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给学长打call ...

  •   “喂……你们有看到刚刚那个女生吗?”
      
      去校长室的路上,胖达突然对禅院真希和狗卷棘说。
      
      “看到了,怎么了?”禅院真希问。
      
      “超可爱哇!!”胖达压着嗓子呐喊,熊猫脸上泛着可疑红晕,“俺第一次看见能把咱校服穿得那么好看的人!”
      
      “嗯,她做了不少改良吧。”禅院真希回想着刚才看到的画面,那少女活看上去活脱脱一洋娃娃,校领子还被加了层蕾丝边,裙子也改成了百褶式,硬是把他们学校沉闷的校服穿出一种高级感。
      “确实挺好看的小姑娘。”禅院真希评价。
      
      然后三人间便安静了。
      
      “棘?”禅院真希偏偏头,看向身旁,这种时候一般都会说声「鲑鱼」来附和的银发少年,此刻却没有任何表示。
      
      “你在听我们说话嘛?”胖达将胖胖的爪子伸到同伴面前晃了晃,又强调了一遍自己的观点,“你不觉得刚刚那个女生很可爱吗?”
      同意就算了,不同意至少也来句「鲣鱼干」好让他Battle啊!
      
      狗卷棘却似乎在神游,直到被同伴点名,才慢吞吞回神。
      “鲑鱼。”
      迟来的赞同从他口中低低道出。
      
      ……
      
      另一边,五条悟长臂一伸,抓住了少女拔腿就要追上去的后领:“你要去哪里?”
      
      森茉莉本想追上去的步伐被硬生生拽住,差点恼羞成怒,五条悟却适时地松手,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森茉莉有气没地方出,一边整理自己的衣领一边怒瞪他:“没要去哪。”
      而后,又有点心虚地给自己挽尊:“……只是想和前辈打个招呼。”
      
      五条悟笑呵呵道:“不用着急,以后有的是机会打招呼啦~先带你去宿舍参观吧。”
      
      森茉莉心里遗憾也没办法,只好点点头。
      
      一开始还是不要太热情比较好,万一没把握好尺度把学长吓跑了怎么办?
      要忍耐……慢工才能出细活。
      
      五条悟这也算是给她灌了个醒酒汤,没让她做出太放飞的事情。
      好不容易点头同意她入学,可不能给他反悔的机会。
      
      不过,虽说达成目的才是最重要的,但是路上森茉莉还是忍不住好奇道:“五条老师,您为什么又突然同意了?”
      
      “夜蛾校长的入学测试通过的话,我相信他的判断。”
      
      “那你为何一开始要拒绝我?”
      
      “嗯…因为不爽吧。”
      
      “这是什么随意的理由啊!”
      
      “那你为什么一开始不说实话呢?”五条悟反问。
      
      闻言,森茉莉看向别处:“我判断那不是达成目标的必要手段。”
      
      是的,她来高专并不是爱咒术,是爱学长。
      爱狗卷学长。
      什么想成为咒术师都是借口,她只是爱死了学长,想和他在一起。
      只不过有点意外,还以为自己这种目的不纯的理由一旦暴露会被直接拒绝,没想到五条悟完全不按套路出牌。
      
      “我们这些学生中啊,真正如你之前所言者其实寥寥无几——赌气的家伙,为了逃离乡下的家伙,被逼上架的家伙,寻求自我救赎的家伙……什么样的理由都有,你这根本不算什么~”
      “而且爱这种东西啊……”五条悟突然拉长音卖关子。
      
      森茉莉瞥他一眼:“想说‘爱是强大的力量’嘛?”
      
      五条悟高深莫测一笑:“不,爱可是最扭曲的诅咒哦。”
      
      “……”
      
      “不过对于咒术师也就是力量嘛!哈哈哈,我作为千百年一见的好老师,怎么能剥夺年轻人的青春呢?”
      他露出一口白牙,笑着拍拍她的肩,“在这个术师供不应求的时代,你自己非要踏入地狱,我也不好意思阻止你呀!”
      反正看这个千金小姐能坚持多久吧:)
      
      五条悟把她领到寝室楼下,看到那儿停着的一辆大卡车。
      
      和跟在少女身后的保镖衣着同款黑西装的男人朝她毕恭毕敬鞠躬:“大小姐。”
      
      五条悟问:“这是?”
      
      森茉莉说:“哦,他们都是帮忙搬行李的,我的东西有点多,一个人带不了。”
      
      五条悟:……
      整整一卡车的行李?这叫《有点多》?
      还有,居然这么快就提前做好搬宿舍的准备了?
      
      森茉莉走过去跟黑西装交代:“把这些东西先都搬进去就走吧,让门口等着的第二辆车可以开进来了,第三辆车还得等等。这学校也太小了…车还得分批进……”
      
      最后的吐槽被刻意压低,但还是被五条悟听到了。
      
      五条悟:“……”
      果然还是低估了这个大小姐了呢!
      
      “这就是学生宿舍吗?第一次见,还挺大的。”森茉莉看着面前的和式建筑,“虽然不比我家别墅有三层,但是我更喜欢这种不需要上下楼的宽敞住宅呢。”
      
      五条悟安静听了一会儿,然后说:“森同学,这不是只给你一个人住的哦。”
      
      “?”
      
      “这是集体宿舍,全校的学生都住在这里呢。”
      
      “……”
      
      森茉莉懵了三秒,脑子里轰然炸裂!
      集体宿舍?集体?那是什么意思?全校的学生都——
      
      “哈哈哈民间宿舍就是这样的哦,毕竟咱们也不是什么一年百万的贵族学校呢~”五条悟似乎看出了这个大小姐正在崩塌的世界观,好心提醒,“如果接受不了的话,现在反悔还……”
      
      “我住下了!”森茉莉前一秒的震惊很快被某种喜悦取代。
      
      全校的学生都住在这说明什么?
      
      说明狗卷学长也住这啊啊啊!!
      
      和学长在同一个屋檐下洗澡、睡觉,吃饭、干好多好多事情……
      光是想想,就激动不已。
      
      五条悟打了个电话:“喂?这里有个新同学……嗯……拜托你了。”
      挂了电话,他看了看正将一箱箱行李搬进大门的保镖们,那其中包括两副一个人那么大的油画框、折叠式琉璃屏风、一台玻璃鱼缸,以及一张沙发。
      
      “我先走了。”五条悟说,“找了我的助手来带你,你慢慢搬吧。”
      反正也放不下。
      
      森茉莉刚好也不喜欢跟他说话,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五条悟前脚刚走,伊地知后脚就来了,他是高专的辅助监督,算不上咒术师,一个普普通通的社畜,走路还有点驼背,说话温温吞吞的,五条悟把伺候大小姐的摊子踢给他,也不敢有任何怨言。
      
      “啊!这个地板…刚刚是在叫吗?”森茉莉不可置信地看着脚下的地板。
      
      “大小姐!您的脚没事吧?”身边的保镖立刻蹲下去检查她的鞋子。
      
      “我没事…”森茉莉稳住了表情。
      ……不,绝对不可能是因为她体重增加了,她的身材管理一直都十分严格,加上大半年来和中原中也的体术特训让她的体脂率更是下降到了15%,绝对不可能是她胖了!
      
      “森小姐,这房子也有些年头了,地板年久失修,会发出声音很正常……”伊地知在后边温温道。
      
      森茉莉:“……”行吧。
      
      她只好尽量放轻步伐继续走在这画风“淳朴”的宿舍走廊上,这种踩上去还会嘎吱嘎吱响的木质地板就算了,居然连每个房间的门都是木头粗制滥造的。
      她紧张地只用一根手指轻轻一推,入眼的房间布景让她的脑海里更是被两个大字占据——
      
      【简陋】
      
      一张基本翻不了身的床,一张放不下化妆品的桌子,一张看起来就硬得屁股痛的椅子,没有任何装饰的墙壁,地板上连地毯都没有!
      
      森茉莉发出灵魂一问:“这是我的房间,还是我的衣柜?”
      她家衣柜大概就这么大。
      
      “是你的房间。”伊地知打破了她的幻想。
      
      “……”
      
      几个搬东西的保镖挤在房间里为难,没想到面积这么小,一个沙发放下去就占了半个空间,再要放鱼缸和屏风,人就得钻着走了。
      
      “大小姐,这些东西您看怎么摆?”保镖为难问她。
      
      “只能全部翻修了。”森茉莉下意识就道,“我不能就这样住在这种地方,会生病的……”
      
      伊地知在旁边汗颜:“森小姐,高专的寝室学生是不能乱动的…”
      
      森茉莉瞪过去,吓得伊地知一抖,她的目光却随即落到他手上的一大串钥匙上。
      
      “伊地知先生,您手上的钥匙是?”
      
      伊地知说:“这是从宿管那拿的备用钥匙,等你正式登记入住后,就可以领取自己的钥匙了。”
      
      森茉莉又问:“这些备用钥匙,是整个宿舍的钥匙吗?”
      
      伊地知:“是的。”
      
      森茉莉迷之沉默了一小会儿,慢声细语道:“我能去看看二年级的宿舍吗?”
      
      伊地知莫名有不好的预感:“……你要干什么?”
      
      森茉莉食指卷着胸前一撮头发,眸光低垂,语气有点含蓄:“想学习一下学长们是怎么布置房间的,好有个参考……”
      
      ——想知道狗卷学长的房间长什么样。
      
      如果学长也是在这样的环境生活的,那么她也要努力去适应!
      学长是什么样,她就喜欢什么样。
      
      瞅着这位难伺候的千金小姐突然变得娇羞(?)的模样,一滴冷汗划过伊地知的额头:“森同学,你就别为难我了…没有上层允许,这种事情我决定不了的啊…”
      
      “……”
      
      森茉莉看他这么难做的样子,虽然遗憾,却也没为难他,“那好吧。”
      
      反正来日方长,总会见到的。
      
      ……不,总有一天,他们会住进一间屋子的。
      
      ·
      
      保镖们在寝室收拾了一下午,森茉莉趁这段时间火速办好了入住登记,又把整个高专逛了一遍,这里门面上是个宗教学校,因为坐落东京郊外的深山,所以格外绿荫葱翠,放眼望去全是绿色,石子路上布满苔藓,空气清新。在校生很少,再加上周末就更是安静,整条路只回荡着她的哒哒脚步声。
      
      找了一圈学校,除了几个勤务工,没见到什么人,当然也没有见到狗卷学长……
      难道刚刚回来就又出门了吗?
      
      从刚刚被她打发走的伊地知口中得知,高专的文化课很少,除了定期的校园活动,学生基本在外头执行任务的时间比在学校的时间还要多,有时候甚至会长时间外出,或者赶不回来过夜的情况也比比皆是。
      
      ……这不就跟港口Mafia一样嘛!尤其那几个干部,也是三天两头出差的==
      
      寂寞。
      
      森茉莉轻咬着下唇,忽然放慢了脚步,拿出手机解锁屏幕,看到Line显示有99+新消息。
      她随手点进去,果不其然大部分都是来自老爸。
      
      四六分林太郎:茉莉酱入学的事情办得怎么样呀?[星星眼]
      四六分林太郎:今天爱丽丝酱又不理我了QAQ,说不喜欢我把你送到东京去…[委屈点手]
      
      隔了十几分钟。
      
      四六分林太郎:[打滚.gif]
      四六分林太郎:茉莉酱入学办这么久嘛?早知道就应该让爸爸陪你去!
      四六分林太郎:那里的老师没有为难你吧?[菜刀]
      四六分林太郎:宿舍条件怎么样呀?发几张照片给爸爸看看?
      
      隔了一小时,又是几段语音。
      
      森茉莉懒得听,直接退出去,点开下面中原中也的几条留言。
      
      中也劳斯:你宿舍搬好了没?
      中也劳斯:Boss让我去东京看看你的情况……
      
      森茉莉看到这条消息是五分钟前发的,于是立刻点进输入框开始打字:
      
      爱狗的茉莉卷:别来!千万别来!我好得很!
      爱狗的茉莉卷:我刚搬完,给你看看照片自行体会吧。[托腮]
      
      她发了简陋的宿舍照片给他,然后手一顿,转而去网上随便找了张豪华贵族学生寝室的照片发给了老爸。
      
      中原中也很快就先回复了。
      
      中也劳斯:emmm这房间你住得下去?
      中也劳斯:没别的意思啊!就怕你住不惯==
      
      森茉莉作为港口黑手党首领的千金,在老家可是住在“城堡”里的,这是众所周知的事,中原中也这样说也情有可原。
      
      爱狗的茉莉卷:没事,仙女偶尔也要下凡的
      
      中也劳斯:……
      中也劳斯:下凡辛苦了……
      
      森茉莉没继续聊,退了出去,心想为了学长,区区这点牺牲算得了什么呢?
      
      她的手指不自觉地点进了手机通讯录。
      然后又点进了其中一位置顶联系人:狗卷棘。
      
      这号码当初是她托人弄到的,这种事情对于黑手党来说不过分分钟的功夫。
      
      但就是这样一个不费吹灰之力弄到的东西,她却一次都没有拨出去过。
      如同压在城堡秘密基地里的、谨慎触摸的宝盒。
      
      曾经不敢随便打是因为怕骚扰人家,毕竟那次的一面之缘,不足以他心里留下什么深刻印象。
      
      但现在不太一样了。
      
      她现在来到了他学习的地方,生活的地方,她让原本两条不相交的平行线,有了交集。
      
      她有了底气可以打给他,告诉他我是你的学妹,上次你救过我一命,我现在也来高专了,想跟你当面说声谢谢,请多指教。
      
      他会怎么回呢?
      
      脑海里闪过了某种疯狂的念头,少女的手指忐忑地按下了通话键……
      
      嘟……嘟……
      
      在通讯连接的长音中,少女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然后,长音消失。
      
      耳边突然陷入了寂静。
      
      少女一时没反应过来这是被接通还是被挂掉了。
      
      唯有蝉鸣声依旧响彻天地,却分不清来自现实、还是来自听筒那头……亦或是来自内心。
      
      森茉莉猛眨眨眼,回过神,拿开手机看向通话页面。
      
      通话时间00:04、00:05……
      
      ……是接通的!
      
      电话那头是狗卷学长!!!
      
      少女的手一颤,几乎就要拿不稳手机。
      
      她吞吞口水刚想放回耳边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嘀”地一声,一个插播电话打了进来。
      
      森茉莉一看来电显示林太郎,下意识就要摁掉,老爸怎么在这种时候突然打过来啊啊!
      
      然而操作过急,一个不小心——
      
      两边都给挂掉了。
      
      森茉莉:……
      
      森!林!太!郎!

  • 作者有话要说:  狗卷:……诈骗电话?【困惑.jpg
    森屑:计划通
    ps女主暂时不知道狗卷不能随便说话
    好久没写乙女纯爱风了,试图找回丢失已久的少女心==
    手动艾特感谢小天使“温稽夏青”的地雷,“幽冥兰”、“半个月湾”的营养液!mua一个~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