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小丑与绅士 ...

  •   悉尼歌剧院,坐落于悉尼市北部,有丹麦建筑师约恩·乌松设计。

      贝壳形的屋顶下方是融合了玛雅文化与阿兹特克神庙的歌剧厅,午夜十二点左右,其周边依旧人潮拥挤。

      歌剧院前,有人在这里求婚,用艺术的气息渲染爱情的浪漫。

      在这对情侣不远处的海岸围栏边,一道修长的身影安静的伫立在海风里,远远见证着这一刻。

      下一秒,他心口处似乎有什么轻微震动了下。

      他伸出右手从黑底红纹的修身贵爵服饰上衣内口袋中拿出一部手机,看了眼屏幕上那简短的法文‘vrai’,那张肃然时若寒星的面容上,嘴角噙笑\"白川诚一郎么。\"

      说完,他一手拿起放在栏杆边的手杖,一手将搁置在围栏上的纯白小丑面具覆在脸上,向远处的灯火阑珊漫步而去。

      在悉尼歌剧院附近不乏餐厅,其中最具盛名的当属本纳隆角纪尧姆餐厅。

      餐厅的一楼,优雅的小提琴声宛若情人的呢喃,勾动着每一个用餐的客人那颗埋藏至深的心。

      二楼是餐厅的私人包间,能在这里吃饭的,实行会员制,换言之,能够上到二楼预定包间用餐的客人,可不是有钱就能办得到的。

      金钱,有些时候什么都能买得到,比如爱情、友情、尊严甚至一个人的生命,但有时候什么也买不到,比如爱情、友情、尊严、甚至一个人的生命。

      餐厅二楼,身着考究的餐厅经理带着身后三个服务员行走在名贵的红色地毯上,柔和的灯光将他皮鞋的光泽掩映的淋漓尽致,他们步履从容,悄无声息。

      身后三个服务员,皆是一手置后,一手托着一个托盘,每个托盘上面都有一个纯银的罩子。

      来到一间包厢门前,经理先是敲了敲门,而后一口带着澳大利亚风情的流利英文透过门板传到包厢之中:“先生,我可以进来吗。”

      五秒过后,包厢的门从内被打开,经理面前出现了一个身着西装的保镖,他一脸肃穆,打量了几眼餐厅经理和身后的服务员后,慢慢让开道路。

      经理带着三个服务员面容含笑的走近包厢,在另一个保镖模样的男子的注视之下,站在桌子旁,面向淡然的坐在餐桌边上的日本男人。

      这个日本人个头稍显矮小,身上的穿着打扮是日本特有的黑色和服制式,寸头上的每一根头发都让知道他真实面目的人不寒而栗,面上确实一如既往的平静,似乎还带着两分淡淡的善意。

      餐厅经理身后的三个服务员将手中的三个托盘依次摆在那个日本人面前的桌上之后,退到了经理身后。

      之后,餐厅经理娴熟的为这位尊贵的客人打开餐盘上的三个银色罩子。

      意大利宽面配上昆士兰扇贝,摩顿海湾考昆虫和蓝海蟹柳清汤,最后是香辣生梨奶油千层酥,牛乳中加入振子、杏仁和草莓,淡淡的香气随着银色罩子的打开而四溢开来。

      “尊敬的客人,祝您用餐愉快。”餐厅经理向面前的日本人致礼,而后带着服务员慢慢退出包厢。

      包厢内,白川诚一郎随手拿起面前的勺子,舀了一小勺蓝海蟹柳清汤尝了尝,蟹柳的鲜美恰到好处的拿捏住了他的味蕾。

      只是还没有等白川诚一郎放下勺子,一道刺耳且霸道的响声便从包厢的门口处传了过来。

      只是在一瞬之间,白川诚一郎的两个手下立刻挡在白川诚一郎身前,并拔出藏在腰间的□□对准包厢门口。

      餐厅二楼入口处的服务员也听到了那声突兀而起的响声,正打算去看个究竟,却在瞬间被四个身着黑色西装的人挡住了去路,他们都是典型的欧洲人长相,健硕有力的胸膛将身后的长廊列为禁区,生人勿近。

      在白川诚一郎和两个手下的注视之中,包厢门口出现了一个身影。

      他穿着一身黑底红纹的紧身宽袖式伯爵服饰,内部白色镂花的方巾与衬衣在黑色背心的衬托下显得格外显眼,绯色十字纹式的骑士长筒黑靴沿膝覆裹而上,让他本就有几分蓬松的黑裤鼓胀起来,在一身几乎及膝的外套映衬下显得贵气十足。

      外套并未系上单排金扣,仅是一条纯黑腰带宽松地收束腰身,整体看起来松紧有致。

      他的面容上倾覆着一张纯白色小丑面具,古典英伦贵族式的背头配合那张面具上的诡谲笑意,真是一幅让人毕生难忘的打扮。

      他从容的走了进来,白色的手套上似是随意的拿着一根手杖,让他显得如同一名莅临领土的爵士般高贵优雅。

      偏偏就是这样一个人。不是像先前餐厅经理一样敲门询问,并且在得到许可后才进入,

      而是用令人匪夷所思的方式,野蛮粗暴的直接破门而入。

      他看上去彬彬有礼,却丝毫没有礼仪觉悟。

      但当他出现在包厢门口的那一刻,一切好像又显得那么理所当然。

      “抱歉,这门也太不结实了。”他抬腿踏在倒下的门板上,似乎也在践踏着白川家族的尊严。

      白川诚一郎的两个保镖眼眸瞬间闪耀出暗金色,左边的保镖对着这个不速之客怒喝一声日语:“八嘎!站住!”

      这个带着纯白色小丑面具的男人还真就听了那个保镖的话,站在了原地,一双深邃的眸子透过那带着神秘而渗人的面具看着挡在面前的两个碍眼废物,“呵呵,两个C级亚人,真是好大的官威啊。”

      话音刚落,两个保镖眼中,那双漆黑的眸子瞬间便闪耀出妖异的紫金色!

      这一刹那,仿佛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他们两个感到全身冰凉,仿佛置身万年冰窟,下一秒就会在极致的严寒中彻底冰冻,又好像身处断头台之上,削铁如泥的巨大闸刀高悬,冷冽的风中夹杂的砂石无情的拍打着他们萎靡的脸庞,而他们却动弹不得,无计可施。

      突然,好像有一个命令在他们脑海中回荡。

      “吞枪自杀。”

      是的,命令是不可违抗的,他们应该吞枪自杀,吞枪自杀......

      “八嘎!”

      又一道暴怒的声音在两人耳边响起,那两个保镖似乎被这声音拉回了现实,空洞的眼神里渐渐恢复了稍许的目光。

      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刚才还对准那个面具男人的枪口,此刻正含在他们的嘴里。

      疑惑、茫然、惊恐......二人的神色尽收在他们面前这个带着小丑面具的男人眼底。

      见白川诚一郎坏了这场好戏,他也不恼,因为这本就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就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就在那两个保镖反应过来并且将枪口从嘴里拿出来的时候,那个面具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到了他们的面前,戴着纯白色手套的右手握住左手手里的手杖头部握口。

      一道紫金色的绚丽刀光在空气中划出一道唯美的弧线。

      美,也是需要点缀的。

      所以,在这两个保镖的头颅掉落在地上之前,殷红的血液顺着刀光喷涌而出。

      而亲手砍下白川诚一郎两个保镖的始作俑者却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越过倒在地上的两具身首异处的尸体,在闪耀着黄金瞳色的白川诚一郎的注视之下从容的走到餐桌的另一头坐下,那把刀已经回到了手杖的外壳中,被他随手搭在了餐桌边。

      “初次见面,你好啊,白川诚一郎。”明显经过变声器处理过的声音从面具后穿透而出,他看着白川诚一郎,面对白川诚一郎的闪亮的黄金瞳,他的眸子依旧是普通的颜色,不为所动。

      虽然从始至终面前这个男人都没有介绍过自己,但现在看来,无需他说出自己的名号,白川诚一郎就已经认出了他。

      纯白色小丑面具、举手投足间与贵族装扮毫不相干的行为、完全由凯撒之金制造的紫金长刀,还有那全球四大S级亚人特有的紫金瞳,无一不再昭示着他的身份————巴黎的地下皇帝盖厄斯·K·斯图亚特(Gaius·K·Stuart)。

      虽然从来没有与这位欧洲的巨头打过交道,白川诚一郎对他也有所耳闻,但却直到现在才体会到他的恐怖。

      能够准确的知道自己的行踪,并且在白川家族的人毫无察觉之下以最不讲道理的方式出现在自己面前,还能从容不迫的坐在自己的对面,和这样的人物处在对立面,真是极度的悲哀。

      不过,白川诚一郎十分懊恼的是,他不明白自己什么时候惹到了这位爷!?

      “虽然是以这样的方式,但还是很荣幸见到您,斯图亚特阁下。”白川诚一郎眼眶中的黄金瞳慢慢的消散为普通颜色,这个时候在斯图亚特面前显露自己A级亚人的血统,简直是在贻笑大方。

      白川诚一郎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白川家族大家长,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依然强挤出几分笑容看向斯图亚特,“阁下突然造访,不知道我白川家,什么时候冒犯到阁下了?”

      小丑面具后的斯图亚特嘴角微扬,不过白川诚一郎看不到,“仔细想想,你的人最近在金三角干过什么勾当。”

  • 作者有话要说:  喜欢吗?
    收藏叭~~~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