手就再也抓不到了。
      
      嫁给倪永孝,是曾倩文这辈子做过的唯一、也最疯狂的事,在此后与倪永孝相处的近两年时光也验证了,那是她一生之中最正确的决定。
      
      曾倩如要气疯了,她是名门闺秀,这一手棋又是她亲手做的,不得发疯失了体面,便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