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任务·囚音 ...

  •   “嗯,知晓。”
      他不咸不淡道,“此番前来,是为了任务。”
      囚音只明了明眸,悠悠道:“我不管你什么任务,”
      他那张脸因距离而在缪修宁眼中放大,“但你的那位朋友擅闯映蓼涧在先,所以,你不要想我会不会给你关于你所谓的任务的任何答复。”
      “这么说,公子是知道什么,还是说”缪修宁单挑细眉,道:“在下此番目的与公子有关?”
      在一片白茫茫中,红色尤为瞩目。
      囚音挥动指尖的一点金光,金光飞向缪修宁,融进身体。
      他摆摆手:“希望你不要告诉你那个所谓的朋友你进了这个阵法内部。”
      其实,不说他也应该知道,这是神界法术入门的基本阵法,空间阵,调动法术送人藏入阵心空间躲避的防御阵,常于无形,伸出的小黑手可能只是临时加的缠绕法术。
      眨眼间,缪修宁面前的景象换了一番,刚刚那道金光是返回外界的术法。
      他的面具还牢牢戴在脸上,忆卿远却不在楼中。
      “你的朋友不在映蓼涧。”囚音又重新戴上了红斗篷,一张脸上毫无波动:“赶紧去找吧。”
      缪修宁捡起忆卿远落下的面具,眸中又暗下光。
      随即跟随某位神子的气息消失在了偌大的空楼中。
      囚音望向门外的繁华与热闹,他忽的瘫坐在地,左手紧绷撑地,右手掩了双眼,指缝间泄出一丝红晕的光。
      地面时不时被滴上透明咸涩的液体……
      缪修宁最后是在一处落寞的戏馆子找到的忆卿远。
      他收回散布在大街小巷的魂息丝,如无事般瞬移在悠闲的某人身后。
      “殿下在看什么?”
      忆卿远左手托着下巴,右手搁在旧木桌上用茶水涂画。
      他像是没有一点儿奇怪,静静望着台上人舞动□□,道:“以前只在神界听说过凡界的戏,今日一见果真如传闻般的神乎其神。”意外的平静。
      可下一秒…
      “你怎么找到的!”他才如梦初醒,拍桌后移跳起,动静太大震碎了素素的茶杯,惊动了隔壁大概是来听戏的道士,那道士瞪着眼睛大张着嘴一副被吓到的神情。
      缪修宁小声道:“殿下…”
      […该走了,神帝说任务没完成是不准回去的]
      忆卿远睁圆了眼[你会传音?]
      [嗯]
      [等等,你怎么连的我神识?]忆卿远蹙着眉看着缪修宁,双唇因过度的情绪还未合拢。
      [会]
      [可神后都找不到我神识]
      缪修宁轻声叹气,
      因为你娘不想找你这个败家玩意儿。
      忆卿远见他不说话,又在识海中对他道
      [我忘了问,任务是什么?]
      他可算是记得这次过来是来历练的。
      缪修宁伸手,掌上凭空出现一个卷轴,看这料子的精细程度就能猜出任务的等级与出处。
      丁下等,连历届神子最低的历练门槛儿都没有摸儿着。
      来自于某文神的神殿,可能是为了好区分,料子都有些磨手。
      他展开卷轴,几行蝇头小楷流光溢彩,角落被印上一枚浅色的章,其古怪的纹路倒像是不经意间染上的污渍。
      周围的人都伸长脖子想窥探一二,缪修宁对这些炽热的目光毫无感触,直接无视。
      非天外神不可探阅天机公文……
      所以他们什么也没看到,他们想知道旁边那俩小伙子一个劲儿盯着一张没什么鸟用的布作甚。
      至于忆卿远……
      “怪…杀…”
      “物…”
      “杨……童?”
      他嫌恶般将卷轴揉了又揉,塞回缪修宁手中。
      缪修宁并不意外这位娇贵的神子会这样做。
      缪修宁移开小破木凳,他展开硌手的卷轴,对着上面与忆卿远通灵传音
      [属于天遥神君管辖范围八千六百七十三万号星宿的一处街道出现异常法力波动,系统穿越局暂时无人员可出动处理,上报至天遥神殿处。]
      他突然无言,片刻后:
      [还有线索,
      街外附近一村庄左拐第二棵歪脖子杨树上有残留打斗痕迹。
      酒楼中所有留宿酒客睡梦中出现孩童惊叫声。
      街尾一户人家的长子无故七窍流血,颈部有淤青,身体各处皆有被利器划伤痕迹。
      附近水域中有庞然异物出现,未伤人。
      第二条巷子中出现一具剥·皮·尸,经确认,该尸·体是上述中某人家长子的尸·体,人·皮在拐角处被发现。
      皇城内皇子失踪,失踪处发现与杨树下相同的法力痕迹。
      上月十五日,月圆时分,血月突现,血息绕云月久久不散,三日内夜替昼,群星闪,已判定为有四界大能之人闯入此世。]
      “所以?”忆卿远朝台上瞧着,
      “所以这些字是什么新物种?”
      他扭过头回望卷轴,抬手指向一竖文字道。
      缪修宁一边道:“横着读,简体白话。”
      忆卿远面目狰狞,凑上去使劲儿瞅,硬是没给扯出个因为所以然来。
      “……真麻烦。”
      他踮起脚尖蹬着桌脚,后退了好几步。
      “具体要干嘛?”忆卿远倒是也忘了脑海中的神识:“你可别跟我说是要去杀了那什么四界大能,你要是打不过还要回去搬救兵那可就丢死人了。”
      缪修宁不紧不慢:“在街外与我们接头的人是此事受害者亲属,”
      他施术收了那卷轴,又道:“另外,殿下若无事,便研习此书。”
      说着,从怀中变出一本两块砖头厚的书,转身时顺便放在桌上。
      “你敢这么跟我说话!你……”
      他没说完,缪修宁便抬手划过,所过之地无端割出一道泛着奇光的空洞,拂袖钻入。
      忆卿远抓起书随着钻进去,
      而原本放书的位置多了两块碎银……
      周围的群众毫无察觉。
      他们看到的只有两个人前前后后快步离开戏馆。
      .缪修宁绕着树走了几圈,手抚上鲜血淋漓满是划痕的树皮,他道:“如卷轴上所说的一般,树与树的周围皆是凌厉爪痕和打斗过后留下的残留法场。”
      忆卿远不以为然,暗暗翻了个白眼:“你怎么就知道这是爪痕,而不是某种文字?”
      缪修宁的面具早已摘下,他不再是一脸笑容,俊朗容颜被疑惑侵袭:“哪种文字?殿下又怎知是文字?”
      他转身要回望,月白袍角在草地上磨出沙沙声。
      周围落了几十处小屋,估计是因为出了这种悬乎事儿,村里出奇安静。
      而忆卿远此时横躺在杨树上较为平整的树叉上,嘴里叼根草,左手枕着头,右手托起缪修宁刚给他的那本书,眼微微阖着,右腿横搭在左腿上,
      而他那只左腿……
      “殿下,小心别摔了。”缪修宁的语气听着虽温和,但也对忆卿远的左腿避之不及。
      忆卿远指尖亮起一道鸦青色的光,在空中画了一个难以描述的……文字?
      那字缓缓垂落至缪修宁眼前,只听他说:
      “笑死,那些神仙整天把你吹的什么宝儿一样,到头来字都不认识,还名绩远扬威风飒飒,什么玩意儿……”
      缪修宁边看着那道鬼画符一样的字,倒是没有露出不悦的神情,还是笑道:“不愧是殿下……”他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憋了半天,就憋出五个字。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