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初见学长 ...

  •   这世上几乎没有什么事情是偶然的,除了爱情。
      
      黑手党是个容易遭人记恨的职业,而作为掌控着横滨黑夜的港口黑手党Boss的千金,森茉莉偶尔也会遭遇一些绑架事件。
      因为平常出门森茉莉身边都有父亲安排的专人保护,别说可疑之人,陌生人都是无法接近她的,唯一的可乘之机只在她上学期间。
      然而帝光中学的安保条件很好,在校期间没出过什么事,那次的意外,发生在她国三修学旅行途中。
      
      那是他们毕业班的最后一次修学旅行,去程的车上一群学生们叽叽喳喳打发无聊时间,森茉莉戴着防噪耳机靠着充气颈枕睡得香甜,突然被一个急刹车颠得一头撞上前座。
      
      她朦朦胧胧摘下眼罩和耳机,同学恐惧的尖叫和刺眼的强光突然剥夺听觉和视觉,她刚缓过来便看到了面前伸来的枪口。
      
      “哪个是森茉莉?”戴着墨镜的黑衣人面无表情地用枪指着她,又指了指坐在她身边脸色煞白一动不敢动的黄濑凉太。
      
      森茉莉理了理头发:“大叔,你看这金发傻大个哪里像个女的啦?戴上墨镜就男女不分了,还好意思拿枪呢。”
      
      黑衣人:……
      黄濑凉太:……
      
      毕竟也算个混黑的,森茉莉不是第一次碰见这种场面,这种一开始就有目的性的行为很好控制,大概又是利用她来威胁老爸的,不会轻易要她的性命,这种时候只要假装满足对方的要求就行了。
      反正,林太郎会救她的,之前哪一次不是化险为夷呢?
      
      森茉莉答应“乖乖”跟对方下车,手伸进包里。
      
      “不许拿包,手机也交上来。”
      对方大概有十几人,对着一个看上去柔弱无助的可爱小女孩也是毫无怜香惜玉之心。
      
      森茉莉问:“我能留个太阳伞吗?外头太阳好大,怕晒黑。”
      
      黑衣人:……
      
      那次来绑架的组织没什么来头,智商也不太高的亚子,以至于森茉莉下车后,光用藏在伞里的用来护身的银色小手/枪就让好几人跪了一地。
      她从小老爸就让她练射击,准头是有的,和底层那些人体描边大师不一样。但要应付这么多成年男性还是有点吃力,这种时候也不适合用异能力。
      
      倒是这几枪直接把大巴给吓走,“蹭”地一下就开出老远。
      司机这油门踩得很及时,可以说一踩救回了一车人的性命。
      
      因为,那之后出现的东西,是森茉莉现实中第一次看见的“怪物”。
      
      它是凭空出现的,就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全身粘腻布满无数眼睛,比她以前看奥特曼打的小怪兽还要丑陋,还恶心!差点没让森茉莉当场呕吐。
      她很讨厌丑陋的东西,更讨厌看到人们以丑陋的样子死去。
      
      可是怪物就那么把那几个黑衣人的头给咬下来了,黏稠的血液哗啦啦喷涌而出,而那怪物还发出了餍足的呜咽。
      
      森茉莉见过人死亡的场景,但没见过这样惨不忍睹的。
      
      黑衣人们残缺的身体组织混在一地的鲜红血泊中,淌在少女面前,明艳灿烈的阳光筛下,构成一副残酷荒谬的画卷。
      
      怪物似乎还没吃饱,将目标锁定了坐在地上的少女,嬉笑着,似乎在说:轮到你了。
      
      森茉莉举起枪,对着怪物扣下扳机,但是怪物丝毫没有反应,被开出的小口子也很快愈合。
      她又来了一枪,又一枪……子弹都用完了,怪物反而更兴奋了,对着她的小短裙流口水。
      
      六发子弹,六个信号,林太郎会收到吗?
      会来救她吗?
      林太郎……能打赢这种怪物吗?
      
      她会…死吗?
      
      被保护得太好的黑手党大小姐第一次离死亡那样近,却忘了生死对于真正的黑手党而言同呼吸一般稀松平常。
      
      她想支起身子站起来,却没有着力点,连指尖都在轻轻颤抖。濒死之人拼命挤压出一丝求生本能,所有的感官都突破了峰值。即便是不看,耳朵却分辨出了更多的声响,仿佛从天边传来,又像是在耳边作响。
      
      “站起来。”
      
      低回的声线冲过空气离子震动,形成疏密相间的纵波,通过耳神经清晰传播到大脑,如同某种不可抗拒的神旨。
      比枪声更清晰,比她听过的任何一种声音都要震耳欲聋。
      
      她的双脚奇迹般地站了起来,余光便瞥见了那位银发少年从树荫处正往这边来。
      
      她这回清楚地看见了声音从少年的开合的口中道出。
      
      他说:“跑过来。”
      
      然后她便过去了。
      
      用一种义无反顾的势头,跑向他。
      
      什么样的力量,能够让一个人心甘情愿与另一个人成为操纵与被/操纵的绝对关系?
      
      少女不知道。
      只知道少年在她跑过去的瞬间,对着怪物说了声:“去死吧。”
      
      然后怪物便消失了。仿佛从未出现过。
      
      唯有夏日的强光灼伤着地面,草木散发着滚烫的辛辣气息,刺激得感官都在燃烧。
      
      …刚发生了什么?!
      
      这个小哥哥做了什么?他也是异能者吗?一开口就能操控万物的那种??
      连林太郎都没让她这样“听话”过!
      这个小哥哥居然几个字就让她言听计从,还直接把怪物给“说”死了。
      
      小哥哥大热天穿了件高领校服,伸手拉上领子拉链,遮住了颊边让人印象深刻的蛇目印记。似乎察觉到她的视线,偏头看过来的时候,银色的发被夏风吹得飞扬。
      
      宽松的校服笼着他清瘦的身段,阳光都落进他灰紫色的眼睛里。
      
      森茉莉发誓,她从小到大,就没见过这样干净的小哥哥。
      明明刚才对怪物说“去死”的时候透着连黑手党都直呼内行都冰冷杀意,却拥有这样干净乖巧的眼神。
      
      那一瞬间森茉莉觉得自己恋爱了。
      
      按照大小姐一贯的作风,她应该直接问他的姓名,交换联系方式,直接表达自己的情感,没有耐心玩猫抓耗子那一套。
      
      可是这次她不知为何退缩了。
      觉得用那种强势的方式,会有一种染指人家小哥哥的感觉……
      
      这么一犹豫,她便错过了机会。
      
      被老爸派来的保镖接回家后她傻了好久,林太郎也哄她好久。
      
      后来她效率神速地找人弄来了小哥哥的个人信息。
      
      狗卷棘,东京都立咒术高专在读一年生,咒言师末裔,能用言语诅咒,言出法随,这也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他能让她“听话”,能把咒灵说死。
      森茉莉也了解了一番关于咒术师、诅咒、咒灵的事情。
      
      “狗卷棘…”她在嘴里不断回味着这个名字,那一刻,她连他们二胎的名字都想好了。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名字啊啊啊!
      
      次日起床吃早餐,森茉莉在餐桌上郑重其事地告诉老爸:“我要当咒术师。”
      森鸥外:“嗯,再吃个烤香肠?奶茶还要吗?”
      爱丽丝:“烤香肠没有啦,把我的小龙虾给茉莉酱~”
      森茉莉:……
      
      她从小到大性子风风火火的,做什么事都只有三分钟热度,森鸥外早就习惯了,丝毫不以为意。
      
      森茉莉放下刀叉板着脸:“我是认真的!”
      
      森鸥外继续优雅吃早餐,倒是爱丽丝朝她扮了个鬼脸:“你哪次不是认真的啦?”
      
      森茉莉:“我这次就是认真的!”
      爱丽丝:“你去年学滑冰之前也是这么说的。”
      森茉莉:……
      爱丽丝:“国小六年级你还说要当港/黑干部,林太郎好心分配部下给你,结果你因为不想跟某位木乃伊当同事,还不是没几天就放弃啦?”
      森茉莉:……
      爱丽丝:“从小到大,你做哪一件事有超过半年啦?也就射击你能拿得出手了,还是被林太郎逼的。”
      森茉莉憋了半天:“……林太郎你讨厌!”
      
      森鸥外本人一句话没说,锅全背了。
      
      爱丽丝是林太郎的人型异能,四舍五入不就是林太郎在笑话她嘛!
      森茉莉一个人在房间里生闷气。
      
      林太郎很快来找她讲和了,问她为什么要当咒术师。
      
      为什么?当然是为了小哥哥啦!
      但是森茉莉当然没说实话,而是道:“上次碰到那个怪兽,我可不想再输给它,万一以后一不小心再也见不到林太郎了怎么办嘛!”
      
      女儿控的森鸥外被这句感动得老父亲心都化了。
      他牵过女儿的手:“是爸爸不好,爸爸以后会让更厉害的人保护你,再也不让上次的事情发生了,好不好?”
      
      森茉莉却摇头,一脸认真:“林太郎,你说过,比起被强大的人保护,不如自己成为强大的人,女儿长大了,想有一天也能保护林太郎。”
      
      森鸥外遭受一万点暴击,被感动得老泪纵横!
      不过,他以前说过这句话吗?
      
      “你要想当咒术师,要不等你成年之后咱们试试?现在多陪陪爸爸嘛~”
      
      林太郎撒起娇越来越让人起鸡皮疙瘩了,森茉莉努力压下想往上翻的眼珠,手往上拽住他的胳膊摇了摇,反客为主撒娇:“可是我现在就想当嘛~”
      
      “咒术师哪有那么好当啊?”
      
      “隔壁东京我听说不是就有个咒术高专嘛?我可以去那里学呀!”
      
      狗卷小哥哥现在读高一,如果她明年入学的话,就可以成为他的学妹了。
      怎么可能等到毕业成人呢?小哥哥那么单纯的男孩子,一进入社会还不得被扒得裤衩都不剩了啊!
      她得赶在所有人之前,先下手为强!
      
      森茉莉从小就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长大的,森鸥外一向对她有求必应,这次一开始也以为和之前一样不过三分钟热度坚持不了多久,于是说:“这样吧,我让中原君陪你做入学前的特训,如果你能坚持下来,我就让你进那个学校。”
      
      咒术师这个职业不比黑手党安全多少,森茉莉这种从小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必定是吃不来那个苦的。
      国小开始就不好好学习,国中三年更是浪过来的,化学公式没背下几首,对化妆品成分的了解倒是胜过化学老师。
      想要进高专,不谈学力,武力至少得过关吧。中原中也表面上是港/黑武力最高的,但实际心肠也最软,安排给她特训,肯定事倍功半。
      森鸥外算盘打得啪啪响。
      
      结果八个月下来,森茉莉在纯体术对决中首次赢了中原中也。
      森鸥外当然能看出中原中也除了没开污浊,几乎没有放水。
      不仅如此,这八个月森茉莉还恶补了国中三年落下的所有文化知识,在国三最后一次的考试中竟然和隔壁班的赤司征十郎并列年级第一。
      少女得意洋洋地拿着成绩单在他们眼前晃:“不是我不学,而是不想学,你们看,一学起来没有对手,就成了年级第一的寂寞。”
      森鸥外:……
      这次他又打得啪啪响,在脸上。
      
      森茉莉本就遗传了父亲聪明的头脑,学东西快,更别说这次是真情实感地去努力了。
      
      在她神清气爽地踏进高专大门的时候,想着从今天开始,她就可以光明正大地追她的狗卷学长了!
      然后很快就可以拥有甜甜的恋爱了!
      
      结果森鸥外在截胡她打给学长被挂断后,又打来了第二通电话。
      
      “茉莉酱……你居然挂爸爸电话!”
      “我刚刚认真想过了,你还是别去那个学校了,爸爸明天就给你办理退学。”
      
      森茉莉:???
      
      林太郎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 作者有话要说:  女主退学,全文完,谢谢大家!
    特别鸣谢小天使“大鱼是什么”和“温稽夏青”赞助的地雷!muamuamua~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