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日子难熬 ...

  •   虽然方形简一个月只赚六千块,但语气就像赚了六万,还全都上交给她一般。
      
      光买书他就要花至少三千,再除去喝茶聊天和书友聚会,根本剩不下什么。
      
      给家用就像挤牙膏似的,一百二百的给她,还嫌苏梅花得快,就连她买一支擦手油,他都要提醒她要勤俭节约。
      
      这种伸手的日子,她足足过了六年,几次她在楼顶徘徊,又想起两个孩子,不知道怎么就忍了下来。
      
      婆婆虽然对她不好,对两个孩子倒是十分大方,他们老两口退休工资小两万,公公又被单位返聘,孩子的学费伙食费辅导班费,全是公婆负责。
      
      偶尔也会给苏梅点钱买菜,不过用婆婆的钱着实令人屈辱。
      
      方行简管她要钱,她从来不问去向,但苏梅要是拿一百块钱去买菜,就要列出详细支出,还要说买贵了,不会过日子。
      
      似乎为难她,是他们母子人生中的一大乐趣。
      
      孩子上小学后,苏梅实在受不了这种日子,和他们大吵一架。
      
      婆婆说她不上班没人给她钱花,苏梅给她算了一笔账,列出了所有开销。
      
      结果她轻飘飘地说:“你有手有脚,为什么不自己去赚钱呢?孩子是我们方家的,你又不是。”
      
      苏梅一气之下直接出门,晕头转向不知道应当去哪,突然想起附近有个购物中心,干脆走了过去。
      
      刚好看到咖喱屋的招工启事,进去问了下,老板问了两句,让苏梅第二天去试工。
      
      第一个月,苏梅才拿了一千八百,别说少,钱到手的时候,她痛哭了一场。
      
      苏梅先给孩子买了点喜欢的文具,婆婆总要求他们艰苦朴素,什么便宜用什么,但孩子就喜欢那些漂亮的小东西。
      
      又带着他们吃了两顿大餐,给自己买了一件几十块的外衣,钱就花得一毛也不剩了。
      
      不得不说,有钱赚的感觉真好。
      
      自从知道苏梅赚了钱,方行简更是找到了借口,万事一分不掏。
      
      周末家庭聚餐的时候,有婆婆就是她掏钱。
      
      如果是他们四个,他就坐在座位上玩手机,连眼皮都不抬,苏梅又不能当着孩子吵架,气得她回家追问,为什么不结账?
      
      方行简摊摊手,“你不是赚钱了吗?风水轮流转,你不赚钱我负责你的开销,你赚钱了,自然应当承担家庭责任。”
      
      从那以后,苏梅一件东西都没给他买过,钱扔到乞丐碗里,对方还能说一声谢谢,他不配。
      
      一想起这些狗屁倒灶不能跟外人说得事,苏梅就像沉在水底被海草缠住的人,根本喘不上气来。
      
      年轻时候犯下的错误,到底要偿还多久才会结束?苏梅一阵绝望。
      
      “今天来得有点晚?”老板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这条路苏梅走了太多次,就算蒙上眼睛也不会走错。
      
      没想到想事太入神,已经走到了店里。
      
      刚才在家耽误了点时间,墙上的挂钟告诉她,已经四点半了,其实苏梅上班时间是五点,但她最开始怕失去工作,四点就到,老板已经成了习惯。
      
      “我老公要跟她离婚。”苏梅不相信有人听了这句话,还会说出责怪的话。
      
      彭老板身体十分丰满,一般人如果胖了就会难看,她却是那种好看的胖人,皮肤雪白,胶原蛋白满满,眼睛大又灵动,特别擅长和客人搞好关系,可惜脾气暴躁又抠门,员工总是干不长就跑了。
      
      “怎么会这样?”她放下手中的菜单,把苏梅拉到门外,双眼发光,“他出轨了?”
      
      “不清楚。”苏梅了口气,“不说了,今天是周五,晚上客人多,厨房还有一堆事没做。”
      
      “那好吧,去忙吧,今天恐怕会有点累,”她投来怜悯的目光,但也仅仅于此了,她才不会好心让苏梅休息。
      
      据说大厨跟她闹矛盾,要求涨工资,两人谈崩了。
      
      他今天干脆没来,带着小弟罢工,前两天也鼓动苏梅辞职,她没说话,假装没听懂。
      
      今天厨房就剩苏梅和两个新来的杂工,还有三个凑数的小时工。
      
      如果苏梅不干,一大半的菜都做不了,但她总记着彭老板收留她的恩情。
      
      努力工作是苏梅最后的稻草。
      
      苏梅喜爱厨房的拥挤,紧迫,点菜单排成一条线,干脆利落地分配任务,菜一道道地端出厨房。
      
      加班时的精疲力尽,回家路上的头脑空空,到家后换上拖鞋的轻松感。
      
      只剩一点点力气,倒在床上昏睡过去,多么简单的生活。
      
      如果没有这份工作,帮助抵御婚姻中的一切,苏梅早就精神失常了。
      
      切配菜,准备章鱼芥末沙拉,拍打鸡排,做土豆泥,一波接着一波的客人像潮水般涌入,一道道菜端出厨房。
      
      苏梅连抬头的时间都没有,一直在厨房里喊来喊去,催着厨房的员工,逼着他们加快速度。
      
      有几次,她几乎以为她撑不下去了,但不知怎的又缓了过来。
      
      客人变少,厨房轻松下来的时候,已经接近晚上十点。
      
      把剩下的活交待给小弟和小时工,苏梅揉了揉腰,总算熬过去了。
      
      拿出手机,没有未接来电,只有女儿发了条信息,“妈妈,我想你了。”
      
      热腾腾的厨房蒸得苏梅头晕脑胀,她必须呼吸两口新鲜空气
      
      一阵阵冷风劈头盖脸地吹了过来,苏梅打了个寒颤,空气清新冷冽,上班的时候还是乌云满天,现在天上已经有了几颗疏星,万家灯火尽收眼底,每一扇窗里都上演着悲欢离合。
      
      苏梅长长叹了口气,和方行简的结局,真得是命中注定吗?
      
      “刚刚去厨房找你,看你不在,猜到你就在这里。”彭老板回身点上一支烟,递到她面前,“抽一口?”
      
      “不了。”苏梅摇摇头,“他家人的鼻子比狗还灵。”
      
      “决定离了?”
      
      “还没想好。”
      
      “我劝你别抱幻想,男人要说离婚,就真是想离了。”她深深吸了一口烟吐到半空中,“抓紧做好准备。”
      
      苏梅不说话,捂着胳膊哆嗦两下,“我先回去了,今天有点累。”
      
      “今天营业额过万,还没有人投诉,你是最大的功臣。”彭老板递给她几张钱,“给你的奖金,以后好好干。”
      
      苏梅毫不犹豫接过钱,换上了一幅笑脸,“老板你放心,我绝不会让家里的事影响到工作。”
      
      “如果你离婚了,我就让你管厨房。”彭老板深深吸了一口烟,挥挥手,“赶紧回家吧,好好休息。”
      
      骑着电动车到了楼下,她呆呆站了五分钟,才鼓起勇气上楼。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回家就像上刑场,每次的心情都是视死如归。
      
      她的心悬在嗓子口,等着那场扑面而来的暴风雨。
      
      没想到他们都睡了,简直是意外之喜,她在黑暗中大大松了口气。
      
      虽然油光满面,浑身都是厨房的气味,但苏梅不敢去洗澡。婆婆晚上睡觉极轻,要是把她吵醒,今天晚上肯定要大闹一场。
      
      在厨房一分钟也没休息,苏梅腰酸腿疼头脑发木,没有力气多说一句话,往书房的地铺上一倒,头刚一沾枕头,就睡了过去。
      
      五点闹钟响得时候,苏梅几乎觉得一秒前才睡着,但身上臭烘烘的,实在难受,她强逼着自己起床,洗了个痛快澡。
      
      早餐,婆婆喜欢喝八宝养生粥,方行简喜欢吃青菜蘑菇鸡蛋面,孩子们喜欢吃牛奶三明治煎蛋,公公最简单,吃什么都没意见。
      
      鸡蛋在平底煎锅里滋滋作响,碎花墙砖的厨房光洁如新,锅碗瓢盆井井有条,左手边是调料架,右手边放着刚洗好的鸡毛菜,厨房让她安心,这是苏梅的王国,他们都是她的士兵,听她号令前行。
      
      公公婆婆虽然工作厉害,但家务实在是一窍不通,在苏梅跟方行简结婚之前,厨房基本是摆设。
      
      方行简基本是靠泡面和爷爷奶奶喂大的,苏梅当年爱他爱得死去活来,甘愿奉献,还没结婚就承包了所有家务,让他们过上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
      
      十年过去,他们便觉得一切都是理所应当,似乎饭不是苏梅做的,衣服不是她洗的,地不是她擦的,万事万物,自然会呈现出他们想要的样子,苏梅变成了一个隐身人,活在别人的需求里。
      
      门一响,晨练的婆婆进了门,只要不生病,除了冬天的两个月,保证每天四点半出门,锻炼两个小时才回家。
      
      人类进化这么多代,就是为了过上起得比鸡早的生活吗?
      
      苏梅十分疑惑。
      
      如果她有自己住一天,一定睡到中午十二点,点个外卖,刷短视频,一天也不下床。
      
      苏梅把菜摆在桌上,公公眼睛盯着电视,微微点头,婆婆扫了眼桌子,不知为何哼了一声,苏梅也不想猜,婆婆总有不满意的地方。
      
      方行简擦着头发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自然而然坐下,顺手把毛巾往沙发上一放,盯着桌上的青菜面,皱眉道:“我说过不喜欢黑色的葱花,怎么又炒过了?”
      
      “儿子,赶紧把头发吹干,小心着凉。”婆婆泛出慈母笑,端过面碗,把葱花一粒粒地挑了出来。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