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有人找我 ...

  •   苏梅顺手捡起毛巾,放到洗衣机里,又到三个房间转了一圈,叠被子,收拾扔在地板上脏衣服,袜子,顺手把屋子整理干净,除了女儿,每个人都乱糟糟的,看得她心烦意乱。
      
      收拾完厨房,苏梅擦了擦手,餐桌上的欢声笑语,在她踏出厨房的一瞬间,停止了。
      
      方行简站起身,“妈,我今天值班,先走了。”
      
      “奶奶,我去楼上的凌自知家。”方进是她的儿子,长得却很像她婆婆。
      
      同样的小眼睛,肉鼻头,说起话来慢条斯理,从小就被捧在手心里,是全家的重中之重。
      
      为了方进,婆婆生生请了三年假,当年苏梅幼稚,以为是为了照顾她,谁想到婆婆是看不起她,怕她把孩子带“坏”。
      
      婆婆早早主张给儿子断了奶,花大价钱从国外买回奶粉,绝不让苏梅插手,一直到他上幼儿园,婆婆才又回去上班。
      
      虽然说母子连心,但方进就是跟她不亲,苏梅家他从不跟她打招呼,一家人出去,他总是跟在方行简身边。
      
      苏梅知道,在婆婆的灌输下,儿子从心里看不起她。
      
      同学的妈妈不是老师就是公务员,那才是儿子心目中妈妈的职业,不是个在餐厅里忙得灰头土脸,满身油烟的厨工。
      
      小孩子就是没经过驯化的小野兽,同学之间的比较,直白又残忍,你家的车是不是豪车?你爸妈是什么职业?你的笔和鞋多少钱?如果孩子穷,胆子小,一定会被欺负的死去活来。
      
      “妈妈,你赶紧吃饭吧。”方旻见她愣在门口,连忙把苏梅拉到桌前,从盘子里夹了一个包子给她,“这是我特意给你留的。”
      
      苏梅捏捏女儿的脸,“宝宝,谢谢你,今天你有什么安排?”
      
      “什么安排你都不知道,怎么当妈的!”婆婆冷哼一声,“方旻,准备去上舞蹈课,和你妈一样,吃饭比谁都慢,一天到晚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
      女儿紧抿嘴唇,笑容瞬间消失,噤声回到房间,背着书包跟公公出门。
      
      望着桌子上一片狼藉,苏梅实在没胃口,只喝了两口粥,吃完包子便放下筷子。
      
      “赶紧收拾,每次最后都是你,也不注意一下身材,真是枉为女人,乱糟糟的,看着我心头堵得慌。”婆婆皱着眉头,一脸嫌弃,似乎桌上的残羹剩饭都是苏梅吃得。
      
      婆婆的挑剔,早已激不起她心中的涟漪,苏梅把脏盘子脏碗拿到厨房,一个个清洗干净放回原位。
      
      本来今天苏梅可以休息,但她一秒钟也不想呆在这个家里,听婆婆阴阳怪气地指挥。
      
      如果苏梅呆在家里,婆婆绝不会让她清闲一会,就算地上一根头发都看不到,也要让她重新擦三遍,直到满意为止。
      
      “我今天上班。”苏梅进了房间,准备换衣服。
      
      “苏梅,我想跟你谈谈。”婆婆的语气中竟然带着几分和缓。
      
      苏梅心里咯噔一响,这绝不是什么好征兆。
      
      “先给我泡杯菊花养生茶,冰糖只要一颗,放五颗枸杞。”
      
      苏梅把茶放到她面前,“妈,什么事?”
      
      “你和小简结婚十年了,十年在每个人的人生中都是很长的一段时间,有得到,有失去,虽然你家风不正,学历不高,工作不稳定,可小简一直对你一心一意,从没嫌弃过你。”
      
      苏梅面无表情,心里还是一阵阵的抽痛,她对这个家的付出,根本没有人在乎。
      
      当年婆婆急性阑尾炎生病,痛得满地打滚,是她衣不解带照顾了她半个月,忍着对她的挑剔,希望能通过付出,改变方家对她的看法,可最后,婆婆只觉得她贱,病好了后,更加变本加厉的挑剔。
      
      “但不同的阶段,人有不同的追求,夫妻也是缘分,我和小简谈了谈,他想法很坚定,一定要跟你离婚。”江玉平喝了口茶,不疾不徐地说。
      
      “我不离。”
      
      “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你说吧,想要什么?毕竟你是孩子的母亲,我们不会太为难你的。”
      
      “我不离。”她抬起头,“父母离异,以后孩子受歧视。”
      
      婆婆像没听见苏梅的话。
      
      “小简说了,给你二十万,就算补偿你了,按你的收入情况,一年也就赚个两三万,这钱也够多了。我们家对你不薄,你好自为之吧。”
      
      “我爱方行简,绝不会离开他。”这句话说得苏梅阵反胃,不过很快就平息下来,可能最近她说了太多假话,已经习惯了吧。
      
      “是,我理解你,小简那么优秀,谁能不喜欢有这样的丈夫,可说实话,你配不上他,上次我的老同事来串门,看到你以为是家里的保姆,闹了个大红脸,他需要找个更优秀的女孩,至少带出去不丢脸。”
      
      苏梅腾地站起身,“妈,你别说了,婚姻是我们两个人的事,要是他非想离婚,让他自己跟我谈,我先去上班了。”
      
      “果然没家教,一点也不懂得尊重人。”见她油盐不进,婆婆一下变了腔调,“我告诉你,苏梅,这个家没人喜欢你,就连你的儿女都看不起你,你最好乖乖听话,好聚好散。”
      
      苏梅在门口站定脚步,深吸一口气,“妈,她又不是您的学生,难道您还打算请家长吗?”
      
      寒风四起,刮得落叶漫天飞舞,路上的行人少得可怜,剩下的几个也是缩着身子,小步快跑,希望赶紧回到温暖的房间里。
      
      苏梅最近爱上了冬天的温度,寒意刺骨,四处漏风,就如同现在的婚姻一般。
      
      给彭老板打了个电话,听说她要上班,老板高兴得不得了。
      
      说是刚才有学生打电话定位聚会,足足有四五十人,大厨还没谈好,正发愁呢。
      
      本来想给苏梅电话,又怕她正在处理家事。
      
      去处有了着落心情松快不少,她骑上电动一溜烟地到了餐厅。
      
      彭老板先把苏梅叫到一边,压低声音上下打量,“怎么样?今天有没有什么新进展?”
      
      瞅着她那看着急看连续剧的模样,苏梅心里百味杂陈,但还是说:“今天婆婆让我离婚。”
      
      “我就猜到了。”彭老板用力拍了下苏梅的肩膀:“她我就猜你婆婆才是幕后黑手,那你怎么说?”
      
      “自然是不同意。”我换上工作服,“老板,听八卦要是算工资的话,我细细讲给你听。”
      
      “你赶紧忙去吧,有进展告诉我啊。”彭老板马上换了语气,“今天同时来四五十人,做好准备。”
      
      你看,你的痛苦只是别人的生活点缀。
      
      痛苦?谁在乎?
      
      你越痛苦,越撕心裂肺,他们听的就越起劲,越开心。
      
      这就是人性。
      
      学生们来了,老板又不满意了,他们什么便宜点什么,总共才花了一千块钱。
      
      嬉笑打闹,眉飞色舞,吵得边上的客人连连皱眉,后来的好几桌客人,都因为太嘈杂而离开。
      他们还要了无数杯的冰块,弄得桌面地面一团糟,到处都是餐巾纸和吸管。等学生离开,已经过了饭点,没有客人了。
      
      一个中午,四个厨房员工,三个服务员,还有两个小时工,外加老板自己,几乎都闲着没事做,流水还不到平时的一半,彭老板脸色黑暗,不停地找茬,骂来骂去。
      
      反正也没事,苏梅也不想听她咆哮,干脆到天台上透风。
      
      风大,能见度不错,天空碧蓝,一栋栋摩天大楼屹立前方,那里是城市精英的聚集地。
      
      在苏梅的想象中,那里的人动辄就会几国语言,人人都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他们的生活,一定精彩又丰富,是她今生都难以企及的高度。
      
      手机响了,一个陌生号码,估计是骚扰电话,通常苏梅都不接的。
      
      今天有点闷,想跟人聊几句,苏梅按下接听键,对面沉默了好一阵,几乎马上要挂断的时候,对方才开口。
      
      “请问是苏梅吗?”
      
      “我是,你哪位?”
      
      “我想跟你谈谈。”
      
      挂了电话,苏梅的唇边漾出一丝苦笑,无论你怎么躲避,该发生的始终会发生,不是吗?
      
      苏梅的脑中思绪纷杂,根本无心上班,反正今天生意不好,估计用不到她,不如早点下班。
      
      彭老板的脸就像厨房里的抹布,皱巴巴地拧在一起,情绪极差,坐在吧台后,低头玩着手机。
      听说苏梅要请假,她头也没抬哼了一声,“反正生意不好,晚上你也不用来了。”
      
      走出餐厅,苏梅才觉得饥肠辘辘,本来想吃碗面糊弄过去,可下午还有场硬仗打,得吃点好的。
      走到旁边的东北菜馆,点了盘排骨和一份丸子汤,排骨炖得不错,软烂入味,就是香料下得有点重,吃起来老有一种喝中药的感觉。
      
      丸子汤全是淀粉和肥肉,香是香,一点营养也没有。
      
      一到外面吃饭,苏梅就爱瞎捉摸,别人是怎么做菜的,放了什么调料。
      
      剩下一点点业余时间,也都用在看做菜的视频上了。
      
      唯有这个时刻,苏梅才觉得生命是属于自己的。
      
      方行简来了两个电话,她静静地看着号码不停闪动,直到屏幕变黑。
      
      结婚十年,苏梅打过太多次电话没有回应,现在已心如止水,根本不想再跟他多说一句话。
      
      苏梅慢悠悠吃完饭,胃里有了食物就是不一样,浑身热腾腾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和那人约得是下午两点,就在离购物中心不远的一个咖啡馆里,还有时间,要不要去剪个头发?
      理发店门口放着一面大镜子,苏梅看了看里面的女人,脸色蜡黄,双眼无神,眼袋浮肿,嘴角挂着两坨肉,浑身上下弥漫着一股颓气,像是飘荡在天地间的孤魂野鬼。
      
      苏梅摇头自嘲一笑,就这个样子,光凭剪个头就像改变形象,那纯粹是做梦,还是就这么去吧,别弄那些没用的了。
      
      “你在哪?我去接你。”方行简的短信吓了她一跳。
      
      今天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他竟然关心她在哪,事情反常,肯定没好事。
      
      骑电动车到了咖啡店,三三两两的客人坐在靠窗的位置上,苏梅观察了一下,没有单身女人。
      也是,约得是两点,现在才一点,时间还早。
      
      进门的时候服务员犹疑地盯着苏梅了好久,把她引到角落中的位置,“我们这里的咖啡不便宜,最少一杯二十八。”
      
      苏梅明白服务员的意思,怕她是个穷鬼,小姑娘果然慧眼如炬,一下看穿了她口袋空空。
      她抬起头,“二十八块钱我还是有的。”
      
      “我就是提醒您一下,怕结账的时候您嫌贵。”漂亮的小姑娘牙尖嘴利,看不起人。
      
      苏梅微微一笑,别着急,时光不曾饶过谁,生活的铁锤会砸得你面目全非。
      
      点了一壶水果茶,苏梅愣愣地发着呆,阳光透过玻璃窗,洒落一地斑驳,细小的灰尘在空气中跳动。
      
      旁边桌的青年男女一脸甜蜜,不时发出咕咕地笑声。
      
      人家说有其母必有其女,苏梅一直想避免成为母亲那样的人。
      
      按照现在的生活来看,她彻底失败了,正重复走在母亲的老路上。
      
      母亲家境殷实,又是小女儿,自然备受宠爱,父亲长得一表人才,家境贫寒,两人也算登对。
      
      结婚后,母亲为父亲的前途付出所有心血,养家带孩子,从不让父亲动手。
      
      结果呢,结婚十五年,父亲发达了,在外面找了小三生了个儿子。
      
      母亲怒极攻心,不到三个月就心脏病发去世。
      
      不是母亲找借口,原来她学习成绩还不错,但这一场家庭病故直接让她没了半条命。
      
      记得那个时候,母亲躺在床上,脑子里总有十万个为什么,也根本找不到答案,学习成绩一落千丈。
      
      “请问是苏梅女士吗?我是严翘。”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