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裴笑当时脸就绿了。

      妈的,不会说话就不要长嘴好吗?

      不过他名声是不好。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两年前他混圈的时候,勾搭金主换资源的事被狗仔营销号捕风捉影地报道了。

      圈子里清清白白的人都指不定会被泼脏水,更别说他这种不干不净的了,有的网友说得特别难听,他看过自己的帖子,善良的叫他交际花,难听点的叫他公交车。

      可谓是声名狼藉。

      最巅峰的时候,但凡他跟哪个有钱人走在一起就说他和那个人有一腿,每次进剧组必要睡遍导演、编剧、剧务等等。

      天可怜见,他哪有那个精力啊??

      再说了,他也是有点挑的好吧?以为他什么歪瓜裂枣都能下口吗?他的金主可能不算太年轻,但好歹也是个帅叔叔啊!!

      裴笑在心里把池曜骂了臭头。

      但他对上池曜,还真就心虚,毕竟,他偷了池曜一件特别贵重的东西……

      所以,面对池曜刺耳的嘲讽,裴笑低下头,握紧拳头,压抑住想揍人的冲动。

      裴笑扶着的张总醉醺醺,刚才因为在闹,也没听见池曜骂的话,转头看到池曜,认出他是谁,顿时间把美色抛到脑后,瞬间收起色相,宛如正人君子,前去跟池曜攀交情:“真巧,这不是池总吗?您怎么在这?”

      “您也认识裴笑?”

      这“认识”二字咬字尤为意味深长、暧昧含糊。

      池曜犹如怕染上什么病菌一样,皱了皱眉,嫌弃地说:“……不太认识。”

      裴笑就在心里嘀咕了,他俩是不熟,单纯的睡过一次的关系。

      非要比喻的话,就像是大自然的春天,两只野兽受生物繁衍需求的本能而完成□□的任务。

      你说多爽吧?池曜是个处男,什么技巧都不会,就只会横冲直撞加乱咬人,把他身上咬了不知道多少个牙印——

      还好他意志坚定一直捂住脖子,才没有被池曜结番!

      他觉得小池总得谢谢他。

      只是滚过床单糟蹋了池曜的清白,他就跟池曜结下深仇大恨,这真结了番,小池总还不得呕死?
      裴笑已经感觉有点不好了,就算没结番,池曜也是他的天命之番alpha,光是站在那,对他来说就是行走的媚药。

      即使他不喜欢池曜,在信息素的影响下,眼里看到的池曜就像是开了滤镜一样,好似上天按照他的喜好量身打造的美男子,浑身上下都在对他散发着诱人的荷尔蒙。

      裴笑深吸一口气,恭恭敬敬地说:“那张总、池总,你们聊,我不打搅了。”

      池曜这才开口:“我准你走了吗?”

      像把他的脚钉在地上,裴笑站住脚步,脸上扬起个笑,缓解尴尬:“……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壁灯的光断崖在池曜背后,让人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像是戴着一张面具,一双眸子在暗中愈发深沉,他就像用黑钻、冰雪和月桂树叶加上神明的偏爱而诞生的美男子,起码这幅皮囊无可挑剔,英俊而高贵:“真能躲啊,你人间蒸发两年,我还以为你死了。”

      “哈哈。”裴笑装笑,“我还活得好好的,真是对不起你了啊。哈哈,哈哈哈哈。”

      旁边的张总看他俩叙旧,再看裴笑的眼神都慈祥和蔼许多,好似之前没有差点没和裴笑打起来的人不是自己。

      池曜一点也不觉得好笑,一直冷着脸,等裴笑自己都觉得笑不下去了,他接着问:“你现在在做什么工作?”

      裴笑心惊胆战:不是吧,大哥,我好不容易才回来找份工作,我很缺钱的,别搞我了吧?

      裴笑支支吾吾地说:“……就在朋友的公司帮帮忙赚几个钱。”

      池曜动了一下,微微侧了下身,光落进他的眼眸里,像是星点火屑被拨动了一下,他不冷不热地问:“你怎么不拍戏了?”

      裴笑还是忍不住抬起头,憋气地望了这个罪魁祸首一眼:您还问呢?不是您封杀我的吗?不就是糟蹋了您的处男,至于吗?我才是受啊??

      裴笑只得尴尬地说:“到我这个年纪混不出头,基本就接不到什么工作了啊……”

      池曜又问:“有名片吗?”

      裴笑眼睛都没眨一下,撒谎:“没、没带。”

      池曜盯着他。

      张总突然说:“我有他的名片!池总您要吗?”

      裴笑猛得转过头,瞪着这个死胖子。胖子已经把他的名片屁颠屁颠地递给池曜。

      池曜把他的名片拿在手里,端详了片刻:“哦,原来你现在在当经纪人啊。真巧啊。”

      裴笑慌得不成:“嗯……混口饭吃。”

      池曜斯文楚楚地一颗一颗解开西装纽扣,从内袋里取出鳄鱼皮名片夹,把他的名片郑重其事地放了进去。

      裴笑想到他那个名片夹里放的都是大佬的名片,顿时有种脸上增光的感觉。

      池曜不紧不慢地放好,又重新扣上西装纽扣,他穿衣一丝不苟,禁欲矜贵,冷若冰霜。

      裴笑忍不住想,两年前池曜在他身上意外破了处,应该就不会像以前那样守身如玉了吧?一定就此开了荤。

      不然他们也不会在这种风月场合偶然重逢。

      池曜朝他逼近过去,裴笑下意识地退了两步。

      这时,一声暴喝声响起:“放开我哥!”

      裴笑转头一看,原来是被他赶跑的小崔回来了,还不知道从哪找了根拖把,那架势,跟高中生约架似的……他本来也就是高中生的年纪就是了。

      裴笑蒙了,没来得及拦着他们推开池曜。

      裴笑头皮发麻,眼看着池曜的脸色一黑。

      池曜没好气地说:“这又是你的哪个相好?”

      裴笑在心底骂池曜淫者见淫,面上赶忙赔笑脸,硬着头皮解释说:“这是我带的小孩子,年纪小不懂事,池总您大人有大量,别和小孩子一般见识。”

      小崔看到池曜,像是被吓到了。

      裴笑不敢再多纠缠,拉着他走了。

      等上了保姆车,裴笑才算松了口气,他转头没好气地骂小崔:“我不是让你走吗?你回来干嘛?”

      小崔支支吾吾地说:“你要是因为我被人欺负了,我一辈子都不会安心的,那我情愿不混了。”

      裴笑又觉得窝心,又觉得唏嘘,说:“别说这种傻话,进了圈切记要心狠,心越狠,越豁得出去,才能红,知道吗?”

      小崔撇撇嘴:“……不知道。”

      裴笑跟他关系熟,见他叛逆,跟老大哥似的抬手给他脑壳一个板栗:“臭小子。”

      小崔捂着头:“哥,那个跟你站一起的男的你认识的啊?”

      裴笑想了想,撒谎说:“不认识。就以前见过两面。”

      小崔“哦”了一声,低下头,若有所思。

      到家已经是夜里两点。

      裴笑疲惫极了,尽管很想倒头就睡,但他还是强忍着睡意,先去浴室洗了个澡,确保自己身上没有酒臭味。

      裴笑从浴室出来,住家阿姨也醒了:“裴先生,您回来啦?”

      裴笑说:“不好意思,吵醒你了。”

      阿姨问:“没事儿。”

      裴笑随她进了客卧,胡桃木婴儿摇篮床里躺着一只小宝宝,睡得正酣。

      宝宝好像是知道爸爸回来了,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睡意朦胧地看到他,还没清醒,以为在做美梦一样地咧嘴一笑,咿呀作声。

      裴笑心都要化了,太萌了。

      阿姨问:“裴先生,宝宝跟你睡还是跟我睡?”

      宝宝醒了,朝他伸手,小手一捏一捏,笑起来眼睛跟月牙儿一样,奶声奶气地快把他甜死了:“叭……叭叭……”

      裴笑把宝宝抱起来,把他的宝贝抱进怀里,说:“跟我睡吧。”

      父子俩别提多亲热了。

      裴笑就纳闷了,明明他的宝宝跟池曜长得有六七分像——毕竟有一半的染色体来自池曜的贡献——但是为什么池曜就那么惹人厌,他家宝宝就那么可爱呢?

      但大概是今天突然遇见了被他偷了染色体的池曜,裴笑有些心神不宁,总有种不好的预感,眼皮直跳。

      放在桌上的手机铃声响起。

      这么晚了,谁打来的电话啊?

      裴笑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电视台音乐节目的导演,一接起电话,对方就对他说:“小裴啊,上面突然和我打招呼,说不准你的团上节目,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裴笑懵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