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3章 ...

  •   陈依手指抓着被单,拧成了团,恍惚地看着他,又冷又热。她不好跟他说,是他妈让接的,她一直都知道,他不喜欢她碰他手机。
      
      许久,陈依抵着他的肩膀,说:“我累了。”
      
      闻泽辛挑眉,吻了吻她的脸颊,“知道。”
      
      随即,抱起她去洗澡。半个小时后,陈依穿着睡衣掀开被子上了床上,浴室的门再次打开,穿着一身睡袍的男人走了出来。
      发丝湿润,领口敞着,锁骨显着。
      
      他绕去床那边,拉起被子,大手揉了揉她的头发,“睡吧。”
      陈依嗯了声,侧过身子。
      闻泽辛淡淡地道:“过来些。”
      
      陈依抿了下唇,往后挪了挪,直到抵到他身子。他伸手把她转个身子,陈依只得趴在他肩膀上。
      他抬手一按,灯灭了。
      
      房间里一片黑暗,陈依却睁开眼,脑海里一直闪现那个女人在电话那头喊,泽辛,泽辛,泽辛。
      
      他到底有多少个喊他泽辛的女人。
      他手机里有多少秘密。
      
      又过了几分钟,陈依转身,背对着他,透过床头灯,看到床头柜上的避孕套。
      这些都是他买的。
      
      陈依看着看着,许久,闭上了眼。
      
      *
      第二天,陈依醒来已经是早上九点多了,身侧的床位空了,她起身后,洗漱下楼。林笑儿刚练完瑜伽回来,笑着道:“不多睡会儿?”
      
      陈依笑着摇头,她左右看了看,没看到闻泽辛。
      林笑儿看她张望,唇角的笑淡了些,说:“他一早就走了。”
      
      陈依愣了下,“哦,好。”
      
      林笑儿看着她有些心疼,拉着她的手,去餐厅,说:“快,吃点儿早餐,我们等会儿去沈家吧?”
      陈依摇头,“不了,妈,我回家一趟,这几天我爸身体不太好。”
      
      “哦,这样啊,也行。”林笑儿想了下,看着陈依坐下来吃饭了,转身去后面准备给陈依家的礼物。
      陈依低头喝粥。
      
      这时,几个保姆从她身后走过,看她好几眼。接着,她们议论起来。
      
      “所以还是娶门当户对得好,二少居然就这样把她留下了。”
      “早上为了这个事情,太太还跟二少吵起来,哎她倒是在楼上睡得好啊。”
      “她管不了二少的,也不明白怎么就答应联姻了。”
      “还不是为了闻家的势力,各需所求吧,好了,别说了,走吧,太太人是真好,一个劲地骂二少,给媳妇儿打抱不平。”
      “那是,那是,可是我觉得她也不太争气了。”
      
      陈依握着勺子的手停顿住,许久没动,只看着白花花的粥。
      
      她视线扫向桌面上的手机,看了好几眼,才拿起来,想了下编辑。
      
      陈依:你早上出门怎么不喊我一声。
      
      很快,那边回复。
      
      闻泽辛:让你多睡一会儿。
      
      陈依心里冷笑,不需要,我不需要——
      
      吃过早餐,陈依跟林笑儿告别,林笑儿送她到车旁,牵着她的手嘱咐,“有空就回家住,你跟泽辛两个人单独住外面肯定没家里吃得好。”
      “好的,妈。”陈依笑着点头。
      林笑儿又笑了笑,顺顺她的头发,陈依余光看到管家提着好几个礼盒放进车厢后座,她垂下眼眸,说:“妈,家里什么都不缺。”
      “拿着拿着。”
      陈依没再拒绝,她走向车子,上了驾驶位,启动车子,一边跟林笑儿跟管家点头示意一边调转车头。
      
      白色车子开出大门。
      
      林笑儿眉头紧拧,“依依在我们家很不自在。”
      
      管家叹口气,“二少的态度是关键。”
      
      林笑儿脸色又黑又无可奈何。养了两个儿子,没一个省心。闻泽辛这些年主要跟着小叔做事,性格上变化蛮多,看不太透。
      
      *
      回到陈家,陈依停下车,廖夕就从屋里出来,看着她道:“你爸没什么大事,不用专门跑一趟。”
      “你最近正新婚期间,多陪陪闻泽辛。”
      
      陈依笑了笑,没吭声,从车厢里拿礼品出来。陈鸯也跟着下了楼,看到礼品有些妒忌,想起昨天咖啡厅那一幕,道:“姐姐想陪,也得看姐夫想不想让他陪啊。”
      
      陈依淡淡地看陈鸯一眼。
      廖夕接过礼品,对陈依道:“别管她说什么。”
      
      陈依挽着母亲的手,进了屋。陈家这别墅跟闻家不能比,这附近靠山,光线并不好,年代又久,附近有几栋都成了出租楼。
      
      陈家只请了一个保姆,保姆过来拿东西。廖夕看着闻家送的那么多好东西,心安很多,至少闻家父母是很喜欢陈依的。
      
      陈依上楼去看父亲,陈家走到今天会如此衰败,主要的原因都是陈家的男丁身体一直都不怎么好。
      再硕大的家业碰上短命鬼,也很难维持。好在父亲身体还行,所以他一生病有点儿什么风吹草动,家里人都紧张。
      
      陈鸯从陈依身侧匆匆走过去,端起柜子上的碗,喂陈庆喝药。
      
      陈依脚步一顿。
      廖夕说:“陈鸯嘴巴是毒,但是她对你父亲是真好。”
      
      陈依:“嗯。”
      
      陈庆看着女儿来了,笑了笑,脸色有了点儿血色,陈依握住父亲的手,“好些了吗?”
      陈庆点头:“好多了。”
      他视线往后扫,似在找人。
      
      陈依迟疑了下,道:“他最近有点忙,我们结婚耽误他不少事情。”
      陈鸯在一旁听见这话,抬起头,非常鄙视地看着陈依,陈依眼睛突然有些刺痛,陈庆笑着点头,说:“理解,就是上次冯润那事情,我想问问他打算怎么处理,我倒是拿不太定主意。”
      
      这也是挺悲哀的事情。
      
      陈家女婿成了陈家的救命草。
      
      陈鸯啧一声,说道:“姐,你给姐夫打个电话,让他过家里来呗,顺便晚饭在这里吃好了。”
      
      陈庆顿时有些希冀地看着陈依。
      
      陈依此时真恨不得吃了陈鸯的肉,可是一看到她手里端着父亲的药碗,她忍下了,拿出手机道:“我打看看,他若是没空就算了。”
      
      说完,她转身走向阳台,落地玻璃印出了她的脸,高领的黑色毛衣隐约可见脖颈上的吻痕,她挪开视线,找到闻泽辛的号码,拨打出去。
      
      她极少打他电话。
      
      很快,一串音乐声后那头接了,男人还没开口,先窜入耳边是几道笑声,有男有女,女的声音最为明显。
      是昨晚来电的那把女声。
      
      陈依猛地握紧手机。
      
      闻泽辛低沉的声音传来,“嗯?老婆。”
      
      陈依看着落地窗玻璃笑了笑,随即道:“今天忙吗?”
      
      “还行。”男人声音轻飘飘的,他没有特意冷淡,可是这轻飘飘地应话,就显得不热情。
      
      陈依能感觉身后父母,还有陈鸯的视线。
      她淡淡一笑,“过来家里吃顿饭吧?我爸昨晚有些发烧,想看看你。”
      
      她语气没什么起伏,但是话里隐了几丝哀求。
      
      闻泽辛在那头听到了,他单手支着膝盖,转着手边的笔,几秒后,他笑道,“好,我三点半过去。”
      
      “谢谢。”
      
      那头,男人挂了电话。
      
      陈依也松一口气,她握紧手机,转身看向房里的三个人,最后落在陈庆的脸上,道:“他这会儿在忙,等会儿三点半过来。”
      
      陈庆一听,笑起来,点点头:“好,好。”
      他对廖夕说:“准备一下,晚上我跟他喝两杯。”
      
      廖夕听罢,眉眼也舒开一些,点点头,转身下楼。陈鸯啧一声,话头是她起的,这会儿反而有些妒忌。
      
      下午三点半。
      
      陈庆换了一身衣服下楼,陈依扶着他,廖夕进了厨房忙,陈鸯跟在陈依父女的身后,看着门口。
      远远地,一辆黑色的保时捷开过来。
      
      陈依看见熟悉的车牌,松一口气,这个人薄情归薄情,但是说到做到。车子停下,车门打开,闻泽辛穿着黑色毛衣跟西装长裤走下来,甩手关上门。
      
      他人很高,这房子仿佛装不下他一样。
      
      陈依看着越走越近的男人,闻泽辛上了台阶,笑着喊道:“岳父,身体好些了吗?”
      
      陈庆看到他,眼睛一亮,“好些了。”
      
      “那就好。”闻泽辛说着,看向陈依,夫妻对视,陈依抿了下唇,上前,抬手理了理他的领口。
      闻泽辛垂眸,几秒后,握住她的手,随即牵着她,另外一只手单手去扶陈庆,“岳父是想找我谈冯润的事情么?”
      陈庆一愣,心想闻家的少爷真的都太聪明了,他笑着点头,“是,你看这人留还是不留呢?”
      
      “留着啊。”
      
      三个人坐下,陈鸯在对面也跟着坐下,视线落在闻泽辛身上。她看一眼陈依,又看一眼陈依被男人大手握住的手,心想,难怪陈依如此忍气吞声,这样的男人,是个女人都难抗拒。这样的男人,也难怪那么多世家千金巴在他身上,跟他闹绯闻。
      
      陈鸯看着看着,脸有些红。
      
      “留着?”陈庆拧眉。
      闻泽辛往后靠,长腿交叠,桃花眼含笑,在在一副公子哥的样子,“放他现在走,太可惜了,总要让他付出点儿代价。”
      陈庆一愣,随即明白了。
      
      陈依起身,去倒咖啡,回来后,她将咖啡放在茶几上,茶几上放着闻泽辛的手机,她见状,略微错了下杯子。
      
      闻泽辛眼眸淡淡地看她一眼。
      
      陈依面不改色地直起身子,也看一眼闻泽辛,四目相对,她很快挪开视线,不由自主地想起昨晚。
      
      他还在她/身/体里,却说那样冷漠薄情的话。
      
      她抿了抿唇,他肯来看她父亲这喜悦一下子就冷了许多。
      
      她对父亲说:“爸,我去厨房帮一下妈。”
      
      陈庆听罢,立即道:“你去干嘛,在这儿陪着泽辛,让你妹去。”
      
      陈鸯一脸看好戏,刚刚姐姐姐夫那一对视,姐夫那眼神那儿有半点儿喜欢?冷淡得跟看路人一样。
      陈依这是要逃回厨房里。
      
      陈鸯笑道:“我去就我去,姐,你好好陪着姐夫。”
      她一脸的笑意,可惜似是看透了似的,好戏的意思全藏在眼睛里,陈依看一眼陈鸯,没吭声,好一会儿,她坐回了闻泽辛的身侧。
      
      她皮肤白,今天穿的也是黑色毛衣,脖颈吻痕此时有些明显,闻泽辛伸手,轻轻地撩了下她的毛衣。
      陈依身子一缩。
      
      闻泽辛轻声地反问:“嗯?”
      
      陈依没再缩。

  •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100个红包,明天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