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初识 ...

  •   漫天的飞雪飘落人间,给大地换上了一件素净的衣裳。满地的白色给世界染上一层安静之颜,傲娇的梅花挺立在枝头,发出幽幽的清香。忽然,一声刺耳明亮的声音划破了这
      安静的院子。
      “哇,哇,哇~”。稳婆高兴叫到:“唉,唉,夫人生了,夫人生了。是个男孩!”
      站在门外焦急踱步的老爷(江亓qí)心中的石头也终于放落下了。松了一口气。在门外傻傻地笑着。
      稳婆干净利落的将这小生命收拾好,抱出来,附和到:“恭喜老爷是个大胖小子”。
      “好,好,好,今日我江某喜得一子,府上人通通有赏,通通有赏。”江亓高兴的说。
      话音刚落就听问闻屋内人一女子的喊叫声音:
      “为什么,生了之后还这么疼,江亓,你个乌龟王八蛋,早知道生孩子这么痛,下辈子你来做女子,老娘再也不是生了。”
      江亓心疼的应答:“好,好,好你且不要乱动,等你休息好了,随你处置。”
      接着侍女叫到:“不好了,不好了夫人肚子里面好像还有一个,还有一个孩子没生出来”。
      稳婆立马将手中的孩子递给江亓,打开门冲了进去。一盆盆血水端了出来。站在门外的江亓怀里抱着孩子脸上又多了几分不安。不知过了多久,只听又一阵婴啼,刚刚人们心中绷着的弦放宽了些。
      景德三年,宿州江府喜得二子。长者为兄,其姓江,名寒,胞妹江雪。
      月满,江府上上下下被热闹的气氛围绕着,大家都在为满月酒而准备。
      管家:“诶,诶,慢点放的,那可是宋员外送来的和田玉,小心碎喽。到时候跟老爷也不好交代。”
      听了这话,仆人们也更加小心翼翼的不敢怠慢轻拿轻放的将箱子移到别处。另一处,丫鬟们心中被这大喜的日子感染,极力压制心中的欢喜,将美味的菜肴要放置到桌上供宾客们品尝。
      丫鬟甲:“府里今儿个可真热闹,希望以后天天有这么热闹。”
      “可不是吗,夫人生了一对龙凤胎。为老爷添了子嗣,因此老夫人都将她那舍不得的宝贝都拿出来给了夫人。”丫鬟乙紧跟着说到。
      丫鬟丙:“管他呢,什么稀世珍宝,不如一顿饭来好,哎,不过高兴的是老爷说府上大喜,这月的工钱翻倍,又可以去买好玩的了。”
      丫鬟丁:“你们啊,夫人为府上添得两位主子,之后可有我们要忙的。”
      ……
      宴席开始了,看到了江亓的人无不迎上去祝贺。
      宋员外:“江亓啊,你可占了个大便宜,不仅娶了个貌美的夫人,还得了两个孩子,瞧着那孩子的模样,我心里见了也欢喜,虽说一个月大也看不出什么,但指不定长大后是个美人胚子。”
      宾客们大笑。
      张员外:“可不是嘛,你壮年得子,三十不到就喜得一对龙凤胎,不像我那不成器的儿子,正值大好的年华,无心读书,他娘又去的早,真可不知道怎么办哟。”
      讲到这儿,是大家都陷入了沉思。是啊,孩子说小不小,说大不大。一转眼间,就要分别了。当初捧在手心里的小人,不知不觉就已经,到了上学堂的年纪。
      宴会结束,江亓目送宾客们离开并回礼,几天的劳累总算结束。江亓回到屋内,看着睡得正香的夫人和在一旁那两个鲜活的小生命,心中欣慰
      “是啊,我江某何德何能,能娶上这样一位美丽的女子,还为我,生了两个孩子。”
      也是当初他初次与她交谈竞是为了天香楼那日最后的一盘五花肉而争吵。
      七年前
      江亓随父亲前往孟州做些木材生意。孟州的木材商,属竹家最有名,他要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毕竟是木材世家,听说,朝中的王权富贵也亲自点名只用他家的木材。
      今竹府是竹溏当家,膝下有子女,老大姓竹名青,老二姓竹名悦。可谓是儿女双全。老大竹青随父从商,商场上也落得个光明磊落的称号。小女儿竹悦生的十乖巧,容貌也好。这次不仅是为了生意,更是为了两家能不能有进一步的发展。
      “与竹溏谈生意可谓是一场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半点好处也捞不到。”
      这是江亓在旁听父亲与竹溏谈这场生意后的最终觉悟。好在,竹府要推新的继承人要先打好人脉关系,沾了这一光。这场生意就好谈多了。
      来到孟州的真正目的是为了商业,而现解决了剩下的就当享受生活,而说到这享受生活,孟州除了,美女如云,还有天香楼的那些好菜,吃过的人都很不绝口。江亓与父亲道别,七日后与父亲在城门口会合。
      来到天香楼正门,那是一个金碧辉煌,进去便看见楼内有四层。木材眼看上去也是价格不菲。听说竹溏是这里最大的老板之一 也不难怪有会有这样的木材。
      中央也留有空地供舞女表演。来的人也是形形色色。有富甲一方的大财主,有身处于江湖之中的剑客侠士,还有还乡的朝廷大臣。但主要是富贵之人的汇聚地。
      “小二”江亓一叫。
      小二闻人唤之,便转过身来向前。
      “吾要住房七日,一次付清,现在先上两坛桃花酿,松鼠桂鱼,一盘虾仁,和一盘红烧肉。”江亓调调不急他说到。
      店小二记下后便匆匆前往掌柜那交代的事情,将账算好。并且往后厨交代要做的食品。
      先上的是桃花酿,早就闻孟州的水源极好,酿的酒也好。这个刚打开酒,一股清香醇厚的气息扑来。围绕在鼻尖久久不曾散去,将酒倒在了杯子里。一饮而尽那叫一个快活。
      “可惜量太少,而小酌怡情,大酒伤身,也不能多喝。”江亓正感叹。
      只听,在另一桌传来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来一盘桂花糕,绿豆糕。还有五花肉。”
      一听到五花肉小二解释道“今天人来的多,食材真心不够。糕点倒是多的有,只是这五花肉,剩下的只能做一盘呀。但一盘刚被隔壁桌的客人订了。估计现已做好放在他桌上。”
      好巧不巧,就在这时,上菜的小二端来一盘热腾腾的五花肉就放在那桌上。说来这女子也是胆大。看见了五花肉眼睛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生怕有人不知道她想要似的。没有丝毫犹豫的走到江亓面前,
      鼓足了勇气说:“这位壮士能否将你桌上的五花肉给我?你放心,不是白吃我会付给你钱的。”
      “不要”江亓冷静的说道。
      什么,对,是的,你没有听错,他拒绝了。那女子虽然心中有些气愤,但是还是想跟他好好谈谈。
      忍住气愤跟他说到“我们跟着父亲来这做生意,今天是最后一天,明天我们就打算离开,得父亲的允许我们才出来,就是为了吃这天香楼的五花肉。我倒是没什么,只是幼弟实在想吃。恳求这位壮士割爱。”
      “我说不呢。”江亓道。
      “不会的,您这么面善上一定会理解的。”那女子连忙接了。
      听了这话,还有什么理由好拒绝呢。可是江亓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不好意思,我还就真当拒绝了。”
      那女子惊讶后而转为愤怒。她都这么说了,怎么还不肯将那五花肉让给她。
      江亓冷冷的望着那女子说“本来我还想将这盘五花肉让给你,可当你腰间的玉露出来后就不想了。碰巧我昨日去竹府谈笔生意。看见了这玉的草图,听他们说是他们少爷准备送给自己的青梅竹马凤府的大小姐,本心想自己看错了,可当你靠近那时候我便更加确信我没有看错,我江某这人记忆力十分了得,也最忌讳别人的欺骗。”
      语毕,真是一场尴尬的情景。
      南阳小声说:“不就是一盘五花肉吗,要不是因为想吃才骗你,我才不会这样说呢。”
      说着小嘴嘟了起来十分可爱。但总不能硬抢吧,最后灰溜溜的走了。
      没想迎面走来一个端着菜的小二,南阳为了不和他相撞,便身体向后一倾,好巧不巧的跌入江亓怀中。
      江亓以最快的速度做出反应,轻轻的接住南阳。
      “真软”这是江亓对南阳的第一印象。但他还是特别有礼貌的,知道男女授受不亲。便急忙将她放开。南阳一个女孩子家,被这么大个男人抱着实属不怎么好意思,见他将自己放开,小声的说的一些谢谢,后急忙跑回去。将桌上的吃食打包带走,牵着儿童走出了这楼。看见他走后,江亓发出笑意,平常人还真是看不出,因为他活生生长着一张面瘫脸。虽然是张面瘫脸,但帅就完事儿了。不知他这张脸迷倒了多少女子。
      “你还要看热闹,看到什么时候?”江亓冷漠道。
      这时躲在一旁的江茂笑着走过来,说道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解风情,像你这般年纪的孩子都好几岁了,那是去竹府,你见那二小姐也不是很上心。我看姑娘长得也不错,人品暂且不说,就凭那样貌,你也不争取争取。”
      “有什么好争取的,喜欢便是喜欢,见第一次面就撒谎,以后绝对不会有什么接触。”(请相信万能的真香定律。)
      “好,好,好,这是你说的,这些年,但凡有半点女人靠近,你无不是一脸嫌弃。今日之见,也不过如此。到时候打脸可别怪老夫在一旁笑”江茂无奈的说道。”
      随后他向儿子道出这几天道路不通,还要耽搁几日,所以再过三日出发。随即叫小二订了一间房,又让他多布了几道菜,吃了起来。
      江茂毫不夸张的说“你这小子眼光还不错,这天香楼的菜味道真是极好。下次啊带你娘来尝尝。”
      “哦”江亓无心义的回答道。
      他透过窗外望着那灰溜溜跑走的凤阳,嘴角又不自觉地上扬。
      南阳红着脸走出去,绕过几条街,一旁的小孩儿道:“姐姐你跑什呀,红烧肉还没拿呢。”
      “嘘,咱们等会儿再聊,真的是太丢了,红烧肉没换到,差点还把自己给卖了。”
      到了客栈她们回到自己的房间,安慰到一旁的小男孩说:“小孩,你别伤心,虽然五花肉吃不到,但天香楼最好吃的也莫过于这糕点,尤其是那桂花糕,你尝尝好不好?”
      “姐姐不用担心了,我只是你在路边捡的小乞丐,吃肉本就奢侈,更何况能吃到天香楼绝味的糕点”小乞丐耐心的解释到,说着便咬了一口桂花糕,笑着说
      “真甜!”
      南阳不经意红了眼,一方面是可怜小小的人就这么被抛弃,在街上乞讨,身处这乱世中还笑的那么干净,纯洁。一方面是想到要不是父亲逼嫁她也不会这样跑出来,孤苦伶仃的。
      她与竹青从小一起长大,早就把他当做自己的亲哥哥,什么男女之情根本不存在的。两人之间可谓是真正的亲人。竹青也有几次找父亲说明,可最终不了了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见大婚在即,南阳只好决定逃婚。
      调理了情绪南阳决定收这孩子为义弟。
      “你看我们同病相怜,不如我们结拜为姐弟,以后只要我有一口饭吃,就有你一块桂花糕吃”南阳高兴的说,小家伙也高兴的回
      “嗯!”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小家伙难为情的说
      “从我记事起,生活就漂泊不定,其他的乞丐见我后背有道奇怪的疤痕就叫我小巴子。”
      “小巴子,这名字属实难听些 ,您若不介意的话,俗话说长姐为父,我替你重新取个名可好?”
      “嗯”小巴子害羞的低下。
      “你看啊,我姓凤你若不介意就跟我一个姓吧,如果你介意的话你就自己换一个。你像云朵一样的白、柔,依云。凤依 云,可好?”
      “好~”
      南阳正准备带着凤依云购买些干粮,突然一个声音冒出来。吓了南阳一大跳。
      “小祖宗诶,我可算找到你了”老婆婆大叫。闻声而去只见一老妇人满头大汗的向凤依云奔来,而后又紧紧的抓住他的衣袖。
      “张妈!”凤依云惊喊。
      在一旁的南阳先是惊了一下,后适应了。原来这老婆婆是与江依云一起来到孟州的,也算是凤依云半个亲人吧,现如今收他为义弟也不能管不管张妈,于是三人行,凤南阳打算去乌州找姑姑熙月。
      远在天香楼的江亓听说这几天传的沸沸扬扬的说凤家大小姐离家出走,重金悬赏知道消息的人。 江亓心里笑道
      “这小丫头,玩了这么多天也不知道回去。”
      多日的玩耍也到此了。江亓觉得帮江家找女儿也算是拉拢和竹家的关系,何乐而不为,于是动身上街碰碰运气。
      “新鲜的梨子,新鲜的梨,快来买哦”
      “包子,刚出笼的包子”
      “混沌,香喷喷的混沌”听着这些叫买声好不热闹。街上的人也是形形色色,突然一个女子的求救打破了这热闹。
      “救命啊,我不要跟你走”娇弱的女子充满恐惧的叫着。
      “嘿嘿,小美人你就跟我们走吧你爹已经将你卖给我们了”壮汉邪笑的着说,他身后的几个人也附声说
      “对啊,既然你爹收了我们的钱,这以后啊你就是我们的人了,哈哈”
      不知不觉人围的越来越多,只见这女子哭的梨花带雨,滚烫的热泪划过脸颊,让人十分惜伶。突然,人群中冒出一个清脆响亮的声音
      “放开那个女孩让我来!”没错,这人正是凤府重金寻找的凤家大小姐凤南阳,只可惜她现在女扮男装,戴着面具,让人认不出来。但眼尖的江亓还是将她认了出来,并在一旁看好戏,吩咐小斯向竹府通风报信。
      “这…这光天化日之下你们几个恶徒怎么能强抢民女呢”南阳气势汹汹将话说完。
      这时的壮汉早就失去了耐心,根本就不想搭理南阳,便狠狠地说道
      “你这白面小生最好从哪来给我滚哪去,少掺和爷的得事儿,小心把你打的你娘都不认识。”
      南阳气不打一出来
      “嘿,瞧不起小爷,不就是要银子吗,多少钱这个姑娘我买了。”
      壮汉听到有钱,看着南阳非富即贵的感觉,眼睛闪过一丝阴谋,毫不犹豫的对南阳比了一个手势。
      “十两?”
      壮汉摇了摇头。
      “一百两!”
      壮汉依然摇了摇头并冷笑着说
      “是一千两”
      “什么一千两,我家买一个奴才也不过30两左右,这女子竟然要1000两!你这分明是抢钱呐”
      壮汉笑道“你看这样貌,怎么不值1000两了”
      凤阳陷入了两难,虽然戴着面具认不出来,但就这样走的话,是不是太没胆了,他日要是被人认出来可就糗大了。挣扎中,她选择了救那女孩儿。凤阳缓缓的从怀中掏出一个玉。这玉一看就是极品。世间难几块啊,更别说将它磨成饰品,这玉上刻着的兔子栩栩如生,好生灵动。这工艺怕是只有那鬼手黎容才可办得到了。看着这玉那壮汉真是垂涎三尺。想尽快把玉拿到手。凤阳真是万般不舍但又迫不得已将玉慢慢的递了过去。正当那玉快到壮汉手中时。
      “慢着!”
      一个声音从空中传来。只见一位绿衣少年,骑着马赶了过来。像是十万火急的样子,但丝毫不影响他的帅气。凤阳见了他高兴中带有些许的心虚。只能愣愣的看着他下一步会做什么。
      只见那绿衣少年,将马一勒,及时停下。奶声奶气的说了一句
      “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敢动我姐姐?”
      刚刚散去的人群又重新聚拢了起来。小声议论着。
      “这小孩长得好生眼熟。”
      “可不,你再仔细瞧瞧,这不是竹家小公子竹数吗。”
      “什么那个混世小魔王!虽说是小公子,论武艺一点也不大公子竹清的差,当初竹府请了几十个武术教头。都被他打的连连败退。”
      “是啊,这几个混混招惹了他,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但人们转念一想,又不对。场上只有一位姑娘,都已经可悲到被自己亲爹给卖了的地步,肯定和竹家没有什么关系。反倒是初来乍到的公子确实有些可疑,但竹家二小姐前几日便随竹夫人去较远的妙莲寺拜佛了这一时半会也回不来。所以不少人猜是凤府的大小姐凤南阳。
      竹数在了解情况之后,厉声说道:
      “你们几个是谁府上的?一个奴才罢了,怎么会卖到天价了?报上名来,小爷非得好好教训不可。”
      刚才还意气风发的几个壮汉,分分少了先前的气势。竹数倒是一个捕捉神态的好手。故意加重语气说:
      “呵,这时没话说了。刚才耀武扬威的给谁看?还不快滚!”
      说着便随手都下了一袋银子。壮汉到识趣拿完银子就跑。
      收拾好残局。竹数准备将南阳带回去。可南阳靠马旁便沉默无语。竹数轻笑道:
      “怎么离家出走被抓回来之后,无地自容了,这可不像你啊,姐姐。”
      南阳露出一丝狡猾的笑容说:“怎么可能呢?我还没玩够为什么要跟你回去?”
      说着向竹数撒了一种白色粉末。起初并未觉得什么,可当白烟过后,竹数身上出现了一股奇怪的瘙痒。
      “好家伙,居然利用我对花粉过敏来算计我”竹数心里暗自琢磨。
      但反应太晚了,这是南阳早就不知道跑哪去了。于是竹数立马吩咐下人,赶快将南阳追回来,并重点强调不要弄伤南阳,可这些下人五大三粗的,一听不能弄伤人,武力支折了一半。南阳便特别容易就逃脱了。
      人群散去。可在一旁的江亓却看了一出好戏。他贴身侍卫棘龙也不仅感叹:
      “这女子好生勇猛。”
      江亓立刻反驳道:“你懂什么,这叫活泼。”
      棘龙一时无语。江亓吩咐暗卫去盯着南阳一行一动,暗中保护,切记小心行事。
      话说南阳逃走之后,去和凤依云汇合,打算先去凤府拿好盘缠再走。南阳算好这时候他们应该满大街找她。便悄悄前往凤府找到那日留下的狗洞,钻了进去。这一系列过程下来的还算顺利。但不巧好像被人发现了。幸好是凤阳的贴身丫鬟冬芊。南阳我悄悄回到自己的房内收拾东西。
      冬芊满脸不舍央求道:“小姐自打出生起叫锦衣玉食,这次出过远门,还不带丫鬟,可怎么办呀?要不你跟夫人说说让夫人接了这婚约?您也就不用走了。”
      “得了吧,有点拦着娘也靠不住。”南阳嘴嘟着生气道。
      小芊冬见此方法不行又道:
      “要不小姐你还是带上我吧,到时候还有人照顾你。”
      凤阳委婉的说:“诶呀,你家小姐就是出一趟远门又不是什么生离死别带什么人啊?你已经把我照顾的够好了,我也需要历练历练。不然到时候离了你我可怎么办呀。”
      凤阳心意已决拒绝了芊冬,拿上盘缠便走了。这次三人踏上了去往乌州的路。
      同时,江亓也决定返航回宿州。

  • 作者有话要说:  番外1.就吃一口。
    孟州凤府有一女可谓是能文能武样样齐全,可不知她还有另一面。
    凤南阳几乎央求道:
    “最后一口,嗯,就一块,我保证这是最后一块红烧肉”
    “不行,这句话你都说过多少遍了,而且每次都是这个借口。你看你。一个月都不到,脸上的肉却多了不少。”凤夫人无奈的说。
    “哎呀,我知道娘疼我了,就一块嘛。”
    “真的是你都嫁人了,怎么还这样?到时你的孩子出世,你也会有他这样争五花肉吗?”
    “我不管孩子是孩子娘是娘 。娘一定不会让我挨饿的。”
    “你啊~”
    ………
    你看了可能会觉得眼熟。因为我把前几章就能合在一起,并添了一点。我觉得写小说要负点责任。所以我决定没长3500字起步。先把这个小说跟完再讲。:P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