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四维.囚音 ...

  •   某人高贵冷艳的哼了一声。
      缪修宁毫不在意,道:“殿下可愿……”
      “别想,不愿,一点儿都不!”忆卿远撇过头,那本厚到可以砸死人的书刚好落在缪修宁脚边。

      缪修宁心神一动,书化作一片虚光。

      他笑着轻声叹息,望向地平线慢慢扬起的光辉。
      要破晓了。

      “那么,”他道“殿下看好了。”

      语毕,他抬起双手,掌心向上,小拇指的素圈戒指集起四周万物的灵息,碧光漫漫,滴滴点点,绕在他二人身旁……

      忆卿远阖着眼,感受到身旁起了风,不语,再睁眼……

      ???发生了什么?

      周围已不再是那幅岁月静好的景象,浅蓝色线条与深色墨格所交织绘画,光点齐跃,犹如梦境一般。

      他看着自己被立体线化的神躯,被跳跃的光点穿过。
      广阔无垠,缪修宁的躯体陷在光线交织的网格中。

      皆化生为量子。

      缪修宁在他对面,不怀好意的笑。

      但是为什么是倒过来的?

      忆卿远的姿态有些好笑,倒着悬空,头发像怒火冲天得炸起来了,却一脸对众生的漠视。

      可下一秒……

      “我*!你能不能别对我笑,你知不知道你笑起像吃人啊!我真是怕了你,你……”

      他怒骂到一半,缪修宁的微笑凝视突然停止,背过身去,留下一片看着拔凉拔凉的背影。

      忆卿远不想跟缪修宁说话,缪修宁懒得跟忆卿远说话,但气氛却没有因此冷却,反而充斥着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番的气势。
      那只是忆卿远自己个儿想干架了……

      他终于肯直立在四维空间,但这对缪修宁的计划没有任何的帮助。

      缪修宁托起其中最大的那个光点,道:“找到了。”

      “找到什么了?”忆卿远这个小蛮横可算是对任务上了点儿心,缪修宁对这样不乱发脾气的忆卿远已经挺满意的,毕竟再好一点会让人觉得忆卿远受了不小的刺激。

      “代表这片宇宙的量子光感集合体。”他不紧不慢道。

      忆卿远盯着在发光的某个玩意儿,道:“这么小一个,有个屁用,你找这东西做什么?”

      “殿下不愿破译文字。”缪修宁的语气听着倒是万般无奈:“那便不译了。有更快的方法。”

      忆卿远朝着对面那些勾勒身形的线条翻了个白眼,虽然眼球的线形并没有摆在明面儿上。

      “那你倒是快点啊!”

      缪修宁也不恼,他是带着私心要用这个方法,这种等级的任务绕弯子费脑子,倒不如快些结束,反正上面的那位就算发现了也不会怪他,这个锅也不会是他的。

      身边的那位神子不愿意翻译,他又不会翻,找不到别的捷径就只能用这个方法了呗。

      “你等等,是什么方法?我可不信你会有这么好心。”忆卿远又道。

      完了,
      被发现了,
      到底要不要说实话,说不说说不说……要不,编一编?
      啊对,只要把他骗过去就行了。
      编,不编,编,不编……编!

      缪修宁内心有些纠结,面上的表情隔着无规律跃动的线条和光点都能让忆卿远头一次被笑意膈应的头皮发麻。

      “你是对面派来的卧底啊,”忆卿远又怒了:“别没事儿膈应我!”

      缪修宁没扯过多少谎,编又编不出来,硬着头皮说了实话:“大概就,就是把任务目标所处的宇宙微缩,不是这个世界的外来者会被排除在外,找的时候就会很轻松了,不过……”

      忆卿远显然是信了,问道:“不过什么?”

      “就,就是,额,大概,”他吞吞吐吐的,不太想说。

      “快说!”

      “可能,回到玄棠的神宫,可能会有一点麻烦。”缪修宁扭过头,拒绝直视忆卿远。

      忆卿远:“谁敢找我麻烦?!”

      缪修宁支支吾吾的:“就,可能,好像,额……陛下敢?”

      忆卿远怔在原地,不耐烦的表情凝固了。

      “你!”忆卿远抿着下垂的嘴角,眉头锁成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状态,缪修宁再次从那空空的眼眶读出了鄙夷。

      “你还杵那儿,你要去找骂就别拉上我,你要是条好神就放我出去!”忆卿远斥道。

      周围那些线条很明确的说明了他们所处的地方。

      四维操控空间算是一个比较冷门的地方,只要进去了,法场感受到波动,将会把波动传给神殿,再由神殿值守者上报给神帝。

      想到那些板着一张没有五官的脸的值守者,忆卿远就在心里骂街。

      毕竟谁都不愿意因为一点儿“小事”就去烦上头那位,哪天那位一不高兴把破事儿给扯出来训一通,那位辛辛苦苦工作的神明的到期退休计划就泡汤了。

      不管怎么贿赂铁面无私的值守者,铁面无私如值守者也只会按时上报。

      这也是众神鄙视软硬不吃值守者的其中一个原因。

      缪修宁见没人给他背锅了,只得如了忆卿远的愿,不情不愿的退出空间。

      但他们共同遗忘的是,

      一但进入,即刻上报。

      .

      缪修宁对树上的残余力量进行追踪。

      “果不其然。”他道。

      “什么?”忆卿远问。

      缪修宁回道:“殿下可否记得之前去过的映廖涧?”

      “你是说那个把你拐到阵法内部,并且实施不详行为的人的老窝?”忆卿远又想翻白眼了:“那么阴森的地方还要去。”

      缪修宁自动忽略忆卿远前一句的后半句,也没反驳后一句:“嗯,是的,的确,没错。”

      忆卿远:“……”

      .

      花朝节过后,那条街一切照常,但中心的“违章建筑”可谓更加门可罗雀。

      忆卿远嫌弃地要摘了被缪修宁强制戴上的面具。

      缪修宁提着嘴角微笑,那双桃花眼弯弯的,像是携镜河初落的软风:“殿下要摘便摘吧,没事的,”

      忆卿远打死也不信缪修宁说的没事是真没事。

      果然……
      “回了神宫上报情况我一定会如实汇报的,就说殿下特别讨厌戴面具,不愿意配合行动,陛下一定能够理解的。”

      他就知道,他就知道!

      缪修宁即刻也给自己戴上了面具。

      闻景认为他戴不戴面具都一样,戴这破玩意儿还不如去施个障眼法。

      暮烟表示理解,戴这东西的原因其实就是想告诉忆卿远多配合点儿,不然告到神帝那去有他好果子吃,杀杀他的傲气磨磨他的棱角,顺便看看他吃瘪的样子出出气。

      看见忆卿远敢怒不敢言的重新戴上那张青面獠牙,缪修宁心中极为畅快,深感这儿子还是怕爹,管儿子还得搬爹出来。

      忆卿远磨牙磨得咔咔响,想冲上去干一架,却又架不住缪修宁的威胁。
      就没有谁敢这样对他!

      他们俩这次没有选择没长脑子似的直接冲进去,而是止步在门外。

      缪修宁觉得不礼貌。

      忆卿远是不敢。为什么不敢?还不是怕缪修宁告状呗……

      缪修宁背后凉嗖嗖的。

      好嘛,都不用进去了,正主就在外边儿候着呢。

      忆卿远盯着不太正经的漂亮建筑,思考着建楼的目的,以及设计者的想法。

      这个样式的楼,在神宫千奇百怪的神殿里不罕见,但对于没事儿就泡在炼神域里“研究”每个世界各种书籍且对古风文学中“花楼”刻板印象极深的忆卿远来说就挺稀奇的。

      这人到底是怎么把楼建成这样还不让人误会的……?

  • 作者有话要说:  就,很,尬!
    那啥,其实小忆这么不讲理(???)和宁宁子八面玲珑的性格都和他俩小时候不同的成长环境有关……
    真不是我强行洗白哈[擦汗JPG.]
    要是真的不喜欢,那我……
    也绝对不改!
    不合口味就请放肆左拐吧!!!!!!!!
    劳资对物理不感兴趣,以至于写文写到关于这一部分就特烦!
    不要问我量子光感集合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没研究过,就瞎起的名……
    我今天好啰嗦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