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丢失 ...

  •   马车内。
      “姐姐,我总感觉那个人怪怪的。”凤依云不安的说。
      “怎么会呢?你是不是太紧张了?”南阳安慰道。
      “怎么会呢,我明明看到她时不时的就向我们这里看”凤依云小声的说。
      小孩子这么可爱,怎么会有坏心思呢?
      随着凤依云的目光而去有一个可以的女子蒙着面,那女子似乎注意到南阳的目光匆匆低下头去。南阳也察觉到不对劲,趁着车夫靠在一家小茶摊休息,走到车夫旁边与他聊聊家常。
      “车把式,您这还招人吗?”南阳问道。
      “哎呦,客官,您这是什么话?我这本来就是小本生意。每天奔波劳累的哪还敢收什么人?”车夫恭敬的回道。
      “那这跟着我们一路的人是你女儿?”南阳问道。
      “您可真是折煞老夫了,他是与你们一同的客人。”车夫答道。
      “哦~好的,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南阳。
      “马上,马上!”车夫应答。
      这一路上南阳,一心提防着那位女子。想着也许是太过敏感了,准备到了乌州便分开。但隐约觉得那位女子身上有几根熟悉的感觉。
      ……
      乌州
      “姐姐,我们现在要去哪儿啊?”凤依云。
      “唔,咱们先去到赵府找姑姑吧。”南阳答道。
      “嗯,那就听姐姐的。”凤依云笑着说。
      人生地不熟的,南阳只能靠打听。沿着路前往赵府,路过一条繁荣的街道。
      “来看一看,瞧一瞧。上好的翡翠,玛瑙。”
      “新鲜出炉的包子哟~”
      “胭脂,上好的胭脂。”
      “新鲜的猪肉。”
      ……
      “哎,哎。站住,别跑!”老妇人歇斯底里的喊着。
      “来人哦,有没有人管管?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抢我的东西,这里面装的可是救命的被他抢了去可怎么办哦。”
      “棘龙”江亓一声令下。
      “是”棘龙。
      只见棘龙旋转跳跃他闭着眼。很快就将那歹人抓住。死死的将那人扣在地上,使他动弹不得。然后一把夺过他手中的包袱递给了那老妇人。
      “谢谢,谢谢。”老妇人。
      好事不留名。江亓正准备走
      时。
      “等等,我这,好像少了五百两的银票。我明明放的好。定是你们在递给我包过的时候偷偷拿走的。”老夫人大声喧哗,把周围的人都引过来。
      “你这妇人怎么蛮不讲理?明明是我们帮你把包抢回来,你还反咬我们一口。”棘龙怒斥道。
      “我不管,这个包就你能碰了。你们得赔。”老妇人。
      人越来越多,对这一件事情,指指点点的。
      “真没想到,长得一副正人君子却做出这样的事。”
      “什么呀,分明是这位英雄英勇救人被老太太污蔑了。”
      “这么惨,以后要少一位心善之人咯。”
      ……
      “等等,我亲眼所见。分明就是你这个老夫人赖上这位公子。”南阳。
      “你胡说!刚到你也不在这儿。你怎么会看到?”老妇人。
      “小爷我眼睛好,怎么就看不到了?那个好心人刚拿到包裹你就赶上,正好递于你。再说我看你包裹扎的严实。他怎可能有机会拿到钱呢?”南阳有条有理的说。
      “好啊,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们一定是合伙来欺负我这个太婆的。”老妇人瘫倒在地上耍起无赖。
      “哎,你这人…”南阳。
      突然冒出一个人来。气势磅礴的说。
      “不就是五百两的银票吗?给你就是。”芊冬。
      说着便将银票递给了那位老妇人。人群渐渐散去,也有人时不时会说。
      “哎,这可被人坑了。”
      “外地人吧,财大气粗的。”
      “走了走了,好戏看完。我锅里还炖着东西呢。”
      一些商人见了这事儿纷纷上去推销自己的产品。都被拒绝了。
      南阳一脸严肃的盯着芊冬。
      “小,小姐,别这样看我,怪害怕的。”芊冬小心的说。
      “你也知道害怕呀,原来这一路跟着我的是你,话说五百两银票,你哪来的私房钱?照你这么给一点也不心疼?”南阳。
      “小姐,您财大气粗的,我这次偷偷跟过来,怎么可能就带这么点银两,你就放心吧。”芊冬骄傲的说。
      “重点是钱吗?”南阳。
      ……
      “二位吵够了吗?”江亓突然插嘴道。
      南阳定睛一看,认出来他是在天香楼的人。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吵,吵够了”
      “既然你们说完了,该我说了。在下江亓,多谢二位姑娘替在下解决了麻烦。无以为报还行给个面子,让我请姑娘吃一顿。”江亓恭敬的说。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我还有事情要办,就不劳烦了。对了,别告诉别人你见过我。”南阳说着,急急忙忙拉着几个离开。
      “等等,不吃饭,钱是要还的吧。”江亓叫道,可惜南阳走的太快没听见。
      棘龙搜了一下冒出。
      “人已经清理干净,那两人果然是一伙的。钱已经拿到了您看…”
      “不急,下次见面再给她吧。”江亓道。
      南阳费尽千辛万苦。终于来到了赵府门前。
      “来者何人?”门卫说。
      “我们是凤夫人的亲戚,看到这块玉她就会知道了。麻烦通报一下。”南阳说这着,把一块玉地递给了他。
      不一会儿大门打开。一个模样不算年轻但却有别样的美,眼里充满了柔情。
      “哎呦,我们家的暖暖怎么来了。”凤泱道。
      “还不是想姑姑您了。”南阳。
      “少骗人,哥哥在信里可说了。你呀,离家出走,胆子变大了。”凤泱道。
      “诶呀,姑姑这么疼,我肯定不会让爹爹把我接走的。”
      南阳耍无赖的说。
      “你啊,先进来吧。”凤泱。
      ……
      “那你总不能一直在这姑姑这儿吧。有什么打算吗?”
      “当然,我是谁呀。我想当一个侠客称霸武林。这样可以像保护我想保护的人。”南阳自豪的说。
      “梦想是好的,现实很残酷。你吃了的了这个苦啊。”凤泱心疼的问。
      “你别小瞧,我从小背着我爹偷偷学的,现在能以一敌十,可厉害了。”南阳骄傲的说。
      “那你带回来了那两人怎么办?”凤泱。
      “我也不知道。您就在佛山随便安排个差事给张婆婆吧,还有那个孩子我已经收他为义弟。”南阳。
      “好吧,好吧,一切随你。别给我惹出麻烦来。”凤泱道。
      一个星期后。
      今天南阳起了个大早,准备去集市上看看。想叫上赵茗一起,可不曾想她回拒了。原来今天有一位客人到府上。
      “切,你不去,我自己去。大不了还有依云陪我呢。”
      刚拉着小人出门,便撞见了江亓。好生尴尬。
      这是被冲出来的赵茗不小心推了一把,直直的向地上撞去。幸好江亓眼疾手快。还住了她的腰,又一次将他抱进怀里。
      “放,放开我”南阳害羞道。
      江亓依依不舍的放开了她 ,怀中一股少女的气息还未散去。
      凤阳因为太尴尬了,于是,在逃离江亓的怀抱后就想赶快走了,可被江亓一把拉住。
      “你的五百两银票,还你了。”
      “嗯”南阳。
      接过银票之后就匆匆离开了,但她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姐姐,你脸怎么又红了?”凤依云问道。
      “哎呀,这种事情等你长大以后自己去知道吧。现在你太小了。”南阳解释道。
      “哦,好吧。我听姐姐的。”依云道。
      “江哥哥,你来啦。”赵茗。
      “嗯”
      “你和江姐姐认识?”
      “嗯,她帮过我。”
      繁荣的大街上,什么事儿都有,什么事儿都能打听到。
      “哎,哎,听说了吗?最近好像有人拐卖小孩儿。”
      “可不,就我邻居王大牛上个月还带着孩子好好的。这下孩子被拐走了,他娘在家里哭天喊地的,生了一场大病在床上。前几日请了大夫,说是活不要多久。。”
      “这么可怕,回家我就叫我的孩子待在家中别乱跑,这小东西整日就会闹。”
      “这是要说严重还严重的很吗?听说都惊动官府了。主要是一户大人家的孩子丢了。”
      ……
      听着这些南阳看着旁边的小人不禁将他的手握紧了些。想着千万不能弄丢了。

      赵府。
      “唉,贤侄来了”赵聪。
      “嗯,本来随父亲孟州有些事。事情办完后,路过州特地来拜访”江亓道。
      “原来是这样,你可要多留几日,咱们好好叙叙旧。”赵聪说。
      一旁的赵夫人使了使眼色给丈夫,赵聪心神领会。随后便问道:
      “话说贤侄也到了该婚娶的年龄,不知可否有心上人?”
      “不劳老伯父操心,我已有喜欢的人。”江亓说。
      “哎,可惜了。茗儿做过你儿时的玩伴,本来想牵个红线。结果没牵成。”赵聪。
      “儿时的玩伴……原来是那丫头”江亓思考着。
      “不好了,不好了。依云他不见了”突然传来南阳的叫声。
      屋里的人听见了,都出来问道怎么了。只听南阳带着哭腔一脸慌张的说。
      “我带着依云出去街上。就在我买桂花糕的那一会儿,一转眼他就不见了,就突然不见了,最近,最近人贩子在拐小孩儿。你说,你说。他是不是被拐走了?”
      凤泱安慰到:“暖暖不哭,凡事往好的地方想,咱们加快点人的时候去找找一定能找到的。”
      “嗯”南阳应道。
      听了这话,南阳忐忑的心稍微安静了一些。随后又自责道。
      “我怎么连一个人都看不住?太没用了。:(”
      房间内。
      “姐姐你别伤心了,人总会找到的。”赵茗。
      “他这一走丢,我又少了一个牵挂的人,这该怎么办?他要是真的丢了怎么办?他那么小。”南阳哭道。
      “哦,对了。还有个东西。”
      南阳突然醒悟,翻箱倒柜的在找什么。最终在一个盒子里找到了一块玉。然后傻笑道:
      “我家什么都缺,就属玉不缺。这玉我让他贴身带着,他出了生命危险。这玉也会一起碎了,现在看来他应该没有危险。”
      “姐姐这下可放心了,所以就别再哭了。你看你哭的多丑。”赵茗说。
      “好~不哭了。”南阳笑道。
      接连着几日都没有消息,南阳慌了。几次要求亲自去找,但都被拦下来了,最终寻人无果,生了一场大病。
      凤泱慌了“自己哥哥宠着长大的宝贝女儿。来这走一走,生了场大病。定是不怎么好交代,心里是又着急又心疼。”
      话说南阳生了一场大病在床上躺了不知道多少天。在梦里她梦见了幼时的那个小哥哥。梦见他给自己抓蝴蝶。梦见了他给自己摘苹果,不小心摔了下来划伤了自己也留下了一道大疤。梦见了他……说要娶她。
      南阳突然惊醒,但她没有感到疲惫,反而是浑身轻松,像被打通了任督二脉。
      守在床边的芊冬高兴的叫到:“小姐,你终于醒了,太好了。你别乱动,我现在让人准备吃的。你一定饿坏了。”
      “好。”南阳和善的说。
      南阳突然叫住了芊冬小心翼翼的问道:
      “人还是没找到吗?”
      芊冬脸上多了一丝的无奈缓缓的说道。
      “嗯”
      在家中休息了几日。最终不顾姑姑的反对。坚持和他们一起去寻找。
      “你们这几日都是怎么找的?”南阳问。
      “本来是报了官的。当
      但官府能力有限,于是费了些人手。大街小巷都走了一遍,结果还是没有任何线索。”棘龙回道。
      有个人小跑过来在棘龙的耳边说了几句。棘龙眼前一亮说道:
      “有线索了。手下发现亲,几个月在西山有些骚动。说是半夜会听到孩童的哭声。可第二天早上去看的时候什么也没有发现,于是便不了了之了。待会儿我们过去看看,可能有线索。”
      “我和你们一起。”南阳说。
      “好,但你身子弱,如果有什么不舒服记得讲。”江亓道
      “嗯。”
      到了西山,只见一座破庙。庙中有一个破败的佛像,看来已经是荒废了。
      “棘龙,好好找找。”江亓道。
      “是”棘龙。
      说是三个人一起来寻找线索,只有棘龙一人出力。
      “没有什么线索,要不咱们先去问问附近的村民。”棘龙建议道。
      “好,那你去吧。”江亓冷漠。
      “……”棘龙。
      棘龙走后,只剩下两人。南阳后悔道:
      “怎么刚才没跟棘龙一起走呢,跟这个木头连在一块儿多尴尬。”
      又过一会儿,南阳实在憋不住了,说了一句:
      “今天,天气真好啊。”
      “轰隆隆,轰隆,轰隆隆。”
      突然,庙外边电闪雷鸣。这庙还漏水。两人只好挤在一起,以免被水沾到。
      “怎么棘龙到现在还没回来。”南阳。
      江亓刚想开口却发现了一些动静。
      “等等,有人来了。先别说话。”江亓拉着南阳躲到了佛像的的后面。
      只见进来了两个大胡子,抖了抖身上的雨水。看身上穿的有模有样,也不像是乞丐。接下来偷听到他们的讲话。
      “大哥,最近事办的好像太过平繁,差点被人抓住了把柄。”A
      “让你小心点,你不听。谁让你大半夜的在那弄,不被人听见才怪。”B
      “反正最近不怎么太平,要不我们见好就收。”A
      “好,今晚就最后一次。”B
      毕竟第一次偷听,有那么些许的紧张。不巧南阳被滴落下的雨水惊着,向后一退,踩到了什么东西,发出了些声响。被那两人发现了。没办法,只能动武了。江亓她护在身后说:
      “你在这待着,我来”。
      虽然江亓一介商人,但还是要学一些武的。两个歹徒见打不过江亓,变改变策略冲着南阳过去。
      没想到南阳一个过肩摔把它们摔到地上。但他们不死心又冲向南阳,结果南阳好似一眼看穿了他们的动作,流利的将他们打倒在地。那叫一个快,准,狠。
      正好棘龙赶来,江亓给个眼神。随后棘龙就这样将两人带走了。
      “姑娘好身手”江亓。
      “我说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做的,就是突然间想打人你信吗?”南阳心虚道。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