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龙胆 ...

  •   陈雪从1802里追出来。
      
      拖着行李箱让她行动有所不便,简影帝却根本不等她,只顾气冲冲地往前走。
      
      “淮哥!淮哥!”陈雪怕惊动了别人,只好压着嗓子连声叫唤。
      
      简淮意被她叫烦了,怒道:“干嘛!”
      
      陈雪:“走过头了!咱房间过了!”
      
      简淮意:“……”
      
      他们的房间在1858,和段笙林隔得老远。
      
      照理说,简淮意这种级别的人物,剧组就算不给他单独租个豪华酒店,那也起码得是这座酒店里最好的总统套房。
      
      不过简淮意毕竟只是来跟李顺见面,还没正式加入剧组,犯不着那么大费周章。
      
      李顺给他安排个房间,也是知道他行程赶,刚下飞机,特意让他先在房间里休息一下。
      
      谁知道这好意被人中途截胡,碰上了段笙林这档子事儿。
      
      简淮意在自己的房间里坐下,恶狠狠地扯开领带,用力甩在地上。
      
      显然是还在生气。
      
      陈雪关上门,谨慎地落了锁。然后回头叹道:“你到底在生什么气啊!别说他了,我都被你吓坏了!”
      
      简淮意抬起眼皮,冷冷地扫了她一眼。
      
      “他在勾.引我。你看不出来?”
      
      原本还想抱怨的陈雪被这一眼扫过,霎时浑身僵硬,不敢再逼逼了。
      
      简淮意性格张扬狂恣,不容人欺。要是真惹他生气了,别说那没名没姓的小鲜肉,就连陈雪都得跟着遭殃。
      
      果然,简淮意下一句就凉凉道:
      
      “这点儿眼力见儿都没有,你不如别干这行了。”
      
      陈雪脸色一阵发白,夹着尾巴不敢说话。
      
      她其实很委屈,也替那小鲜肉委屈——人家小鲜肉不就是喷了点香水、泡了点普洱茶吗?这怎么能叫勾.引呢?
      
      何况她还在现场呢!那人再没脸没皮也不能当着她的面脱衣服贴上来吧!
      
      前脚还在夸人家钻研剧本用心,怎么后脚就一秒变脸……
      
      真不知道简影帝在想什么!
      
      当然,这种话她是万万不敢说出口的。
      
      不过简淮意一个影帝,对人类的表情情绪研究了那么多年,陈雪那点小心思他怎么会看不穿?
      
      “行了,忙你的去吧。”简淮意闭上眼,靠在沙发上。懒得再跟她多说了。
      
      陈雪赶紧夹着尾巴,躲茶水间里去了。
      
      简淮意闭目养神,感到鼻腔里仍然残留着雪白龙胆的香气。
      
      那清甜而苦涩的味道,让他的心在酸楚和狂躁两端剧烈摇摆。
      
      他的思绪一下子被带回十年前。
      
      十年前,当他还在跑龙套的时候……
      
      那个人朝他伸来的手,指尖就萦绕着雪白龙胆的清苦香气。
      
      那是在黑白琴键上跳跃的手。
      
      那是曾在他剧本上写下注释、教他如何解读剧本的手。
      
      那是在他下水拍戏被冻到胃痉挛时,知道他怕苦怕姜味儿,端着小青柑来给他暖胃的手。
      
      ……
      
      那是他努力追赶了十年,却仍然触不可及的手。
      
      ——然而那个段什么,居然东施效颦,用那个人的样子来勾.引他!
      
      太恶心了。
      
      恶心得他想吐!
      
      简淮意猛然睁开眼。
      
      睫毛上还沾着点水汽,眼里却已无酸楚,只剩暴怒。
      
      “陈雪!”他冷喝一声。
      
      茶水间里的陈雪被吓得一哆嗦,但还是硬撑着小跑到简影帝面前。
      
      “来了来了。”
      
      简淮意冷冷吩咐道:“去查下那个段什么,什么来头!他怎么会知道我这么多私事?谁他.妈给的消息,把人给我揪出来!”
      
      陈雪:“……”
      
      简淮意:“怎么还不动?”
      
      陈雪犹豫片刻,小心翼翼地道:“可是,您喜欢雪白龙胆、喜欢认真钻研剧本的勤奋演员,这事儿很多人都知道啊……您为什么就觉得段笙林是私下调查了您呢?”
      
      简淮意冷笑一声。
      
      “前两样还可以说是巧合。”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可是小青柑——你什么时候见我喝过小青柑?”
      
      陈雪听了,更加莫名其妙:“那您到底在生什么气?您讨厌小青柑吗?”
      
      简淮意脸上的冷笑忽然有了一丝的崩裂。
      
      他的嘴角微微抽搐一下,宛若嘲讽,又宛若自嘲地反问:“讨厌?”
      
      陈雪看着他这样子,莫名感到害怕。不自觉地咬了咬下唇。
      
      简影帝对人类表情研究多年,瞥她一眼就读出她的恐惧。便立刻意识到自己的表现太过反常了。
      
      于是他收起情绪,淡淡道:“不是讨厌。我确实喜欢小青柑,小青柑对我来说有非常特殊的意义……但我从未对任何人说起过,也从未在公共场合喝过小青柑——你当了我这么多年生活助理,连你都不知道的事,那个段什么却都知道。”
      
      他顿了顿,“陈雪,你是该长点儿心了。”
      
      这话语气并不重,可却听得陈雪浑身一凛。
      
      陈雪定了定神,沉声道:“我明白了,这就去查。十分钟,马上给你答复。”
      
      ……
      
      陈雪虽然是个助理,那也是影帝身边的助理,真没点本事哪能在简淮意身边呆那么多年。
      
      才出去没一会儿,她就已经打听清楚,带着段笙林的全部资料,回来跟简影帝汇报工作。
      
      还真像她说的,就十分钟。
      
      “……这小鲜肉居然出道比你还早。”陈雪啧啧道,“只不过公司太坑,一直没给他找着什么好资源。他出道以来接了烂片无数,烂到让人连吐槽欲都没有的那种。也是惨。”
      
      简淮意懒懒抬眼:“惨什么,最后不还是获奖了么?”
      
      “获奖的是导演,又不是他,他只不过是跟着鸡犬升天。”陈雪撇撇嘴,“不过,他借此机会炒作了一波,号称是小鲜肉里最有演技的,还买了个实力派演员的热搜。最近人气总算起来点,不过也只能说是刚刚摆脱‘查无此人’的程度。”
      
      陈雪在简影帝身边待了这么些年,见惯了顶级流量,对这种买来的热搜当然嗤之以鼻。
      
      简淮意听了觉得有些好笑,斜睨她道:“怎么你去了一趟回来,对他态度又180度大转变了?”
      
      “唉。其实是打听到了这么个事儿……”陈雪长叹一声,把段笙林在《强风》开拍前两天毁约跳槽过来的事儿给简淮意说了。
      
      说罢,她摇头评价道,“这事儿太缺德了。要放我得气死,天天扎小人诅咒他。”
      
      简淮意却若有所思。
      
      “不合理啊。他在那儿演的可是主角,何必为了一个龙套而跳槽到这边来?”
      
      “害,为了挤进李导的圈子呗,也为了认识点大牌明星。”陈雪虔诚地谄媚道,“这不是还找了个借口,见了您一面么?幸好您目光如炬,一眼看穿这小人的把戏……”
      
      简淮意没理会她。端起桌上咖啡抿了一口。
      
      想了想,又问:“那剧组导演编剧都谁啊?是个小剧组吧?”
      
      陈雪道:“导演是魏来。”
      
      简淮意点点头。
      
      陈雪低头翻翻备忘录,道:“编剧叫江陵。不认识,以前没听说过。是个新人。”
      
      简淮意:“哦。”
      
      反应极其平淡,很显然简淮意也没听说过这个人。
      
      陈雪把备忘录翻到第二页,道:“对了,还有个瓜。这电影制片人也是江陵。据说原著作者也是江陵。”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简淮意懒散地抬起眼皮,“什么叫做‘据说’?”
      
      陈雪道:“因为《强风》原著作者的笔名叫‘千里江荇’,跟江陵有一个字重合嘛。所以有人猜江陵可能就是自己出钱,改编翻拍自己的书。那作者在网上还挺有名的,是个大神。我周围好多人跟我推荐过他。”
      
      简淮意嗤笑一声:“一个字重合而已……”
      
      话一出口,他心底蓦地一跳。
      
      一个字重合……
      
      江陵,会不会就是……
      
      ……Lin?
      
      尽管知道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但简淮意的心脏还是不受控制地狂跳起来。
      
      他甚至觉得胸膛都被撞疼了,以至于必须抬起手,按着胸口,才能让自己好受一点。
      
      “你怎么了?”陈雪看简淮意表情不对,连忙询问。
      
      简淮意闭上眼,深吸一口气,试图让情绪平静下来。
      
      下一秒,却又生起气来。
      
      怎么回事!都十年了!都二十七八岁的人了!
      
      他怎么还这么容易激动!
      
      只不过是找到了一丝丝可能和那个人有关的线索……只不过是捕风捉影!
      
      他在激动什么?!
      
      十年了!
      
      当年的他还是个跑龙套的小演员,如今他已经是声名煊赫的国际影帝。
      
      他为什么还会为了和那个人相关的一点点小事情,而激动得浑身发抖,无法自抑?!
      
      真是——太气人了!
      
      简影帝强压下心头的狂躁,演技瞬间爆发,用随意的近乎淡漠的语气,装作不经意地道:“你把《强风》的剧本弄来我看看。突然有点兴趣。”
      
      陈雪成功被骗。震惊地睁大眼睛:“哈?!剧本都有保密协议,我怎么可能弄得到?!”
      
      简淮意:“那个段什么……段月笙手里应该有。去找他拿。”
      
      陈雪:“……人家叫段笙林。”
      
      “随便。”简淮意无所谓道,“还有,查下江陵。十分钟,我要这个人的全部资料。”
      
      陈雪:“???”她虽然有人脉,但查圈内人还行,查个没名气的新人编剧,这不是为难她嘛!
      
      她又不是民政局!
      
      陈雪一时大脑宕机,脱口而出,“您怎么突然对江陵感兴趣了。您不会也是千里大神的书粉吧?”
      
      简淮意眼角肌肉一抽。
      
      “少废话。快去!”他抬起手表看了眼时间,冷冷道,“你还剩九分钟。”
      
      陈雪浑身一哆嗦,立马一溜烟儿跑了。
      
      ……
      
      另一边,沅市郊区某酒店。
      
      “云叔,麻烦您了。”
      
      江陵站在窗边,一边眺望远处的山水,一边跟人讲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他长长呼出一口气。转过头,朝愁眉不展的魏来笑道:“我请长辈帮忙给物色演员了。他人脉广,最迟今晚就给我答复。”
      
      “哎,希望能尽快找到合适的吧……”魏来蔫了吧唧地缩在沙发椅里,愁苦道,“我这剧组怎么这么苦命啊,要不咱俩真烧香去吧……”
      
      开机将近,两个男主角先后离开剧组,对剧组而言这简直是晴天霹雳。
      
      匆忙之间另找的主角,恐怕也再难像段笙林那么让人合意。
      
      有一说一,段笙林这王八蛋虽然人品不行,演技倒确实还可以。
      
      段笙林的角色虽然由江陵替代了,但江陵毕竟不可能真的去学分.身术。因此他们还差一个男1号。
      
      魏来越想越愁,不由烦躁地抓挠自己的光头。
      
      江陵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魏来鼻头一动,忽道:“哎你的西洋参呢,给我来点儿,下下火。”
      
      江陵一愣:“什么西洋参?”
      
      魏来抓起他的手,放在鼻子前嗅了嗅,皱眉道:“你这一手的药味儿,不是西洋参是什么?”
      
      江陵反应过来,失笑道:“这是龙胆草……”
      
      魏来:“哈?你没事儿啃龙胆草干嘛?口味挺重啊。”
      
      江陵:“……”
      

  • 作者有话要说:  【简淮意→江陵】+5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