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裴笑着急地问:“我、我不知道啊?我能得罪谁啊?”

      裴笑飞快地在心里回忆他的几个仇家,他没后台没背景,一直如履薄冰,四处逢源,谁也不敢得罪,就算以前因为挡了人的路跟人结仇,但他都退圈两年销声匿迹了……

      裴笑非常排斥去考虑池曜这个可能性,又不得不考虑。

      太巧了,池曜的可能性太大了。

      他想来想去,他犯过的最大的错就是误夺了池曜的处男之身。

      裴笑人脉广,他去问了一圈,被告知说是电视台的一个大赞助商点名不准他们出场。

      赞助商都是公开的,又不难查,一查就查到了池家的公司。

      多半就是池曜干的了,之前赶尽杀绝没有做完,现在又逮到他,继续封杀。

      裴笑放下手机,低头,看到宝宝窝在他的怀里,两只小手紧紧地抓着他胸口的衣服,像是一团云朵一样软绵绵的,一股甜香奶味。

      宝宝睡得特别香,嘴上叼着奶嘴,不知道梦见了什么,砸吧砸吧小嘴巴。

      裴笑看了一会儿,觉得开心了许多,忍不住笑起来,戳戳他棉花糖一样软绵绵胖嘟嘟的脸颊。

      小宝宝被爸爸闹醒了,打了个哈欠,眨巴眨巴眼睛,迷迷糊糊地咧嘴一笑,他的眼睫毛又长又浓,眼仁又黑又大,这样笑着看你时,眼睛里像是揣着一捧亮闪闪的星屑。他躺在那,像是翻倒的小乌龟一样翘着小脚。

      裴笑把他放到摇篮床里,小宝宝扶着木栅栏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吃着一只小手手望着爸爸,看到他拿起奶瓶,他知道爸爸要给他做好吃的了,乐得咯咯直笑,小手抓着扶栏,小屁股一蹲一蹲的,高兴到简直蹦跶起来,但是他还太小了,还蹦不起来。

      算了,还是先喂宝宝吧。

      裴笑去冲泡好一瓶奶,去把宝宝抱起来,宝宝靠在爸爸的怀中,用他的小手抱着奶瓶迫不及待地喝起奶,喝得“吨吨吨”,他太高兴了,一双黑葡萄似的眼睛里盛满清澈的笑意,仿佛有奶喝有爸爸抱他就心满意足了。

      裴笑在他粉腻荔白、胖嘟嘟的小脸蛋上香了一口,一边觉得治愈,一边想起池曜,又觉得烦躁。

      两年前,裴笑发现自己怀孕——

      他是吃了紧急避孕药,这倒不假,但好像买到了假药。男omega又不像女omega一样还有经期,加上他的体质原因,发热期来得一直不按时,这孩子在他肚子里的时候也不闹,除了想吃饭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等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怀孕四个月了。

      裴笑这才感到棘手,他赶紧去医院,医生说也不是不可以做流产手术。

      裴笑在医院的走廊坐了一下午,他逛到产科婴儿房外,从窗户外面看到一个个刚出生的小宝宝,实在于心不忍。

      难道他也要做一个抛弃自己孩子的父亲吗?

      他以前看过流产手术的过程,太可怕了,他没办法对肚子里的宝宝做出那么残忍的事情。

      他想抽支烟冷静一下,掏出来以后才记起来自己怀着孕,挠挠头,把整包烟给扔了。

      那会儿他还有个金主霍北骞,已经被包了一年,合约里写着期间不许出轨,但他一不小心跟池曜睡了,严重违反了合约,要赔违约金的,他一个穷逼哪赔得起啊?

      他跑路的时候,既躲着池曜也躲着霍北骞。因此也丢了几个因为霍北骞而搭上的资源。

      反正也没工作了。

      干脆隐退生孩子去算了,而且池曜长得那么英俊,用他的基因生下来的小孩应该会很漂亮吧。

      等小宝宝生出来以后,也应证了裴笑的想法,确实无敌可爱。

      他做好了一切心理准备照顾孩子,连怎么缓解自己产后抑郁的书都研究过了,最后都没用上,医生和护士都说他的宝宝是他们生平见过最乖的小宝宝了。

      他现在最庆幸的事就是当年决定要这个孩子,最怕的是孩子他爸发现他偷偷生下孩子,要来跟他抢。

      他不打算再和池曜有什么牵扯,不用池曜对他说什么难听的话,他有自知之明,并不认为自己能配得上池曜。

      池曜那人是个直A癌大奇葩,谁也说不准按照他的脑回路会发生什么。

      但既然池曜现在能出现在风月场所,应该代表他已经不介意当年的事了吧。

      池曜那样的人,应该会找另一个大家族的女alpha联姻,强强联合,再生一窝小alpha。

      他的宝宝还说不准以后是alpha还是omega,不过他不在意,不管他孩子的第二性别是什么,他都喜欢。

      这是他的亲人,他好容易才得到的亲人。

      第二天一早,裴笑把宝宝交给住家阿姨带,出门去公司。

      宝宝被阿姨抱在怀里,送他到门口,像是知道他要出门,没有哭闹,只泪汪汪、眼巴巴地瞅着他,裴笑亲了他一下:“爸爸晚上回来陪你。”

      宝宝脸红红地朝他笑,捏捏小手,裴笑知道他要做什么,把脸颊凑过去,宝宝在他脸上“mua”地亲了一下。

      快把裴笑甜坏了。

      裴笑开车到公司,先去公司大楼的练习室。

      他制作的男团一个四个男生,都已经在练歌舞了,跳得汗流浃背,裴笑进门的时候,一首歌还没跳完,舞蹈老师背靠着镜子,正在紧盯着他们,给他们抠动作。

      裴笑在一边等,等练完这一遍,舞蹈老师关了小音箱,他们才停下来,纷纷和他打招呼:“裴哥早。”

      打完招呼,一个个都累得瘫坐在地上,仰头喝水。

      他们公司凌羽影视是一家小公司,目前公司一姐也只是个二线明星,主要拍电影电视剧,还有几个歌手。

      以前从没搞什么男团了,纯粹是老板见近来国内偶像市场火热,觉得应该与时俱进,想要掺和一脚,想着到时候送出去参加个什么选秀比赛,指不定红了呢是不是?

      就算不能红,反正也花不了几个钱,再看看能不能做点别的。

      裴笑混圈混了十多年,自己没多红,但他够不要脸啊,人脉一大把。

      五六个月前,他在朋友圈看到朋友招经纪人、制作人,便去应聘了。

      他一个人能顶三个,他本人会唱会跳,演技也不错,歌坛影坛都有人脉,当时他过来不是单纯当打工仔,直接问朋友要了股份和分成。

      他这个朋友是个人傻钱多的煤老板,除了有点好女色,在专业方面不会指手画脚,每个月看看财报觉得赚到就满意了,双方一拍即合。

      他东拼西凑,挖来了四个练习生,但是实力都很强,老板着急赚钱,一群男孩子没日没夜地疯狂练了几个月舞台正打算出道。

      刚在网上放出了宣传和预告,有师哥师姐帮忙宣传,就新人来说,算是有不小的水花了。

      正是出道前最紧要的阶段,不能松懈,他们自己练得也很认真,务必做到肌肉记忆,到时候上了舞台就算紧张也不会出岔子。

      裴笑走到小崔身边,问:“昨晚那么晚回来,不累啊?”

      小崔精神奕奕,笑呵呵地说:“不累。”

      裴笑有点羡慕,年轻真好,就是熬个通宵也不在话下。小崔是他们团的门面,团里最漂亮的男孩子,一出道就因为外貌条件太太太优越而得到了广泛的关注,总有投资商点名要他去饭局。

      裴笑每次看到这些朝气蓬勃的男孩子,就好似觉得自己也跟着变年轻了。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娱乐圈里最美的光就是新人眼里的光。

      正是因为青涩,一切亟待起航,未来充满未知的无限可能,而他们公司穷,更加衬得这群男孩子有种除了青春一无所有的感觉。

      裴笑就是觉得他们能红,他红不了,那他带的这群男孩子能红也挺好的,还更挣钱呢。

      裴笑对他们是既当哥又当妈,偶尔还得兼职舞蹈老师、声乐老师,就指着这群男孩子给他赚奶粉钱了。

      裴笑已经给他们联系好了出道舞台,就在一周后。

      然而因为他得罪了池曜,可能要害他们出不了道了。

      说实话,气不气?当然气。

      池曜至于吗?封杀他就算了,是他的错,他都转行了,有必要连他带的艺人一起封杀吗?

      妈的,姓池的也太他妈小心眼了吧?还是不是男人吗?

      但池曜连他转行当经纪人都无法接受,假如知道他偷偷生孩子,后果不堪设想。

      裴笑尝试着联络了一下他的人脉,看是否有转机,可是没有。他势单力薄,他花了十年攒下来的人情,在池曜面前不堪一击。

      先吃饭吧,吃饱了再说。

      裴笑吃完饭,找了个没人的空房间,关上门,他掏出手机,通讯录里有池曜的联系方式。

      虽然他换了号码,但他一直留着两年前池曜联系他时的手机号。

      裴笑深吸一口气,拨通了这串号码。

      不多时,有人接起电话,他听到池曜不耐烦的声音:“别在我工作的时候打过来,一个小时后再打给我。”

      裴笑一句话都还没有来得及说,就被挂了电话:“……”

      裴笑气得差点没把手机捏碎。

      他耐着性子等了一个小时,再拨通过去。

      池曜像是知道他是谁,径直问:“找我什么事?”

      作者有话要说:

      吃药同学美滋滋地想:别人的电话都直接挂,老婆的电话我还特地接起来解释一句,我真是个好小攻。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