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爆发 ...

  •   被眼前景象惊到的薛楚遇跌坐在402门口的地上惊恐的叫着。

      坐在401客厅沙发上的苏砚听到声音心里一惊,立即站起来快步走到玄关处。

      401的门没关,苏砚从门口看过去,薛楚遇的脸已经被吓得失去了血色,呆呆的望着402室,苏砚的目光被402打开的门挡住,不清楚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只看到从里面不断飞出的血液洒在薛楚遇的身上。

      来不及多想,苏砚抓起玄关旁的长柄伞就冲了过去。

      他先一把拉起坐在地上的薛楚遇,还未来得及看402里面的情况,耳边就传来肉撕碎和咀嚼的声音,并且还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把薛楚遇推到402室的门后,扫了一眼里面景象他自己也被吓了一跳。

      402室是一对小夫妻居住,那咀嚼声来自于男主人,他正啃食着女主人的脖子,女主人的头正歪着,吊在还连接着一半的脖子上。

      缓过神来的薛楚遇开始在旁边干呕,她能感受到自己的手脚在发抖。

      男主人突然停下他的动作,抬头用他只有眼白的双眼看到了苏砚,放下了手中女主人的身体快速站了起来,喉咙里发出奇怪的低吼声,朝着苏砚扑了过去。

      苏砚正想躲开,但因为懵了那么几秒的时间没来得及,男主人正正好跟他撞了个满怀。

      男主人的力气比他想象的要大很多,因着惯性的原因他被扑倒在地。

      苏砚想着女主人的样子,心里暗叫不好,生怕变成男主人的盘中餐,连忙把手中的伞打横,卡在了朝他脖子咬来的男主人口中。

      男主人的力气似乎很大,被压在下面的苏砚有些不好发力,迟迟推不开男主人,就这样僵持着。

      旁边的薛楚遇吐完了,打着颤的边哭边喊“好可怕,好恶心”的上来帮忙,对着男主人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成功的吸引到了男主人的注意力,男主人丢下身下的苏砚,站起身来朝薛楚遇那边抓去。

      薛楚遇“哇”的一声,吓得直往后退,哭的眼泪鼻涕留了一脸。

      苏砚得了空,翻身站起来,一脚把快要抓到薛楚遇的男主人踢回402室。

      薛楚遇眼看这是好机会,用力把手边402室的门推过去,想把男主人关在里面,好死不死的,没预料到苏砚还要上前去拽女主人的身体,门没关上,倒把上前去的苏砚给砸了。

      苏砚踉跄了一下,看着躺着的女主人突然抽搐的站起来,眼睛里也只有了眼白,半个脖子支撑着歪到一边的脑袋,伸手就想要抓苏砚。

      苏砚大惊,男主人也挣扎着起身,苏砚一脚狠狠地把女主人踢翻,顺带撞倒了后面想要起来的男主人,转头瞟了一眼薛楚遇,自己伸手把402室的门给关上,然后站在门边,手里拿着雨伞等待着里面两人再次冲出来。

      薛楚遇也大气不敢喘的在门的另一边,静静地听着,等待开门的瞬间。

      奇怪的是里面只是不断的传来拍打声,两人并没有开门出来,苏砚虽然很疑惑,但还是打算先回去,白了一眼旁边一脸歉意的薛楚遇,拽着她的手腕回了401。

      刚关上门,听到声响的丁修遥正从楼上下来,看到薛楚遇和苏砚两人身上都是血,着急的问两人发生了什么事。

      薛楚遇一回想起刚才的情景,就又开始发抖,断断续续的叫丁修遥快拿手机给她报警。

      苏砚揉揉被门砸到的手臂,看了眼薛楚遇,对正要回楼上拿手机的丁修遥说:“不用了,我去打吧,你带她去洗洗。”

      苏砚走到客厅,拿起桌上的手机开始打电话。

      拨打110,占线中。

      拨打120,占线中。

      拨打119,占线中。

      拨打12315,占线中。

      外面似乎变得很喧闹,苏砚心里暗叹一声“不好”,疾步走到窗边看到了外面的情景。

      他们住在四楼不高也不低,这是一个旧式小区,小区大门只是一个破旧的大铁门,平常也从来不关。

      小区大门口不断的有人跑进来,一中年个男子扶着一个捂着脖子的年轻女孩朝旁边的人喊道:“快关大门,那些疯子就要进来了!”

      在中年男子身后的两名男生听后急忙的去拉了小区的铁门。

      长时间未活动的铁门发出了“喀吱喀吱”的刺耳声。

      大门被合上,一个男生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根粗大的木棒,打横卡在了大门门锁上方,中年男子把年轻女孩扶到一旁坐下后去保安室里找出了一根麻绳,将木棒绑在门上。

      小区铁门终于被关上,可是还有人不断的想进小区里来,隔着铁门慌张的叫里面的人开门。

      隔壁的楼房忽地传来尖叫声,楼房楼梯口就不断的有人跑出来。

      刚进小区的那个中年男子看到这个情景,连忙扶着跟他一起的女生往小区另一边走去,可是女生突然不受控制抽搐着倒了一下去,然后睁开了没有眼球的眼睛,朝着中年男子扑去。

      小区里还有一些不知道情况的人,看到这种情景并没有上去施救,而是纷纷逃开。

      “这是…丧尸吗?”丁修遥不知道多久走到了苏砚旁边,她惊恐的看着楼下的,旁边楼房跑出来了好几个丁修遥口中的丧尸,看到人就去上去撕咬。

      “她呢?”苏砚问。

      “刚刚应该是被吓到了,哭了会儿,安慰了她一下缓过来就去洗澡了。”

      苏砚点点头,安排丁修遥在这里看着一下楼下的情况,他上网查一下现在的情况。

      丁修遥应了,一脸严肃的看着楼下吃人的场景,握着手机的手微微有些颤抖。

      丁修遥也拿着手机上网看了看,发现全国各地都有丧尸的出现,网络上各种求救信息和科普信息,说是被丧尸抓伤咬伤之后都会被感染,咬伤被感染的速度会快一些,具体多久被感染也没人写的太详细。

      楼下传来尖叫声,丁修遥放下手机,往外看去,但这尖叫声就是他们这栋楼发出来的,角度问题让她看不到楼下发生了什么。

      薛楚遇洗好了澡下了楼来,走到丁修遥旁边:“遥遥,苏砚呢?”

      还未等丁修遥回答,楼下的尖叫声越发清晰,薛楚遇也到窗边看了看,猛的拉了一把丁修遥,指着小区铁门。

      原本因为小区铁门被关上,再加上小区里也发生了□□,之前喊着要进来的人已经都走了,外面的丧尸也被吸引走了,空荡荡的门口现在那里却站着个人,着急的朝小区里看。

      “遥遥,那是江星海吗?”

      他们住的房是一套复式公寓,四个人合租,薛楚遇和丁修遥两个女孩子住在楼上,苏砚和江星海住在楼下,楼下只比楼上多了个厨房,除了到楼下做饭以外薛楚遇和丁修遥很少会到楼下来,就算下来,薛楚遇和丁修遥多的是看到苏砚的时候,江星海因为工作原因很少会跟她们碰面,因而薛楚遇有些不确定自己看到的人是江星海。

      “我看着也挺像,快,楚遇你去叫苏砚出来看看。”

      苏砚的房门关着,薛楚遇有些着急,没有敲门直接推开了门,苏砚房里没开灯,床帘也拉上了,只有电脑屏幕发出淡淡的光。

      意外的是苏砚却是背对着电脑,站着靠在老板椅背面,手里拿着手机,低着头,因逆着光薛楚遇也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让人觉得他现在的情绪很沉闷。

      听到声响,苏砚抬起头,:“怎么了?”

      薛楚遇没有想太多,现在江星海的事更要紧,更何况她跟苏砚也没有熟到去关心对方情绪的地步。

      “小区大门口有个人,看着很像江星海。”

      苏砚听后拔腿走出房间。

      “苏砚,是江星海,他看到我们了,刚才还跟我招手了。”丁修遥对苏砚后说。

      苏砚看到江星海一会儿看看他们这里,一会儿又左看右看似乎在注意周边的情况。

      在江星海朝他们这边又一次的看过来时苏砚向江星海打了几个手势,江星海也给苏砚回了几个手势后就离开了小区铁门。

      薛楚遇一脸奇奇怪怪的表情盯着苏砚,问:“你们两说了什么?”

      “走后门,我掩护。”苏砚淡淡的吐出几个字。

      薛楚遇表情更奇怪了:“你们男孩子是不是都喜欢搞这种手势暗号?觉得会很酷?”

      苏砚赏了个白眼给薛楚遇,并没有回答,自己准备回房拿着家伙去帮江星海。

      丁修遥过来拍了拍薛楚遇的头,“他俩军校毕业的,会些手势很正常。”

      丁修遥当初在租房的时候跟房东询问过他们两人的情况,她可不想和一些不清不白的人就随随便便的住在一个屋檐下,毕竟两个女生和两个男生合租安全性还是很低的。

      苏砚出来的时候手上已经带着了护腕,腰上左右分别别了一把有西瓜刀长度的刀。

      “听着,一会儿我出去,你们把门关好,别发出声音,一会儿我和小海回来你们立即开门,如果我们今天之内回不来,我房里电脑左边第一个抽屉里还有一把刀,你们收好,先在屋里等救援,如果没有吃的再出去,丧尸攻击你们,直接攻击丧尸头部,它们不是人了。”苏砚说话声淡淡的,但是却让薛楚遇和丁修遥两人有一种他像是在交代后事的感觉。

      他走到门口从猫眼朝外面看,没等她们两人开口:“这次的事远比你们想象的严重。”说完就开了门,窜了出去,留下薛楚遇和丁修遥面面相觑。

      丁修遥疑惑的看着薛楚遇,“他是不是查到了什么?”

      薛楚遇摇摇头:“我刚才进去的时候他似乎心情很不好,其他的什么也没说。”

      丁修遥觉得奇怪,却也没去深想,毕竟苏砚不在,想要得到答案还不如等他回来直接问,更为现实些。

      两人靠在门边,小心翼翼的观察者门外的动静,丁修遥看到从猫眼处看到402门口的血迹,说:“遇遇,希姐家到底发生了什么?希姐她是不是……”

      希姐就是402的女主人,比两人大了5岁,是一个很性感的姐姐。

      薛楚遇回想起来刚才的情景,恶心感又上来了,她深呼吸了一下,把恶心感压下去才道:“刚才我不是去还希姐的车钥匙吗,我想着很快就会回来,所以没关门,在我准备把车钥匙递给希姐的时候希姐的老公突然从后面抱住她,就朝她脖子上咬了一口,希姐都没来得及叫,就断气了。”

      薛楚遇似是想起了当时的场景,眼圈红了些,还是把当时的发生的事儿给丁修遥详细的讲了一遍。

      说话间薛楚遇也不时的看看猫眼处。

      不知不觉一个小时就过去了,后门到公寓最多就只用10分钟,就算是外面的情况比较混乱,那也应该回来了,屋里的薛楚遇和丁修遥没有说话,气氛越来越低沉。

      时钟还在走着,外面的喊叫声少了很多,活着的人都躲着了,只剩丧尸在外面游荡。

      十月份的夜晚到来的还是很晚,夕阳从落地窗打进来,温柔的红色洒在客厅里,茶几上还放着苏砚未喝完的咖啡。

      薛楚遇鼻头有些酸酸的,苏砚在外面耽误的时间越长,生还的可能性越小,虽然他们没有多大的交集,但是他好歹是救过她的,更何况刚搬进来的时候薛楚遇还曾因为苏砚的长相小小的动过一次心呢。

      正难过着,楼梯间传来了脚步声。

  •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写,试试看会不会有人看。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