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听见问题,刚刚劫后余生的两人目光漂移,谁都不想先说。最终还是顾安轻咳一声,脸上浮起一层薄红:

      “我先说吧,这是我的问题。”他说:“我的角色是‘棋士’,别误会不是骑马的那个,是下棋的棋。”

      结果雅典娜和薇拉双双投以诧异的目光:“为什么会误会?”

      “……因为中国的谐音,好吧你们听见的不是中文。这不重要,我接着说。”

      “我的角色是棋士,这个词一般指专业的棋手,目前为止,我可以使用的棋种是象棋。棋士属于特殊角色,能力很多样,不过有个限制,就是必须平心静气。”

      “不是自夸,我这个人遇事还算冷静,如果那真是只熊,我不怕。但它站起来那一下,确实吓到我了,结果……自乱阵脚,能力使不出来,只能逃命。”

      说着,顾安的脸更红了:“惭愧,是我心理素质不到家。”

      雅典娜点点头,表示理解,又转眼去看薇拉。

      薇拉见两人目光集中到她身上,咬了咬唇,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开口道:“我的角色是‘占星师’。”

      此言一出,顾安猛地抬头看了她一会儿,似乎要确定她有没有撒谎。

      “占星师是占卜类角色,所以我才不说,我不想……受制于人吧。”

      “怎么讲?”雅典娜不解。

      顾安接过话茬:“占卜类角色极其稀少,又能够未卜先知,在副本扑朔迷离时,甚至能起到引航灯塔的作用,非常抢手。另一方面,这类角色一般没有很强的战斗能力,甚至身体素质是偏弱的,很容易遭到胁迫。”

      “一般来说,如果任务者暴露出占卜类角色,而他又没有足够的自保能力,那么结局只可能是被强者威逼,压榨他的能力。就算副本结束,也极有可能被找上门来,被迫给人家打工。”

      “没错,”薇拉说:“占卜是要耗费精力的,可如果暴露,有一些凶残的任务者才不管你精不精力,会强迫你不停占卜,直到力竭身亡。”

      薇拉的神情很悲伤,她说:“在新人本里,我亲眼看着一个角色是‘祭司’的前辈,因为被人逼着多次占卜,死在了副本结束的前一秒……”

      这样,雅典娜也懂了,副本危机四伏,任务者更未必可信。能力独特却实力不强,一经暴露简直就是砧板上的鱼。

      “赫柏姐姐说我莽撞,确实没错,这是我第三个副本。新人本我运气不错,侥幸逃命。回去觉醒了‘占星者’角色,吓得不行。第二个副本只能强撑着,不让别人觉得我没底气、好欺负。靠着没人的时候悄悄占卜,倒是也混下来了。”

      “这个副本,我趁着旁边大个子没醒,也占了一卦,内容是任务者内有无可信之人,星盘显示了你们的位置,所以我去和你们打招呼。在林子里醒来,也是靠这个找到了赫柏姐姐。刚刚被怪物追着,情急之下产生了一种直觉,觉得那个方向是安全的,就躲了过去。”

      “现在想来,应该是角色的另一种能力吧。”

      雅典娜心中的疑惑暂时解开,薇拉的能力确实招眼,难怪她要隐瞒,只是破绽太多了。不过话说回来,小姑娘还未成年,如此已是不易。

      她揉揉薇拉的头发,难得柔声安慰道:“放心,我不会逼你占卜。通关都要靠这种手段,又算什么强者?”

      顾安也展现出善意:“我也不是武力型的,你不用担心。”

      薇拉被拉进游戏以来就是担惊受怕,但面前的两人,无论从占卜结果还是相处的感觉,都至少称得上好人。这让她多少放下了警惕心,自然是谢了又谢。

      经此一事,三人间的氛围好了不少,雅典娜有些感慨,几千年的时光下来,心倒是软了不少,若放到神话时代那会儿,才没有心情听别人的苦衷呢。

      顾安也问出了他一直好奇的问题:雅典娜进游戏之前是做什么的。对此,雅典娜的解释是参军,所以身手好些。

      怪兽的危险暂时过去,可森林里依旧危机四伏,薇拉把手木仓和子弹交给雅典娜,表示就当感谢她还愿意带着自己,反正自己不会,不如给会用的人。雅典娜收下了,又将地图和提示拿出来,可还是一头雾水。

      地图只显示有一大片森林——估计就是他们身处的地方;提示里的什么桂冠、悬崖、石头,更是无从找起。

      “先往森林边缘走吧,到了路上再确定位置,森林里还是太危险了。”顾安提议。

      雅典娜点头赞同,另外,她还特意提醒两人:小心那对夫妻。

      “那夫妻俩?”薇拉问:“他们看到怪物应该也跑了吧?”

      这一提醒,顾安也想起来了,他回头时看的真切,那对夫妻不是没看到怪物。或者说,他们就是看到了有怪物,才去喊顾安,把打盹的怪物给喊醒了。

      “大概是想拿我试试怪物有多厉害。”顾安说,任务者里也有这样的败类,不敢自己面对危险,就想方设法,让别人身处险境,自己趁机逃跑或捞好处。此时回想,他也注意到一些细节,为什么这两个人不怕怪物循着声音去追他们?

      他们若有直面怪物的能力,也不用拉顾安下水;那么,他们应该有规避怪物的方法,或者什么保命的东西。

      “正是如此。”雅典娜露出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若非情况不明,真应该去找他们交流一下。”

      说的是交流,听着像审讯。

      顾安和薇拉双双打了个冷颤,决定不要继续这个话题。

      地图并不完整,只能看出森林的东边和南边都有道路,通向一个貌似是镇子的地方。

      “走吧,最好天黑前能到,可以有个地方过夜。”雅典娜一锤定音。

      他们决定往南走,辨别方向有很多方法,现在天气晴好,靠阳光就可以了。谁知他们连阳光都没用上——薇拉左手浮现出一个星盘,直接就指示了方向。

      占星师真方便啊……顾安把解了一半的手表扣回去。

      带路的工作,当然还是交给雅典娜,没办法,另外两人就算走到陷阱面前,都未必能发现。薇拉的直觉也不是时刻在线,还是雅典娜靠谱一些。

      说来,她能分辨陷阱,还是多亏了阿尔忒弥斯。

      “哈哈,雅典娜姐姐,你这都触发几个了?”少女手持长弓,身背箭筒,一头金发高高束起,随着动作飘拂跳跃,此时她正坐在树枝上,笑容明媚,看着不远处持着矛盾的女神:“少说也十个了,可比你上次来多,哈哈哈哈!”

      雅典娜颇为无奈地站着,试探着向前一步,结果不知道又碰到了什么,右边树枝弹射,只听“嗖”的一声,一根削尖的树枝直奔眼部而来。

      唉……雅典娜叹了口气,手里长矛灵活地一转,啪的一声,木箭在空中碎成几片。自始至终,她甚至不曾朝那边看过一眼。

      “阿尔,为什么你这么喜欢陷阱。”她收矛站立:“来找你一次,比打场仗都累。”

      阿尔忒弥斯挽弓,搭了几支金箭。几支箭虽是同时射出,却方向各异,轻重缓急各有不同。它们分别破坏了雅典娜周身的几处陷阱。

      做完这一切,她一跃而下,来到雅典娜面前:“有趣儿呀!能让名震天下的女战神雅典娜姐姐特意带上矛和盾,难道不说明我布置的陷阱不错吗?”说着,还一副“求表扬”的神情,问:“怎么样,是不是比上一次难了?”

      雅典娜也笑了:“多难都是直接挡下来,有什么区别?”

      “那是你太强了!”阿尔忒弥斯嘟了嘟嘴,说:“上次阿波罗来,就被逼的不得不拿神力挡着,才算摆脱了呢!”

      阿波罗真惨……雅典娜难得对兄弟发了善心,笑言:“你可饶了你弟弟吧,人家本来也不喜欢这些。”

      说罢,又干脆提议:“要不这样,你教我怎么分辨吧,看看是我学得快,还是你陷阱改的快?”

      阿尔忒弥斯觉得不错,欣然接受。可惜从来只愿听凭心性的她,实在小瞧了智慧女神举一反三、触类旁通的能力。没过多久,雅典娜已经可以做到完全避开她的陷阱,甚至反过来给她提议,这个地方怎么布置更好。

      “啊啊啊简直是犯规!犯规!你你你,你怎么可以这样?”阿尔忒弥斯见精心设计的机关陷阱被一一破解、甚至指出破绽,已经在考虑要不要把自己也算作陷阱的一环,直接拉弓射箭算了。

      雅典娜看着她跳脚,微微一笑:“你教的好。”

      这下阿尔忒弥斯是气也不是,高兴也不是,拉弓的动作停在了一半,到底没能拉满,险些憋成了个气球。事后深刻反省,确实是自大了,竟然将宝贵的经验送给智慧女神——这不是活该被人家看破嘛!

      以前还能当乐子一样看雅典娜姐姐触发各种陷阱,往后是再也别想了。还是看阿波罗吧!

      雅典娜这边哄了半天,才给阿尔忒弥斯捋顺了毛。又是相约去打猎散心,又是许诺帮着一起改陷阱,保证下次坑的阿波罗灰头土脸——完全忘记了自己一开始是打算顺手给阿波罗解围。和妹妹比起来,弟弟算个啥?

      回忆起以前的事情,雅典娜嘴角带起一丝笑意,手上提着一根长度适中的树枝,角度巧妙地一抡,原本搭建巧妙的机关被瞬间打散。可以看到上面绑着支木剑,箭头尖锐。

      林子里的陷阱,其实数量不多,也没有多精巧,只不过对没有经验的人来说,一时措手不及。

      走了大概两个小时,仍没有看到边缘的痕迹,倒是又经过了几个空地。不知道为什么,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明显是人为清理的空地,距离不定,大小各异,很是奇怪。

      三人本想空地比森林视野开阔,打算稍作歇息。但薇拉每每靠近,却忽然会有心悸感。结合她的占星师角色,雅典娜和顾安都不敢轻视,决定相信她的感觉,也不曾踏足空地。

      过了一会儿,忽然听见前方传来一声惨叫,三人赶紧朝那边赶过去,发现惨叫的源头又是一个空地,而且面积不小。此时,有一个人被箭矢射中了腿,正跌在地上嚎着;另一个人试图包扎,却总是不得其法。

      看清中箭的人,雅典娜倒是笑了一声:“这不巧了么。”

      顾安和薇拉探头一看,也乐了:“这就叫恶人自有恶人磨!”

      ——正是那对夫妻。

  • 作者有话要说:  1、总觉得我有时候写的跟说书似的···下次不能在听相声的时候更文
    2、本章结尾有些仓促了,学校断电,没办法。明天可能会修改一下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