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演技 ...

  •   简淮意从机场出来,低调地在粉丝面前走过一圈之后,就被保镖护送着上了车。直接打包送到了酒店。
      
      他来沅市是为了出席一个商业活动。不过在那之前,要先跟导演李顺见个面。
      
      电梯里没有外人。陈雪道:“……说是想跟你聊聊《封神前夜》。时间不长,就半小时。”
      
      《封神前夜》是李顺计划在明年贺岁档上映的片子。简淮意收到邀请,在《封神》里扮演主角之一的哪吒。
      
      哪吒顽皮骄傲、不容人欺,和简淮意本人的性格非常接近。参演这部戏后还可以炒一波“哪吒本吒”之类的话题,这也是工作室看上这部戏的理由之一。
      
      不过具体是否参演还是未知。还要看简淮意自己的意思。
      
      简淮意闻言点点头,对此并没有太大反应。他只是对着电梯里的镜子,仔细端详自己。
      
      盯了半晌,忽道:“你看我这脸,这身材……”
      
      简淮意有点自恋,平常就爱听人吹他。陈雪正准备背诵一波彩虹屁,却听简淮意接着道,“……能把人掰弯么?”
      
      陈雪倒抽一口凉气,思路都被他打乱了。一时没能控制住惊悚的表情,睁大眼睛问他:“你想掰谁?!”
      
      眨眼功夫,陈雪心里已经跳出一大张名单,都是简淮意近期接触过的男性。包括秀场上见到的外籍华人设计师、拍宣传照时合作过的当红小鲜肉,乃至今儿来接机的司机小哥。
      
      只要符合年轻、英俊这两个条件的,都被她怀疑了个遍。
      
      虽然简淮意出道以来绯闻无数,但陈雪作为助理清楚知道,他这十年来没有亲近过任何异性。
      
      当然,同性也没有。
      
      有时候陈雪简直怀疑他是不是哪方面有毛病……不是身体,就是脑子。
      
      根据她对简淮意的了解,她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更大——简淮意就是个自恋狂魔,眼光太高,除了自个儿谁都看不上。
      
      谁承想眼下他居然问出了“你看我能不能把人掰弯”这种惊悚话题。
      
      陈雪问完了才意识到,这不是她该问的东西。可是话已经收不回来了。
      
      她只能屏住呼吸等待简影帝的回答,心脏在胸膛里噗噗狂跳。
      
      简淮意瞥见她那副紧张的表情,忽然就没了兴致,懒懒摆手道:“没什么,随口一说。别放在心上,当我放屁。”
      
      陈雪:“……”我他.妈该说什么。
      
      “叮”的一声,恰好电梯来到18楼。
      
      陈雪刚要松一口气,门一开,却见一个男人站在外面。
      
      陈雪顿时心头一紧,警惕地上前一步,拦在那人和简淮意中间。
      
      那男人唇红齿白,皮肤细嫩。正是时下流行的小鲜肉。
      
      不过娱乐圈嘛,俊男美女满地跑。他这模样虽然出挑,但跟简影帝一比,还是泯然路人。
      
      差就差在气质。
      
      小鲜肉只是嫩,简影帝却是持美行凶。一举手,一投足,都是充满攻击性的美。
      
      让人一看就移不开眼,再看就两腿一软想跪下给他唱征服。
      
      这哪是区区小鲜肉能比的。
      
      陈雪看着那小鲜肉觉得有些眼熟,但一时想不起来是谁。
      
      小鲜肉也被她这老母鸡护鸡仔似的架势吓了一跳。眼皮一抬,瞥见她身后的简淮意,眼睛一亮:“淮哥!”
      
      陈雪诧异地回头。只见简淮意两手抱胸,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冷着嗓子问:“你谁啊?”
      
      小鲜肉微微一笑:“我叫段笙林,我们在电影节上见过,您忘了。这次我也有幸在《封神前夜》里演一个小角色,所以……”
      
      “哦。”简淮意把他从上到下打量一遍,不悦道,“那你堵我电梯干嘛?”
      
      语气很不客气。
      
      段笙林面皮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连忙道歉,推开几步让出道来。
      
      简淮意目不斜视地从电梯里出来。段笙林像个小跟班似的跟上,轻声道:“淮哥,李导请您先去1802房间坐会儿,他马上就到。”
      
      简淮意停下脚步。皱起眉,瞟了他一眼。
      
      “1802?”
      
      段笙林点点头。
      
      简淮意:“他干嘛不来我房间?”
      
      段笙林茫然道:“我也不知道啊,他就是这么跟我吩咐的……您住哪个房间?要不我跟李导联系一下,请他到时候直接去您那儿?”
      
      简淮意眉头皱得更深。两手抱胸,上下打量着他。
      
      陈雪凑过来,掩嘴小声道:“别把房号告诉他。这人奇奇怪怪的。”
      
      简淮意嗤笑一声:“我能看不出来么?”
      
      陈雪道:“别理他。”
      
      简淮意:“不,我倒想看看他能玩出什么花样。”
      
      陈雪:“……”闲的。这会儿又不是累了是吧。
      
      段笙林看着两人窃窃私语,立刻意识到对方并不信任他,脸上不由一红。忙着解释道:“淮哥,我真的是《封神》剧组的……不信您可以问李导。”
      
      简淮意挑眉:“不必,我知道你。你们拿奖那电影我看过。何况你又知道李导跟我有约——1802是吧?带路。”
      
      段笙林表情一松,谦卑恭敬地侧着身子给两人带路。
      
      1802房间在走廊尽头。风水上讲,这种位置不大吉利。
      
      走廊上空无一人,行李箱滚轮在厚实地毯上发出低沉柔和的声响。陈雪越朝里走就越是皱眉。
      
      简淮意压着嗓子,悠悠道:“别怕。这电梯是刷房卡才能按楼层的。整个18楼都被《封神》剧组给包了。他能上来,说明他真是剧组的人。”
      
      陈雪叹道:“问题是,他想干什么呢?”
      
      简淮意勾起嘴角:“去了不就知道了?”
      
      总算来到1802房间门口。段笙林掏出房卡,干净利落地推开门,随后就站在门边,为二人挡着门。
      
      头微微低着,谦卑恭顺的模样。
      
      态度倒是不错。
      
      简淮意是被人伺候惯了的,倒也不觉得有什么。就这么坦然地走了进去。
      
      然而,路过段笙林身边的时候,他忽然鼻尖一动,有些诧异地侧过头来。
      
      空气中氤氲着一股清甜而微苦的香气。
      
      甜是柑橘的甜,苦是麝香的苦。中间夹杂着植物根茎与雨后泥土的味道。
      
      是……雪白龙胆?
      
      简淮意望着段笙林的眼里有疑惑。
      
      段笙林站在门边,温顺地垂着头,露出一截白皙柔净的后颈。
      
      明明是出道好多年的人了,身上却仍然有着少年般的稚嫩气质。像是任人随意揉捏,怎么欺负都不敢叫唤似的。
      
      莫名暧.昧。
      
      简淮意瞟了他一眼,不动声色地收回视线。
      
      而他身后的陈雪也有些错愕。
      
      雪白龙胆?那不是简淮意经常用的那款香水吗?
      
      这支香水味道偏苦,有点儿中药味,因此非常小众。据说已经停产了……
      
      陈雪自顾自地惊愕,简淮意倒是没什么反应,进去就坐到了沙发上,随手松了松领带。
      
      ——简大影帝是完全把这儿当自己家,一点不客气。
      
      当然了,以他如今在影视圈的身份地位,他也不需要跟谁客气。何况面前这段笙林不过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十八线小演员。
      
      段笙林端了两杯热茶过来。陈雪客气地接过。
      
      简淮意抱着手臂靠在沙发上,四下打量周围:“这是你房间?”
      
      “对。”段笙林似乎有些惊奇,反问道,“您是怎么……”
      
      话未说完,他忽然注意到简淮意的眼神落在了沙发边一本摊开的剧本上。
      
      正是《封神前夜》。
      
      段笙林脸上一红,口中连连道歉,一边快步走到沙发边,弯腰收拾那剧本。
      
      剧本里夹着花花绿绿的便签纸,上面记满了笔记。原本不厚的剧本,硬是被这些便签增厚了一倍。
      
      陈雪不禁有些感慨,凑过来小声道:“他还挺用功。不是说只演个龙套么?”
      
      简淮意淡淡道:“龙套也是要用心演的。”
      
      语气却已缓和了些,不像刚才那样暗含嘲讽。
      
      就这么个小小的细节,让简淮意和陈雪一下子对段笙林有了改观。
      
      陈雪甚至有些愧疚,觉得自己刚才对段笙林的猜忌,实在是太先入为主了。简直有点侮辱人。
      
      段笙林收好剧本,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面前坐着简影帝,显然让他感到局促不安。他两腿并在一起,双手绞着,像个被班主任家访的小学生。
      
      “不用这么紧张。”简淮意拿起茶杯喝了一口,忽然有些诧异地望向杯中。
      
      陈雪忙凑上来:“怎么了?烫到了?”
      
      “不是。这茶水……”简淮意抬起眼皮,眼里满是惊讶,“是……”
      
      段笙林脸上微微泛红:“是小青柑。听说您喜欢这个……”
      
      这下,就连陈雪都不禁感叹:这孩子真细心!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简淮意的脸色却阴沉下来。
      
      “你什么意思?”他重重放下茶杯。砰地一声,茶水溅到了桌上。
      
      段笙林被他吓了一跳,小脸瞬间惨白。一双茫然无辜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惶恐不安地道:“我、我不明白……您指什么?”
      
      “把我的事调查得很清楚啊。”简淮意冷声道:“李顺呢?让他出来!”
      
      听到李导的名字,段笙林脸上最后一丝血色也瞬间退去了。他惊惶失措地想要走到简淮意面前,却被陈雪拦住。
      
      段笙林只好隔着助理,声音发颤地求道:“淮哥,对不起,您别告诉李导!对不起,我撒谎了!不是李导派我来的!是……是我偷听到他跟您通电话,我……”
      
      简淮意懒得跟他废话,起身就要走。
      
      段笙林被陈雪拦着,追不上来,只好在他身后凄厉喊道:“淮哥!求您了!别告诉李导!我只是……我只是太敬仰您了!听说您可能会参演《封神》,我想这或许是我和您唯一可能产生交集的机会!所以我……我忍不住想见见您……”
      
      他说着说着眼圈泛红,眼里已噙满泪水。
      
      他这一哭,就像是少年眼睁睁看着最心爱的宝物离自己远去。那哀婉无助的模样让陈雪都有些不忍。
      
      然而责任在身,陈雪只能死命拦着他,低声道:“段先生,请你自重。不然我要请安保来了。到时候会很难看。”
      
      段笙林只好咬着牙,握紧拳头。眼圈泛红,浑身都在发颤。
      
      陈雪其实也不知道简淮意怎么突然就发脾气了——他平常虽然性格张狂,但不是这种喜怒无常欺凌弱小的人。
      
      恐怕,是段笙林无意间触犯了简影帝最最不可触碰的逆鳞。
      
      而那逆鳞到底是什么,就连陈雪也不知道。
      
      陈雪看段笙林没有要再纠缠的意思,忍不住叹了口气,轻轻说了句“我帮你劝劝他”,说完便扭头去追简淮意了。
      
      两人一前一后离开1802房。陈雪临走前还贴心地带上了门——她怕有人路过,看见这孩子的狼狈模样。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门一关上,站在她背后的段笙林眼神瞬间变得冰冷。
      
      他的眼里仍然盛满泪水,眼尾泛着惹人怜爱的湿红。
      
      可他的眼里,非但没有一丝温度,反而充满了怨怼,与不甘。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