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意外 ...


  •   薛楚遇收回心绪,偷偷从猫眼处望出去,丁修遥站在一旁,紧紧的抓着她的手。

      薛楚遇轻轻回握了丁修遥的手后去了厨房,拿了一把菜刀和西瓜刀出来,把菜刀递给了丁修遥,又继续听着门外的动静。

      脚步声越来越清晰,但两人越听越心惊,因为她们听到的是拍门声和呼救声。

      听得出来,呼救的是一个女的。

      四楼不高,很快她们就从猫眼看到了外面的女孩。

      女孩身上穿着血迹斑驳的校服,扎着的马尾已经有些松散。

      四楼楼梯口距离薛楚遇她们所在的401要近一些,女孩到四楼后已经上气喘的不接下气,口里断断续续的喊“有人吗”,“救救我”几句。

      “楚遇,快让她进来吧。”丁修遥有些焦急。

      薛楚遇却有些犹豫,毕竟她比丁修遥更近距离的接触过丧尸,也比她更清楚丧尸的可怕。

      女孩没有在门口等待多久,便朝着402那边跑去,而402也算是这栋楼的尽头,女孩也没地方再继续走。

      “楚遇,它们上来了!!”丁修遥看到大概有3个丧尸已经到了三楼和四楼之间的楼梯拐角。

      薛楚遇额前的碎发已经被汗水打湿,她握紧了门手把,还是用力的压了下去,打开了门。

      丁修遥也冲了出去,去拉女孩。

      楼梯拐角的丧尸看到人多了更加兴奋,嘴里“呜呜”的叫着,迈着自己奇怪的步子上了楼梯。

      丁修遥把女孩拽回自己的面前,推进了屋里,自己也准备闪身回进去的时候却被一道大力给拽了出来。

      “遥遥!”刚抚稳女孩的薛楚遇看到后又把女孩往屋里一推,拿着西瓜刀也出了门去。

      外面的丧尸哪里只有刚刚的三个,这明明就是有七八个。

      丁修遥被扯住了头发,她吃痛的捂着头皮,余光瞟到要抓住她的丧尸后利落的用右手的菜刀把头发一割,限制了丁修遥的拉力突然就没了。

      薛楚遇推开了最近的丧尸,黏腻的手感让薛楚遇快要呕出来,不过看到丁修遥恢复了自由心里也松了口气。

      这时,落后的丧尸也冲了上来,丁修遥却被冲的有些远,被迫的往402那边移过去,薛楚遇情况也不太好,朝她这边抓过来的就有四个丧尸。

      薛楚遇吞了吞唾沫,脑袋里窜出苏砚的声音,“直接攻击丧尸头部,它们不是人了”想到了希姐和她老公的模样,薛楚遇奇迹般的冷静了一下,握着西瓜刀,对着她面前的一个女丧尸的脑袋砍了过去。

      恶臭味冲进她的鼻腔,看到女丧尸的脑袋被她直接削去了一半就直直的倒了下去。

      像桶烂苹果的手感,薛楚遇没有停顿,上前一步,手起刀落,又一个女丧尸的脑袋被她削落。

      情况并没有好起来,薛楚遇的衣服下摆被一个丧尸扯住,她低头看去,一个被挤倒在地的丧尸不知道怎么爬了过来,正扯着她。

      想要挥刀去解决的时候正前方的丧尸也来到了眼前,双手抓住薛楚遇的肩膀。

      薛楚遇看情况不妙,右脚狠狠地踹开了倒在地上的丧尸,也正好打翻了后面几个想要前来的丧尸。

      丧尸的力气真的很大,薛楚遇怎么也挣脱不开正面的丧尸,不知从哪里又来了一双手,抓着她拿着刀的右手往外扯。

      丁修遥那边的丧尸只过去了两个,她惊恐的拿着手上的菜刀乱挥,但是对丧尸却没半点伤害。

      被推进屋里的女孩爬起来看着薛楚遇和丁修遥,走到门边,却来了一句“对不起”。

      薛楚遇心里一惊,女孩明显的是准备关门,可能是求生欲,薛楚遇抬起脚用力的朝禁锢住她的丧尸肚子踹去,丧尸往后倒去,手也松开了薛楚遇,薛楚遇看准时机就对着丧尸脑袋来了一刀,刀也没来得及拿回来,就转身回401的门口,在门要关上之前把自己整只左手都挤了进去。

      女孩似乎是没料到,用的劲也极大,意料中的关门声没有传来,只有薛楚遇一声闷哼淹没在丧尸的低吼中。

      疼痛感从左臂传遍全身,薛楚遇也没空再管她是否背对着丧尸,在晕死过去之前她好像听到了苏砚的声音,但是在她想要听清他说什么的时候就没了意识。

      薛楚遇做了个梦,她梦到自己有一个哆啦A梦的四次元口袋,她从口袋里一掏,掏出了条宝蓝色发带,然后用发带把头发绑了起来后她继续掏口袋。

      薯片,火锅底料,冰箱,电脑,沙发,高压锅,发电机……

      薛楚遇看着她前面摆满了各种东西,她看了看手中的小口袋,继续伸手进去掏,这次掏出了个丁修遥,坐在地上对着她傻笑。

      薛楚遇又一次伸手进了口袋,才把东西提出一半,发现是一个张牙舞爪的丧尸,吓得她赶紧塞进去。

      请神容易送神难,丧尸抱着她的手不肯放,她想着要把丧尸塞回去,包里似乎就像有了万有引力,想把丧尸吸回去,可是丧尸死死的抱着她的手臂,最后她的手臂和身体分开了,跟着丧尸掉了下去,而她也被吓醒了。

      睁开眼看到的是一双明亮的眼眸,是江星海。

      “你醒了,来,手现在怎么样?痛吗?”江星海问。

      “痛。”薛楚遇用尽力气吐出一个字,冷汗不断的从她头上留下来,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后背已经湿透了。

      丁修遥在她右手边蹲下,担忧的的看着她:“楚遇,你要不要紧?”

      薛楚遇没有力气回话,眼光涣散的扫了一眼,她回公寓了,正躺在餐厅的地上,离门不远。

      “阿砚,她情况不太好,应该是肩膀骨折了,但是我不能确定具体是哪个地方,也不知道是错位还是单纯骨折,得有专业设备才行。”江星海查看了一下薛楚遇的情况,去了客厅。

      薛楚遇看不到客厅里的情况,也看不到苏砚,只听到他的声音似乎带着些怒气,和以往他淡淡的语气有些不同:“学校设备够用吗?”

      “嗯,虽然没医院的齐全,但应该够用。”

      “嗯,小海你固定一下她肩膀吧。”苏砚顿了顿,有些恶狠狠的说,“把这白眼狼带着走,丧尸多的时候把她丢下去。”

      “阿砚…”江星海似是觉得这样的安排不太好,“她还是让薛楚遇醒来再处理吧。”

      苏砚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丁修遥却有些迷惑:“从这里去市医院不应该更近吗?”

      “医院那里,情况不容乐观,学校的话,现在国庆假期,人应该会少一点。”江星海边说边去了房间里,拿了几块木板样的东西出来准备给薛楚遇固定。

      薛楚遇听到朝她走来的脚步声,接着苏砚那张清冷的脸出现在她的视野中。

      “来,咬着,一会儿会很痛,你得忍着。”苏砚拿了件自己的短袖,将衣服一角叠好,递到薛楚遇嘴前,声音似乎温和了不少,“不能叫出来,会引来丧尸的。”

      薛楚遇乖顺的咬住了苏砚递过来的衣服。

      “小海虽然只是实习医生,但是他骨科学的不错,不用担心,他能处理。”苏砚边说边用纸巾给薛楚遇擦着汗,丁修遥从后面按照江星海的指示把薛楚遇小心的扶了起来。

      薛楚遇死死的咬住嘴里的衣服,疼痛感让她有一些恍惚。

      一向话少的苏砚现在的话格外的多:“以后别那么轻易的帮助别人,如果我跟小还再晚一步来你们就已经成丧尸盘中餐了……”

      苏砚的嘴在动,但是薛楚遇已经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了。

      十分钟后,薛楚遇脱力的躺在沙发上,她看到被手铐拷在客厅角落里的女孩,此时正被堵着嘴坐在地上看着苏砚。

      “都去把东西收一下吧,我们可能不回来了。吃的喝的都带着走。”苏砚从房间里提出一个大登山包丢在客厅中间,“一会儿丁修遥看着门和薛楚遇,我和小海先把东西运到后门去,最后再把薛楚遇给背下去。”

      “还是快点比较好,她没伤到大血管,但是还是有些内出血,耽误久了总归不好的。”江星海口中所说的“她”自然是薛楚遇。

      “好,那我上楼去收拾东西。”丁修遥接道。

      薛楚遇突然想起自己刚刚晕了以后做的那个梦,下意识的出了声:“发带…”

      丁修遥离得远,没有听见,就上了楼,反而离她不远的苏砚听到了,走到她身边来,倾身过来:“你说什么?”

      他的阴影打在她的脸上,苏砚眉目清秀,女装一定很好看。

      他戴着金框眼镜,有一种淡淡的书生气息,但是又给人一种疏离感,这还是薛楚遇第一次这么近看他,他的眼睛没有江星海那种明亮感,反而让人觉得有些混混沌沌,望向他的眼里反而有一种让人迷失期中的沉溺感。

      不知道是不是已经适应了疼痛,薛楚遇现在感觉好了很多,也有了一些说话的力气:“拿我的蓝发带。”

      苏砚应该是已经忘了她所说的蓝发带,那也算是她从苏砚那里要来的。苏砚点了点头,去了楼上。

      看到苏砚,丁修遥还有些意外。

      “薛楚遇说要拿什么蓝色发带。”苏砚先一步开了口。

      丁修遥想了想,对这蓝色发带形象并不深,“你帮她拿一下吧,我这里正在装压缩袋不太好走开。”

      “在哪?”苏砚淡淡的问。

      “她房间里面有个梳妆台,台子上有一个米白色的盒子,里面都是装发饰的,应该在里面。”

      在这种情况下,丁修遥和苏砚也不管异性进房间好不好,礼貌不礼貌的问题了。

      薛楚遇的房间里有一股淡淡的花香,苏砚简单打量了一下薛楚遇的房间,然后径直走到她的梳妆台前翻找起来。

      宝蓝色发带安静的躺在米色盒子里,苏砚终于认了出来,这发带是当初他买了一些东西里面送的赠品,他随手放在了餐桌上,到一楼做饭的薛楚遇看到了,以为是丁修遥的,拿着发带对着还在楼上的丁修遥要链接。

      苏砚当时正好在客厅,就接了她的话大方的送给她了,薛楚遇还没打算要,在他说出“不要那就丢掉吧,我也不用”的时候她又改了口,还是收下了。

      苏砚印象中并没有看到薛楚遇用过这个发带,至于她为什么这么宝贝这个发带苏砚也懒得管,拿了发带就下去了。

      江星海已经把厨房里的吃的能带走的都放在了餐厅里。

      薛楚遇呢,被喂了颗止痛药以后感觉好受多了,正冷冰冰的盯着那女孩看,女孩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听到动静,薛楚遇和女孩的目光都转到苏砚身上。苏砚抬起手,问:“是这个?”

      薛楚遇看到发带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这个东西对她来说也不重要,但刚刚就莫名其妙的让苏砚去找,要是苏砚认出来,会不会觉得她很宝贝这发带,不过拿都拿了,就带着走吧。

      正胡思乱想着,薛楚遇又下意识的说了句话:“你帮我绑右手上吧。”

      说完后她自己就愣在那里,这种下意识的说话已经第二次,薛楚遇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脑袋也一起被撞到了。

      薛楚遇偷偷瞄了苏砚一眼,发现他什么表情也没有,就缓缓的把发带在她右手上绑了个蝴蝶结。

      “还有什么要带的吗?”苏砚抬头看着她。

      “唔…遥遥知道我必须带什么东西的。”薛楚遇脑袋里莫名的出现了一种感觉,有什么东西她似乎想抓但抓不到。

      “嗯,有事你再叫我们。”苏砚丢下了一句话,回了自己的房间。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