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一屋子死鬼 ...

  •   “你们不知道,活活淹死是真受罪啊,下辈子我都不敢去海边了!”

      “跟我提受罪?知道十级烧伤什么概念么?唉,我早就说用天然气那玩应儿做饭危险,踏马的傻媳妇就是不信……”

      “诶诶,都静静,又有死鬼进来了嘿!这回是个女孩儿,长得还不错!”

      花然长睫微颤,纤细的双臂慵懒地伸了伸。

      散落在胸前的奶茶色长发随着动作轻晃,唇间像小猫一样发出刚睡醒的嘤咛。

      在黑暗中沉浸已久的模糊视线逐渐聚焦,落在了一张张注视着自己的苍白面孔上。

      这是间二十平左右的屋子,地上摆了十张椅子围成圈儿。

      加上花然自己,共有九个人坐在上面,七男两女,还空了个座位。

      屋子左边墙上有两扇窗户,外面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正前方和正后方各有一扇门。

      墙面没挂钟表,无法推测准确时间。

      “玩家不准杀死玩家……”

      花然慢慢念出贴在横梁上的几个朱红大字,下意识想站起来仔细看看。

      谁知一股无形的力量却将她牢牢禁锢在椅子上,动弹不得。

      【欢迎新人玩家花然进入第十组游戏等候室】

      【本轮游戏玩家人数预计100名,每十人为一组,进行副本前的玩家资格甄别任务】

      【目前玩家人数99/100,任务会在人数达标后发放,请耐心等待】

      一阵冰冷的机械声在花然脑海中响起,是她在进入游戏前听过的那个神秘声音。

      “省省吧美女,哥几个什么方法都试过了,游戏开始前咱谁也动不了!”

      坐在花然旁边搭话的,是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满脸的胡茬,廉价衬衫被身上的肌肉撑得鼓起。

      “我叫郑虎,在洗浴中心干保安的,今儿下午被几个耍酒疯的兔崽子拿酒瓶开瓢了。”

      他自嘲地摸摸后脑勺:“妹子,你怎么进来的?”

      “嗯~被刀捅死的!尸体还被割得七零八落,右眼也整个挖了出来,满地都是血……”

      花然轻抚下颌,回忆着主神给她看过的那张照片,极其详细地向众人描述了一遍那堪比虐人片的血腥现场。

      作为资深灵异爱好者,她从小到大阅各种鬼片无数,但凡跟‘恐怖’两个字沾边的游戏也都玩遍了。

      这种级别的死亡场面,也只能让她略微诧异一下而已。

      没办法,见过的大场面太多,再多的鲜血在她眼中都是番茄酱。

      屋内死一般的寂静。

      有几个胆小的捂住耳朵不敢看她,生怕会想象力太丰富,在她身上复原一遍那场景。

      “死的这么惨还这么淡定,这是个高手啊。”

      略带崇拜的私语在房间里渐渐弥漫。

      花然耸耸肩:“在第一刀落下来之前,我就被主神传送走了,所以没什么感觉。”

      “靠!那为啥我十级烧伤在医院遭了三天罪才遇到主神啊?”

      有玩家愤愤不平。

      “主神只会在玩家死亡的前一秒把人传送走,只能说这女孩儿太幸运,你太悲催。”

      其他人耐心解释。

      “靠!!!”

      花然抬眼打量那个叫屈的中年男人,他皮肤完好,不见半点烧伤的影子。

      看来进入游戏中的玩家,身上的致命伤都会被治愈。

      “又一个被分尸的!你是不是也遇到Z市的那个变|态杀人狂了?就是新闻报道半年内杀了九个女人,却始终没落网的那个!”

      郑虎直嘬牙花子:“真踏马的作孽啊,这年头变|态怎么专挑漂亮小姑娘下手?”

      花然脑袋里有些许小问号,她不住Z市,也不太了解这号‘人才’。

      郑虎往对面瞟了一眼:“吕宁遇到的就是那个变|态,真可怜啊,她和你一样都是大美人!”

      顺着他的目光望去,花然将目光锁定在在一位妆容精致的女人身上。

      她曲线曼妙,卷发微翘,挂在脚上的细高跟一绕一绕的,吸引了不少男人的目光。

      吕宁面露不屑,似乎很厌恶郑虎把花然和自己划分为同等级别的美女。

      “不,杀我的,是我朋友。”

      花然一张口,再次压下了屋内的议论声。

      她轻叹苦笑,心中最柔软的地方好像被某根细细的针轻刺了一下。

      不严重,可痛的余韵却一直萦绕着,针眼也依旧存在,从内涌出滴滴血。

      半小时前

      当那把餐刀距花然的右眼瞳孔仅有0.01毫米时,时间凝固了。

      下一秒钟,她已身处无边际的黑暗之中。

      花然本能地后退了几步,按住剧烈跳动的胸口,那锐利的刀锋和甘桃桃狰狞的笑,仿佛还在眼前。

      【花然,你此生寿命已尽,这是你十分钟后的样子】

      陌生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随后,她眼前浮现出一张触目惊心的巨幅投影。

      被割得支离破碎的尸体、染血的奶油蛋糕,踩碎了包装盒子的游戏碟片……

      “真是个特别的生日啊。”

      花然久久凝视投影中摔在地上的‘21’型数字蜡烛,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想改变自己的命运吗?】

      她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控制思绪,认真听着。

      【加入主神创造的逃生游戏,若能成功通关副本,不仅能得到丰厚的奖励,还可在现实生活中延续生命】

      【若闯过终极副本,便可实现所有愿望,获得和神明媲美的力量】

      【若游戏失败,灵魂即归主神所有,永世不入轮回】

      花然对奖励、愿望、神明之力统统没兴趣。

      她只想活着,活下去,回到现实世界,找甘桃桃问清楚。

      被分尸不重要,花然能接受命运的无常。

      可被无话不说的闺蜜、她最信任的人,在二十一岁生日这天分尸,事儿就大了。

      愚人节吗?

      花然握掌成拳,淡琥珀色眼眸锐光微闪。

      她必须弄清原因。

      不惜一切代价。

      【是否接受主神的邀请,请在十分钟内做出选择】

      花然是个果断的人,她只用了一分钟。

      等候室

      吕宁冷笑一声,用手指绕着香气扑人的发丝:“如今这世道,‘朋友’两个字早就变味了。女的?为了男人吧!”

      花然摇头:“我们俩都是单身。”

      郑虎听得疑惑:“那就是为了钱?”

      “也不是。”

      他有点纳闷:“唉,凡事总得有个原因吧?不然哪儿来的那么大仇把你弄成那样?”

      花然陷入沉思,与原因相比,还有一点另她在意,那就是甘桃桃的杀人手法。

      像桃桃那种性格内敛的女孩儿,就算有一天要动手除掉某人,多半也会选择毒杀、绞杀之类安静迅速的手法。

      可刀杀……

      手法凶残不说,变数还特别大。

      花然平时除了喜欢灵异外,最大的爱好就是各种极限运动。

      跑酷、攀岩、空中滑板……论体能,五个甘桃桃一起上她也能轻松应对。

      假设刺中花然右眼的第一刀没能成为致命伤,凭她的身手,只要没断气,就有反杀的可能。

      最差,也绝不会让甘桃桃全身而退。

      出手如此果断,真不像甘桃桃的性格……

      “有些人啊,就是没自知之明,连何处得罪了人都不知道,最后落得个死都没死明白的下场。”

      吕宁欣赏着自己漂亮的美甲,话里阴风十足。

      “嗯,说的有理,那你要不要聊聊自己哪里得罪了变|态?”

      花然正欣赏对方脸上那因愤怒逐渐扭曲的表情,屋内剩下的那把空椅上,忽然多出来团人形的马赛克。

      “哎,人总算齐了,这鬼游戏越早开始越好,困椅子上这么长时间,真他娘的比死还难受。”

      郑虎长舒一口气,其他人的反应也差不过,但紧张的情绪很快又占据了上风。

      杂乱跳动的马赛克渐渐褪去,出现在椅子上的人影,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帆布鞋、运动衣裤,耷拉在胸前的寸头……这貌似是个不到三十岁的男人。

      花然正打量这个新来的死鬼,忽然听见一声刺耳的惊呼。

      “冷、冷锋?!”

      吕宁面色铁青,呼吸也有些急促,等男人脸上的马赛克完全消失后,更是直接叫了出来!

      “怎么了?”

      坐在吕宁右边的,是个染绿发的小混混,显然对这位美女有股殷勤的关心。

      “是他!他就是杀了我的那个变|态!”

      哦呼,碰到老熟人了。

      花然瞬间进入吃瓜模式。

      “你冷静点……”

      绿毛手足无措的安慰效果甚微。

      吕宁情绪波动很大,没说两句就彻底崩溃了。

      “冷锋这个变|态,他,他囚|禁我,用各种非人的手段折磨我,还给我打营养液维持生命,不让我太快死掉!我是咬舌自尽才来到这里的!”

      吕宁脸上满是泪痕,哭花了妆,晃乱了头发。

      “主神给我看了死亡投影,这混蛋之后还把我肢解了,挂在墙上做标本!”

      “为什么我死了都摆脱不了这个变|态!为什么啊!”

      屋内彻底乱了,胆小的忧心自危,莽一点的以郑虎为首,直接撸胳膊挽袖子,发誓要保护吕宁。

      花然倒是不怕坐在身边的冷锋。

      这男人五官还算干净,脸上甚至残留了些男孩儿特有的稚气,很难把他和杀人狂联系到一起。

      然而,当他苏醒后看见吕宁,双眼刹那血红无比。

      “是你!疯子!贱人!”

      冷锋像头被困住的野兽,在椅子上不断挣扎!

      “老天有眼,让我又碰见你了!你等着,这次就算做鬼我也不放过你!”

      花然挑眉,这台词怎么听着怪怪的?

      倒像是深闺怨妇看见负心人时说的话……

      【玩家人数100/100,准备阶段完成】

      系统的声音准时在每个人的脑海中响起。

      玩家们被集体静音,只能干张嘴不出声,屋内总算安静了。

      【现送新人玩家空间戒一枚,轻触戒上的骷髅并在脑海中默念‘背包’,即可出现初始十格空间包】

      花然低头,发现右手食指上,不知何时多了枚银色的骷髅戒指。

      【新人礼包现已发放到背包中,请在游戏开始前领取】

      花然按照指示找到背包,在虚空中轻点闪闪发光的礼包,三件道具登时浮现在眼前。

      【攀岩绳:涤纶材质,白体黑纹,手感柔软,每米重75克,共9米长度,承重300斤】

      【魔术斧:手柄核桃木材质,斧头双相不锈钢材质,斧刃呈弧形,锋利无比,重800克,长度40厘米】

      【小药剂:玻璃袖珍瓶,30毫升绿色液体,饮下即可恢复在游戏中所受创伤(PS:只能愈合致命伤的一半)】

      【三种道具可任选其一】

      “这新人礼真够寒酸的。”

      在现实世界中玩遍了各类游戏的花然忍不住吐槽。

      【现发放副本前的玩家资格甄别任务:两小时内找到生门,并离开】

      【郑重提醒,玩家不能杀死玩家,违规者后果自负】

      【十秒钟后游戏开始,请各位玩家做好准备】

      虽然不能发声,但椅子上的玩家们全都肉眼可见慌了起来,几名有选择困难症的,更是欲哭无泪。

      花然侧首,发现冷锋嘴里仍在念叨些什么,丝毫不受系统影响。

      【5!】

      仔细辨认口型后,花然终于解读出来了。

      【4!】

      “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

      【3!】

      他盯着吕宁的视线,片刻都不曾移开过。

      【2!】

      花然看见他的手中,多了把斧子。

      【1!游戏开始!】

      椅子上的禁锢,终于被解除了。

  • 作者有话要说:  这里是新人荒荒~
    小天使们喜欢这本书就收藏起来吧~
    新书《本座不是沙雕》
    苍束本是菜鸡作者新书中,能毁天灭地的反派——蛟龙妖王。
    不料开书前夕惨遭替换,成了个沙雕炮灰。
    一只圆滚滚、毛茸茸,腿短爪爪小,唯独嗅觉敏锐的羸弱仓鼠精。
    风一吹就倒,雨一淋就病,还因自身的沙雕属性四处惹祸。
    一不留神就被仙、妖两道联手追杀。
    灵活挖洞落跑中的苍束:等等,本座好像嗅到了法宝的气味!
    挖挖挖,囤囤囤,苍束将圣洲大陆所有潜藏的天材地宝挖了个遍。
    扬起大妖旗,挂起小披风,招兵买马做大做强。
    谁都没想到,新一任妖王竟是只仓鼠!
    各派眼红无比,破防大骂他这是投机取巧的邪道,应仙妖得而诛之。
    苍束淡定从兜里掏出万件法宝:“邪不邪的,能砸死你们就行了。”
    #勇敢鼠鼠 不怕困难#
    #小仓鼠也有颗做正经反派的心#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