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睡觉 ...

  •   强行拽着秋葛和荔枝解释了半天,事情总算是说清楚了,江之眠的酒也醒了些:“下次不要把你们的少女心带入这里谢谢。”
      荔枝一脸的‘我不信’:“哦……原来是这样……”
      秋葛:“…行了行了,快走吧,他们估计也吃的差不多了,要撤了。”
      四人一起往回走,荔枝越想越不对劲,平时看起来挺高冷的大公子诺少言居然和江之眠这么亲密?!他们是好朋友?!还是两发小…荔.福尔摩斯.枝开始认真思考,诺少言平时对秋葛他们也不错,都是都没有好到可以搂搂抱抱的地步,难道是……荔枝顿悟!她想起了诺少言在厕所门口说的话:“我一个ALPHA进去容易出事”
      容易出事!这说明了什么!他慌了!荔枝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天才。她一脸佩服的看着江之眠,江之眠一脸懵逼:“怎么了???”荔枝只是摇摇头,并为他竖起大拇指,江之眠直接黑人问号脸。
      班主任和其他人都在门口等他们,见他们回来了后又数了数人数,确认没少后上车回家了。
      一些走读生陆陆续续的下了车,江之眠给江婉君发信息让她自己留个门,然后慢悠悠的下了车,班主任觉得他一个omega一个人走夜路不安全,于是在江之眠下车时,把诺少言也推下车:“诺少言啊,他一个人走夜路不安全,你陪他吧。”
      江之眠:“……”
      诺少言拍拍他的头:“走吧。”
      荔枝把一切都看在眼里,她简直要为班主任的操作点赞了!
      诺少言看着这嘈杂的街道,以及那些看起来像手机上说的吃了会致癌的小吃店沉默了。江之眠和他并肩走着:“怎么了?没见过这么乱的地方?”诺少言收回目光:“不是,就是在想,你平时…都住这?”江之眠挠了挠自己的后颈:“还行啦,这边虽然乱,但是还是算不错的。”诺少言点了点头,江之眠看了他一眼,他还是能理解的,毕竟是个人人见了都要敬重的大少爷,自然有些接受不了这些。
      两人就这么沉默着往前走,诺少言却总是能闻到一些似有似无的信息素,他拉住江之眠:“你的信息素是不是漏了。”江之眠从厕所里出来后鼻子就堵了,什么也闻不见:“不会吧…我刚打完抑制剂的。”难道是那个隔离剂有问题?!
      诺少言顾及于这里人多,于是把江之眠拉到一个小巷子,期间还吓走了一对正在亲热的情侣。
      空气里的清茶味开始变的浓重,江之眠的鼻子也通了,他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我不是打过抑制剂了吗…为什么还会发情…”诺少言揉了揉太阳穴:“大龄分化会有很多特殊情况。”江之眠欲哭无泪:WTF!!!为什么会这样!
      OMEGA的信息素吸引了太多路人的目光,诺少言不得不把江之眠拉到更深的地方,“现在怎么办?”诺少言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江之眠现在也没有抑制剂,离家也有一段距离,他努力的回想自己以前看过的abo小说,突然,他小心翼翼的问到:“……要不,你咬我一口?”
      诺少言:“…………”他把江之眠压到小角落里“你确定?”江之眠唯唯诺诺:“你要是不愿意…也行啊。”诺少言沉默了一会儿“转过去……”江之眠愣了一下“啊…”诺少言深吸了一口气:“转过去,我给你做标记。”“哦…”江之眠十分听话的转了过去,诺少言的看着他把那个铁项圈解了下来,露出一节白皙的颈脖,他轻轻的挑开盖在腺体上的几根头发,按了按暴露在他视野里的腺体。
      江之眠被他按的有点疼,就在他分神的一瞬间,诺少言把他推到墙上摁住腰,一口咬住江之眠的腺体,微微用力,犬牙一点一点的刺进去。
      江之眠皱着眉,忍着痛,却突然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顺着腺体进入他的身体了,他再也忍不住了,身体不受控制的向诺少言轮了一胳膊。诺少言没躲,硬是吃了痛,只是借机抓住江之眠的手重新压回墙上:“别动。”
      江之眠这才理解了那些omega在被标记时为什么会反抗了,因为允许另一种信息素进入自己的身体这件事,就算是自愿的,身体也会条件反射般的抗拒,这是omega天生的反抗性。
      江之眠忍不住催到:“你能不能快一点…”诺少言看了他一眼,把最后一点信息素输入完后才松了嘴:“可以了。”他松开钳制着江之眠的手,江之眠顿时感觉他们两个人直接似乎产生了某种连接,他似乎可以感受到诺少言的呼吸和心跳。
      然后诺少言依旧默默的送江之眠回家,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
      到了小区门口时,门口的看门大爷还热情的打了个招呼:“呀,你今天怎么这么晚回家啊?”
      江之眠:“班级聚会嘛,回来晚了。”
      大爷摸了摸自己的山羊胡:“哦”他把目光转向江之眠身后的诺少言那“嘿,这小伙是谁啊?长得还忒俊了。”
      江之眠看了看诺少言:“啊…他呀…”
      诺少言走了过来:“爷爷好,我是他同学,今天刚好送他回来。”
      大爷眯起那本来就小的眼睛,笑着点了点头:“同学啊…”
      江之眠感觉这位老大爷应该是想歪了:“我…我先走了哈。”诺少言跟了上来“我去你家。”江之眠:“为什么?”诺少言笑着:“我家离这里太远,不想回去了。”他撒娇般的扯了扯江之眠的衣角:“留我一人独自走夜路你不会担心吗?”可能是因为他生来就有一张过于妖异的脸吧,撒起娇来竟让江之眠有些招架不住:“我可不会担心!你一个alpha还怕别人标记你?!”
      诺少言耍无赖不走,硬要跟着他回家,江之眠也没办法:“想留下来也可以,你得看我妈的意思了。”诺少言慢悠悠的跟着江之眠上了楼:“那没事,忽悠家长我还是可以的。”
      江婉君正坐在客厅里看电视,江之眠进门后就晃了过来:“妈,我回来了。”“哎呀,阿眠,你回来了。”江婉君扔下遥控器跑过来抱着江之眠,揉了揉她儿子的毛茸茸的头“今天回来的有点晚哦阿眠,下次不可以这样。”“嗯。”江之眠点了点头。
      诺少言看了一会儿,才走过去:“阿姨好。”江婉君有些意外的看着他:“你是不是那个年段第一,就是…那个…emmm,哦!诺少言!”诺少言笑着点了点头:“嗯,是我。”江婉君立马来了兴趣:“你好你好!我是阿眠的妈妈,我叫江婉君。”诺少言依旧保持着完美的微笑:“嗯,很高兴认识您。”
      江之眠就看着诺少言和他的妈妈江婉君两人越聊越起劲,最后,江婉君甚至主动提出要留诺少言一晚的要求,诺少言欣然答应。
      江之眠全程看着:“……”果然,是他低估了诺少言。
      诺大少爷VS小江同学,小江败北。
      江婉君为诺少言收拾出一个新的房间,诺少言一脸悠闲的靠在门口看着江之眠,江之眠回了他一个冷漠眼神,回了自己的卧室。
      关了灯,周围只剩下黑暗了。江之眠躺在床上,荔枝给他发信息【甜甜的小荔枝】:在吗在吗?
      江之眠回了个问号。
      【甜甜的小荔枝】:你现在回到家里了吗?
      【小江同学】:嗯,回来了。
      荔枝抿了抿唇,试探着问到:那…班长呢。
      江之眠挑了挑眉:睡我家了。
      荔枝内心:!!!她努力控制自己的面部表情,颤抖着打字。
      【甜甜的小荔枝】:为什么?他不回家吗?
      江之眠打了个哈欠。
      【小江同学】:不知道,懒得吧。
      【甜甜的小荔枝】:…………
      江之眠觉得困意来了,便把手机放到床头,翻身盖上被子睡觉。
      11:28分时。
      诺少言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就是睡不着,他起身揉了揉头,给江之眠发信息【nsy】:睡了吗?
      而此时的小江早就睡着了。
      诺少言不满的皱着眉,不回我。他翻身下床,扣着拖鞋轻轻的走到江之眠门前,压低声音:“江之眠……”还不应他!诺少言的大少爷脾气上来了,正想着怎么把他叫醒时,一阵风吹了过来,门竟开了个缝。诺少言挑了挑眉,走进去后轻轻的关上门。
      江之眠的房间还算空的,也没有过多的装饰,看起来有些简陋。诺少言轻手轻脚的走到江之眠一边,见他睡的可香了,有些不爽的捏了捏江之眠的腮帮子,弄的江之眠不舒服的翻了个身接着睡。
      逗弄了江之眠一会儿,床头的手机突然震了两下,吓的诺少言一激灵。
      诺少言拿过手机,滑开锁,居然没有密码…诺少言有些意外,这才看见是秋和给江之眠发信息了。
      【秋】:之眠,诺少言是不是还在你家。
      诺少言看着“之眠”两个字沉默了一会儿,回道:嗯,他还在。
      秋和那边沉默了一会儿,【秋】:没什么事,只是诺少言他妈打电话过来问我诺少言在哪,我这才问问你。
      【小江同学】:那麻烦你和他妈妈说一下,诺少言今天要在我家住一晚上。
      【秋】:好。
      诺少言微微一笑,刚想退出聊天框,秋和又发来一条信息:这周六有空吗?
      诺少言皱了皱眉:有什么事吗?
      【秋】:没什么,就是想约你出去走走,聊聊我们以前的事。
      诺少言看了还在熟睡的江之眠一眼,以前的事…他呼了口气:行。
      秋和发了一条语音过来“早点睡吧,晚安。”
      诺少言直接退出聊天框,有些烦躁的揉了揉头发。他把手机甩回床头,也不想回自己的床上睡了,直接钻到江之眠的被窝里,把江之眠整个人抱到怀里,江之眠被他折腾的直哼哼,但还是没有醒。
      周围又安静了下来,诺少言听着江之眠轻微的呼吸声,渐渐的也感觉到困意,就这么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江婉君轻轻的敲了敲江之眠的房门:“阿眠,起床了哦,妈妈要先去上班了,记得叫你的班长一起吃早餐哦。”脚步声渐渐远去,周围变的安静。
      江之眠有些迷恋温暖的被窝,不舍的把头往里拱了拱,诺少言被按住他不安分的头:“别乱动…”
      “嗯?”小江疑惑“诺少言这么会在我的床上啊…”
      床上……
      江之眠猛的睁开眼,眼前就是诺少言那节修长的脖子,以及那从卫衣里漏出来的一大块锁骨!他来不及思考,条件反射般的一脚把诺少言踹下床:“诺少言!你这么跑我床上来了!!?”
      诺少言睡的正香,冷不丁被人踹下床,他忍着痛从地上爬起来:“你踹我干嘛?!”“我…条件反射…”江之眠支支吾吾,不过这一下可把他折腾的够清醒“你先说说,你这么到这来的。”诺少言沉默,说起来还是他理亏呢,他呼了口气:“我睡不着。”江之眠直接气笑了:“你睡不着就钻我窝里,什么道理啊!”诺少言不想和他吵,转身就走:“我先去洗脸了。”
      江之眠看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呵。”
      吵归吵,闹归闹,这事就这么勉勉强强的过去了。
      两人收拾好了后,一起吃了个早饭,这才慢慢悠悠的往学校走。诺少言突然想起来昨天晚上秋和给江之眠发信息的事,思考了一会儿之后还是开了口:“那个…昨天晚上,秋和给你发信息了。”江之眠愣愣的抬起头:“给我发信息?说什么了?”小江似乎没有注意到重点。“……说,想在周末约你出去一趟,聊聊天。”
      江之眠:“聊聊天?”
      诺少言:“嗯。”
      江之眠:算了,反正也没什么事,去吧。

  • 作者有话要说:  OwO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