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活体移植 ...

  •   血包、氧气、手术箱。
      
      刀子从胸膛划过,翻开一片血肉,细长的钳子在血肉中搅动,探索片刻终是夹到了那颗东西,哐咣一声扔在铁盘里,疼得钻心。
      
      靓坤觉得这辈子最对的是就是弄了这间‘病房’,出门在外,真是无时无刻不作好受伤的准备,他身上一共31个刀口,装饰着胸口这个弹孔,多少次死里逃生,他这一辈子比九条命的狐狸还划算,只是这一枪是小蝴蝶打的,打在他的心口上,就像打在他的心尖上一样。
      
      他越想越生气,他妈的,陷害别人的事他做多了,被别人陷害这还真是头一遭,他要是查不出来他就不叫靓坤!
      
      他将手里的烟头用中指一弹,弹到对面墙上又飞了回来,跳到他的腿上,烫得他像跳舞一样,脖子上又挂着纱布吊着只手,一动起来拉得伤口都要裂了,操他妈,真是人倒霉,喝水都塞牙!
      
      傻强探着个脑袋在门口张望着,他再傻也明白这个时候别去惹靓坤,‘难得糊涂’这才是傻瓜的最高境界呀。
      
      靓坤歪着嘴,发出‘嘶嘶’惨叫声,转头看到那个傻瓜便对他招了招手,傻强刚走近,他那只能动的手就扫了过去。
      
      真是整个人生最醒目就是这一刻了,傻强往后一仰,避开了那个巴掌,带得靓坤差点掉地上,他忍着笑,趁着靓坤没开口骂赶紧扶起他先说话,“坤哥,lucy她们来了,要不要她们进来?”
      
      “不进来留给你们吗?”靓坤抬起巴掌拍下去,我还打你不到?
      
      傻强捂着个脑袋,翻着白眼动着嘴,却没有发出声音。
      
      “你是不是又在那里说我坏话了?”靓坤指着他的背影骂。
      
      “我没有!”傻强转身直视着他,目光随着他的头到脚过了一遍,“我只是在想,你这个样子……”他停了嘴,眼珠子转了一圈才小小声,“行吗?”
      
      “我操!”
      
      一个玻璃杯横空飞来,幸好跑得快,一声轻脆响,又避过一劫,这个傻强真是越来越欠扁了。
      
      “坤哥……”一声娇嗲,五六个女人从门口涌了进来,手里拿着酒杯、酒瓶,一窝蜂朝靓坤那张小病床奔了去,叽叽喳喳好不热闹。
      
      带头的那个就是lucy,摸着靓坤的心口满脸假到死的表情,“唉呀,坤哥,小可怜咯,怎么伤成这样,她伸手接过一个女人递过来的红酒放在靓坤嘴下,“来,我们喝一杯,庆祝坤哥大难不死!”
      
      靓坤端着那杯酒,一饮而尽,他以为找几个女人来happy一下起码能减缓一些疼痛嘛,谁知道像群苍蝇似的,吵得他头晕。他这是怎么了?他最爱的不就是吵吗?在剧烈的音乐声里,捏捏这个,揉揉那个,趁着酒劲,一王多后,这才是他靓坤最惬意的生活呀,怎么这下反感了?
      
      哦,想起来了,这他妈不是吃了只死猫吗?!还有什么胃口?!!
      
      “坤哥,你这是怎么了?”Lucy也发现了他的不妥,往他身边又凑了凑,双手轻挂在他脖子上。
      
      “老子失恋了……”靓坤又从个女人手里拿了杯酒一饮而尽。
      
      “失……”几个女人像听了个本世纪最好笑的笑话一样,先是一愣,对望了一眼,然后捂着肚子笑,Lucy眼泪都要笑出来了,“坤哥……你怎么会失恋呢……不要紧……这里不是大把女朋友嘛……”
      
      靓坤没好气,一把抓着她的长发,将那张脸朝自己的身下按了去,“老子现在失恋啊,心情很差啊!”他咬着牙,怒气冲冲。
      
      吞吸吐纳。
      
      靓坤长吐出一口气,顺畅了。
      
      尖沙咀某间医院七楼特别护理区。
      
      能让医学博士Dr秦亲自来连夜会诊,可见送来的这两个患者有着不一般的地位。
      
      倪永孝坐在休息区一言不发脸色铁色,旁边立着罗继,双手叉在身前同样一声不吭,像具雕像。
      
      佐敦在楼下,例行检查了一番,急急忙忙往上走。
      
      刚刚下车的时候,他分明看到了王志成,当时,他抱着子兮,车未停稳已经有单架车在外面等着了,几个护士从他手里接过子兮上了七楼,旁边一个单架上躺着的确实是成叔,他想追上去问一下情况,到电梯口就被另外的护士拦下来了,带着他到门诊去包扎。
      
      他透过玻璃窗远远看到一群黑衣人簇拥着一个男人走过楼侧旁边的特别通道,进了七楼的专用电梯,那男人,白衬衫搭一条卡其色休闲西裤,斜条纹领带,外面一件黑色的无领宽松毛衣,考究的卷寸,脸上一副金丝细框眼镜,举止低调却气度不凡,像……倪永孝?
      
      佐敦听过倪永孝的名字至少上百次却从来没有见过真人,他还在洪兴混的时候,倪永孝的名字就已经如雷贯耳了,这个男人的传奇半生足以编一本《□□教父》,如何心狠手辣、如何运筹幄幄、如何悄无声息地解决了手下企图造反的五大家族,又如何将□□生意合法管理化,种种传说神乎其神,总之,说倪永孝是香港所有古惑仔的为之奋斗的目标和精神领袖都毫不过份,佐敦只在报纸上见过他一次,某次慈善晚宴与某个社会高官的合影,确实风度偏偏、仪表不凡。
      
      只是,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子兮和成叔是他救的吗?佐敦又想起了阿泰的那块玉,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佐敦趁着护士不注意,翻进特别通道,按了上七楼的电梯。
      
      梯门一开,二十几双眼睛齐刷刷扫过来,一排保镖一字排开,守住走廊两边,按住西装内袋像是要拔枪,尽头那边隐隐那个身影果然是倪永孝。
      
      佐敦慑于眼前这阵势,不由得抬高了双手,向对方表明自己是没有武器的,最近电梯口的两个男人过了来,横在他前面像两块门板,完全隔住了他的视线。
      
      “我是里面那个女孩的朋友,我想问问我朋友怎么样了。”
      
      那保镖依旧横在那里,眼角都没有扫他一下,就像他完全没说过话一样。
      
      “那……跟那个女孩子一起送过来的那个男人是她爸爸吗?他怎么样了?”
      
      那保镖仍旧是不答话,佐敦再好脾气都要被磨光了,现在Hei社会了不起啊?!他推攮着想挤进去,围过来的保镖就越来越多,都认得他,刚刚一班人身世浩荡的不就是去救他们吗?所以,个个只拦着不动手,倪永孝随着声音转头望了一眼,罗继随即出了来。
      
      “你是佐敦?”
      
      那帮保镖随即散开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佐敦望着眼前这个身材健硕的男人点了点头,“我朋友她……”
      
      “医生正在给她做检查。”罗继答他,没有一句多余的话。
      
      “另外那个……”
      
      “另外那个也在做检查,还没死。”
      
      佐敦长吁出一口气,罗继进了电梯,按下一楼,佐敦跟着进去,想说点什么,看着那张冷冰冰的脸,只得暂时忍住。
      
      罗继将他带到一楼,抽出身上的烟递了一支给他,神情放松了一些。
      
      “是……倪生救了我们?”
      
      “对。”
      
      “为什么?”
      
      罗继掏出身上那些玉渣,递给佐敦,终于说多了几个字,“这块玉,是倪生的。可以告诉我它的来历吗?”
      
      佐敦接过那包玉渣,确实是阿泰给他的那块,疑惑的表情不言而喻,“这块玉是倪生的?!”
      
      “你怎么得来的?”罗继的表情并不友善,佐敦闭嘴不答,像在思索着这件事会不会为阿泰带来麻烦。
      
      “如果你不说,倪生会将里面两个人送回给靓坤。”罗继的样子不像在开玩笑,佐敦也知道,他没必要跟他开玩笑,为了两个素不相识的人得罪一个跟自己常年有生意关系的社团大头目,除非那人是圣母!
      
      佐敦只得将这块玉的来历,以及子兮和靓坤之间那些恩怨简单明了地说了一遍,罗继上楼,又将这些话一五一十地向倪永孝转述了一遍。
      
      倪永孝交待了两句,罗继便又下了来,打发佐敦走,只说子兮和王志成现在情况未确定,让他先回去,有消息了通知他。
      
      佐敦没办法,现在这种情况唯有不添乱,留下电话便离开了医院。
      
      Dr秦终于是出来了,脸色并不太好,“情况不太乐观,送进来的那个男患者肺部吸入了大量的浓烟,短时间内会处于昏迷状态,然而这个并不是要他命的关键,我检查过病人的身体,他的肾处在衰竭状态,只怕是时日无多了。”
      
      “可以换肾吗?”倪永孝问。
      
      “如果早一年我会给这个提议你,但现在,换肾只会加速结束他的生命。”
      
      倪永孝深吸了一口气,“那个女孩呢?”
      
      “那个女孩眼睛受到巨热的冲击,眼白连同视觉神经受损,会失明。”他看着倪永孝的样子顿了顿,“我知道这是个很难接受的事,但我必须如实相告,对不起,阿孝。”
      
      “有没有治疗的办法?”倪永孝望着他,又加了一句,“不管任何代价。”
      
      那医生想了想,斜侧过身,避开倪永孝那帮保镖,压低了声线,“唯一的办法就是活体移植。”
      
      “活体移植?”
      
      “将一个活人的眼睛移植到她眼睛上,因为她的部份视觉神经已经坏死了,只有活体移植,才能保证手术成功的机率,不要轻易尝试其它的方法,这只会让她的视觉神经死掉更多。”这算是作为一个老朋友的忠告了。
      
      倪永孝点了点,“我知道了,thank you。”
      
      “take care。”Dr秦刚准备走又想起了一些事,“千万不要让她的眼睛再受到刺激了,情绪要稳定,尤其她刚刚失明,不要让她哭,泪水会让她眼体发炎,到时候就算有活体都会很麻烦。”
      
      倪永孝微微颔首,“ok。”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