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凶手 ...

  •   靓坤捡起一张名片,迎着头顶上微黄的灯光眯着眼睛念,“庄澄地产……尖沙咀……”他像踩到了一堆狗屎一样地厌恶又恶心,“尖沙咀的人果然都是衣冠禽兽!”靓坤愤愤地吐着口水,突然又不想弄死查理张了,他踢了他一脚,问道,“认不认识倪永孝?!”
      
      查理张心底一紧,他不知道靓坤到底用意何在,只倔强地咬着牙头摇了摇头,“不认识!”
      
      靓坤眼珠一转,抬手,傻强已经将一把尖刀放在了他的手里,他刀尖对着庄澄,一点一点地将它插进他的肉里,他插得不深,不会要庄澄的命却只会让他痛,刀尖一路向下,划拉出一片血肉外翻,他仰头贴近了庄澄一些,不痛不痒地又问了一句,“现在,认不认识倪永孝?”
      
      “我……”查理张脸色乌紫,连唇都在抖,“我不知道……”
      
      他不知道他到底该怎么回答才对,这个叫靓坤的男人虽然可怕,但他跟了倪永孝那么久,心底更畏惧的是那位倪先生,他深知不会叫的猎豹比那些吠吠囔囔的猎狗咬起人来恐怖得多的道理,而且,他到现在也还没有搞清楚,这个靓坤是不是倪永孝派来试探他的。
      
      靓坤没了好耐性,他皱着眉,手里的刀子不由得加重了两份力道划拉着,他一看到尖沙咀这三个字就想起倪永孝,一想起那个该死的倪永孝就会想起他那天被他玩得团团转的情形,还有子兮,靓坤根本不知道倪永孝将她收到哪里去了?!让他现在连个解释澄清的机会都没有,他现在满肚子都是气!
      
      靓坤没有想过查理张真的是倪永孝的人,他现在唯一想到的就是,顺手推舟,他要将他背了这么久的黑锅扔给倪永孝!
      
      查理张在死忍着。
      
      靓坤扔了那把刀,湿漉漉的右手满手都是庄澄的血,他退开两步又掏了支烟叼在嘴上,一个古惑仔在门外小心翼翼地张望着,傻强走过去接了张照片进来,他踱近靓坤将那张照片递了给他,照片里是个小女孩,查理张的女儿。
      
      靓坤看了看那张照片,又是打量着庄澄,顿了一顿,拿出火机,点了那照片,又翻转着那着火的照片,点燃了嘴上的烟。
      
      查理张在他翻动着那张照片的时刻早已经看得清清楚楚,那是他孩子!他爬了两步紧抓着靓坤的裤脚,全然没有了刚刚的硬气,“祸不及妻儿,火是我放的,要杀要剐坤哥你朝我来,我求求你,放过我老婆孩子!”
      
      “火是谁放的?!”靓坤又问他。
      
      “我放的!我放的!是我放的!”查理张赶忙应下。
      
      靓坤摇了摇头,“是倪永孝放的!他让你放的!懂?”
      
      查理张诧异,瞬间明白了,他盯着眼前的靓坤,脑子里能想到的唯一问题便是自己老婆孩子的安危,其它的问题……等他摆脱掉眼前的困境再说。
      
      “我明白了,明白了!”他许下违心的承诺。
      
      靓坤吐出一口烟,对傻强打了个眼色,“送他回去!”
      
      两伙人分道扬镳,直到各人都走远了,佐敦才松下一口气,一屁股跌坐在房子往面的地上。
      
      之前,他被子兮带偏了思维也一直以为纵火的人就是靓坤,他一直跟着靓坤,直到靓坤抓了那两个纵火的小黄毛来夜审佐敦才明白了,靓坤也不过是个背黑锅的人而已,他现在放了查理张回去,还要将倪永孝拉进来,看来他们之间很快会有一场大的较量。
      
      佐敦有些担心子兮的安危,那晚之后倪永孝一直没有通知他去接子兮,他又去那间医院找过,才知道靓坤去那里闹过事,而在靓坤去之前,子兮已经被倪永孝转走了,两个的梁子算是结下了,趁着他们没动手之前,佐敦想到的是把子兮接回来,他打定了主意,去尖沙咀找倪永孝。
      
      查理张回到家的时候,老婆和孩子都在,只是他们家四周都被那些古惑仔包围着,他们被软禁了。
      
      靓坤的目标是倪永孝,这是他一直都搞错了的事,现在他清楚了,反而更加的左右为难,□□啊,一旦沾染上再想脱身就是难,他悔不当初,那个贪念会让他随时丢掉一家人的命!
      
      他整晚都在书房辗转,张太知道他有心事也不敢过来打扰,抱着女儿在卧房眯眼假寐,半夜女儿睡沉了之后过来敲了书房的门,她的意思很明显,既然两边都是□□得罪不得,那就让他们自己面对面去解决。
      
      张太想了个点子,等天一亮就让家里的司机穿了查理张的衣服,鬼鬼祟祟从后门开车出去,引开了大部份的古惑仔去追,又让家里的阿姨拿了个大垃圾桶,借着出门去倒垃圾的假象悄悄将查理张运了出去,去尖沙咀,找倪永孝!
      
      倪永孝的淡定是查理张意料之中的,他很庆幸自己选对了路,将见过靓坤的事只字不差地送进了倪永孝的耳朵,只听他的意见。
      
      “公司的事我已经处理了,不会有人查来这里,也不会会查到你头上,你可以放心。”
      
      “是。”查理张应了一声,放下不小的心,“那靓坤那边?”
      
      倪永孝填了一张支票递给他,“这里有笔钱,足够你带着太太和孩子环游世界,等事情淡了,你愿回香港再回来,如果你不愿意回来,迟点我会再过笔钱到你的帐户,足够你们一家人下半辈子生活。”
      
      查理张简直感恩戴德,拿着那张支票不停道着谢,想了想又觉得不放心,“倪生,靓坤他有手下守着,我不知道能不能走得掉?”
      
      “很简单,报警!”倪永孝一笑,查理张倒是明白了,是啊,被古惑仔滋扰,有什么比报警更好的办法?他又是道着谢,临出门被倪永孝叫住了,“查理,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看来,□□并不是他想象中那般冷血与可怕,查理张有些感恩,笑了笑,退了出去。
      
      佐敦刚踏进倪永孝那栋办公楼,便见到个身影鬼鬼祟祟地从后门溜了走,他定了定睛,确定了这就是他昨晚跟踪靓坤见到的那个庄澄,他为什么在这里?还离开得这么鬼祟,生怕被人发现了似的,那满脸的放松与昨晚见到靓坤时差天共地。
      
      佐敦心底泛起些不好的预感,刚想跟上去,便被人叫了一声,他转过头就见到了罗继。
      
      倪永孝坐在办公桌前,打量得他浑身不自在,他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发现了些什么还是让倪永孝觉得他发现了些什么?总之就是不舒服。
      
      他理了理情绪,让自己尽量看起来自然一些,“倪生,我是来找子兮的,那晚之后我去医院找她,说是转院了。”
      
      他并没有提靓坤那些事。
      
      “对。”倪永孝摘下脸上的眼镜,让佐敦觉得他没了警惕,不由得跟着松了口气。
      
      “子兮她转院了,她的眼睛受了很严重的伤,会失明……”他将这件事陈述给佐敦,见到他因为不安皱起的眉才继续道,“还是有转机的,只要找到合适的晶体移植,便有机会可以康复。”
      
      “那找到合适的了吗?”
      
      倪永孝摇了摇头。
      
      “我可以见见她吗?”佐敦小心地询问着。
      
      “她在日本,等待合适的晶体。”
      
      “她不在香港?”佐敦心中有怀疑,仍旧只是自言自语般碎碎念,想了一想,又问,“成叔呢?他也去日本了?”
      
      “对。”
      
      “他醒了吗?”
      
      “醒了。”
      
      佐敦便不能再说什么,他有些悻悻地起身告辞,“如果子兮有消息,可以麻烦倪生通知我一声吗?我之前有留电话给罗先生。”
      
      “可以。”倪永孝依旧这般冷冰冰,让他有些无趣。
      
      佐敦踱到门口,又被倪永孝叫住了,“如果有时间,梁生你可以帮忙找找适合子兮的眼睛。”
      
      佐敦回味着这句话中话,只道了一句,“我会的。”便离开了。
      
      倪永孝分明是在警告他,不要费时间去查些‘不关己’的事。佐敦心知肚明,子兮和王志成都在倪永孝的手上,就算查理张真的和倪永孝有扯不清的关系,他也不会轻举妄动!
      
      查理张按照倪永孝提供的那个办法,顺利地将老婆孩子带了出来,他踏下飞机,呼吸着异国他乡的新鲜空气,当下立誓,这辈子再也不会跟任何□□拉上关系。
      
      倪永孝说话算话,一笔钱很快就到了他瑞士的帐号,查理张拖家带口地幻想着新生活,还未来得及享受第二天的早餐就被人暗杀在了新买的别墅里。
      
      “倪生,事情已经办妥了,但是……”
      
      “有手尾?”
      
      “那倒没有,只是有个孩子……”
      
      “是个女孩?”倪永孝问。
      
      “是!才一岁多的样子,她还在熟睡之中,没有看到……”
      
      倪永孝定了一定,似思索了良久,才淡淡开口,“放了她。”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