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留下的礼物 ...

  •   小刚离开后,小珑也跑回了教室继续上课,内心五味杂陈却又无处诉说,只是趴在桌子上望着窗外。往日的回忆浮现在脑海之中:寒冬腊月躲在墙角偷吃红薯,两人的小脸冻得通红,;刚子上树掏鸟窝摔下来扯坏了裤子,小珑笑的前仰后合;两人往隔壁阿婆家院子里偷扔烟头点着了阿婆家的柴垛子被抓过去上山捡柴……
      小珑的眼睛渐渐的被泪水浸湿,用口罩遮掩着脸,没有一点儿声音。
      忙碌的阿志接待着来往的客人,带着脏兮兮的围裙,手上的活一刻也不消停,搬货箱,拿东西,整理架子。尽管腿脚不方便,但是一天内还是要跑上几百次。
      “给我装二斤好酒。”还没进门就大声吆喝的这位叫华子,个子不高,头发地中海,眉眼之间总有一副滑稽相。穿着一套老旧布料的西装,脚底下配着一双泛黄的白色运动鞋。人送外号“大靠谱”,这么叫他可不是因为他是个这样的人,相反,他是个最不靠谱的人,答应人的人事总是做不到,爱吹牛,酒瓶子一个。
      大上午十点,华子就晃晃悠悠过来买酒喝了,阿志早就见怪不怪了。
      “行嘞,还是拿那个酒瓶子给你装。”阿志招手示意华子进来,华子倚在门框上,一副站不稳脚的样子。
      华子说:“我就不进去了,你给我去装吧。”
      阿志边朝酒坛那走边问道:“怎么大早上的就喝上了?我看你呀,改了你这喝酒的毛病,媳妇儿没准儿就从娘家回来了。”
      华子听到这话就生气了:“就那娘们儿还能管得了我喝酒?我量她几个胆子,爷们喝酒这事儿就不是个事儿。”
      阿志拿着漏斗装酒说道:“也就华子你有这脾气,要搁我呀,早去把媳妇儿接回来了。”
      华子怼道:“你什么你呀,媳妇儿还不知道在哪呢。”说完顺势坐在了门框上,两条腿叉开,靠在门上。
      阿志附和的打趣道:“是是是,我哪能跟华子哥你比呀,穿的了西装,抽的起好烟,就这条件谁能不服你呢。”
      华子满足的说:“那当然了,你华子哥别的不说,喝酒这一块儿谁能比得过我。”
      阿志拿着装好的酒瓶子过来,扶起了倒在门上的华子。
      华子从口袋里掏出了钱包,细数着钞票,突然一叫:“哎,你说巧不巧,跟我喝酒的兄弟他有个姊妹儿,前两天刚跟他那个男子离了婚,这会正在家呢,就在隔壁村,
      给你介绍过来吧。”
      阿志一听华子这话就知道不靠谱,也不想顺着他这酒劲儿直接拒绝他,只得说:“谢谢你这好意啊,只不过兄弟我现在这情况你也是知道的,我呀,也没心思。”
      听了阿志的话,华子便怒了:“你瞧你这人,我是真心给你介绍呢,他哥现在就在我家喝酒呢,一晚上了就跟我这诉苦他这姊妹儿以后可怎么办呀,又不是人家那年轻小姑娘了,这年代离个婚真是让人笑话呢,我看啊,你俩年纪相仿,人家模样也不差,配你这瘸子也足了,我估计这事能成。”越说越起劲,把酒瓶子也拍在桌子上。
      阿志见状,笑笑不说话。
      华子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一包烟,抽出了两根,递给华子,“这事啊,兄弟指定给你办成,等成了可得给我整两瓶好酒啊。”说完后,放下钱,拿起酒瓶子晃晃悠悠就跑了出去。
      阿志看着华子走去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
      正午时间到了,小珑背着书包下了学,阿志在门口迎着,接过小珑的书包。小珑面不改色的走进屋里,桌子上早就放好了饭菜,两个碗扣在上面。
      阿志说:“今天做了你爱吃的小炒肉,快去洗洗手坐下吃饭吧。”阿志知道小刚今天离开,小珑回来肯定心情不好,他也说话一直小心翼翼的。
      小珑径直走进了院里,去洗手,摘下了口罩。
      阿志拿出小碗一边盛饭,一边看向院里的小珑。
      两个人坐在饭桌前,谁也不说话,只顾低着头夹菜吃饭。阿志主动询问起来:“今天你虎子叔临走的时候专门过来跟我说了一下,他说你很难过,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你……”
      小珑没等阿志说完就接过了话:“你别说了。”
      阿志被小珑的语气吓了一跳,怔了几秒之后,话锋一转,起身走去柜台:“那个,那个小刚啊,给你留了一个手串,他让我交给你。”
      小珑听到这话后依旧低着头不作声。
      阿志拿过手串,递到小珑面前:“你拿着吧,这个是小刚留下的,小刚说这是他最珍贵的东西,他把这个留给你,怕你一个人孤单受欺负,还说这个就当他还在陪着你一起。”
      小珑站起身拽过手串,转身就回了屋里。
      阿志急忙喊道:“饭还没吃完呢!”小珑头也没回。
      阿志尴尬的站在那里,手足无措,却也不知道再说些什么,只是叹气了一声。一人继续坐下扒拉着饭,也没有心思再继续吃下去。
      回到屋子里的小珑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脑子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胡乱的东西在脑子里像要炸掉一般。攥着手串翻了个身,直勾勾的盯着手串。手串是去年小刚的生日礼,他每天当宝贝似的戴在手上,小心磕碰划痕,小珑每次都好奇的想要拿过来看一看,小刚就带着跑开。小珑把手串小心翼翼的戴在手上,左右前后细细的看着。
      阿志悄悄地趴在窗户上看着屋里小珑的一举一动,想要进去再和小珑说些什么,可是还是退了出去。
      小珑站起身,走进洗漱的镜子前,打开水龙头,接了满满的一捧冷水扑在脸上,用手狠狠的搓洗着脸上的印记。可就是怎么也掉不了,反而那个红色更加清晰透亮。小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用手轻轻抚摸着脸,她面对面的这个女孩真的难看极了,为什么脸上会有胎记,为什么不和正常人一样,为什么仅有的好朋友也要慢慢离开。看着手上的手串,她内心充满了愤恨与恐惧。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