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荷叶粥 ...

  •   杜宁怔怔地看着那个自称叫年兹的人,这也没问他的名字啊,怎么这么突然。

      走进一点,酒味迎面而来,看来醉得不轻,出于礼貌,杜宁也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杜宁。”

      “我知道你是杜宁。”那人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是谁,我不记得我们见过。

      杜宁正想着,眼看着年兹的步伐不太稳的样子,要倒了下去,杜宁连忙过去扶他。年兹的手顺势拽住了杜宁的衣摆,用的劲大了点,杜宁一个没站稳,两人连带着跌坐在地上。

      年兹的两只手都撑着地板,其中一只压着杜宁的衣服,杜宁侧着身,压着了一点年兹的大腿,手搭在年兹的腰间,杜宁的脑袋埋进了年兹的颈脖中。

      杜宁从年兹的颈脖中逃离,他拉开这个距离,发现更不对了,脸对脸的距离,太近了。杜宁甚至能看清年兹微颤的睫毛,有被诱惑到,美色当前,有点把持不住,也可能是出自某种不可说的好胜心,杜宁没有在第一时间离开,而是保持着这个距离。

      他们鼻息交汇,衣物相贴,暧昧不明,靠得极近。

      年兹身上的酒精味漫进杜宁的口腔,似乎咂咂嘴就能有些许甘醇,被酒味蛊惑了般,像是回到了几年前的那个夜晚,酒醉人,人怜己,两人心如鹿撞,砰砰响起。

      在什么东西要被打破了的时候,杜宁酒醒了般,从地上爬起来,也顺手将年兹扶起到沙发上坐着。杜宁在心中暗自懊恼,这都过去了,怎么还会想起那个混蛋啊。

      杜宁抬眼看年兹,不知道说些啥,觉得有点尴尬。“不好意思,”杜宁犹犹豫豫地说着,看着年兹突然低下头看衣服,杜宁转而说起年兹身上的衣服,“你衣服都湿透了,我就给你换成了我的衣服。那个,内裤也给换了,你不介意吧。”

      年兹听着了,他的手不自觉地摸着衣服,说着“不介意。”

      杜宁见年兹脸色有些微微泛红,伸手过去摸了摸年兹的额头,温度差不多,但脸怎么越来越红了。他问:“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我现在很开心。”年兹脱口而出,随后意识到不对,改口,“我没事了,就有点饿。”说着,抬头看站起来了的杜宁,伴着一种可怜巴巴的眼神。

      杜宁也不知道一个一米八几的男生是如何做到这个样子的表情还不显违和,此刻的年兹看起来非常的可爱,杜宁爱意泛滥:“你酒劲还没过,烧也刚退,只能吃些淡口的东西。”

      “都可以的。”

      杜宁先去给年兹热了一杯牛奶,在里面加了些蜂蜜,可以稍微解下酒。看着年兹喝完,杜宁打算熬个粥,家里有新鲜的荷叶,是隔壁的老爷爷今早送的,说夏天喝荷叶粥不错,荷叶有清热解毒的功效,正好。

      杜宁突然想起来一件件很重要的事,他问年兹:“你怎么倒在我家门口的?”

      直接把年兹给问懵了,年兹本身也不是很清楚,他今天早上才到小城,就被发小陈江秋给拉去喝酒,一不小心喝多了点,但他记得没走错路啊,爷爷家就是在这个方向。

      “我可能醉狠了,走错了道。”随后小声嘀咕,“我记得没走错的。”

      虽说是小声嘀咕,但杜宁也全都听到了,听了这么一番说辞,杜宁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只得等他彻底清醒后再让他打道回府了,毕竟还是个陌生人嘛,但对方好像还认识自己,管他的。杜宁一个不小心就脱口而出:“那你酒醒后就回去了吧?”

      年兹愣了下,有些丧丧的:“好。”年兹说完就往沙发后面缩,整个人都陷进沙发里,然后转头。

      这个位置恰巧可以看到厨房的光景,他一直侧着头看着杜宁在里面忙碌,眼睛就没离开过,眼神中带着浓郁的情感,渐渐陷入某种回忆。

      厨房里的杜宁很有耐心地搅动着米粥,眼看快好了,他把先前切好的荷叶碎倒进粥里,绿色与白色的碰撞,散发出阵阵清香味,光是嗅着就让人舒坦。这份粥就应当是咸口的。放入少许盐,完成。

      端出厨房,放在饭桌上,冲着那边出神的某人喊道:“吃饭啦。”

      “就来。”年兹站起来,正要走,左脚不知怎地踢到了沙发腿,然后自己就倒下了,杜宁那边赶忙过来,也于事无补,年兹的腿还是摔着了。

      年兹还躺在地上,杜宁就顺着年兹摔倒的姿势,半跪着,一只手拉起了年兹的左脚,另一只手则用手指捏按着年兹左脚的脚踝,并伴着轻声的询问,年兹傻楞了,一时间被这个画面惊到不知道说什么。

      半晌,杜宁松了口气:“没有伤到骨头,只是扭了一下,贴几天狗皮膏药就好了,但是不能过度用脚。”

      年兹还躺在地上,听到这句话,挺开心的,这样是不是就可以不用离开了,于是他开始卖惨:“我现在特别疼怎么办?”

      “我去找个冰袋先冰敷一下吧,等会给你贴膏药,还疼的话只有进医院了。”

      年兹不想进医院,他应道:“好的,我相信杜医生的技术。但是杜医生,我爷爷去采药了没在家哎。”说完还对着杜宁来了一波微笑,还顺便摸了摸自己的腿。

      杜宁此刻眼里的年兹就像是一个碰瓷党,好吧,是在自己家摔的,我认。

      杜宁有些咬牙切齿地去找来冰袋,这个麻烦自己终究还是摊下了。小杜医生欲哭无泪,这都什么事啊。愤愤地给年兹敷好之后就去煮了火锅,哼,他吃不了。

      杜宁在厨房忙的时候,年兹在喝荷叶粥,真的是寡淡中带着些许盐味,清香中带着点滴苦涩。好吃!杜宁做的东西真好吃!

      买来的火锅料自己再加点东西炒一炒,这样的味道会更棒一点。杜宁等油冒烟之后就下了干辣椒,花椒,大葱,其他的就没再下了,翻炒一段时间,下火锅底料,继续翻炒,贼香!随后加入水,等水烧开后倒入火锅锅中,端到餐桌上,食材等就可以下锅啦。

      杜宁先下了一些要煮很久的荤菜,然后去弄蘸料,小米椒是必不可少的美味。

      年兹闻到这些个香味,馋的流口水,啊,好想吃,荷叶粥它都不香了!他拿起杜宁搭在锅边的的筷子夹了一块鸭肠下锅,七上八下就可以吃了,这个锅底看起来真的好棒,不要蘸料都可以。

      年兹的七上八下到五下的时候,杜宁就回来了,他端了两个碗,一个是自己的蘸料碗,另一个是年兹的又一碗荷叶粥。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