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喝酒 ...

  •   江之眠说到做到,一下课就去了奶茶店,排了会儿队就到了,诺少言就跟在他身后:“蜜桃乌龙吧,挺对我胃口的。”江之眠应了一声,拿手机付了钱后就靠在一边发呆,后面的几位女生偷偷的拿手机对着江之眠和诺少言拍来拍去,诺少言倒是无所谓了,就是江之眠有些不爽,瞪了她们一眼,吓的她们往后缩。
      诺少言接过奶茶,瞧着这番情景笑出声:“走啦。”他拉着江之眠,附在他的耳边说道:“长得这么好看怎么就不让人拍个照呢,小气鬼。”
      江之眠推开诺少言的头,揉了揉自己有些红的耳朵“我不喜欢别人对我拍来拍去的,烦。”
      诺少言挑了挑眉,继续喝自己的奶茶。江之眠悠悠的走在前面,从诺少言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见他的后颈,他动了动鼻子,好像还可以闻见一股清茶味……
      
      月考刚考过,成绩也出来了。校方本着要给学生们放松放松的原则办了个运动会,信息一公布,全校学生都沸腾了。
      高二4班的班主任看着这群疯闹的孩子无奈的笑着,班长诺少言拍了拍桌子,全班顿时安静了不少,班主任这才说话:“运动会的事大家应该都知道了,想报名的可以去诺少言那里报。”
      秋葛笑着说:“老师,那我们要是拿第一了呢。”其他人跟着起哄“对啊老师,给点奖励嘛。”
      “老师我想吃自助!”
      “不不不!海底捞!”
      班主任闹不过他们:“好!只要你们拿的到,我就带你们去!到时候,吃什么你们定!”
      全班欢呼。
      江之眠看了眼报名表,果断的选择了后勤。秋葛拉着许文言围在诺少言身边:“我报200和跳高,文言,你呢?”许文言想了一会儿“跳远吧。”诺少言点了点头,看着空着的3000千米名额“行,我跑3000,就这样吧。”
      
      操场上满满的都是人,江之眠拐了好几个弯才走到高二4班的站位,荔枝接过他手中的袋子“辛苦了,江之眠。”江之眠心说好累,但还是一脸平静的说:“没事,挺轻松的。”
      下一场就是3000米长跑,后勤的一个个的都在给诺少言揉肩捶腿,秋葛和秋和也回来休息来了,江之眠在一边给他们削水果。
      学生会的几个人抬着摄像机在个个班级的站位绕来绕去的,突然瞄准了江之眠,直接把镜头怼在江之眠的脸上:“这位同学,对于3000米的冠军,你觉的你们的班会赢吗?”江之眠一脸懵逼:“……会。”
      “哦?为什么你会这么有信心?”
      小江同学思考到“因为奖励吧……”
      不远处的诺少言看了他一眼,江之眠的求生欲望提醒他不要瞎说,他努力的组织语言:“因为…因为诺少言特别NB,3000米全当热身。第一岂不是轻轻松松?”
      摄影师:“……”
      其他人:“……”
      9班的郑伟明:“……”
      诺少言:“噗。”
      荔枝哭笑不得,学生会的撤走了摄像头,秋葛狂笑不止:“江之眠啊江之眠,你可真敢说。”秋和忍着笑拍了拍江之眠的头:“下次别这样。”江之眠欲哭无泪。诺少言也忍着笑:“行,为了我们的小江同学,这个第一我一定拿。”
      诺少言走到指定位置站定,一边的郑伟明看着他:“心情不错?”诺少言没给他一个眼神,郑伟明笑的轻佻:“也是,有美人给你鼓气,心情能差?”诺少言皱着眉,面无表情的看着郑伟明:“劝你别打他的主意。”“哟”郑伟明阴阳怪气“小狗护食呢。”
      诺少言不说话,磨了磨犬牙。
      裁判吹了吹哨,诺少言哼了一声,归了位。
      长哨一响,所有人都全神贯注。许文言跟在诺少言身边陪跑,广播室里念稿的声音越来越激动,诺少言不断加速,许文言都追不上:“诺少你不要命了吗,”他看了眼跟在诺少言身后不远处的郑伟明“慢点,第二都有点追不上了。”诺少言也看了郑伟明一眼。最后50米,郑伟明突然加速,许文言吃了一惊:这n、m的!诺少言也开始冲刺,两人差距不过一米,9班和4班的同学都疯狂呐喊“诺少言!班长!冲啊!”
      “诺少言永远滴神!”
      “班长!火锅!自助!海底捞!!!”
      “老郑快一点啊!”
      “快啊!咱们学习不如人家好,3000可不能输啊!体育生的面子不能丢!”
      长哨再一次响起,4班雀跃欢呼,荔枝拿着葡萄糖喊上江之眠去扶诺少言。
      诺少言冲过终点后缓冲着往前跑了几步,见着江之眠后就没骨头似的摊在他身上,168和186的身高差让江之眠有些吃不消:“诺少言……你别压我……”诺少言流了不少汗,周围弥漫着一丝丝雪梅香,江之眠的眼神有些迷离的扶着诺少言,荔枝倒了些葡萄糖让诺少言漱口,然后把水塞在江之眠手里:“你给他喂水,我去扶其他人啦。”江之眠为难:“荔枝别……走。”
      诺少言还在喘气,江之眠没办法,只能扶着他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就这样走两步喂口水的走了半圈,诺少言总算是缓过来了:“服务态度不错,好评了。”江之眠无语的推开他:“缓过来了还压着我。”诺少言嬉笑:“别这样嘛。”两人拉拉扯扯的,路过的人都看了过来,江之眠重重的咳了两声,诺少言这才有所收敛:“走吧,回去了。”
      经过全班同学的不断努力,这次大餐算是吃的上了。
      班主任向校方承诺会把全班完整的带回来后才得到了出校门的权利,一群人闹哄哄的上了车,去了离学校比较近的一家烤肉店。
      店长被这浩浩荡荡的模样震住了,了解情况后带他们进了一个比较大的包厢,荔枝欢快的招呼江之眠坐下,诺少言他们也慢悠悠的坐在他们一边,江之眠单手托腮:“真是哪儿都有你……”
      诺少言也学着他的模样托腮:“对同学不能这么冷淡。”秋葛靠了过来:“就是啊,诺大少爷,所以你能不能也对同学热情一点。”诺少言:“嗯?怎么个热情法?”
      秋葛把一盘肉推到他面前:“帮我们烤肉呗。你烤,我们吃。”
      秋和和许文言嘻嘻哈哈的看着,荔枝有点懵逼的叼着一块五花肉,江之眠忍不住为秋葛点赞:不愧是你啊秋葛。
      秋葛:“行了行了,不开玩笑了,”他把肉拖回来,转身拿起一瓶酒“今天呢,多亏了我们诺少。”他看向诺少言,眼神示意他接酒,但是诺少言没有接收他的信号,居然在那里自顾自的烤着肉。
      秋葛不得不转移目标,然后他就盯上了在那里拿着手机拍照的江之眠:“江之眠!”
      江之眠正专心的找好角度,准备拍一张照片给江婉君看,冷不丁被点名,吓了一跳:“干嘛呀。”秋葛仿佛看见救星一样:“江之眠,我敬你!”
      江之眠抱着被塞过来的酒:“???”
      秋葛疯狂眼神暗示:接吧,给我个台阶下吧……
      江之眠:“……”行吧,都是同学,帮他一把吧……
      于是,他配和着举起酒瓶,轻轻的和秋葛碰了一下,然后,他看着秋葛一饮而尽,瞧了瞧自己手上的这瓶酒,心想着自己在原世界的酒量还挺好的,便跟着一起喝见底。
      荔枝看着他见了底的酒瓶:“你现在……醉了吗?”江之眠:“没啊。”
      但是随后,他就感觉有点不对劲了。后劲那种又痒又热的感觉太熟悉了,他的发情期到了。
      江之眠忍着不适,翻找着抑制剂,把书包翻了个遍也没找到,江之眠烦躁,明明带着的,怎么就找不到了呢。他突然想到自己好像把抑制剂放在桌肚里了……
      小江为自己点赞。
      他随便找了个理由躲进厕所,摸出手机给荔枝发信息。
      【小江同学】:荔枝,你那里还有抑制剂吗?
      结果……
      诺少言拿着手机:“……”
      他撇了眼在那里胡吃海喝的荔枝,拍了拍她的肩:“看看。”荔枝看了一眼,猛的呛了一下,她唔着嘴疯狂咳嗽:“有有有……”
      秋葛被这边的动静吸引:“怎么了吗?”
      诺少言摆摆手:“没事,你们接着吃,我去趟厕所。”
      江之眠一个人靠在厕所的隔间里,信息素不受控制的蔓延在四周。江之眠感觉自己很累,很困,头还有点晕乎乎的,他揉着太阳穴:“不是吧…原主的身体一杯倒…”他摸出手机,迷迷糊糊的想给荔枝打电话,隔间外传来脚步声,他一下子就精神了:“荔枝…你这么才来…”
      厕所外,荔枝看着头顶的“男厕”两字沉默了:“班长…要不,你去给他送。”诺少言自然知道她为什么不愿意进去:“我一个ALPHA进去容易出事。”荔枝看着他:“应该…不会吧,”她把抑制剂和隔离剂塞在诺少言手里“返祖ALPHA的抵抗力不是挺强的嘛,而且只会对和自己匹配度极高的人拥有占有性,应该没那么巧……”没那么巧刚好就是江之眠……
      OMEGA的信息素肆意的侵食着诺少言的理智,他敲了敲门:“江之眠,是我…”江之眠呆住了:“啊,荔枝呢……”
      “她不方便进来…”
      “那…抑制剂呢…”不知道为什么,江之眠竟莫名其妙的产生了一种羞耻感…
      诺少言敲了敲隔间的门:“开个缝。”
      “……”江之眠听话的开了一个小缝,一只骨节分明的手轻轻的捏着抑制剂从门缝送了进来,江之眠接了过来,诺少言顺手关了门。
      江之眠拿着抑制剂颤抖,发情期是一回事,怕打针也是一回事啊……
      诺少言靠在门板上,克制着ALPHA的本性:“江之眠,你好了没…”
      江之眠委屈:“我…怕针,你别催我,你一催我就紧张,针都拿不稳了。”
      诺少言调节好心态:“你把抑制剂给我,我给你打。”
      江之眠乖乖的开了门,把抑制剂给了诺少言,慢慢吞吞的贡出自己的手臂。
      诺少言叹了口气,抓住这节白的晃眼的小臂把针头抵在上面,看着江之眠那一脸慷慨赴死般的表情又忍不住翘了翘嘴角,慢慢的推进去,然后轻轻的拔出针头,顺手扔进一旁的垃圾桶里:“行了。”
      他把江之眠从里面提了出来,拿着隔离剂对着他一阵喷,江之眠被喷的满脸都是,他推了推诺少言:“你干嘛呢!”诺少言:“你别闹,乖一点。”江之眠完全忘了诺少言刚刚还帮了自己的事,气呼呼的瞪着他:乖n、m呢!
      隔离剂的效果还不错,信息素的也散的差不多了。
      江之眠绕过诺少言往前走,结果没走几步就感觉双腿像灌了铅似的沉重,他眼前一黑,差点倒在地上。诺少言反应倒是快,一把扶住江之眠的腰把人抱了起来,他拍了拍江之眠的脸:“走不动了?”江之眠烦躁:酒劲还没过……
      门外有些吵闹,接着,秋葛一把推开门:“诺少,你便秘了吗?上了这么久的厕所……”
      荔枝在后面拉着他的衣服:“哎呀!你别进去!里面有……有……”
      有江之眠和诺少言面对面、身贴身,看着像是要亲在一起了的场景啊啊啊啊!
      秋葛:“你两……”
      诺少言and江之眠:“你别误会!”
      江之眠一激动,身子软的更厉害了,诺少言不得不从单手变成双手,从秋葛和荔枝这个角度看,就是诺少言把江之眠整个圈到怀里,抱的更亲密了。
      秋葛:“……”
      荔枝:“……”
      诺少言:事情不是这样的……
      江之眠:m、d,听老子解释啊……

  • 作者有话要说:  QAQ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