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第一部分尾声 ...

  •   (一)
      也许正是方思琪身上混不吝的精神,反而拯救了她。
      方思琪平日里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多大点事儿。”
      她在自己的世界里,重新建构了这一年。
      她知道,今后的日子里,这几乎无需再称之为一段失败的情感。
      她既不是不明不白被小三,也不是不知觉被第三者介入,这不是对方移情别恋,不是另有所爱,甚至与出轨无关、与分手无关,而是一次彻彻底底沦为了受害者。
      是的,受害者。
      她不需要向这个世界抱有歉意,也不需要向这个世界证明些什么,更不需要无地自容。她是如此平静地相信着一句话,自有天收。以及,清者自清。
      一切清零。
      所有不堪和不可原谅的事情都不必再像从前一样,费尽心思地原谅。
      自这天起,她会忘记红尘之中所有遭受的苦难。只希望,佛祖能够原谅她过往的愚蠢。
      不出三天,方思琪便爬起来继续在人生的泥潭里昂首挺胸,冲锋陷阵。
      \"蓝天白云之下,我是将军我骑白马。“

      (二)
      白天的她看起来一切如常,甚至比以往更加有精气神儿,充满斗志地。
      她恢复了认识李国超之前的规律生活,九点半下班回家,洗漱完照旧会赶在十点前准时躺下。
      唯一失控的日常仅仅埋伏在她的深夜。
      她会在凌晨三四点的时候准时做恶梦,她常常梦见李国超,梦见李国超不再伪装的样子。
      梦中她极尽想象地幻化出他魔鬼的真容,而后必须要通过醒来,才能逃脱那一个个危险而绝望的处境。一连很多个清晨,她都是一身冷汗地醒来。
      她在梦中一幕幕地重新走过那些过往的日子。
      她被批评三观不正,被无理草率地用”掐指一算“预测对婚姻不忠,被毫无缘由地指责未来一定会出轨背叛李国超,只因她常常加班,和同事领导在一起的时间远胜于他。她被要求在工作场合不准笑,不准与人亲近,不准与领导独处,不准与同事交流工作以外的话题,甚至不准向人提起与他交往。她渐渐学会了一个人,在工作中逃亡,哪怕在食堂吃饭也去坐到角落,她害怕任何一个可能要与同事私下交谈的机会。
      她一身都是缺点。性格不好,因她杂七杂八的朋友太多;工作不好,因她不在国家部委;学历不好,因她不是双一流研究生;买的房子不好,车子不好,因她没有奔驰宝马学区房。这一年来她常常清醒地知道自己明明很好,每每闭上双眼,却又突然迷失一般地认同自己满身罪恶,差劲极了、丑陋极了。
      她对他“人生来就是不幸”的那些观点困惑极了,她从始至终也没能理解,她为什么会因为知足而快乐就罪孽深重了。
      她坚持以为爱是给人带来快乐,是快乐的double,而不是不幸的。
      可惜她深埋在爱里的全部善意,最终都是白费力气。她为自己感到无比庆幸,她直到最后,也始终对此常存困惑。
      她想到自己这一年来被逼着”证明爱“的那一个个瞬间,她开始频繁地向往离开这个世界的快乐,所谓早登极乐。
      她从没怀疑过李国超的其他目的。
      甚至常常看见纱窗就想偷偷解锁,向往可以推开窗坐在窗边耷拉着双腿,感受高处的轻盈,以此来找到一点点暂时的快乐。她无比庆幸父亲将所有纱窗的钥匙统一收了起来。
      她在十几天内接连失去两个最亲的人,那段最悲伤的日子里,听着他每夜每夜必然持续到下半夜的”教育“,更深层次的精神摧毁。她想到那段人生中最灰暗的日子,她曾蜷缩着躺在床上,头痛欲裂地呕着酸水度过了。
      她内心冰冷地想象着自己的处境,好像左腿中了一枪,她找来一根拐杖,坚强地继续前行。后来她的右腿紧接着又中了一枪,即便有拐也无法前行,她惊慌崩溃地站在原地等他。却不想,他走过来的唯一目的,竟是一脚踢飞她仅剩地,用来支撑她勉强站立等待救援的那根拐。
      那份彻骨的寒意是,她几乎□□裸地跌坐在负雪的山峰上。

      (三)
      方思琪试图永远遗忘所经历的这一场“大屠杀”,他酗饮着永昼的青春,却不曾想,在那永昼里这不过是一级阶梯,她被猛然吞噬在更浩瀚的阶梯里。
      方思琪想到很久很久以前,她沉浸在每一场暮色狂奔里,从没因为什么浇熄了热忱。
      她坦坦荡荡地爱着,毫不做作地,充满孩子气地向往过一生,也笨拙地学着当个成熟又稳重的大人,每天元气满满,好像从不觉得累一样。
      这一年,她渐渐不再奢望自己还能在谁面前当个孩子,也终于渐渐遗忘,她本是一个任性的孩子。
      她长大了,灵魂也渐渐冷却下来。哪怕偶尔的暮色缓行,也会觉得有些累了。
      日暮温柔对如今的她来说,是晴天里打了雨伞,白昼里开了灯。

      (四)
      如同房思琪记录下李国华,李国华式的人物却永远不会消亡。方思琪记录下李国超,李国超在这座城市也没有过丝毫收敛。
      她陆陆续续还是知道了更多犯罪,且绝不限于情感道德。
      除去最初那几个女孩子,她写下这个故事的开篇后,很快再次又出现了一个李国超“交往半年的女朋友”找到她,那女孩通过微博告诉方思琪,是她的朋友让她来的。
      或者,方思琪在那个女孩子痛苦而阴郁的表达中,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她正挣扎在死亡的边缘,满心无力地渴望救赎。
      所有念头,不是因为李国超的真面目,而是因为李国超的“爱”。
      后来她再三向方思琪确认,真的吗?仍然不敢相信。
      方思琪看着她的话语,很是心疼。及时认清李国超的真面目,也许能救回这个女孩子。可她也实在无力帮助她更多了。
      方思琪突然认识到,其实揭开李国超的真面目对她来说本就并不重要,李国超的身上究竟经历过什么,为何变成如今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为什么要和每个女人都装作第一次来掩饰自己性功能方面的障碍,这些下作的手段与目的也似乎与她无关。对她而言真正重要的是,她应当用自己的方式去守护些什么。
      这个女孩子,是她用自己的转述与记录,帮到的第一个人。而方思琪也在这个过程中,感受到更多生命的力量。渡人如渡已,渡己亦渡人。
      这个故事也许不会流传很广,甚至不会扩散,只是写好放在这里,放在这片挪威的森林。“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先写下这个真实故事的最终部分,唯一意义也许就只在于,这世上的人那么多,可我们总归是能帮一个是一个。
      故事必须重新讲过。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