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十八岁 ...

  •   那一晚的灯亮了一晚上。阿志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认真的盯着这个孩子看过,养在身边十几年了,这个孩子从来都没有和他认真沟通过,更不会把自己的心事说与他。他觉得她陌生又熟悉,他知道她对陈皮过敏,小时候第一次碰到陈皮就全身起了疙瘩;他知道她因为相貌自卑内敛,从不与人纷争。可他又像不认识这个孩子一样,她内心深处的宇宙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发。
      转眼间,小珑已经过了十八岁生日。这天,朋友小刚,阿志请来的几个好友共同为小珑庆祝十八岁成人礼。饭桌上,人们都喜笑颜开,畅饮一番,阿志也热情的招待着朋友们。
      坐在小珑旁边的小刚本是活泼开朗的孩子,此刻也显得格外局促。长大成人的小刚看起来更成熟稳重了一点,身上没有了往日的稚气。小珑的脸上也毫无喜悦之意,耷拉着头,安静的看着眼前这些人,眼神里不再充满期待。
      小刚用胳膊轻轻推了一下小珑,小声问道:“上次你去找我的时候到底是为什么啊?”
      小珑抬头瞥了一眼小刚,又满怀怨气的转过头去,说道:“没事儿,以后我的事你不用管了。”
      小刚小声嘀咕道:“要是没事儿,那么晚了你还能去到市里找我啊。何况那天你还是那个样子,问你怎么回事你也不说。”
      小珑听到小刚这话,立马站了起来,狠狠的瞪了小刚一眼,转身朝门外走去。小刚被小珑这一瞪吓坏了,不明所以的追着小珑就跑了出去。众人看到两个孩子都跑了出去,也是一脸茫然的停止了饮酒,阿志见妆,赶紧招呼好友:“没事没事,小孩子生气,不用理她,咱们继续,咱们继续……”
      小珑边往外走,边带起了口罩。小刚追着小珑出了饭店的门外,大声喊着:“小珑,小珑,你站住。”小刚把小珑拦在了前面,大声的喊道:“到底是怎么了!有什么事你不能和我说吗?”小刚近乎是吼的喊着,路边的行人也被声音吓住。
      小珑冷漠的说道:“这是我的事情,以后不用你再管了,我以后也不会再像那天一样去找你了。”
      说完后小珑再一次推开小刚离开,就像几年前小刚离开学校的时候一样头也不回的推开他,留小刚一个人站在原地看着小珑的背影。
      时光倒流,回到了去年的某一天。下学回到家的小珑遇上了阿志在家招待朋友,几人喝的烂醉如泥。小珑回到家看到这个状况已经不以为然,因为自从家里全部的积蓄都被那个女人拿走携款逃跑后,阿志就整日堕落邀朋友喝酒,店铺的生意不管不顾。
      这几年家里发生了很多变故,随着年龄的增长,小珑慢慢的接受了丽琴的存在,阿志也光明正大的把她带回了家。二人共同经营着店铺,做起了夫妻生意,阿志也成了人们羡慕的好模范。小珑和丽琴接触不多,同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日子,也没有生过矛盾冲突。可好景不长,平日里安分老实的丽琴不知听了谁人的教唆,在取得阿志的百分之百信任之后,拿着阿志的全部积蓄逃跑了,再无音讯。阿志自那以后便垂头丧气,寻找丽琴无果,钱财也不明下落,阿志的性情大变,从不喝酒的他变成了一个酩酊大醉的疯子,整日喝酒,消遣。
      回了家的小珑照旧回了自己的屋子写作业,用力捂着耳朵想要隔绝。写完作业后一个人去坐到街道口,等着家里的人走出来才会回家。
      阿志晃晃悠悠的出来送走了好友,把小珑叫回了家。一身酒气的阿志拍拍小珑,嘴里打了结一样口齿不利,胡言乱语一顿,小珑也没听清说了些什么。
      夜晚已经睡下的小珑突觉一只手伸了过来,任她怎么挣扎都拿不开那双手。沉重的身体压在了小珑身上,让她难以呼吸。
      十几分钟后,小珑穿着一个单背心跑了出来,哭着,跑着。静默的夜路上空无一人,小珑朝着市区的方向跑了好久,跑累了就倒在地上休息,继续爬起来跑。在路上了遇到了好心人帮助,送到了市区。见到小刚的时候,小珑落魄的像个乞丐,穿的裤子也被磕破了个口,小刚把身上的校服脱下来披在了小珑身上,把小珑带到了学校的餐厅。小刚什么也没问,小珑什么也没说。小刚把饭推到了小珑的手上,说道:“这个样子跑出来,饭也没吃吧,快吃点饭。”
      小珑仍旧低头不语。
      就这样,两个人面对面,任凭过往的人来往匆匆,就只是安静的坐着,一言不发。时间过了很久,盘子里的饭也早就凉透了。小珑抬起头看着小刚,转身走了。小刚就这样跟在小珑的身后,把小珑送出了校门,临走掏干了身上所有的口袋,把钱塞给了小珑。
      那天出了校门之后,小珑一个人找到了车站,坐上了回家的车。汽车上,小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窗外的风景一闪而过,任周围有多喧闹,恍如隔世一般,内心的苦海在此宣泄。
      之后的这一年来,小珑仍无法正视接受眼前的这个男人,无论他在自以为是的做的某些弥补,那一晚的事情在脑海中仍历历在目,如噩梦一般。过错与伤害,是一辈子的。
      长大就是无论再崩溃的事情,都能够咬咬牙,咽下去。都说成年人的世界没有痛苦,只有悄无声息的流眼泪。小珑从小到大,都好像比同龄人更加早熟,更加懂得人生残酷无情的现实。或许,她也没有想到最大的伤害是最亲近的人给予的;或许,从小到大受过的嘲笑自卑都变得那么渺小。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