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4章 ...

  •   闻泽辛看她几眼,笑了笑,搂住她的腰,侧过头跟陈庆说话。陈庆一直暗自观察,看到女婿对陈依这般亲昵,心里宽慰,打起精神说:“冯润这人是陈氏的老人了,手里不知握着多少陈家的资料,这也是我所忌惮的。”
      
      闻泽辛抿了一口咖啡,淡淡地道:“这没关系,岳父不必担心,交给我即可。”
      
      陈庆立即点头,“那太好了。”
      陈依被闻泽辛搂着腰,握着手机把玩,心思却都放在他们这边,听着他们对话,她垂着眼眸,听出父亲嘴里的瞻前顾后以及那一丝把所有希望都放在闻泽辛身上的念头,她纤细的手指翻转下手机,很是沉默。
      
      闻泽辛看一眼女人纤细白皙的手指,他偏头看着陈庆,笑道:“我带了文件来,过完年要启动新的项目,岳父一起看看?”
      
      陈庆一听,更打起精神:“好。”
      
      闻泽辛含笑,垂眸再一看一眼陈依,轻轻拍了拍她的腰:“文件在车里,你去拿一下。”
      陈依应了声,起声,拿过他递来的车钥匙,走出去。
      
      外头风大,他车子太豪华,又是新车,在这一片地方很显眼。陈依走过去,拉开车门,从里面扑面而来除了暖和,还有一股淡淡的香水味,那香水味她似曾相识,是昨晚在他身上闻到的那一款。
      
      陈依停顿了下,伸长手臂,拿走在后座的一叠文件,离开之前,她看一眼副驾驶。
      
      那个女的是不是坐过他副驾驶?
      
      关上门,陈依提着文件袋,走上台阶,把文件袋放在长腿交叠的男人怀里,闻泽辛掀起眼眸看她一眼。
      
      陈依指尖缩在毛衣里,她说:“我穿少,上楼穿多一件衣服。”
      闻泽辛伸手,抓住她的指尖,把玩了两下,“是有点凉,去吧。”
      陈依笑笑,拐向楼梯。
      
      换了一件杏色毛衣下来,他们翁婿俩在那儿已经谈起正事了,陈庆的不自信,在女婿的带领下,变得有精神有底气。
      
      陈依远远看去,心情复杂,抛开她自己的情感不说,父亲能有这样的精神,却应该感激闻泽辛。
      她走向厨房,廖夕跟陈鸯正忙着,廖夕是主厨,陈鸯在一旁帮忙递东西,她回头看一眼,“姐,你来干嘛呢。”
      陈依没搭理她,进去帮廖夕掌勺。
      
      陈鸯挑眉,看一眼外头客厅长腿交叠的男人,再看向陈依,嘀咕一声:“好端端地换什么毛衣。”
      
      陈依当没听到。
      
      五点半,饭菜做好,上桌。一家人也招呼着上桌,陈依去取酒,回到桌子这边,拿起杯子,低声说:“爸,你就少喝点。”
      廖夕也是劝到,“就是,喝两杯意思意思就行了。”
      
      陈庆看一眼女婿,黑着脸说:“别废话,倒多点。”
      闻泽辛笑笑,有些懒散,“岳父还是少喝点,等身体大好了,我们再喝。”
      陈庆无奈,“我没什么事了,喝酒暖身啊,这天气很冷,不过你也别喝太多。”
      
      闻泽辛含笑,接过酒杯,看一眼陈依,道:“没事,等会儿陈依开车。”
      陈依也看他一眼,道:“那也得少喝。”
      闻泽辛笑了声,“好。”
      
      他取走杯子时,指尖碰到陈依的指尖,有些凉,他垂眸看一眼,“不是多穿一件么?怎么只是换件毛衣?指尖还有点凉。”
      
      陈依顿了顿,缩回手,道:“这件比较暖和,指尖凉是因为开酒。”
      
      闻泽辛往后靠,点点头:“过来这边坐。”
      陈依抿了下唇,绕过去,坐在他身侧。
      
      廖夕跟陈庆对视一眼,眼里都带着欣慰。陈鸯在一旁,也倒了一杯酒,她撇撇嘴,看一眼低眉顺眼的陈依,又看一眼高大的男人,她笑了笑,直起身子,举杯:“姐夫,那我陪你喝一杯。”
      陈依轻描淡写地看陈鸯一眼。
      
      闻泽辛抬起杯子,跟她一碰,才转向陈庆,他笑着道,“岳父请。”
      陈庆笑笑,也举起杯子。
      
      陈鸯喝完一杯,心里不得劲。闻泽辛一眼都没抬起来看她,她撇撇嘴,倒是没再作妖。
      
      一顿饭吃了两个多小时,外头天色全黑,过年的余味还在,隐隐有红色的灯笼闪耀着。陈庆酒量一般,几杯下肚脸上就呈了红晕。闻泽辛则完全没有半点感觉,只除了桃花眼里那点儿微温的酒意。
      倒是给这个男人更添点儿暖意。
      
      他看陈庆这般,笑着搁下杯子,说:“不喝了。”
      
      陈庆高兴,笑着道:“再喝吧。”
      
      “不了。”
      
      陈依跟廖夕还有陈鸯开始劝,好歹给劝住了。又过了十几分钟,饭桌撤了,闻泽辛捞起外套,揽着陈依的腰,起身告别。
      
      陈庆压抑着酒意跟廖夕起身送他们。几个人走向门口,这时,陈鸯突然出现在楼梯口,喊道:“姐,你什么时候买了这款夜倩香水?”
      
      几个人齐齐转头,看到陈鸯手里提着一件黑色毛衣。正是陈依下午穿的那件,陈依一顿,喉咙滚了下。
      陈鸯抓着毛衣闻了下,说:“这款香水好香,你哪儿还有吗?给我一点啊。”
      
      陈依牙根咬了咬,下意识地看一眼闻泽辛,男人偏头,淡淡地看着她,随后眼帘往下,扫一眼她身上的毛衣。
      
      就这么一眼。
      
      陈依身子胆颤了下,她掀起眼眸,狠狠地对上陈鸯,“我房里有,你自己去拿,黑色瓶子那一瓶。”
      陈鸯哎了一声,转身跑回房间。
      
      陈庆叹口气,笑道:“这孩子。”
      廖夕也跟着笑。
      
      闻泽辛唇角勾了勾,搂着陈依的腰,低声道:“走吧。”
      
      他抖开外套,披在她肩膀上,语气很轻,“别冷到了。”
      
      陈依指尖抓了抓领口,没吭声。出门后,她接过车钥匙,上了驾驶位,闻泽辛圈着拳头咳了下,上了副驾驶,跟窗外的岳父岳母告别后,陈依启动车子,小区有好几处的灯不太亮,陈依偶尔得开远光灯。
      
      鼻息环绕着那股夜倩的香水味,还有淡淡的酒味。陈依放在中控台里的手机滴滴响起来,是陈鸯发来的信息。
      
      估计是没找到那一瓶香水,正在陈依麻烦。
      
      陈依没去看手机,闻泽辛则睁眼,垂眸扫一眼她的手机,随后,掀起眼眸看她,车子缓慢开着,进入大路。
      斑驳的路灯在陈依的脸上划过,略有些苍白,睫毛也长。
      
      闻泽辛笑了声,道:“下次撒谎,手段高明些。”
      
      陈依忍不住握紧方向盘。
      
      闻泽辛又道,“以后可能还有很多香水味,你需要习惯。”
      
      陈依握紧方向盘的手指松开,白得能看到青筋,她低声道,“我只是不习惯那些香水味。”
      
      闻泽辛闭上眼睛,嗯了声。
      
      “是不适合你,夜倩是用来勾引男人的。”
      
      陈依指尖又紧了几分。
      
      所以那女人是用来勾引你的么?
      
      *
      车子抵达市中心,开入地下车库,这房子是三层楼,负一层不算,上面是复式的,因为保姆放假,家里安静。
      
      两个人搭乘电梯上了一楼,陈依解下肩膀上的外套,挂在衣架上,问道:“你要先去洗澡还是?”
      闻泽辛倒了一杯冰水,喝了一口,将毛衣拉出来,牵着她的手,道:“一起洗。”
      
      陈依一顿。
      
      被子被搁在茶几上,两个人上楼,进了主卧室的浴室。不一会儿,主卧室的浴室里传来少许的声音。
      陈依哀求,有气无力的声音隐隐约约,水珠遍布整个浴室。
      
      许久。
      陈依才被抱出来,放在床上。
      闻泽辛拢了睡袍,捏捏她的鼻子,道:“我去书房,你先睡。”
      
      陈依点点头。
      
      看着他高大的背影离开书房,陈依坐了起来,靠着床头,这才拿起手机,陈鸯的信息已经轰炸过来。
      
      起先她气陈依骗她。
      后来,她似察觉了什么。
      一句一个刀子。
      
      陈鸯:这香水味是不是从姐夫身上带的,所以你忍受不了,才换下的对么?你根本没这款香水。
      陈鸯:难怪突然换衣服。
      陈鸯:这香水是用来勾引男人的,姐夫身上沾了这香水味肯定是有人要勾引他!
      
      陈依没回复。
      
      她点出沈璇的微信,编辑。
      
      沈璇,我有点累。
      
      后又把这几个字给删了。
      
      *
      初九,全市开工,陈依所在的事务所也开工了,她今年刚升SA2,刚毕业那一年是有计划在陈氏帮忙的。
      但是那会儿陈家已经是个烂摊子了,陈依性格实在不适合,最后在陈庆的规劝下,还是选择进了事务所做审计。
      这工作倒是适合她,成天跟数据打交道,没那么多繁杂的事情。
      
      开年工作不算很多,有个小项目需要做,陈依就没跟其他同事去聚餐,带着实习生在上司的安排下去了对方公司整理数据。
      
      忙完出来还早,两个人商量着吃点儿什么,这时,陈鸯的声音传来,“姐。”
      陈依看过去。
      “你怎么在这里?”
      陈鸯手里捧着一份文件,说:“我给小叔送文件啊。”
      
      陈依对身侧的实习生说:“要不你先下班吧,去吃饭我报销。”
      
      “好的,谢谢陈姐。”实习生笑笑,一脸青春洋溢。陈鸯听罢,看着那实习生走后,她撇嘴道,“姐,你那么大方的啊。”
      陈依没吭声,拿过文件道:“我爸在哪儿?”
      
      “在路上了,他今天找人谈事情,把文件落在家里,让我先把文件带到这边。”陈鸯这几年一直想去陈氏上班,但是陈庆看着陈氏这副样子,怕陈鸯难过,所以打算让陈鸯进修几年,等陈氏好些了,再安排她们姐妹俩去上班。
      
      这也是为什么陈家需要联姻,也把闻泽辛当成救命草的原因。
      
      陈庆很希望陈氏能起来。
      
      “我陪你等吧。”陈依想了下,从那天在家里吃完饭到开工,她都没跟父母再见过面了。陈鸯点头,“行吧。”
      
      于是,姐妹俩找了一家咖啡厅坐下,各自点了一杯咖啡,也没什么话可聊,彼此玩着手机。陈依偶尔看一下文件,是陈氏旗下的一家电竞公司,本来要破产了,连战队都解散了,如今又重新拿起来,是闻泽辛调拨了职业经理人过来重整。
      
      陈依合上文件,就听见几道带笑的女声从那边传来,她抬头看去,见到五个光鲜靓丽的女人往这边走来。
      其中一个似曾相识。
      陈鸯也抬起头看,她低呼一声,“世家千金。”
      陈依扫一眼,可以看出她们身穿的衣服包包的牌子,再认真看,她们几个确实有些眼熟,几种眼熟融在一起。
      
      其中一个更熟,直到那个女人说话,那把声音给陈依一个激灵。
      她下意识地收回视线。
      
      那天晚上给闻泽辛打电话的那把声音。陈鸯有些羡慕地看着她们的衣服包包,还有她们身上带着的那种自信。
      
      陈家没落多年,同样都是世家千金,却差那么多,能不让人眼红么。
      
      陈鸯看别人看得用劲,以至于那边五个女人察觉了,齐刷刷地看过来,目光一凝,落在了陈依的脸上。
      
      她们五个人顿时彼此对视一眼。
      
      陈鸯觉得她们看陈依的眼神很怪异,似在笑又似在打探。这时,那个给闻泽辛打过电话的,笑着扭回头去,跟身边的姐妹说:“哎,我得上楼买点泡芙。”
      
      “买泡芙做什么?”其中一个笑着回。
      “给闻二少送去啊,他不是喜欢吃这个牌子的么。”
      “哟,你知道他现在在哪儿么?就给他送去。”
      “不知道打个电话就是了。”
      
      隔得并不远,对话全传了过来,陈鸯眼睛瞪大,她猛地看向陈依,陈依低着头,喝着咖啡,没有情绪。
      
      陈鸯看着陈依这样,气得很,又很铁不成钢,又觉得没用。陈鸯扬高了声音道:“人家都结婚了,还在哪儿惦记人家的老公,也不知道是不是没人要,才这么不要脸。”
      
      声音蛮大。
      
      一下子就在这咖啡厅宛如一声炸雷。
      
      那五个女人似乎没料到会反击,她们愣了几秒,突然全笑起来。笑声漫天高,将陈鸯笑得脸皮都没了,仿佛陈鸯做了什么坏事一样。
      
      陈鸯气得要死,她狠狠地拽着陈依的衣服,压低了声音,“你怎么那么没用啊,陈依!连个男人都守不住,当初联姻就应该我去,而不是你!”
      
      陈依咽下嘴里的咖啡,指尖微抖,她偏头,看向陈鸯,一句不吭。陈鸯看她这样,更气,捞起文件就起身。
      陈依放下杯子,语气淡淡地道:“爸到了吗?”
      
      “到没到我也在这里呆不下去了。”陈鸯大步地出门。
      陈依拿起陈鸯忘记拿走的小包,跟着走出去,她踩着高跟鞋,人挺高的,没什么情绪,那五个一直打量她的女人还一直看着她。
      
      比起陈鸯那直接怼的方式,陈依的沉默反而让人看不出深浅。她们笑了笑,支着下巴看着,陈依出去后,看到父亲的车已经来了,陈鸯正往车里递文件。陈依深呼吸一口气,慢慢地走过去,手心冒汗。
      
      跟父亲打了招呼。
      陈庆有些惊喜,后看一眼时间,说:“明后天找个时间回家吃饭。”
      
      陈依笑笑点头,“爸,你身体好点了么。”
      
      “好多了。”陈庆伸出手揉揉她的头,“我先去忙了。”
      
      陈依:“好。”
      
      陈鸯上了陈庆的车,甩上门,没去搭理陈依。陈依也懒得搭理她,她站在原地,目送陈庆启动车子。
      
      这个点是下午两点半,陈依还没吃午饭,她返回了购物中心,买了一份饭团吃,目光落在咖啡厅里,看着咖啡厅里那五个女人,尤其是那个长得最漂亮的,之前给闻泽辛打过电话的。
      
      她拿纸巾擦擦唇角,搭乘电梯,去了三楼,在泡芙窗口买了一份泡芙。随即下负一楼开车,事务所没有项目的时候时间很自由。
      
      她开车回家。
      
      车子直接停在门口的车位,陈依下车,进门。保姆正在擦桌子,看到她回来,笑道:“太太回来了?”
      陈依换了鞋子,点点头:“嗯。”
      
      她走了两步,一转头,看到客厅里坐着的男人,闻泽辛长腿交叠,斜靠在沙发扶手上,把玩着魔方,电视开着,他包裹在西装裤里的腿线条分明。
      
      陈依走过去,轻轻地把那袋子泡芙放在桌子上。
      
      闻泽辛眼眸从魔方上抬起来,落在那袋子泡芙上。

  •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继续100个红包,明天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