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砍个手而已 ...

  •   “吕宁!!”

      禁音刚被解除,冷锋的破锣嗓子又开工了。

      花然捂着耳朵,在他站起身瞬间美腿一伸,将他绊了个趔趄。

      原本郑虎等人还在忌惮冷锋的斧子,如今见他身形晃动,立刻和他打上了。

      花然没有加入的打算,冷锋的目标人物很明确,和她无关。

      其实群架中真正动手的,除了有点虎的郑虎和讨好吕宁的绿毛混混几人外,剩下的男人纯属壮声势。

      光在旁边蛇皮走位,叫唤得比吕宁还欢。

      “绳子!谁选了绳子?!快把这疯狗绑住!!”

      “哎呦!救命啊!我胳膊出血了!”

      “吕宁!看我不杀了你!”

      “呜呜呜……你们快拦住他呀!”

      这疯子彻底无视系统“玩家不能杀玩家”的警告,性格冲动又易怒,一副不太聪明的样子。

      扔下椅子腿儿乱飞的混战,花然踱步到窗前。

      外面的漆黑已经散去,显出片白光来。

      屋内左右两扇门外,似乎有木板类的东西放置着,可惜窗户被封死了,不能探出身去瞧个清楚。

      花然轻叹一声,索性踮起脚尖往下望,这次终于有了新发现。

      原来他们所在的等候室,是由一根粗如古树的白柱子支撑的。

      而柱子下方约100米左右的位置,还有不少奇怪的“东西”在蠕动。

      花然仔细瞧了半天,忽然愣住了!

      那些“东西”有手有脚,体型十分像人,可身体扭曲出的诡异姿势,却并非人类能完成!

      倒立着用双腿环柱爬的、身体横着单凭腰的力量向上翻的、头死命撞柱像爬山钉一样往上拱的……

      无数只披头散发的恶鬼赤|裸着身体,像蛀虫一样,紧紧依附在柱身上!

      它们互相推挤着、撕咬着,咧着满嘴的血牙,脑袋癫痫般左摇右摆,好似野生的猛兽在恐吓竞争的同类。

      在视线和花然对上的瞬间,这些恶鬼犹如鲨鱼闻到了血,“桀桀”笑了起来。

      花然眸光微亮,双颊难以抑制地红润了,原本苍白的脸立刻变得活色生香。

      恶鬼!活的!

      她这个连噩梦都没做过的灵异绝缘体,终于有机会和鬼亲密接触了!!

      看着这些奇丑无比的“小家伙”在下面闹腾,花然露出慈祥的姨母笑,忍不住朝它们招了招手。

      “加油啊!”

      花然在窗台欣赏了五分钟的恶鬼炼狱后,发狂的冷锋终于被制服。

      众人用吕宁选的道具-攀岩绳,将他绑在了椅子上。

      绿毛的耳饰被拽掉了好几个,鲜血直流,嘴里骂个不休。

      吕宁的高跟鞋断跟了,细肩带掉了一边,泪眼朦胧地缩在角落里抽泣。

      最惨的,还要数那个戴眼镜的男孩。

      胳膊上被砍出了道血痕,疼得他吱哇乱叫了几声后,还是忍不住把小药剂喝了个精光。

      不得不说,这药的疗效还真不错,刚咽下伤口就止住了血,短短几秒内,就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

      连道疤都没留下。

      “现在咱拿这疯子怎么办呀?”

      说话的是个体型略胖的男人,粗略估计差不多有二百五十斤左右,个头也高得很,迎面走来像一座大山。

      “庞止,你这么大的块头还怕他?”

      郑虎不满地瞪了胖男人一眼。

      “他手上拿着斧子么!”

      “干脆打昏算了,让他醒着迟早是个祸害。”

      绿毛跃跃欲试,对着空气比划了两下手刀。

      花然恋恋不舍将目光从窗外移开:“别信电影,敲晕人和敲死人要用的力相同,万一他命不好,直接死了呢?”

      系统说过违规会有惩罚,谁知道这个惩罚降下来的时候,会不会连累同一组的玩家?

      花然不想担没必要的风险。

      “嘿嘿,现在像你这样漂亮又博学的女孩,真是不多见啊……”

      绿毛是个见色起意的,趁机凑到了花然近前,转眼把刚才还誓死保护的吕宁晾一边儿了。

      毕竟论美貌和气质,还是花然更出色。

      “你们……快让冷锋停下来吧……他那样……我真的好怕……”

      吕宁拉着坏掉的肩带楚楚可怜走过来,状若无意地用肩膀轻撞了下绿毛。

      虽然她对这个轻浮的男人没兴趣,可眼睁睁看着他讨好其他女生,吕宁着实有些不爽。

      可惜,后者只顾盯着花然瞧,全然没反应。

      “小然,既然你这么聪明,肯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吕宁受不了屋内男人的目光不在自己身上,故意大声问道。

      呵,不是想出头吗?正好给你个难堪!

      郑虎刚想打圆场,花然却朝吕宁伸出了手:“好啊,那你先把斧子给我吧。”

      “嗯?什么斧子?”

      吕宁微愣:“我选的道具是绳子,已经用了!”

      “就是冷锋的那把,方才混战时被郑虎缴了,随手扔在墙角,正好你偷偷捡走了呀。”

      不等吕宁辩解,花然扳住她的肩膀,在众人惊讶目光下,将暗别在其腰间的斧子抽了出来。

      “大家为了你这么拼,你却私藏战利品?”

      郑虎向来粗心,如今经花然一提醒,瞬间怒了:“我说妹子,你这可就不够意思了。”

      “我,我只是太害怕了,下意识想找个东西防身,没想那么多……对不起!”

      感受到众人略带审视的目光,吕宁咬着嘴唇,直接捂脸哭了。

      梨花带雨的好不可怜,登时把男人们的怒气消解了不少。

      花然掂量着斧子,扫了眼还妄图反抗的冷锋:“先说好,如果我能让他安静下来,这斧子就归我了。”

      “好!”

      郑虎答应得痛快,反正他对这种滚刀肉是没辙。

      死马当活马吧!

      “魔术斧……系统介绍过,锋利得很,砍个手而已,怕不是和切豆腐差不多吧!”

      斧刃寒光乍现,瞄准冷锋的手腕以破竹之势劈下!

      “啪!”

      众人傻眼了。

      裂开了!

      椅子的扶手裂开了……在距离冷锋的右手不到一厘米处。

      花然双眸寒气逼人,冷冷地看着椅子上的困兽。

      “手感不错~”

      她语气中带着些许愉悦。

      冷锋头顶豆大的汗顺着太阳穴滚落。

      他刚刚在这女人眼中看到的浓重杀意,绝不是错觉!

      “乖一点,别再淘气了。”

      花然慢慢将斧子拔起,慑人的低气压也随之消失不见。

      再面朝众人时,嘴角微弯,又是副冰消雪融的明朗模样。

      “刚才约好的,这斧子我就收下啦!”

      在其余人呆如木鸡的注视下,她灵活转动着魔术斧,将其收入空间戒。

      再加上之前选的小药瓶,一共有两件道具了。

      不错不错~

      解决了这个大麻烦,玩家们才想起任务还有时间限制,连忙推开屋内的两扇门。

      “我擦,这什么情况?”

      屋子的前后两扇门外,都是条直直的木板,宽度仅容一人站立,若想横着站,脚底的一部分就会悬空。

      木板大约十米的长度,尽头是虚空,没有任何墙壁。

      郑虎是真虎,出门就往外踩,直接一脚踏空!

      若不是庞止在后面拉了一把,估计就真摔下去了。

      得利于此,他也发现了支撑屋子的白柱,和拼命往上爬的恶鬼们。

      “我!滴!妈!呀!”

      各种音色的尖叫鸡声此起彼伏。

      花然用胳膊拉着门框,大半个身子都探了出去,努力想观察得更仔细一点。

      直到这时她才看清,原来那白柱子上还刻了几道横线,差不多每隔十米就有一道,不知是何作用。

      “妹子!你不要命了!”

      郑虎脸色煞白将她拉回,却发现花然全无害怕神色,反而显得有一丝丝……

      欢喜?

      “完了完了,这系统是要坑死我们啊!”

      胆小的眼镜男抱住头,都快抖成筛糠了。

      这家伙的性格有些懦弱,刚才在混战中唯一用掉药瓶疗伤的就是他。

      绿毛正在花然面前死撑,眼下正好拉他当垫背:“于轩,就你这小胆,当初怎么敢在涨潮期去海边游泳的?溺死的滋味不好受吧!”

      “都是我那几个同学硬拉着我去的,我有什么办法!”

      于轩不甘心地小声嘀咕着,将身体缩得更紧了。

      绝望时刻,还是心比较大的郑虎先缓过神。

      “刚刚系统说过,咱们必须在两个小时内找到生门,现在不是磨磨蹭蹭的时候,既然门外有路,就先上去再说!”

      他的确勇气可嘉,不过还是太莽撞,刚一踏上去,那木板立刻以惊人的速度发生了倾斜!

      “他奶奶的!连踩都不让踩!这还怎么玩?!”

      被吨位沉的庞止再次拉回来,郑虎怒火中烧,像头愤怒的大猩猩在屋子里东捶西砸泄愤。

      “有的玩,不就是天平嘛!”

      花然单脚在木板上试探着轻踩了两下:“你们看,只要这条木板下降,屋子另一边的木板就会上升,连幅度都一样。”

      观察了半天后,她终于得出了结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前后两条木板,就像天平梁的两条臂,等候室就相当于中间的准星,想要木板保持平衡,一定要有两个体重相近的人同时站上去才行。”

      “原来如此!那先找俩人上去探探路吧!”

      大家七嘴八舌商量了一通后,终于敲定了合适人选。

      绿毛,120斤;包汇,125斤。

      再加上问了一圈儿,除吕宁外,就只有这俩人选了攀岩绳。

      为了安全起见,绳子的一头系着他们的腰,另一头则让等候室里的其他玩家拽住。

      就算有什么意外,其余人也能及时把他们救回来。

      “等等,绳子的长度好像有点不太够啊!”

      于轩扶正眼睛,在旁小声提醒:“目测好像比木板要短一些,这样走到尽头的时候,我们就没办法拽你们了。”

      “靠!这辣鸡系统处处都坑爹!”

      包汇往地上狠吐口痰:“那老子也要上!赌一把,难得有机会重生,必须把握住!”

      “唉,也难怪他那么急,被烧死的滋味……啧啧,换谁都不想再尝了。”

      郑虎看向包汇的目光多了丝同情。

      “包汇死是可怜,绿毛不一样,纯属活该。”

      他话锋一转:“那小子上辈子出轨,被女友开车给撞死了,到现在还死性不改,主动吵着要去探路,还不是为了在美女面前出风头!”

      花然摇头,好色到这份上的人,还真是不多见。

      安全措施弄好后,绿毛和包汇终于出发了。

      花然的猜测是正确的,当两人都站上去时,木板只是呻|吟了几下。

      没沉,成功保持住平衡。

      因为怂,两人干脆坐木板上,慢慢向前挪动,生怕一不小心会摔下去。

      不曾想苟到木板一半长度时,尽头处,竟凭空出现了两扇浮空的门!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