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原本在巫旭尧手里瑟瑟发抖孟元亮,听到这话,身体猛然一僵,不可置信地转头看向自己的亲生父亲。
      戴项禹更是被他这混账话气得不行,手指颤抖地指着他,痛心疾首道:“你说的什么话!我们是带元亮回学校继续读书的!这是为了他好!不是要卖了他!”
      “呸!我才不管!你们要带走我儿子,就必须得给我钱!”孟大富眼神凶狠地跟戴项禹对视,但却下意识地不敢瞧巫旭尧半眼,甚至还怂凶怂凶地远离了他一些。
      巫旭尧看他这模样,眼中泛起了冷光,却是理也不理他,转头继续往前走。
      卖儿子的他见多了,但是胆敢讹到他身上的人,可从来没有什么好下场。
      戴项禹和孟大富都没想到巫旭尧是这个反应,两人都愣了一下。
      戴项禹下意识地就追了上去。
      倒是孟大富,还在刺痛的胸膛和肚子,叫他的脚步犹豫了一下。
      他就迟疑了这么半秒,却没想到,刚才一直呆愣在地上的女人,突然暴起!
      她猛然尖叫一声,一把将孟大富扑倒在地!死死地拽着孟大富的衣领,表情狰狞地歇斯底里嘶吼道:“不许卖我儿子!你不许卖我儿子!!”
      “干你娘!”孟大富条件反射地一巴掌将曹香梅给扇开!起身朝她啐了一口:“老子的儿子,老子想卖就卖!滚!!”
      曹香梅被这一巴掌扇得脑袋昏昏沉沉,但听到孟大富这一句话,却像是被针扎到的刺猬一样,惊叫一声,扑到孟大富身上疯狂地撕扯他的衣服!
      一边撕,曹香梅还一边不断的重复大喊:“不许卖我儿子!不许卖我儿子!!”
      “艹!”孟大富这是第一次遭到曹香梅的反抗,心中本就憋着一口气的他顿时找到了情绪的宣泄口,反手就跟曹香梅扭打起来!
      而且还是每一拳每一脚都用尽了全力!简直就是将曹香梅当成了人形的沙包!
      曹香梅本就有伤在身,哪里经得住孟大富这不要命的打法?
      没过两下,她就被锤倒在地。
      如果不是看她胸膛还因为激烈的呼吸在起伏着,她这模样,仿佛一具被暴力致死的尸体。
      但即便如此,曹香梅没有选择服软。
      孟大富卖儿子的举动,终于触碰到了这个女人的逆鳞,即使被打眼前发黑,她仍旧死死地扒住孟大富的裤腿不放,嘴里还在含糊不清地念叨道:“不许卖我儿子,你不能卖我儿子!”
      孟大富见她竟然敢反抗,顿时感觉自己的威严受到了冒犯,大脑一热,猛然抬脚狠狠地一踹!
      “啊--!”伴随着孟元亮的尖叫,曹香梅嘴角溢出一摊血迹,再也支撑不住,晕倒过去!
      从曹香梅突然暴起,到她被打昏,过程只有短短的十几秒,一切发生得都那么让人猝不及防。
      孟大富收了力,还觉得不过瘾,啐了一口,又抬脚想要踹!
      谁知,孟元亮突然一个飞扑,将孟大富直接撞倒!
      “艹!你个狗杂种!”孟大富爬起来,抬脚就往孟元亮的方向踹。
      然而这一次,他还没来得及出脚,又被巫旭尧给一脚踹到在地!
      巫旭尧这一脚,比刚才还要狠上几倍,孟大富抱着肚子,额头冷汗直冒,却连哀嚎的力气都没有!
      巫旭尧眼神冷光闪过,看向孟大富的眼神愈发不善。
      这个家伙,一而再地想要伤害他的人,巫大佬开始生气了。
      不过,还没等巫旭尧发作,年纪最大的戴项禹终于回过神来,连忙哆哆嗦嗦地走到曹香梅身旁:“快,快把人送医院!”
      “不许送医院!”原本连喊都喊不出来的孟大富,提到这个却仿佛打了肾上腺素,高声吼道,“我们家可没有钱能浪费在这娘们身上!”
      戴项禹听到这话,气得浑身都哆嗦起来,手指颤颤巍巍地指向孟大富,老脸涨通红道:“你,你说的这是人话吗!”
      “呸,反正这钱我没有!有本事你们自己出!”孟大富这回终于认清了自己跟巫旭尧的武力差距,总算放弃了跟巫旭尧正面刚,自己缩到距离巫旭尧最远的角落,恢复了平时老赖的模样。
      他这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可把戴项禹给气坏了!
      可是从没跟人吵过架他,对这种情况却是不知该怎么办了。
      曹香梅现在这情况,不去医院恐怕命都要没了!
      可若是去医院…
      他们也拿不出医药费来了…
      当年巫氏集团建这所爱心小学,只是面子工程,所以这五年来,巫氏爱心小学得到的拨款并不多,学校财政也没办法拿出这笔医药费。
      而且由于学生们家庭普遍困难,戴项禹甚至还私下补贴出去不少钱,现在他是连棺材钱都凑不出来了。
      戴项禹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年纪更小的孟元亮,只能无助地趴在曹香梅身上嚎啕大哭,宣泄着自己内心的不安和惶恐。
      反倒是孟大富,自己坐在角落,竟有些怡然自得?
      巫旭尧冷眼看着这场闹剧,掏出手机给助理打了个电话,让他带救护车过来。
      听到巫旭尧冷清的声音兀自下了决定,戴项禹终于松了一口气。
      只是,当他看到孟大富那占了便宜的眼神,还是感觉胸口闷得慌!
      巫旭尧却没有在意那么多,他走到哭得肝肠寸断的孟元亮面前,轻轻踢了踢他的脚:“喂。”
      孟元亮抬起被眼泪鼻涕糊满的脸:“嗝?”
      “……”巫大佬略显嫌弃地看了他一眼,才冷酷无情地开口道,“救她的钱,以后你来还。”
      孟元亮闻言,连忙抹了一把眼泪,仿佛是在发泄着什么情绪,坚定地大声吼道:“我会还的!!”
      巫旭尧看着孟元亮那被他脏兮兮的手臂弄得更花的脸,表情更加嫌弃了。
      这样的学生…
      真的能帮他赚到名校币吗?
      不过,巫旭尧现在也没得挑。
      他跟孟元亮约定好后,又缓缓走向躲在角落里的孟大富。
      孟大富看到巫旭尧向自己靠近,下意识地一个哆嗦,底气不足道:“你,你要做什么?”
      巫旭尧冷冷扫了他一眼,猛然抬腿踩在了他的脸上!
      硬邦的鞋底在孟大富脸上印出了殷红的痕迹,但他已经顾不上这些细节,因为接下来,那铺天盖地而来的煞气笼罩了他全身!
      恍惚之间,孟大富仿佛看到了尸山血海,而自己,正是那尸山上的一员!
      孟大富脸色很快变成不自然的青紫,仿佛真的在逐渐失血。
      就在这时,巫旭尧那冷清的声线如同尖刀一般,直抵他混沌的脑海:“在孟元亮还清我的债务之前,你不许动他一根毫毛。知道吗?”
      孟大富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的舌头都不像是他的了,只能哆哆嗦嗦地勉勉强强地答道:“知、知道了…”
      恍如一条疯狗见人就咬的孟大富,此时已经俨然一条死狗,在巫旭尧的关照下,丝毫不敢有多余的动作。
      一旁的戴项禹看着巫旭尧三两下,就把他们怎么教育都搞不定的人收拾得服服帖帖,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难道,这世道真的只有恶人,才能治得了恶人吗?
      那他们的教育,又有什么用呢?
      这位从事教育工作大半辈子的老人,头一次对自己的信念产生了怀疑。
      而还年幼的孟元亮则没有那么复杂的想法,他看着巫旭尧,就仿佛看到了传说中的圣光。
      从这一刻起,巫旭尧原本在他心中凶神恶煞的形象彻底抹去。从此变成了他的信念!他的理想!指引他人生道路的光!
      巫旭尧对那一老一小的心理活动完全不感兴趣,在事情都解决之后,又恢复了没睡醒的懒散状态。
      他靠着角落的柴火堆,掏出挂在胸前的小纸片,手指无意识地轻轻摩挲着卡套,眼神的焦距又散开了。
      当初崇阿代替巫旭尧踩中陷阱后,巫旭尧之所以没有当场发疯,是因为他们在那场游戏中获得了一样珍惜的道具:养魂图。
      这或许是不幸中的万幸,又或许是幸运女神从来都是眷顾他们的。
      崇阿死后,灵魂机缘巧合地进入到养魂图中,拥有了复活的希望。
      于是巫旭尧在通关最后一场游戏后,离开游戏之前,用自身所有的道具、积分、力量为代价,跟游戏主神换取了复活崇阿的机会。
      然后,他就得到了一个【名校养成计划】系统。
      一个月前,巫旭尧从游戏中带着一画卷一系统回到了现实,回到了车祸的前一天。
      这一次,巫旭尧躲过了那场车祸,没有再去争那些家产,只要了一所家族企业建来做面子工程的爱心小学。
      然后变卖了自己手上所有的股份,便着急忙慌地踏上了拯救老攻(划掉)去学校的路途。
      如今一个月过去了,系统还是那个系统,两米长的画卷却变成了现在这模样。
      “越来越小了…”巫旭尧轻声嘟囔了一句,焦躁再度席卷他感官,那错位的痛苦再度袭来,让他无意识地眉头微蹙。
      突然,巫旭尧手中原本空无一墨的纸片洇出了一行字。
      【尧尧说谁小呢?】
      巫旭尧看到这行字,冷笑一声:“你说呢?”
      【QAQ可是,上次在浴缸里的时候,尧尧不是这样说的!】
      巫旭尧看到这句话,原本因为疼痛而泛白的脸色轰地一下变红了!
      他“啪”的一声拍在纸片上,恼羞成怒道:“闭嘴!”

  • 作者有话要说:  三更完毕!以后每天中午12点更新哟~
    为了方便区分,系统和尧尧脑内说话的时候,用『』,小纸片上幻化的字用【】,正常说话就是“ ”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