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捡到人了 ...

  •   八月的天有着夏日特有的狂躁,刚刚还是日挂中天,热意包裹,转眼就是乌云压顶,大雨将至。

      小城西边步行街有一家扬名万里的药馆,装饰得古色古香,混杂在一堆古旧的老店老铺之中,似乎还真有那种点味道。最近,药馆附近的小姑娘们都知道药馆最近来了一个新的学徒,是个小帅哥,特别温柔的那种,这个小帅哥也是为药馆吸引了不少不必要的“病人”,也有多了些在门口逗留的人。

      天色刚变一会儿,雨就下了起来,先是稀稀拉拉的大块雨滴,后来愈发密集,生生将这小城笼在烟雨之中。步行街上没了行人,路边的小贩们也在忙收着东西,免得被雨淋湿了。

      药馆里走出一个人,卖年糕的阿姨放下手中在收拾的东西,冲着来人赶忙问道:“小杜医生,怎么才出来?不忙着去吃饭吗,要不要来份年糕啊?”

      小杜医生全名是杜宁,他来到这座小城快一个月了,但他还没能适应小城这种说变就变的气候。好在他平时有看天气预报的习惯,出门的时候随手带了把伞,虽然平时会质疑天气预报的准确性,但是它在这个地方还是很靠谱的嘛。

      杜宁今年刚从中医药大学毕业,没打算深造,就在亲戚的帮助下,来到这座小城跟随一个名气颇大的老中医学习。快一个月了,他还是什么也没学到,就一直在打杂。

      来得最早,走得最晚。

      生活不易,小杜叹气。

      杜宁笑着回答年糕阿姨:“刚忙完,这就准备回去了,好像是有点饿,那来份炸年糕吧。”

      年糕阿姨听着老高兴了,放下手中正在收拾的东西,刚好锅里的油还热着,她找出年糕,放进锅里,顿时,冒出一阵热气,年糕在油里翻滚,逐渐变成金灿灿的颜色,香味也逐渐飘出。

      年糕阿姨的嘴从杜宁出来就没停下来过,她还挺喜欢杜宁的,人长得又俊,性格也挺好的,自家闺女还单着,前两天来帮自己看铺子的时候还提到过小杜医生,于是年糕阿姨又问了:“小杜医生什么时候有空啊,见见我闺女呗,年轻人嘛,交个朋友,你看下什么时候合适啊?这周末?”

      杜宁也没想到买个年糕还能遇到这档子事,他有些哭笑不得,随即拒绝道:“阿姨,,下次再说哈。阿姨,年糕好像好了。”

      “啊?”年糕阿姨这才看向锅中,将年糕捞起,装进盒子里,“趁热吃。那个时间还是可以约一下的……”

      “谢谢,阿姨再见!”杜宁拎着打包好的年糕,撑着伞,迈着大步,飞快地溜了。行进间往街对面瞟了一眼,一个穿着黑色T恤男生在屋檐下躲雨,隔着雨雾看不太清楚,只觉得街对面的那个男生一定长得很好看。

      这个想法也就浮现了一下,最主要的是今天得去把明后两天的菜给买好了,乖乖呆在家里,没事尽量不要出门。

      谎嘛,还是要圆的。

      杜宁在菜市买买买之后就回家了,他对自己还算不错,买了很多菜,他想吃火锅了。但买的菜好像太多了点,再加上下雨天,不光菜被雨淋了,自己也被淋成了一个小落汤鸡。就是没有落汤鸡那么严重的意思。

      但走到家门口,才见识了什么是真正地落汤鸡。

      小城的地理位置算是有些偏远,房价那些也不算贵,西边这一块更是处于尚未开发的阶段,是很有味道的那种小城镇。于是他就租下了药馆同事的一层楼的房子,还附赠一个小小的院落,因为这边夏天天气变化非常大,自己也在这儿待不了多久,杜宁就没有在院落里种花。他还挺喜欢花的,各种各样的。

      而此时,落汤鸡就在杜宁家门口。那扇门旁歪歪扭扭地倚着一个男生,杜宁一靠近男生就闻到了酒味,敢情是喝醉酒走错了,也不知道是附近谁家的,这下这么大的雨,也没有路人可以问问,自己也对邻居那些不是很熟悉。要不,先收留他一下吧。

      想完,杜宁就开始观察这个男生了。他穿着黑色T恤,黑色短裤,显得小腿非常白,都让杜宁愣了下,这么白是真实存在的吗?男生的头发偏长,因为被雨弄湿的缘故,正耷拉在他的脸上。

      杜宁有一种想撩起他的头发,看看男生的脸的冲动,但这样是不是不太好,随后杜宁就在心中自我安慰,我只是为了看一看这个躺在我家门口的陌生人的真面目。

      想着想着手就伸了过去。

      碰到了。

      男生的额头有些烫,好像发烧了。杜宁快速缩回了自己的手。

      杜宁把男生移了下位置,掏出钥匙,把门打开,杜宁觉得男生在门口那一小坨的样子,看起来不是很重,就想把他抱起来,结果,呃,这个体重是认真的?还差点摔了。

      杜宁抱不起这个男生,原本还想来个公主抱的,可惜了,只能拖进去了,对不住对不住。

      好不容易半拖半拽地把人弄进了卧室,杜宁看着男生浑身湿透的样子发愁,这才见过一面的人,我就去脱人衣服是不是不太好。

      人也叫不醒,只能出手了。

      T恤,短裤,内裤……

      杜宁喜欢男生,但这样子的他也没见过啊。

      于是他就盯着多看了两眼,身材真不错。男生好像不太舒服,哼唧了两声,杜宁才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

      他尴尬地咳了一声,找了自己的衣服给男生套上。随即,他发现男生年纪看着挺小的,个头好像还比自己大一点。

      杜宁:有点生气。

      经过此番种种操作,男生的刘海撇开了一点,可以看到男生的脸了。

      这个男生真的很好看。不是那种清秀隽逸的好看,而是那种浓墨重彩的,值得大肆宣扬的好看。眉眼很深邃,却又带着些放荡不羁,鼻梁很挺,嘴唇有些过于薄了。有人说,嘴唇薄的人都很薄情寡义。像他这种人,路过的人都会盯着看的吧。

      只是他生病了,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但还是好看。

      等等,杜宁看着他扒拉下来的衣服,怎么那么眼熟呢。

      片刻后,他想起了,他好像是刚刚在药馆对面躲雨的那个男生。

      果然很好看!

      杜宁找到药箱给男生量了体温,可能是淋了雨吧,有些发烧,杜宁就在药箱里找了退烧药,喂给男生服下后,就准备去做个饭,自己都快要饿扁了。

      有在年糕阿姨那儿买的年糕还没吃,先垫个肚子,只是冷了的确没那么好吃了,外皮不脆,味道也缺点感觉,下次一定要听阿姨的话,趁热吃。

      正在吃着,突然手机铃声响了。是杜妈妈打来的。“小宁啊,你周末回家吗?”是杜妈妈打来的电话。

      “我就不回来了,在这边挺好的,周末也挺忙的。”杜宁回答地很敷衍。

      杜妈妈倒是蛮可惜地说:“周阿姨的女儿你知道吧,还挺想和你认识的,原本想周末你们约着见个面什么的,那我就把你的微信推给她,你们试着了解一下?”

      “妈,这种事还是算了吧,你就别操心了。”杜妈妈还是强硬地让杜宁加上周阿姨的女儿。再聊了几句其他的事之后,杜宁等到那边挂掉电话,听筒传来忙音之后才摁掉手机。

      这都什么事儿啊,才毕业就已经开始催我结婚了吗?

      唉。

      身后传来一阵窸窣的声响,杜宁转过头就看到了那个男生,从厨房门口走进来。

      杜宁还挺疑惑的,咋就起来了,他问道:“啊,你怎么……”你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那男生打断了他,开口道:“我叫年兹。”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