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1
      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玻璃反射在兰芝盖的被子上,她醒来,伸出手想要抓住它,那缕光跑到了她的手背上有一丝温暖的感觉。因为喝了些酒整夜她睡得很沉没有做梦。
      她起床收拾好,拿出一条在街市上买的手工晕染披肩披在单薄的针织衫外,下了楼。
      她想喝咖啡,想起冷冷不喜欢,便倒了杯温水。
      一楠已经来了,正在打扫大厅,看见她便笑着说:“这条披肩很适合你。”

      兰芝很少和年轻的男子交朋友,她没有和他们共同的话题,在他们追求刺激和新鲜事物的年纪,她已经得为生计而忙碌,她的寂寞只有自己能抚平。
      但一楠让她感觉就像清晨的阳光,没有太过炙热,带着一丝温暖,总想让人靠近。
      他有着比他年纪多的一份沉稳。

      兰芝打开电脑,有人留言。
      网友:原来写了这么久,说了这么多,都是为最后的地方做宣传,一早看出是广告。
      网友:同上,但还是想去看看。
      ...
      兰芝本想解释,想一想自己确实已经加入忘都客栈,虽不是为了利益,但毕竟已不单单只是一个住客。
      她从没有想过投资要有所盈利,保本就实属不错,如果亏本她也不在乎,对于原本一无所有的人而言,她的资本本就是不怕失去,没有家的她现在只不过找了一个安身之处。

      有一个网名“晴天”的网友私信她:兰芝,能告诉我忘都在哪吗?

      兰芝留下了忘都的地址和联络方式。

      2
      冷冷将沏好的陈年普洱和一些茶点放在兰芝面前,深红的茶汤像及一杯红酒,茶香浓郁。
      兰芝说:“我们都不懂经营之道,只得走一步是一步。”

      “要不让一楠也加入。”冷冷手握茶杯看向正在一旁打扫的一楠。
      “我就算了,帮你们可以,我也许不会呆太久。”一楠答道。

      “你是学什么的?”兰芝有些好奇,她只知道他大学毕业后就四处游走。
      “建筑设计。”
      “啊!”兰芝觉得似乎他们大材小用。
      冷冷很满意自己的眼光,微微点了点头。

      “一楠,可以请你帮个忙吗?”兰芝想到忘塔和忘阁的事,“我想在大榕树那里挂上一些瓶子,能装下一些手稿,还要有瓶盖才能防雨。在门口的位置再设一个木头置物架...”她突然发现自己有些喧宾夺主马上询问冷冷,“你同意吗?”
      冷冷却说:“我也正有此意。”她们会意的相视而笑。

      “没问题,我先画好图纸,玻璃瓶可以找老王帮忙,他认识一些当地手作师傅,置物架我自己动手,用杂物间一些装修剩余的木材做。”

      “太好了!来,让我们为忘都更好的明天干杯。”冷冷以茶代酒举起茶杯,兰芝和一楠也只好跟着拿起杯子一起喝了一杯。
      兰芝觉得也许是受冷冷影响也变成性情中人,以前凡事做什么都谨言慎行,从不轻易提出自己的想法。

      3
      兰芝搬出一张小桌子和竹凳坐在大榕树下写作,她很喜欢这颗古老的大树,它一定见证了许多的故事。
      春日暖暖的阳光照在身上,她感觉前所未有的放松和自在。
      她轻轻的问刚走进院子的一楠:“今天是哪天?”

      一楠愣住,他在这所城市停留也仿佛忘记了时间,只能笑道:“昨天的明天,明天的昨天。”
      兰芝听了大笑起来,反正过一天是一天。
      一楠好奇的走进:“你是一个作家?”
      “不,我只是一个写字的人,我不善于说话,只能把所有的想法用文字表达。”
      “有很多人看吧。”一楠在她旁边的台阶上坐下。
      “有一些吧,很多时候我只是写个自己看,不过幸运的是它带给我一些收入维持生计。”

      “为什么四处游走,没有做你的专业?”兰芝很少向人提问。
      “我并不喜欢我的专业,只是为了学而学,我想离开所以就走出来了。”一楠坦然答道。
      兰芝没有再说话,她也有自己离开的原由。
      他们看着树枝上几只出生不久的小鸟正一上一下地练习着飞翔,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一片生机缭绕,终于向着更高的地方飞走了。

      “除了写作平时还喜欢做什么?”一楠问道。
      兰芝想了想:“常常看文艺片,那种对白很少、镜头很长、眼神很多的片子...”
      “有推荐吗?”一楠平时只爱看书。
      “喜欢《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最后很长很长的镜头,一直在游走的镜头...穿过公路,穿过海面,穿过松子的过去和未来,穿过她漫长却也短暂的悲的一生..”
      那段镜头兰芝来回看了很多遍,每一遍都像是穿过自己的身体,仿佛经过了她的过去要到达遥远的未来。
      “我也去看看。”一楠微笑,他浅浅的梨涡若隐若现。
      兰芝觉得她在忘都仿佛说了这辈子最多的话,笑了这辈子最多的笑,她很惊讶这里带给她的改变。

      他们的闲聊被前台传来的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一楠赶忙跑着进去接。
      接着兰芝从听到大堂里传来了一阵欢呼声,她也好奇的走了进去。

      “兰芝,我们有客人了,一次定了三间房,住四天三夜,他们于五天后到达。”一楠也有些兴奋。
      兰芝听了也有些欣喜。
      冷冷从一旁的厨房里跳了出来,手里拿了壶米酒激动地说:“必须庆祝一下,刚好张嫂做了下酒菜!”

      刚好是午饭时间,张嫂正端了菜摆在长木桌上,听了冷冷的话摇了摇头。
      一楠和兰芝走进一看:青笋肉片,甜椒肉丝,番茄炒蛋,豆腐白菜汤。
      好一桌下酒菜,他们俩同时笑了起来。

      “什么事这么高兴,门口就听到你们的声音,要不要试试这个?”老王这时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瓶红酒。
      张嫂也终于忍不出嗤一声笑出声来,她可没有准备什么下酒菜。

      4
      日历翻向三月,院子里的花陆陆续续的绽放开了,大树上青色的叶子也多了起来。
      他们拖老王找师傅按照一楠画的图纸做了一批玻璃瓶,三天后会先拿到部分样品,刚好在客人到达之前。
      兰芝又定了一些有纹理的木浆纸,裁成小小一张张,刚好可以卷放进瓶中,有点许愿瓶的样子,只不过它不是愿望,是遗忘。

      一楠用装修剩下的木材做了简易的置物架,放在门口,他们定了个牌子,写着:忘阁。
      只有他们知道它的用途。可能后续要写个说明附在上面。

      冷冷说她不想要的物品就可足已放满整个架子,还只是冰山一角。
      兰芝的东西向来都是所需的生活品,她也在想还有什么是不需要的。
      一楠也想了想,他的行李里最多的是书,可能会找两三本不看的放在上面,看看会不会有人需要,如果没人要,他还是要收回去的,惹得兰芝和冷冷直笑。
      张嫂说她的东西都是宝贝,倒是会去看看架子上有没有她需要的拿回去。

      就这样他们终于等到了第一批客人的到来。
      订房的人是一个女子,她叫做桑晴。

      5
      桑晴定了三间房,因为不止她一人前往,她的好友小西和她一起,中学同学泽宇也请了年假说顺便出来透透气。
      她知道他们都有心陪她。
      她在一个论坛里一直关注着兰芝,听着她的故事,跟着她的脚步,终于她找到了她也想去的地方。
      她毫不犹豫的前往。

      她站在忘都客栈门口,望着招牌和旁边的忘阁,突然笑出声来。
      小西莫名奇妙的对着一旁的泽宇说:“该不会傻了吧?”
      泽宇马上维护道:“傻得可爱。”
      小西朝他翻了个白眼。

      他们一进院子,一楠就出来帮忙拿行李,带着他们到前台登记。
      “麻烦需要各位的身份证。”
      一楠接过三张身份证,登到小西的时候,他抬头看了一眼。
      小西会意的笑笑:“没办法,比有些男的还帅。”
      小西穿着破洞牛仔裤,宽松的黑色卫衣,双肩包只背了一边,留着很短的头发,长得清秀,一楠第一眼看她时以为是小男生,没想到是女的,他不好意思的笑笑。

      “我们三人是朋友。”桑晴主动说道。
      一楠点了点头,他注意到女子旁边的男生很高大,健硕,应该平日里爱运动,似乎很照顾这个中长发的女子。
      而这个女子显得很文静,说话很温柔,三人看上去是相处多年的老友。
      他领着他们上了二楼的房间。

      冷冷刚好从楼上下来,朝他们笑了笑。

      “你好。”桑晴看着眉角有一颗痣的美丽女子,她知道她就是客栈主人。
      “你好。”冷冷说着向楼下走去。
      “你们认识?”小西在一旁小声的问,眼睛盯着冷冷好奇的看。
      “不认识。”
      小西有些质疑,平日里不爱和陌生人说话的桑晴居然来这里变得这么主动,她觉得也许来对了。

      他们三人收拾好行李,决定先到小镇上走走。
      而此时的兰芝在隔壁老王家喝着黑咖啡并未见到客人。
      她也许刻意回避,不知怎么的,她有些紧张。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是哪一天?上学上班的时候最想听到的答案是:今天是周五。每一天都希望是周末的前一天。而假期的时候最怕听到的答案是:今天是假期最后一天。大概我们都喜欢开始,而害怕结束的时间。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