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有阴谋 ...

  •   没两天赵德一脸兴冲冲的端着咖啡进了宋凉办公室,他外甥的事顾总终于松口了,也没提出让他离职赎罪之类的要求。

      这两天煎熬过去,宋凉真成了他的宋姐,整天宋姐长宋姐短,每天一杯咖啡还泡的死难喝,宋凉烦不胜烦,索性借着他汇报工作的时候提出去剧组逛逛。

      是目前比较火爆的IP改编成的网剧,小说人气挺高,宋凉下车前还看到有粉丝举着拒绝魔改的牌子。

      剧组正在拍摄阶段,现场一片忙碌,之前负责联系的工作人员也不见身影,宋凉示意赵德独自去联系剧组,她则挑了个好位置,观摩别人演戏。

      瞧瞧,这才是恶毒女配的样子,手指甲都快戳进女主眼睛里了。那个女配扮绿茶的样子,未免太过浮于表面。

      她看的津津有味,迟来的赵德特意给她寻了一把椅子和遮阳伞。

      导演一声令下,群演一拥而上,一场刺杀陡然出现,男主一边保护女主,一边动作利落的刺穿黑衣人身体,有些镜头要拆分开来,现场看着就有些怪异。

      不过很快有一个人引起了宋凉的注意,作为第一个死在男主手里的蒙面刺客,他一身无力的躺在地上,双眼紧闭。

      正是日头最高的时光,刺杀戏拍了两个半小时,他便暴晒了两个半小时。

      倒也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受苦,只是他的苦在男主和女主享受着七八个助理围绕的对比下显得格外凄凉。

      尤其面罩外的眉眼,宋凉总觉得自己在哪见过。

      男主在血泊中接住为他挡剑的女主,二人互诉衷肠。

      几个小时的拍摄在导演一声“咔”下宣告结束。

      宋凉看着那人爬起身,身子摇晃着找个树荫浓密的角落坐下,隔了好一会才揭下面罩。

      白皙的脸已经被高温晒的通红,和脖子上的肤色产生巨大差异,他舔舔唇,漂亮的唇珠泛着水光。

      宋凉拿着小风扇,拨通赵德电话,报了自己的位置,“顺便给我带点东西。”

      不到半个小时,赵德再次见到宋凉险些挤出两滴眼泪,这么热的天,他想在办公室吹空调,偏这位大爷要出来探班。

      “行了,你先回去吧,我在这边有个朋友。”

      赵德不再多问,影视城这边不好打车,他把车钥匙留下,匆匆离开,公司那边还有个会得参加。

      只是留了个心眼,他叮嘱剧组的工作人员一定要确保宋凉的安全。

      这边江白刚去卸了妆,重新回到角落,额头上因为刚摘掉的假发胶水一片通红,T恤领口露出不合身的古装勒出的印痕,手上是刚刚武戏摔倒时的擦伤。

      他打开背包正打算拿出水杯,一瓶矿泉水在他眼前一晃。

      见他迟迟没有动静,宋凉把水往前送了送,“喏,拿着。”

      迎着日光,江白看不清对方长相,只看到对方流畅的下颌线十分勾人眼,他眨眨眼,接过矿泉水。

      “谢谢,你是?”

      宋凉神秘的笑了笑,“我们见过,我还知道你的电话号码。”

      江白一时间脑袋发懵,他这样一个透明人,除了一两个剧组群演朋友,知道他电话号码的也只有杜大海,眼前的漂亮女人他完全——

      “是你?”江白猛地站起身,他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救命恩人,一脸惊喜的道谢,“上次你救了我,我还没谢谢你。”

      开了话头,自然有了聊下去的契机,两人就在一旁的石阶坐下,“医生说你酒精摄入过量,需要好好修养,可你怎么这么快就出院了?”

      江白张张嘴,自己根本支付不起住院的费用,这样的事倒也不必分享给救命恩人。

      “我没事了就出院了。”

      “看不出来你还是个演员。”

      宋凉以为这样的脸应该是哪家公司藏起来的练习生,没想到现在只是个小群演。

      闻言江白脸色一黯,声音也低了些,“倒也算不上演员。”

      他这样的人哪里配当演员。

      宋凉以为自己戳中他只是个群演的痛脚,仔细一想这话是挺伤人,“我是说你的眼睛太干净了,不像这个圈子里的。”

      江白被她的说法逗笑了,“我现在也算不上圈子里的人。对了,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宋凉,唐宋的宋,冰凉的凉。”

      “宋小姐也是演员吗?”

      应该是的吧,毕竟宋小姐这样漂亮。

      江白握着矿泉水的手微微收紧,他忽然想起来那天被宋小姐送去医院的路上,还以为又遇到心怀不轨的人,如今看到了宋小姐的长相,简直为那种想法羞愧。

      两人现在坐在一起,怎么看都是他更像个不怀好意的坏人。

      “不,我有个朋友——”

      “我的项链一直放在这里,到底是谁拿的,最好自觉点在我报警之前还回来,不然别怪我送你去吃牢饭!”

      一声娇叱在人群炸开,宋凉好奇看过去,周围人遵循八卦的本能聚集,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宋凉听个大概,原来是女一号的钻石项链丢了,正在找小偷。

      她心念一动,目光在人群中扫视,一个同样穿着群演服装的瘦高男人借着道具挡住自己,目光却不断瞥向她——或者说是江白的位置。

      没有贼会当众自投罗网,女一号情绪越来越暴躁,刚攀上的金主十分大方,一出手就是一套钻石首饰。她平时没敢张扬,今晚跟金主约好了,她打算戴着项链赴约,结果没捂热就被人顺走了,她怎么能不气?

      身边助理顶不住压力提出查监控,可这是古装剧,现场哪里会有监控摄像头,又有人提出查一查摄像机,那么多机位肯定会发现点东西,导演险些气炸,一天拍摄内容那么多一点点翻还拍不拍了?

      现场简直乱成一锅粥。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一个瘦高男人颤巍巍举起手,在众人的目光中靠进两步,“导演,我好像看到有人靠近过琳琳姐的桌子。”

      琳琳是女一号的名字,她听见这消息第一反应是生气,极为不耐烦,“你不早说?”

      那人害怕的低头,眼睛却偷偷观察琳琳的反应,“但我,我不敢确定啊。”

      这事已经影响拍摄进度,导演一个头两个大,他紧接着催促,“你先说说看到底是谁!”

      那人手指头犹豫着往身后一指,落在了宋凉身上。

      众人交头接耳,琳琳眼看着就要冲宋凉而去,幸亏助理死死拉住她,“姐,冷静!”

      好歹是公开场合,注意点形象啊!

      受经理嘱托的工作人员在导演耳边低声说了两句。

      导演一脚踢到瘦高男人的大腿,“混蛋玩意,那特么是投资方!”

      转头对宋凉笑呵呵,“宋总,您一直在这也不跟咱说一声,真是怠慢了!”

      举报的人一骨碌爬起来,他哪敢得罪投资方,连忙解释,“导演,我说的不是这位宋总,是他——那个叫江白的,我看见他拿的了,人虽然不在,但东西说不定就在包里。”

      刚刚还说自己不确定,现在就指认东西在江白包里?

      宋凉直觉好笑,也幸亏江白刚刚肚子不舒服去厕所了,不然这锅他恐怕真得背着。

      宋凉:“你什么时候看见的?”

      得知了宋凉的身份,导演就不再说话,似乎默认了把主事权让给她。

      琳琳虽然不知道她的确切身份,但能被导演恭敬对待,那在投资方也不会是小人物,一想到自己刚刚在她面前歇斯底里的样子,琳琳已经偃旗息鼓,恨不得这事没发生过,自然不会接话。

      男人自称朱俊,得知宋凉身份不简单时,他已经后悔,可想起那人允诺的报酬,又握紧拳头,硬着头皮回答。

      “下午三点多。”

      宋凉反问:“你确定?”

      朱俊心里咯噔一声,“也可能是两点多,我记不很清了。”

      宋凉点点头,“可我一下午都在这监督拍摄进度,四点之前他绝没有时间去偷拿东西的。”

      汗水顺着发间流下,他有些慌,强压着飞快的心跳狡辩,“今天天气太热,是我晒昏了头,记错时间了,也可能是四点多。”

      琳琳怀疑的看向他,群演需要卸妆她可不用,直接换了剧服就能演下一场,四点多她在换衣服和补妆,谁能当着她的面拿走项链?

      她把这话说出来,又接着道:“你这人说话颠三倒四,该不会是你拿的吧?”

      朱俊后退两步,连忙摆手,“我一直跟大家呆在一块,怎么可能是我?”

      跟他认识的人却没有出口搭话,关系好不好是一回事,钱还是要赚的,今天这情况明眼人一看就有问题,这可是剧组,再狗血的剧他们都见过,这种剧情是不能随便站队的。

      站对了,没好处,站错了,工作得丢,傻子才在这种情况下开口。

      朱俊不死心,“你们要是不信,就翻他的包,肯定放里面了。”

      琳琳还没开口,宋凉已经拎起江白的双肩包,“好啊,不过为了公平起见,你的包也要翻。”

      朱俊开口就要拒绝。

      宋凉神色一冷,“你觉得我是在征求你的意见?”

      有人三两步把朱俊的包殷勤地送到宋凉跟前。

      “那就由我亲自动手,各位做个见证。”

      说完,宋凉挽起衣袖,示意自己手中没有任何东西,接着低头翻找起来。

      翻到一半,大概是觉得太麻烦,拎着包底直接把东西倒在桌子上,一部手机,一把钥匙,两个小面包,一瓶矿泉水,一个保温杯,另外还有一小包纸巾,保温杯是塑料材质,落在桌子上滚了两圈,砸在地上,温水顺着杯子缝隙流出,湿了一小片草地。

      角落里有人暗暗皱眉,目光盯着那片水渍,久久没有移开,真可惜。

      朱俊一下瞪大眼睛,“怎么会没有?”

      不等他反应,宋凉如法炮制直接把他的背包倒过来,里面乱七八糟一堆,同样也没有项链的影子。

      虽然知道东西不可能在自己包里,朱俊仍莫名松了口气。

      只是下一秒,宋凉手腕一抖,一条银色项链从背包里滑落,上面偌大的钻石折射出彩色的光。

      “嚯,还真是他!”

      “这是现实版的贼喊捉贼?”

      “真是好大一出戏啊!”

      现场热闹起来,宋凉好笑,可不是好大一出戏吗?

      如果不是她亲眼看见这人打开江白的包,以及往江白水杯中扔了颗药丸,她或许也不会留到现在。

      大戏已经落幕,主人公江白珊珊来迟。

      面对众人的目光,他一脸迷茫,随便摸了把脸,“怎么了吗?”

      众人摇摇头。

      好奇的目光移向宋凉。

      宋凉微笑,这样单纯的小朋友不适合直接告诉他,不如慢慢来,“不是要报恩吗?请我吃顿饭吧,我饿了。”

      “哦,好。”

      一转身看见自己的保温杯凄惨的躺在地上。

      江白:“这——”

      “我不小心把它摔了,待会给你买个新的。”

      “不用不用,它不值钱,我先去收拾东西,你等我一下。”

      说是收拾东西,其实是去剧组那领工资去了。

      前脚一走,不远处的群演就议论开。

      “这小子,我第一眼看见他就知道他不一般!”

      “你就吹!前几天叫他抬道具,还不是看见宋总才改了口风。”

      “喂喂喂,注意称呼,宋总可说了不要泄露她的身份。”

      “有钱人可真会玩,还搞微服私访那一套,你说江白和宋总什么关系?”

      “现在的男女能是什么关系?”

      “我就奇怪了,这江白长的也不怎么样啊,宋总怎么就看上他了?哎,你看我有机会吗?”

      “呸!回家撒尿去吧你!”

      这边江白找到财务,对方看他一眼,眼神不耐,旁边有个人凑过来说了一句什么,财务脸色一变,甚至挂了笑意,翻了翻记录,“一共150,还有前几次扣的,加一块450,多50算添头,您拿好慢走。”

      向来抠抠巴巴恨不得把钱全扣完的财务像是突然良心发现,态度语气好的不像话。

      江白摸不着头脑,拿了钱惦记着请宋凉吃饭,没再多想。

      这边宋凉刚跟工作人员和琳琳的助理交代完后续,江白就回来了。

      两人往剧组外溜达,你一言我一语的商量着去哪吃。

      琳琳还在化妆室等助理传话,手里的钻石项链随着她焦急的脚步晃悠,“怎么办怎么办?宋总不会一怒之下把我——”

      “琳琳姐别担心,已经拍了一半,不可能换人的。”

      废话,我当然知道!但惹了投资方她可落不到好,这部剧拍完了不知道还有没有下一部。

      正在此时助理进门。

      “怎么样?宋总说什么了?”

      助理脸色难看,几乎抱着赴死的决心闭着眼说道:“她说您好歹是个女主,就不要戴个假货出来溜达了。”

      琳琳一口血哽在喉咙。

      倒不如换了我这个女主。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