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1
      早餐是最简单的白粥和泡萝卜,萝卜上扫上一点辣椒油和白糖,程一楠快速地喝了两碗。

      “慢点,慢点。”周爷爷好心地提醒。

      “对了,爷爷奶奶,房子我还要继续租一段时间,暂时不走了,在新区那边的一家客栈里打工。”他擦了擦嘴,起身收拾好碗筷。
      “好,好!你住多久都行,你就像我们孙子一样,放心在这里住好了,我们也热闹一些。”老人开心的笑着,眼角的皱纹折出一条条岁月的痕迹。

      程一楠见过他们的孙子,和他年龄相仿,在城里上班,回来的时候一直埋头玩着手机。
      老人总是准备了一大桌饭菜,他也只是夹一两筷子继续玩他的,不与老人交谈,匆匆的呆上半日便又匆匆的走了。
      即便如此老人还是很开心。

      2
      程一楠一走进客栈院子,就听见从楼上传来的重金属音乐声。
      张嫂已经在打扫卫生,兰芝坐在大堂的桌子前看着电脑,旁边放着从隔壁老王家买的咖啡。

      他走进去:“早上好!”

      兰芝和张嫂向他笑了笑继续做自己的事。
      他尴尬的站在前台不知道做什么。

      “小哥哥,你来啦。”冷冷睡眼朦胧的从楼上下来,头发扎成一条麻花辫子搭在胸前,一身黑色长裙,上面套了件深棕色毛衣,松松垮垮的斜在肩上,隐约露出了一侧白净清瘦的锁骨。

      “张嫂,有吃的吗?”
      “在厨房。”张嫂指了指厨房的位置。
      “你们吃了吗?”冷冷看向程一楠和兰芝。

      程一楠点点头,兰芝举了举她的咖啡。

      “我今天做什么?”程一楠问。
      冷冷想了想:“等客人。”

      “怎么等?”
      “等客人从外面进来。”冷冷看向大门。
      “那没有呢?”
      “没有就等啊。”她理所应当的回答。

      “这个客栈没有做任何宣传吗?只等路过的客人走进来。”程一楠不敢相信,这个客栈还有盈利的可能性?
      冷冷天真的眨了眨眼睛看着程一楠:“我不需要宾客满堂,有人需要住店的时候他们就会自己走进来。”
      有点姜子牙钓鱼,愿者上钩的意思,程一楠无奈的笑笑。

      冷冷不以为然,笑嘻嘻地走到兰芝面前:“兰芝,你有什么建议?”
      “我?”兰芝指了指自己,“我不懂经营。”
      “你平时做什么?”
      “写写游记文章什么的。”
      “那你可以帮我吗?”冷冷一脸肯定兰芝是可以帮她的人。
      “我想想...”兰芝觉得只要冷冷求人,一定没有办不到的事,谁会拒绝这样美丽的女子。

      冷冷满意的笑了:“兰芝,也许你可以考虑成和我一起经营客栈,技术入股,金钱入股都可以。”
      “我们才认识第二天,你这么信我?”
      “因为你是兰芝啊。”冷冷笑着走开。
      兰芝不太明白冷冷的意思,是认识她或者是她论坛里的读者

      3
      我找到的忘都和母亲兰蝶描述的不一样,它没有蓝色的房顶和围墙,没有摆满物品的弃放点,没有高耸的忘塔,更没看到忘瓶,或者它们还没一一向我呈现。

      这里的天气很好,四季如春,时常到了傍晚美丽的夕阳会染红半边天,不远的地方有一大片湖水,湖面波光莹莹,反射在人脸上,偶尔觉得像是有泪珠闪过。

      我决定留下。
      我想看看这里和兰蝶去过的忘都到底有什么不同,我想自己去找寻答案。
      房东或者说是城主,她是个美丽的女子,笑起来很大声,不在意旁人的眼光。她自信,率真,自由,不羁。
      她的眉角有一颗痣,隐隐地藏在眉毛之中,她说痣是前世留给今生的印记,而她又有没有想要忘记的事,总是让人产生好奇,想要多了解她。

      我曾经也怀疑过兰蝶说的话,忘都是否真的存在,是否只是人心理塑造的一个虚拟空间。
      想要逃避的世外桃源?
      最终我选择了相信。

      我走过了四季,走过了十二座城市,走过了平原和盆地,山林和湖泊...
      感很谢大家一路的陪伴与见证。
      忘都确实出现了。

      但我找到的它不是一座城,而是一间客栈。
      如果你也想到这里来,我可以告诉你。

      ——论坛《遗忘之都》

      4
      关于冷冷的提议,兰芝想,或许值得考虑。
      游记已经写完,她决定留下以后也得找些事情做。
      她翻了翻曾经给她留言的人,想找找看有没有冷冷的影子,她只看到几个来自一位名叫“够冷”的网友留言:

      【这是神话传话,编来骗小孩的。】
      【你妈就是让你多出去走走看看,自然就会忘记想忘记的事与人了。】
      【我走过的城市比12个多,住过的时间比一个月久,如果真有忘都我早就住了。】
      ...

      兰芝汗颜,她想该不会这个叫“够冷”的网友就是冷冷吧?

      老王端着一壶咖啡走进院子,兰芝闻到了来自从壶里散发出的香气。
      “大家来试试我的新产品。”

      张嫂第一个退出:“我尝过一杯,一晚没睡。”她摇摇头走进了厨房。
      冷冷在前台翻着账本并没有搭理。
      程一楠接过咖啡壶,找来两个杯子,递了一个给兰芝。

      “它叫forget,你们尝尝有什么特别。”老王一脸期待。

      程一楠倒出一点,抿了一口便打了个啰嗦:“好苦,就是杯很苦的黑咖啡啊。”
      兰芝也尝了一口:“确实是杯黑咖啡。”
      冷冷在一旁笑说:“新品种?”

      老王解释道:“是,它是一杯黑咖啡,但是它是采用当地最好的豆子经过深度烘焙所制而成,口感不同于普通的黑咖啡,浓郁爽滑,苦后回甘。有人喝着苦,有人喝着甜,有人喝后不忘,有人喝完就忘,所以取名forget,一切取决于喝的人。”

      “一堆狗屁不通的逻辑说了那么多,不过是抄了我们名字,还整了个洋名。”冷冷一脸不屑地嘲讽道。
      老王立马禁声。
      他的东西他确实想怎么解释都行。兰芝觉得老王着实有些憨厚可爱。
      一楠见老板有些不悦,赶紧将杯子收走。

      “我们这里以后只卖下午茶,不提供其他饮品,我就不知道那么多好茶放着不喝,非要喝那中药一般的东西,一会儿我给你们沏一壶好茶,让你们喝喝什么才是好东西。”冷冷说着立马去找她的紫砂茶具。
      兰芝默默地把早上喝完的咖啡杯扔进垃圾桶里,看来以后要喝咖啡得去隔壁了。

      老王拿着一壶黑咖啡有些失落的退出了大厅。

      5
      傍晚他们摆了小木桌到院子的榕树下吃饭,小镇的早晚还是有些寒冷。
      一楠拿了两条毯子让她们盖在膝上。

      第一天营业果然没有一个客人。
      冷冷倒没有一丝失落,她让张嫂拿出自靓的米酒要庆祝一楠的就职和兰芝的入住。

      张嫂酿米酒自有一绝,糯米用镇上一口古井的水浸泡,再在厨房柴火土炤上蒸熟,加入烧开凉好的井水及酒曲,放入坛中发酵,只需几天时间一坛米酒则酿制成功。
      酿好的米酒用小土罐分装着,方便饮用。一打开封盖米香四溢,如果再撒上一点桂花就更加香甜可口了。

      “兰芝,欢迎你入住!”冷冷一口气喝掉一杯,自顾自的又倒满了一杯。
      兰芝没有那么好酒量,但这米酒实在香甜忍不住也干了一杯。

      “小哥哥,欢迎你随时入住!”冷冷说完又喝掉一杯。
      一楠也爽快的干了,但没有再倒:“不要叫我小哥哥了,你们少喝点儿,一会儿我回去后记得关好大门。”

      “那叫你什么,一一?楠楠?”冷冷一脸俏皮的看向他。
      “一楠就可以了。”
      “好吧。”冷冷适可而止。

      张嫂胃不好不喝酒,她很快吃完:“你们年轻人慢慢吃,我得早睡。”说完收拾起她的碗筷进了厨房。
      张嫂做得一手好菜,兰芝一直没放下筷子,始终是家常菜最好吃。
      冷冷问:“兰芝,你考虑得怎样?”

      “我决定入股。”兰芝说道,“我有一笔积蓄,不多,但是我想和你一起打造忘都客栈。”

      “啊!太好了。”冷冷高兴的一下站了起来手舞足蹈地转了个圈,“兰芝我就知道你会加入。我这就去把账本拿给你看。”她高兴的跑进了大堂。
      留下兰芝和一楠呆呆的互望,终于没忍住一下笑出了声。他们被冷冷的孩子气吓了一跳。
      兰芝想大概所有男人都会爱上冷冷这样的女子吧。

      冷冷递给兰芝一本账本,里面记得很乱,初略一看,房租还好,硬装和软装花费却相当惊人,特别是家具数目差不多可以买下整间屋子。
      冷冷知道兰芝的想法:“这些家具都是古董,有年代有灵魂,我找了好长时间才摆满整间屋子,别看东西老,都是以前达官贵人,富家小姐使用的,以后这些家具可都是要升值的。”

      “但是一旦作为公用,就难免会有损坏之类,保值都难。”兰芝摇摇头,她没想到冷冷这么有钱,她那点积蓄简直太过微薄,“房主是谁,谈好了吗?后期会不会收回房子或涨价?”
      冷冷又喝了口米酒,指了指隔壁。
      “老王?”兰芝有些不敢相信,一楠一口饭差点没噎到。
      “他说十年不涨价,除非房子不在,我不租,他都不会收回。”
      兰芝叹了口气,只有冷冷敢这样对待自己的房东。

      兰芝喝了几杯米酒,脸有些发热,突然想起网名的事问冷冷:“你上网吗?”
      “当然,我又不是古董。”冷冷丝毫没有醉意。
      “你的网名是什么?”
      冷冷神情自若的说:

      “暖暖”

      兰芝以为听错,隔了三秒才反应过来:“你骗人。”借着酒意质疑她。
      “我就不能暖了吗?我都够冷了。”
      一楠起身抬走桌子进屋,留下两人在树下争论不休。

      6
      十七岁的兰芝如果眼皮一直跳就感觉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她努力的捂住眼睛想让它停止跳动。
      她从来不穿白球鞋,因为在她住的街区走上一圈就没有白色了,她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清洁球鞋,她要忙着回家做饭,做家务,做作业。
      她的母亲独自将她带大已属不易,几年前她们才好不容易攒够钱买下现在30平的屋子,一颗心终于安定下来,觉得有了自己的家。

      放学回家的兰芝刚走到巷口就看见里面围满了人,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她努力的挤进人群,看见母亲兰蝶躺在肮脏的地面上,手里还挽着菜篮子,就那样倒下了。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傻傻地站在那里。
      “是她女儿,别担心,已经叫了救护车。”“可怜啦,听说家里只有母女两人。”
      ...
      兰芝觉得有一刻灵魂已经脱离了身体,她看见自己不断的叫着妈妈妈妈,摇晃着她的身体,但她没有任何反应。周围的人声嘈杂,救护车鸣笛声由远至近,终于救护人员将他们带离...
      而当她回过神,母亲抢救无效已经离她而去,医生说可能因过度疲劳猝死。

      她呆呆的回到家,关上门,终于放声大哭起来。
      冰冷的房间里从此只有她一人。
      她拿着那把母亲心爱的黑檀木梳,抚摸着上面翩翩起舞的蝴蝶,在这个世上她只剩下孤单的自己。
      她想也许母亲终于得到了解脱,她的灵魂能化作蝴蝶飞到父亲的身边,她夜夜思念的人,而兰芝还得继续生活,她哭累了擦干了眼泪,没有再哭。

      高中毕业以后兰芝没有再读书,成绩普通的她必须早点进入社会养活自己。
      好心的邻居可怜她,托人介绍她去一家科技公司做前台接待。
      她长得清瘦还算好看,因为工作简单,面试了一次就被录取了。
      她高兴得连声道谢,她终于能够靠自己活下去了。

      她对物质没有过多的追求,吃饱穿暖就已足够,物质的多少并不能填补她内心的空虚和寂寞。
      她所有的喜怒哀乐都只能和自己分享,开心或难过的时候她会伸手进裤袋里,摸一摸贴进身体的木梳,这就能带给她些许的安慰。

      而她在这里认识了她想要忘记的人。

  • 作者有话要说:  到底要走过多少的路,看过多少的风景,遇见多少的人,才能忘记想要忘记的?忘记了就好了!真的好了吗?你有想要忘记的吗?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