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她在哪儿 ...

  •   坐在首座上正对这次企划部提出的方案进行质询的江印堂看着快步走近的秘书,眉头微蹙,“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这么火急火燎的。”

      “江董,您的电话。”

      江印堂先看了一眼那个匿名的电话号码,而后脸上不悦之色消散了许多,接过电话,开口道:“陈队,我是江印堂。”

      “□□,你现在有空?”

      江印堂:“有空,你说。”

      “还记得你七年前托我帮你寻找你侄女的事情吗?”

      江印堂闻言,原本低敛的眸子瞬间精神了许多,“照照有消息了!?”

      “对!说来也巧,还是京城的苏少托我们查一个姑娘的身份的时候,正好发现那就是你侄女江晚照!”

      江印堂这下子是彻底坐不住了,一边起身一边急切的问道:“老陈,照照她现在在哪儿!?我马上过去!”

      会议室里的各大高层看着主席江印堂的眼神中皆是七分震惊之余加上三分疑惑。

      其中不乏有跟随江印堂多年的元老,这么多年以来,他们也没有见过江印堂这么失态过。

      江印堂走出会议室之前,还特意向身后一脸问号的集团高层说了声散会。

      按照江印堂的吩咐,张静返回工位,一边通知司机准备好送江印堂去机场,一边替江印堂订好了去云市的最快航班,至于接待事宜,在江印堂下飞机之前,一切都会准备就绪。

      江印堂坐了三个小时的飞机从临江市飞到云市,下了飞机后已经是晚上七点了,但他并没有打算先去酒店休息一下,而是直接让司机送他去云市第一医院。

      不过事情往往是事与愿违,当他到了陈队在电话里和他说的那个病房之时,却发现里面连根毛都没有。

      他江印堂火急火燎的赶赴千里而来,满心欢喜的看了个寂寞。

      江印堂强忍着内心的失望和急切,走到医院值班护士的柜台前,询问502号病房的病人的消息。

      问明了江印堂的身份之后,值班护士翻了翻出院记录表,找到了VIP病房的信息:“502号病房之前住着的确实是一个姑娘,其他的身份信息这里并没有,不过她已经出院了,我看看...emm...刚好就在你来之前的两个小时左右。”

      知道了江晚照已经出院,江印堂没有任何理由再留在这里,礼貌的道了声谢后便转身离开了医院。

      既然还在云市就好,陈队也在云市,要在这诺大的云市寻找一个姑娘,这并不算什么难事。

      ————

      夜晚的云市市中心,一如既往的灯红酒绿,与魔都外滩的十里洋场有些区别,这里更像是一位略施粉黛的姑娘,红了脸颊,羞了芭蕉。

      云市向南两百三十一公里,跨越云缅边界线的南边,密林中狼行蛇蹿。

      一股热浪由远及近,荡的低处的灌木窸窸窣窣。

      正啃咬一只老鼠的内脏的野狼抬头,月色透过参天树木的枝丫间隙照在它的身上,灰白色的狼毛泛着些许驳杂的银白光芒,也让他的森白獠牙和嘴上的殷红更加明显。

      但更明显的,是空气中的硝烟与血腥气。

      野狼的狼眸变得越发警惕,竖起的耳朵动了动,旋即迅速转身蹿入灌木丛。

      不一会儿,几个神色慌张的人手拿老式□□仓惶逃窜而来,他们的胸前都贴着一个缅语的胸章,常年混迹于金三角的人都知道,这是金三角三大势力的赛猜的私人武装部队的军人。

      在这一带作威作福的赛猜的人疯狂逃窜,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呯!

      巨大的爆炸声伴随着气浪激荡而来,火红色的光与硝烟在此刻格外耀眼。

      赛猜的私人驻军基地里,接近百人的私人武装部队四散寻找着没来得及跑出去的赛猜残部,无论是负隅顽抗,还是缴枪投降,全都无情射杀!

      而在最前面那栋木屋外,有一个七人小队的装扮与其他人格格不入。

      为首的是一个黑衣青年,一如他手中把玩着的刀锋一般,他的代号是冷锋。

      冷锋大马惊道的坐在赛猜那张华贵的虎皮大椅上,左脚穿着的特战靴狠狠的踩在脚下趴在地上无法挣扎的中年男人的脸上。

      冷锋的抬手用手套没有覆盖的食指与中指指尖摸了摸左侧脸颊上的伤口,看着指尖的血迹,冷锋淬了脚下那人一口,而后骂骂咧咧的将手中的匕首对准他的左手一甩。

      寒芒划过,紧接着一声闷哼从冷锋的脚下传出。

      “啧啧啧,现在还在装硬骨头?”冷锋冷冷一笑,这笑容让远处围观的军人都不禁打了个寒颤。

      嘭!

      “啊——!”

      冷锋把手随意的搭在膝上,手中的□□□□枪管余温尚存,“看来也没多硬。”

      话音刚落,冷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脚踢在脚下男人的面门上,只见那人倒飞了几米,躺在木板接替之下的水泥面上,一动不动,左大腿上的血水慢慢涌出。

      他看上去十分虚弱,但还没有等他挣扎起身,一道如梦魇一般的阴影便到了他的身边,他的眼睛里只看见了那双特战靴。

      冷锋蹲下来,伸手一把抓住他的头发,冷声开口:“赛猜,老子再问你一遍,一周前你们追杀的女孩儿,她在哪儿!?”

      谁能想到,这个在冷锋面前毫无反击之力的人,竟然是在金三角作威作福的三大势力之一的赛猜?

      赛猜现在是欲哭无泪,眼前的这几个人,出现的毫无预兆,让他连一点准备都没有,老巢就被人一锅端了!

      如果光是联合庞加德的势力搞突袭也就罢了,凭借他的能力,突围出去问题不大。

      但偏偏那些人好像对他了如指掌,封锁了他的一切退路,便连他引以为豪的亚人能力,在眼前这个叫冷锋的家伙拳脚之下都显得苍白无力。

      都说狗急了会跳墙,但万一是城墙呢?

      “不说?”冷锋将手中的枪口抵住赛猜的小腹下一寸,一种不好的直觉瞬间涌上赛猜的心头。

      “我说!我说!”赛猜急忙开口,虽然他是亚人,那玩意儿没了有机会再长回来,但这种痛苦对于领略过一回的赛猜,哪里还顶得住。

      冷锋将枪口往边上挪了挪,脸上的表情好像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识时务者为俊杰,不愧是金三角一霸,你说。”

      面对冷锋的冷嘲热讽,赛猜心里连哭都哭不出来,艰难的咽了咽口水,才开口道:“我的人当时追到了云缅边境,但并没有发现她,只在华夏国的公路边发现了她的血迹。”

      冷锋眉头微蹙,但他强压下心中的躁动,继续问赛猜:“第二个问题,前去追杀的亚人是哪个势力的,或者说,你背后的人是谁?”

      赛猜心里咯噔一下,他没想到冷锋竟然知道前去追杀那个女人的几个人都是亚人。

      赛猜额头上的冷汗流的更多了。

      不说?

      冷锋用枪声告诉赛猜一个事实,他的耐心不多了。

      又是一声杀猪般的惨叫,赛猜犹如一个大虾一般弓着身子蜷缩在地上,但是因为冷锋还抓着他的头发,所以现在在外人看来,赛猜的姿势十分搞笑。不过虽然姿势搞笑,但没有任何人有心情笑出来,特别是那些私人武装军人,只感觉下面凉飕飕的。

      “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给你脸了!?”

      说罢,冷锋将赛猜的头摔在地上,起身看向远处带头的军人,说道:“把留下的活口拉过来。”

      一分钟后,六个军人押着六个人成排跪在冷锋面前,冷锋将手枪的弹夹换了换,子弹上膛,走到第一个人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那个崩溃颤抖的赛猜手下,用略显生硬的缅语问道:“告诉我,你们将军背后的人,究竟是谁。”

      “饶了我,我再也不敢了,我再也......”

      嘭!

      冷锋看也没看那具倒在地上的尸体,直接走到第二个人面前,犹如死神一般:“你能给我我想要的答案么?”

      这个赛猜的手下惊慌的眼神瞥见了从身边尸体的额头流出的鲜血,他不禁咽了咽口水,他毫不怀疑眼前这个人会在下一秒让他也倒在地上成为一具冰冷的死尸。

      “我说,我说,我曾听过将军接见过两个日本人。”

      冷锋半扣扳机的食指顿了顿,“你确定!?”

      “确定,确定,后来将军,不,赛猜还向他们鞠了九十度躬道别,我在电视机里面看过,这是日本人的礼仪。”赛猜的手下惊惶开口道。

      冷锋满意的收起了枪,事实上,他根本没有指望能从赛猜嘴巴里抠出他背后老板的身份。

      他要的,只是确认一遍,确保自己的老板没有找错人。

      冷锋转头对这个小队中唯一一个的短发女子说道:“蔷薇,打电话给老板,确实是白川诚一郎没错。”

      蔷薇点了点头,随即走入屋子里。

      与此同时,小队中另一个队员将腰间的□□瞅了出来,走冷锋说话之前已经将枪口对准了赛猜的头颅,里面是专门为他友情定制的子弹。

      冷锋示意了那些持枪军人一眼,旋即说道:“那么,你们可以去死了。”

      嘭!

      嘭!嘭!嘭!嘭!嘭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