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曲有误 ...

  •   夜,某皇家剧院,大礼堂。
      
      金光灿烂的舞台上,交响乐团正在演奏《La Lancette》。这是一支来自维也纳的国宝级乐团,此次演出也是受到国家官方邀请,因此台下观众中,不乏官商各界权贵。
      
      虽然是如此正式的场合,作为第二小提琴手的西格蒙德却并不十分紧张。毕竟,他是专业的。
      
      他的专业水准并不会因为演出场合的变化、观众身份的高低而发生变化。
      
      那些曲子——无论是贝多芬、德夏沃克、门德尔松,还是以难度和华丽著称的巴赫,都是他闭着眼睛也能完美演奏的曲目。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有什么资格坐在第二小提琴手的位置呢?
      
      要知道,第二小提琴可是仅次于首席小提琴手的存在。
      
      这座大剧院,是世界艺术文化的中心。今晚的演奏会,是国家之间最隆重的献礼。
      
      而他,是这场演奏会的第二小提琴手。
      
      因此西格蒙德对自己的专业水准,拥有着绝对的自信。
      
      他微颔着头颅,下颌优雅地轻靠在小提琴琴板上。神色愉悦而沉浸,仿佛依偎着爱人的脸颊。
      
      然而他的心却是冷的。
      
      上台前他匆匆扫过一眼,观众席的前排非富即贵,都是些在新闻报纸上时常出现的名字。而那些政界、商界大佬们,显然对乐团的演奏并不感兴趣。
      
      让他们感兴趣的,只是“交响乐演奏会”这个优雅的名字罢了。
      
      西格蒙德在心里冷笑,同时不由得叹息。他为之付出一生努力的事业啊,拼尽全力攀上了顶峰,结果面对的却是这样的观众……
      
      西格蒙德微垂着眼,用一种带着嘲弄与怜悯的目光,扫视过那无聊的观众席。
      
      忽然间,他捕捉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
      
      那是第一排靠边的位置。那位置视野不大好,无法看清所有演奏者的动作。但毕竟也是第一排,要论票价,至少也得卖个几千美金。
      
      当然,在这种级别的演奏会上,能坐到第一排的人,恐怕都不需要自己掏钱买票。
      
      此时坐在这个尴尬位置上的,是一位身材修长的年轻男性。
      
      黑色西装很合身,勾勒出男人优雅匀称的身形。那男人长着亚洲面孔,西格蒙德无法判断他的准确年龄,只知道他很年轻,很英俊。
      
      然而这并不是吸引西格蒙德注意的理由。
      
      令西格蒙德动容、甚至有些动怒的,是他那安详闭着的双眼。
      
      ——他在睡觉?他竟然在睡觉!
      
      他竟然在如此正式的交响乐演奏会上、在第一排睡觉!
      
      这是何等的无礼,这是何等的失态。
      
      西格蒙德咬牙切齿,正暗暗咒骂着新贵族对艺术的失礼。忽然间,他又注意到,那男人垂在座位旁的双手,正以一种特殊的节奏,微微摇动着。
      
      那节奏他太熟悉了——那正是西格蒙德正在演奏的这首曲子,《La Lancette》的小提琴部分。
      
      只见男人左手指尖起伏摇动,右手四指微蜷,正是漂亮的持弓姿势。
      
      男人闭着眼,双手自然垂于座位扶手两侧,姿态无比放松。手上却紧跟着乐团的步调,一同演奏着这首华丽的曲目。
      
      ——原来,是学过小提琴的人吗?
      
      看来这位男士并非在睡觉,只不过因为学过小提琴,所以闭着眼睛,试着跟上节奏,和乐队一起演奏。
      
      这也很正常。看到演奏家在台上演奏自己学过的乐器,许多人都会想象自己演出的样子。这是一种憧憬,也是一种向往。
      
      而且,看这男人的指法,显然已经远远超出了业余爱好者的水平……他的指法甚至和西格蒙德同步了。要知道,这可是一首难度极高的曲目,即便是专业演奏者也很难驾驭。
      
      出于对同行的敬意,西格蒙德心里的不满立刻就消失了。
      
      就在西格蒙德打算收回目光的时候,男人却又作出了令他惊奇的事:
      
      男人双手忽地一顿。紧接着,两手的指法全都乱了!
      
      ……跟不上了吗?毕竟不是专业演奏家啊……
      
      ——等等?
      
      要不是手上还在演奏,西格蒙德简直忍不住想揉揉眼睛——这男人,双手的指法好像变成了……钢琴?
      
      此时,乐团的演奏重心也恰好从小提琴转移到了钢琴组。
      
      看来这男人对这首交响乐非常熟悉,而且不光学过小提琴,还学过钢琴。
      
      这也挺常见。毕竟古典乐彼此相通,先学钢琴培养音准和兴趣,再逐渐涉猎其他古典乐器的人也不在少数。西格蒙德自己就对钢琴略通一二。
      
      就在西格蒙德安心地想着“这个男人也没什么”的时候,在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他竟然在男人手中,见识到了更多的乐器手法!
      
      长笛、双簧、小号……甚至还有定音鼓!
      
      这个男人居然会这么多种乐器?
      
      他的双手仍然那么优美、那么自然地垂在扶手两侧。他的双目仍然闭着,神态安详平静,仿佛周围的一切与他无关。
      
      只有他的指尖,如舞蹈般,跳跃在看不见的乐器上。
      
      他的动作幅度很小,如果不是刻意观察,谁也不会注意到他旁若无人的演奏。
      
      由此可见,他并不是演奏给别人看的。他并不是为了让周围人知道他会这些乐器——他只是,恰好真的会而已。  
      
      ……等等,或许这个男人不是演奏家,而是指挥家?
      
      此刻,西格蒙德不禁有些惊叹了。
      
      管乐器、弦乐器、打击乐器,学习起来都有共通之处。就像学了小提琴的人再转头去学中提琴、大提琴,都会觉得十分简单,只是换个姿势而已。
      
      但要跨越管、弦、打击几个领域,就要困难得多了。
      
      当然,也只是困难而已,并不是做不到。
      
      真心热爱音乐、并且具有一定天赋的人,通过多年努力掌握多种乐器也不是不可能。
      
      比方说他们乐团的指挥,克里姆特先生,就熟悉十来种乐器的演奏方式。这也让他在专业领域上成为了一名更好的指挥家。
      
      话说回来,人的精力毕竟是有限的。学的种类越多,就越不可能深入钻研。
      
      克里姆特先生也是如此。他对那十来种乐器的掌握,也仅限于“熟悉”而已,远远达不到演奏级别。但作为一个指挥家,这也已经足够了。
      
      西格蒙德定了定神,收回注意力——小提琴部的演奏即将重新开始。
      
      这是乐曲的最高.潮,也是全曲最难的部分。即便是他,也不能保证在分神的情况下达到完美的演出。
      
      他屏息凝神,凭借多年的磨练与技巧,将这一段最难之处完美度过。
      
      西格蒙德正要暗暗舒一口气,手上却忽然感觉不对。
      
      就在这段高难度乐章的最后一个音阶上,他失误了!
      
      作为专业演奏家,他的手指早就和琴弦融为一体。指尖传回的触感,以及耳畔小提琴的低吟,都在清楚地告诉他——他失误了!
      
      或许是整晚的演出消耗了太多体力,又或许是仗着自己技艺高超,态度上有了松懈……总之,他最后那一弓,按弦按得不够,音阶略微低了半度。
      
      好在那个音阶只持续了半秒钟都不到,而且身边其他小提琴手很好地为他盖过了这个失误。
      
      这就是乐团的好处。乐团成员之间有着多年合作的默契,能够在第一时间为彼此掩盖失误。在他们的互相帮助之下,即便是最熟悉乐曲的指挥家,都很难捕捉到这个小小的失误。
      
      这难以察觉的微小失误,更不可能影响观众的听觉体验。
      
      ——因为根本不可能有人听得出来。
      
      即便是以绝对音感著称的指挥家克里姆特也不可能。
      
      证据就是,克里姆特在那个失误发生之后,并没有朝小提琴部作出任何反应。
      
      他仍旧挥洒自如地,对整个乐团进行着指挥。
      
      西格蒙德正暗自松一口气。一抬眼,忽然对上个含笑的眼神。
      
      他不禁心头一跳。
      
      是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看他做什么?难道……
      
      难道他非但听见了这个微乎其微的失误,甚至立刻判断出,失误来自于西格蒙德这个第二小提琴手?!
      
      不可能!
      
      西格蒙德下意识的第一反应就是否认。可是男人那幽黑深邃的眸子,那含着戏谑的眼神,毫无疑问正在看着他。
      
      穿过乐池,穿过水晶吊灯金光灿烂的辉煌,在数十名演奏家中,唯独地看着他!
      
      被他听到了……
      
      西格蒙德产生了一种久违的、做坏事被老师发现的慌张感。
      
      好在男人并没有嘲笑他。男人看了他一眼之后,很快地又闭上了眼。就连唇角那抹笑意也渐渐淡去了。
      
      西格蒙德赶紧把精神力重新集中起来。眼前却始终晃动着男人那一抹略带戏谑的笑意。
      
      竟然被观众听出了失误……
      
      西格蒙德的自尊心,如冰山一般,忽然出现了一道裂痕。
      
      ……
      
      演奏会终于结束。
      
      西格蒙德仍处在失误的懊恼中,垂头丧气。
      
      谢幕之后,乐团成员们就纷纷带着乐器,离开了舞台。
      
      西格蒙德混在人群里,浑浑噩噩,险些连自己视若珍宝的小提琴都忘了拿。
      
      那可是价值数百万美金的古董小提琴——
      
      首席小提琴手拎着两把小提琴追上来,拍拍他的肩膀,笑着问他怎么了。西格蒙德摇摇头,面对好友的关切询问,他实在是羞于开口。
      
      “你的演出已经接近完美了!”首席鼓励着他,“不要沮丧,那一段你演绎得很好!西格蒙德,人不是机器,不可能永远完美无缺。即便是弗里茨·克莱斯勒、乔治·埃奈斯库这些大师,在现场演奏时也难免出错的!不用在意,你那个小小的失误,根本不会影响整体演出效果!”
      
      首席顿了顿,幽默地道,“还是说,你的沮丧是因为你没能追上完美演绎那一段乐谱的我?你想多啦,西格蒙德!如果你能做到完美演出,那么你就已经超越了我,能抢走我的首席位置啦!”
      
      西格蒙德被好友逗笑了,心头的阴霾也渐渐消散。
      
      是啊。作为一个有着多年演出经验的小提琴演奏家,他怎么像个新手一样,为自己的小失误耿耿于怀起来了?
      
      或许是因为那个男人吧……
      
      来到后台的西格蒙德,眼前再度浮现出那个男人的身影。
      
      他长叹出一口气,路过乐团指挥克里姆特的休息室时,耳朵忽然一动。他敏.感地捕捉到了一个熟悉的旋律。
      
      这是……!
      
      西格蒙德睁大眼睛。
      
      流畅、华美。每一个音阶都准确无比。
      
      从休息室里流淌出来的琴音,宛若紧贴着每一个音符,在五线谱上跳动。
      
      ——那正是《La Lancette》小提琴部里,最华丽、最困难的一段。
      
      也正是西格蒙德犯下失误的那段。
      
      西格蒙德站在门外,随着琴音渐至尾声,他的心跳也越来越快,噗噗直跳。
      
      ——休息室里的人,是谁?
      
      除了他和首席小提琴,这个乐团里还有谁能如此完美地演奏出这一段乐章?!
      
      西格蒙德非常肯定,首席小提琴手正身处走廊另一头的盥洗室。而休息室的主人,指挥家克里姆特,是绝不可能拥有如此高超的小提琴技巧的。
      
      那么,此时此刻,正在演奏的人,到底是……
      
      休息室的门并没有关紧。微微翕开了一条缝。
      
      西格蒙德紧张地咽了口唾沫。他轻轻按上门把手,感觉指尖发麻,浑身僵硬。
      
      伴随着心脏的疯狂鼓动,他悄无声息地将门推开了一点。
      
      然后,他看到了那个亚洲面孔的俊美男人。
      
      男人恰好将弓拉至最后一音。手臂干净利落地一抬,将琴弓整个拉满。
      
      琴弓离开琴弦。琴音戛然而止。
      
      与此同时,聆听者的情绪也来到了最高.潮!
      
      “难以置信!Lin!”克里姆特激动得从沙发上站起来,“你竟然真的做到了!实在是太令我惊讶了!”
      
      ……
      
      之后两人交谈了什么,西格蒙德已经没有力气去听。
      
      他感到舌头发麻,整个人都像快要晕倒似的,往后退了好几步。
      
      直到克里姆特亲自将男人送到剧院外,西格蒙德才终于找回力气,缓缓来到克里姆特身边。
      
      “那是您找来的新成员吗?接替我的……”西格蒙德自嘲似的笑了笑,改口道,“不,以他的水平,应该能直接超越我,一举成为小提琴首席吧?”
      
      他从未体会过如此强烈的挫败感,以至于垂头丧气,宛若丧家之犬。
      
      西格蒙德站在克里姆特身边,和他一起目送着男人的背影。克里姆特却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西格蒙德,你怎么会有这样的误会?他不是小提琴演奏家,他只是我的一个朋友。”克里姆特笑着说,“他快要离开这里,回中国去了,所以我特意邀请他来欣赏这场音乐会,也当是为他践行……在小提琴上,他只是业余爱好者。当然,他是极具天赋的……”
      
      西格蒙德一愣,随即有些恼怒地扬起了眉毛。
      
      “不可能!您不用安慰我!我已经听到他的演奏了……那样的水准,他绝不可能是业余爱好者!”
      
      “我来告诉你,他为什么不可能是专业的小提琴家。”克里姆特仿佛从他发红的眼睛里察觉到什么,叹息着拍拍他的肩膀,朝男人远远一指,道,
      
      “你看他的手,手指肌肉发达,皮肤纹理粗糙。你应该知道,这样的手是无法演奏小提琴的,它没有细腻的触感,无法感知琴弦最微弱的震动与变化……他叫江陵,我是在瑞士滑雪场与他认识的。他是一个极限运动爱好者。”
      
      极限运动爱好者?不是专业演奏家?
      
      也就是说,他的小提琴完全是业余学习的……他的钢琴、黑管、长笛,他所精通的那十几种乐器,全部都是业余学习的。
      
      西格蒙德像被雷劈了一般,头皮发麻,瞳孔失焦。完全无法接受。
      
      那个男人,那个叫江陵的男人,作为一个业余爱好者,竟然在西格蒙德引以为傲的小提琴上,彻底击溃了他!
      
      如同冰山自山顶崩裂,轰然坠向深海。
      
      西格蒙德的自尊心,在这一刻彻底坍塌了。被一个陌生男人,轻轻松松一举击碎。
      
      而这,甚至只是那个男人的,无心之举。
      
      

  • 作者有话要说:  注:
      《La lancette》这个名字是我编的。翻译过来相当于《the 手术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