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嘤嘤嘤,尧尧嫌弃我了…】
      纸片上大片的墨迹又晕染开来,变成一个蹲墙角画圈圈的凄惨表情包。
      巫旭尧冷眼看他卖惨,半点心疼都没有。
      这个混蛋,以前满脑子黄色废料就算了,起码还敢说敢做呢!
      结果现在变成了纸片还乱撩!撩完还不负责灭火,可把巫旭尧给气坏了!
      不过,被崇阿这么一打岔,巫旭尧原本因为错觉而产生的疼痛迅速消散,神情变得有些困乏。
      自从他进入那个该死的游戏之后,就患上了严重的失眠症。
      没有崇阿在身边,这一整个月他的睡眠时间加起来不足三天,导致他白皙的脸上挂上了深深的黑眼圈
      崇阿也察觉到了他的状态,纸片上又幻化了一行字:【尧尧睡一会儿吧,我在梦里陪你。】
      “……”巫旭尧没有回应,只轻合着眼,闭目养神。
      巫旭尧闭眼之后,小纸片上的墨迹仿佛怕惊扰到他似的,一点一点地逐渐消散,变回之前那泛黄的普通纸片。
      半小时后,巫旭尧的助理纪华池,带着医护人员匆匆忙忙地赶过来。
      医护人员一进来,看到地上躺着两个伤者。
      经验丰富的他们看了一眼现场的情况,直接上前扛起了曹香梅就匆匆往外走,对同样躺倒在地的孟大富一个眼神都没给。
      孟元亮紧跟在担架旁边。
      但他还没走出院门口,就听到不知什么时候睁开眼的巫旭尧懒散的声音:“小纪,送学生回去上课。”
      纪华池连忙应是。
      而孟元亮则表情一懵。
      就,这么快要回去上课了吗?
      学渣突然感觉到了来自灵魂深处的抗拒,他刚想说要去陪妈妈,巫旭尧就已经走到他面前。
      巫旭尧懒洋洋地斜了他一眼,语气轻描淡写道:“这次升学考试,要考三科一百分,知道吗?”
      孟元亮:??!
      不是,等等!
      偶像你是不是不知道他平时分只有二三十啊?!
      他要是能考一百分,那还至于辍学回家吗?!
      孟元亮裂开了!
      他仿佛听到了信念破灭的声音。
      但是,当他抬头看到巫旭尧那张仿佛目空一切的脸时,一切讨价还价的话语都只能咽回肚子里,含泪点了点头。
      QAQ他能怎么办?自己粉的偶像,就算通宵学习,也要跪粉下去啊!
      一旁的戴项禹,看见两人的互动,突然感觉鼻头有点酸。
      孟元亮是他们学校非常典型的学生模板。
      原生家庭不和谐,自己也没有学习的动力来源,不懂得学习的重要性。
      不管老师怎么劝怎么教,都无法让他们主动去学习。
      这样一来,就算老师教得再卖力,学生自己不用功,那成绩也不可能提升上去。
      他们小学成立五年,这五年间每一年的升学考试,他们学校的平均成绩不仅全县垫底,而且跟倒数第二还常常有二三十分的差距!
      为此,戴项禹不是没有想办法改善过,可是每次都收效甚微。
      如今看到巫旭尧这般轻松就激起了孟元亮对学习的动力,戴项禹一时间百感交集。
      他心中不由自主地在想着:是不是他的教育观念太落后,已经跟不上时代的发展了?
      抱着这个念头,接下来在带领巫旭尧去寻找另一个辍学学生的时候,戴项禹开始暗中观察起了巫旭尧的一举一动。
      巫旭尧对他这称得上是明目张胆的偷看不以为意,仍旧是双手插兜,在这陡峭的山路上闲庭信步。
      偶尔,他还会把小纸片拿出来,看看崇阿有没有说话。
      但每一次看到小纸片依旧是一片空白,巫旭尧又不自觉地有些焦躁。
      在半个月前,这张养魂图还是一个日更十万的大型小黄文现场。
      而到一个星期前,崇阿就变成一天只能出现两三次。
      可想而知,崇阿情况恶化的速度有多快!
      巫旭尧又突然想到,今天崇阿只出现了一次,没来由地,他感觉到了一丝不安。
      以往崇阿都是在饭点出现,督促他吃饭的,怎么今天出现的时间,是下午两点?
      巫旭尧眉头紧拧,以他为中心散发的焦躁气息,仿佛让山中的蝉鸣都变得小声了许多。
      而一直在观察巫旭尧的戴项禹,更是陡然一惊,险些摔倒!
      戴项禹以为是自己频繁的偷看惹巫旭尧生气了,于是不敢再分神,专心带路。
      第二位辍学的学生家距离孟元亮家并不远,两人沿着山路又向上走了半个小时,就来到了一片贫瘠狭小的梯田。
      只是,这里并没有什么住宅。
      戴项禹跟巫旭尧解释道:“孟招娣辍学就是为了帮家里干活,这个时间,她应该是在这里插秧。”
      戴项禹说话的时间,巫旭尧的视线已经锁定了一个身材瘦小的小女孩。
      她穿着比自己身形宽大许多的补丁衣服,正熟练地往水田里插秧。
      在小女孩不远处,还有一个跟她长相有几分相似的严连娣,同样也在劳作。
      当巫旭尧两人靠近的时候,那妇女率先发现了两人,警惕地看向巫旭尧,用方言问了一句话:“侬剌撒莫恁?”
      巫旭尧没听懂她说的什么,倒是戴项禹代替他答道:“连婶儿,我们是来带招娣回去上学的。”
      严连娣闻言,脸上立即露出了嫌恶的表情,用带着重重口音的普通话不耐烦道:“去什么学校?说了多少次了不去了不去了!她就在家里干活!你们烦不烦啊!”
      戴项禹闻言,眉头紧锁,语重心长地劝道:“连婶儿,招娣都读了那么多年了,现在只差最后两个月,不如就让她念完,好歹拿个小学文凭吧。”
      然而,严连娣根本不在意什么文凭不文凭,直接呛道:“女孩子读那么多书有什么用?还不如早点回家帮忙干活,给弟弟攒学费!走走走,你不要再来烦我们了。”
      严连娣像是赶苍蝇一样,对戴项禹挥挥手。
      戴项禹还想再劝,然而旁边的巫旭尧已经不耐烦了。
      他直接就上前把孟招娣从田里拔了出来!
      孟招娣似乎有些木讷,被巫旭尧拎着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
      反倒是那严连娣气急败坏地指着巫旭尧:“哎哎哎!你是什么人!你一个大男人,把我家闺女的身子弄脏了,以后她嫁不出去你负责吗?!”
      说完,严连娣突然发现,巫旭尧这细皮嫩肉的模样,似乎是个有钱人?!
      于是,她的嘴脸立即一变:“你要是喜欢我们家招娣,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彩礼至少得十万!”
      戴项禹听到严连娣这话,又被气得面红耳赤,浑身发抖道:“连婶儿你说的什么话!招娣她才十二岁啊!”
      “嘿,十二岁怎么了?已经是个大姑娘了。”严连娣毫不在意,甚至还有些自豪,“俺就是十三岁嫁过来的!”
      “你…”戴项禹被哽得说不出来,看着严连娣那理所当然的模样,只打从心里感觉到一阵悲凉。
      反倒是当事人孟招娣,即使听到妈妈要将她嫁给比自己大十岁的老男人,表情仍旧木木的,仿佛没听到他们在说话。
      严连娣见戴项禹没话说,顿时像是打了胜仗一样,得意洋洋地看向巫旭尧,满脸就差写着两个大字:给钱。
      然而,巫旭尧根本懒得跟她费口舌,直接拎着孟招娣就往回走。
      严连娣被巫旭尧这不按常理出牌的举动给弄得一愣,连忙拔腿就追:“哎你什么意思!快把俺闺女放下!”
      巫旭尧没有理会她,只在严连娣追过来的时候,轻轻回头冷冷地扫了她一眼。
      只是一眼,严连娣突然感觉到一阵刺骨的寒意从脚底直冲脑门!瞬间像是被冰冻住一样,停在了原地。
      她认怂可比孟大富快多了,只敢小声对戴项禹抗议:“你,你们学校,也不能把不想上学的学生绑回去吧?”
      戴项禹听到这话,真是被严连娣给气笑了。
      这时候,倒是想起来他们是学校的人了?
      那刚刚说什么要将孟招娣嫁给巫旭尧的混账话?!
      戴项禹生平第一次对学生家长冷了脸,只回她一个“呵”字。
      这不是巧了,他们这位新校长,本来就是要过来把人给绑回去!
      严连娣这下是真的怂了,张着嘴呐呐不敢言语。
      就这时,一个童声传来,打破了现场死寂的气氛:“娘!!我们学校今天来了一个超级可怕的…”
      那童声在主人看到巫旭尧的那一刻,戛然而止。
      巫旭尧转头望去,就看到一个背着书包的小胖墩,正一脸惊恐地看着自己。
      小胖墩对上巫旭尧的眼神,突然双腿一软,一屁股跌倒在地,害怕得“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严连娣见到自己的心肝宝贝哭,这下也顾不得害怕了,连忙上去把人抱在怀中,用方言哄道:“哎哟娘的心肝小宝贝这是怎么了?在学校被欺负了?谁敢欺负你?娘去弄死他!”
      孟宝贝趴在亲娘怀中哭的上气不接,听到娘亲这么说,竟然还能分心用自己胖呼呼的手指,坚定不移地指向巫旭尧。
      严连娣:……
      她默默地将儿子的手给掰了回来,用方言小声哄道:“宝贝乖啊,我们不跟坏人玩…”
      巫旭尧听不懂严连娣的话,但他的脸已经彻底沉了下来。一双凤眼冷冷地看着孟宝贝道:“你逃学?”
      孟宝贝:“……嗝!”

  • 作者有话要说:  小纸片:(▼皿▼#) 我听说有人要给我媳妇送媳妇???!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