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追赶 ...

  •   对此一无所知的江陵,正坐在前往机场的轿车上。
      
      他独坐在后排上,望着窗外,欣赏着这座城市的夜景。霓虹灯光照亮了他的脸。深邃俊朗,如同博物馆最隐秘之处典藏的珍贵雕塑。
      
      手机忽然震动起来。江陵拿起一看,是国内打来的。
      
      “喂,江陵啊。”电话那头传来好友魏来爽朗豪迈的声音,“还没上飞机吧?我发几段脚本给你,有空瞅瞅!”
      
      江陵答应了,魏来又道,“你几点到沅市,我来接你。”
      
      沅市是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即将开拍的电影《强风》开机仪式就定在那里。
      
      其实真正开机的地方,是在沅市下面的一个小山村里。不过那山村位置偏僻,交通不便,因此开机仪式放在了省城沅市。
      
      魏来说,让剧组最后再吃顿好的,接下来的半年就只能吃苦了。
      
      魏来今年三十五岁,却已是业内知名导演。他平常待人正直豪爽,一旦开始拍摄却会像换了个人似的,高标准高要求,严厉得让人害怕。
      
      他这性子虽然容易得罪人,这些年却也拍出不少好作品。
      
      曾经有个当红小花想借他东风,在一部商业动作片里演个花瓶角色,蹭蹭热度,带带流量。他在剧组把人骂得狗血淋头,那小花当场就被吓哭了。
      
      在场所有人都看得胆战心惊,生怕狗仔把消息走漏出去,引来小花粉丝狂骂。结果魏来骂完了,把小花拎到一边,招呼男主角坐好,自己勾起男主角的下巴,从眼神到神态到动作到台词,手把手地叫小花怎么撩男主。
      
      众人眼瞅着一东北大汉媚态横生地撩汉子,都憋得快要内伤。那小花也噙着泪花笑出来。
      
      魏来骂她:笑什么!跟我学!
      
      跟着魏导走了几遍,小花总算琢磨出了点意思。重拍十几次之后,那段可算过了。
      
      那部商业片最后斩获了令人满意的票房,也为魏来的导演生涯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连毫无演技可言的纯血流量都能调.教好,他还有什么片儿导不好?
      
      作为《强风》的原著作者兼编剧,江陵对即将到来的合作感到非常期待。
      
      在机场候机的时候,江陵就把脚本看完,并且发了自己的修改意见给魏来。
      
      魏来没回消息,估计在忙。恰好到了登机的时间,江陵就带着为数不多的行李上了机。
      
      他坐的是头等舱。一落座就拉上了帘子,把笔记本放在小桌板上,趁着起飞前的几十分钟时间,接着做些工作。
      
      屏幕上并排两个窗口。一个是周星驰的电影《喜剧之王》,另一个是专门用来整理思维导图的软件“幕布”。
      
      电影镜头正好瞄准了周星驰手中的《演员的自我修养》。江陵按下暂停键,在幕布里记录下这一幕的镜头运作手法。
      
      他这行为,导演界有个术语,叫做“拉片子”。是在观摩学习影片时一帧一帧地拉着片子往下看,学习其中的导演技巧。
      
      这也是他选择头等舱的理由。 
      
      舒服享受是其次,主要是头等舱比较注重隐私,拉上帘子就与世隔绝,可以安心做一会儿自己的事。
      
      头等舱的客人都有优先登机权。江陵上来的时候,头等舱里空无一人。他还以为这次可以独享一段寂静无声的旅程,却没想临近起飞前,又有人上了飞机。
      
      那是一前一后两个人。走在前面的,步子迈得自信而张扬。后面那个,步伐就小心翼翼得多,似乎还拖着小型行李箱。行李箱滑轮在头等舱地摊上发出柔和低沉的转动声。
      
      先进来那人的脚步声在江陵身边停下。
      
      隔着帘子,江陵隐约感觉到那人的注视。
      
      “怎么还有别人?”
      
      那人一开口,懒懒哑哑,里外透着不满。
      
      发音方式却很特别。字正腔圆,每一字都发得清晰润耳。因而虽是抱怨,却听得人极为舒服。
      
      仿佛透过耳膜,撩着深处。
      
      换做有某些特殊癖好的……只怕光听这嗓音就能起冲动。
      
      江陵不由得摘下耳机。
      
      可惜,那人抛下一句,就不再说话。转身朝自己的座位走去。
      
      后面拖着行李箱的人跟上来,低声道:“小声点儿,这可是回国的班机,指不定人家听得懂中文。”
      
      先前说话的是个男的,这会儿跟上的却是个小姑娘。
      
      男人走在前面发牢骚,却让小姑娘拖行李箱跟着?
      
      江陵略一琢磨,对这两人的身份已经有了猜测。
      
      小姑娘该是男人的秘书,或者助理。至于那嗓音撩人的男人,发音方式应该是特意练过的。
      
      江陵首先想到的就是演员,而且有着不错的台词功底。
      
      此外,播音员、歌手,或是专业的配音演员,都有可能。
      
      江陵对国内娱乐圈不太熟悉,没能从那短短一句话里听出这声音到底属于谁。
      
      他也没多想,继续投入到自己的工作中去。
      
      一帘之隔的外头。
      
      哗啦一声,对面也拉上了帘子。
      
      “呼……”
      
      江陵猜得没错。和他坐上同一班飞机的,正是不久前刚刚斩获影帝殊荣的男演员,简淮意。
      
      简淮意出道十年,如今二十七岁。作为演员,他正处于颜值和人气的最高峰。
      
      此时的简淮意,懒懒靠在头等舱座椅上,正垂着眼,把玩颈上的一样物事。
      
      那是个形状奇特的小木雕,看不出雕的是什么。
      
      拇指大小,上头穿了根绳子。那黑色细绳就系在简淮意颈子上,衬得肤色愈发细腻。
      
      那木雕质地温润,带着微微的木纹与光泽,显然是已被人摩挲把玩了多年了。
      
      坐在后面位置上的助理陈雪,手里拿着一沓剧本,正要递给简淮意。
      
      她一起身就见到简淮意又在摩挲那个小玩意儿,不禁好奇道:“这到底是个什么?看你玩了这么多年……是古董吗?”
      
      简淮意唇边泛起淡淡笑容。
      
      “不是。”
      
      他否定了陈雪的猜测,却并不打算给出解答。
      
      陈雪见他把木雕仔细收进领子里,还像哄小孩儿似的,拍了一拍。不由就是一笑。
      
      她也没多问,只是将几个剧本递过去,道:“你刚拿影帝,几个大导都对你感兴趣,想下部戏跟你合作。你看看这几个本子,有没有你合意的。”
      
      简淮意抿了抿嘴唇。
      
      陈雪当了他好几年助理,看到他这个小动作,就知道他是累了。
      
      毕竟刚参加完一整天的户外拍摄,又观看了高奢品牌的全场走秀。这会儿还要坐红眼航班回国,去赶明天的活动。
      
      这么紧张的行程,换谁都会疲惫。
      
      陈雪下意识地想说“这事不急”,却见简淮意拉下小桌板,摊开剧本,淡淡道:
      
      “帮我要杯咖啡。”
      
      言下之意,是打算抓紧飞机上的时间,熬夜把剧本看了。
      
      陈雪犹豫了一下,还是照做了。
      
      她觉得有时候简淮意把自己逼得太紧了。拼死拼活,好像在竭力追赶什么似的。
      
      她不懂,也从未问过。
      
      她只是简淮意的助理,负责照顾他而已。那些事不是她该问的。她很有原则。
      
      ……
      
      经过几个小时的飞行,飞机终于顺利落地。
      
      简淮意已经把几个剧本都大致翻了一遍。放下剧本,他敲了敲自己的椅背。
      
      坐在后面的陈雪立刻凑上来:“怎么样,看中哪个了?”
      
      “都很好,不愧是大导选的本子。”简淮意叹了口气,声音里透着疲惫,“都太好了,我一时选不出来。回去再仔细看看。”
      
      “行。”陈雪说完,朝对面那座位瞟了一眼,低声道,“咱们等那个人先走吧。免得被人认出来。”
      
      “嗯。”简淮意闭上眼,靠在座位上养神。
      
      头等舱的客人拥有优先登机和下机的权利。飞机一停稳,空姐就过来引导客人离开飞机。
      
      帘子外面传来空姐温柔的询问。陈雪示意让另一位客人先走,空姐便扭头去了另一边。
      
      对面帘子里传出一个谦和有礼的声音。
      
      “好的,谢谢。”
      
      随后帘子被拉开。一个穿着冲锋衣、背着登山包的男人走了出来。
      
      那男人约莫二十八.九岁,眉峰挺秀,很是俊朗。
      
      他转身之时,恰好与陈雪对上眼,便朝她微一点头。继而头也不回地走了。
      
      陈雪不由一愣。
      
      俊男美女,她在娱乐圈里见得多了。但她从没见过那么……
      
      那么亮的一双眼睛。
      
      此时朝阳初升。天边彩霞万里,壮阔艳丽。
      
      像是天上的彩霞全都集在他瞳子里,才会有那么亮,那么烫的一双眼。
      
      男人的身影一闪即逝。陈雪下意识地侧过头,追逐男人的背影。
      
      却忽然间注意到,男人的登山包上,挂着一个小小的猫头鹰木雕。
      
      那木雕十分精致,猫头鹰一双圆眼活灵活现,仿佛下一秒就要转过脖子来,歪头打量你。
      
      陈雪不由吃惊,心想:难道现在流行玩儿木雕吗?
      
      回过头,简淮意却仍靠在椅背上。气息平稳,睫毛轻颤。似是已经睡着了。
      
      他真的太累了……
      
      陈雪暗叹一声,忍不住想:他到底在追赶什么呢?
      
      何至于把自己逼成这样?
      

  • 作者有话要说:  玩儿个游戏,好感度统计。
    目标是在完结时恰好把双方都刷到520!
    大家可以帮忙统计嗷!
    初始好感度:
    【江陵→简淮意】:0
    【简淮意→江陵】:70
    本章进展:
    【江陵→简淮意】+1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