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尴尬的重逢 ...

  •   你有没有幻想过,再次遇到前男友,会是怎么样的场景?

      方柚柚是一名狗血言情小说的网络作家。闲来没事时,总喜欢设想这样的桥段。

      也许是在某个餐厅巧遇,看见他和现任女朋友,甜蜜地相互喂食,自己黯然离去。
      又或许是某个雨夜,他跑到自己的公寓门口,哭着喊着求她复合,两人天雷勾动地火,旧情复燃的狗血桥段。

      可现实却是……
      方柚柚在大雨天出门没有带伞,淋雨跑回了家。转天高烧不退,跑去医院看病,需要打退烧针。
      脱了裤子发现,给自己打针的医生,居然是前男友……

      尴尬程度堪比你病了三天没有洗头,随意在睡衣外套了件外套,下楼丢垃圾,顺便等个外卖,却意外撞见正在遛狗的前男友,才发现你们两个住在同一个小区。

      凑巧的是,这是方柚柚第二次和前男友见面的场景……

      ……

      两人尴尬地坐在小区公园长椅的两端,隔得很远,默契地沉默着,谁也没有主动开口说话。
      方柚柚的前男友,何思洋,低头逗弄着自家的萨摩耶。
      浑身雪白的萨摩耶,自然不懂俩人之间的曲折,瞪着可爱的小眼睛,打量着坐在一旁的人类,四只小脚蠢蠢欲动,盘算着怎么偷溜过去,蹭一蹭主人的朋友,讨她欢心。

      方柚柚表面装着云淡风轻,心里却在暗自窃喜:还好出门带了个棒球帽。不然让前男友发现她三天没洗头……
      太丢人了……

      完全忽视掉了,她现在一身邋遢的装扮,多不多个帽子,根本没什么区别……
      ……

      脚边突然多了一个白色的毛球,不停地拱着自己的小腿,方柚柚一低下头,就看到一对乌黑的小眼睛盯着自己,歪着个脑袋,似是好奇地探究面前的陌生人。
      太可爱了吧……
      方柚柚下意识地伸出了手,摸了摸萨摩耶的头,感受到它兴奋地回蹭,心都要融化了,完全忘记了狗主人是她的前男友,一人一狗玩得不亦乐乎。

      “身体……怎么样好些了吗?”
      何思洋突然的问题,让方柚柚回想起了三天前的经历,悻悻收回了手,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回答道:“嗯,好多了。谢谢关心。”
      蹲在方柚柚脚边的萨摩耶,自然是不懂她的尴尬处境,以为她不陪自己玩了,摇着尾巴不停地用头拱着她的腿,更加奋力地讨好她。

      “不好意思啊,它难得这么兴奋。”周围突然低落的气压,让何思洋以为是自家狗太过热情,惹了方柚柚的不痛快,立马呵斥道:“雪球过来。”

      可雪球难得地叛逆,完全没有理会主人的指令。甚至缩到了方柚柚的腿后,似是找到了靠山一般,有恃无恐得尾巴摇得更欢,假装听不到主人的命令。
      方柚柚神经大条,完全没有注意到一人一狗之间的对峙,温柔地又摸了摸雪球的头。却没想到雪球更是有了底气,带着炫耀冲何思洋“汪汪”地叫了两声,然后怂的团成一团,依偎在方柚柚的脚边。

      何思洋:……
      这个月,都别想从我手里要到一口零食……

      方柚柚听到狗叫声,也慢慢反应过来,这狗似乎格外地喜欢自己。怕会惹了何思洋的不开心,连忙解释道:“可能因为我爸妈家也养了狗。身上沾了味道,它才会对我这么亲吧。”
      说完拍了拍雪球的肚皮,命令道:“雪球,快回去。”

      没想到听了方柚柚的话,雪球立刻起了身。虽然模样不大情愿,还是慢腾腾地走回了何思洋的脚边,背对着他趴了下去。
      方柚柚欣慰地笑了笑,夸奖道:“这狗很听话呀。”
      雪球得了夸奖,垮着的小脸顿时有了精神,兴奋地一骨碌爬起身,吐着舌头,冲着方柚柚回应地“汪汪”叫了两声。

      何思洋:……
      这到底是谁的狗……

      方柚柚被雪球乖巧可爱的模样,逗得心情大好,连带着面前的何思洋也顺眼了不少,想了想对方刚才还关心过自己的身体,便开口寒暄道:“你最近……过得怎么样?”
      何思洋警告地瞪了雪球一眼,让它不要再捣乱。这次它很是识相,乖乖地趴了回去,委屈的小脸搭在爪子上,闷闷不乐把脸扭到了一边。
      见它乖乖趴好,不再添乱,何思洋也回过头答道:“还不错。”

      方柚柚点点头算作回应,心底却盘算着,外卖差不多要送到了,打算找个借口离开,结束这场尴尬的重逢。
      没想到一贯沉默寡言的何思洋,开始和她闲聊了起来,反问道:“你呢?最近过得还好吗?”
      方柚柚只觉得他是出于礼貌地反问,也没多想,随口回答道:“也还不错。”
      “现在还在写小说?”
      “嗯……是呀……”

      两人还没分开的时候,方柚柚就开始写起了网络小说。
      那时候没什么名气,只不过闲来无聊打发时间,顺便挣点零花钱。没想到居然真的坚持到了现在,读者粉丝不算少,有了一份很可观的收入,也当作全职工作认真对待。

      “全职写小说吗?”
      本以为他也只是客套的寒暄两句。一来一往的对话,让方柚柚的心底升起了些许疑惑,却没能从他一脸平静的表情中,研究出个结果:“嗯。主要写小说,也会接一些杂志的稿子。”

      “我记得刚毕业时,同学们都说你找了一份很不错的工作。没想到最后,你还是和大学一样,写了小说,做了自己最想做的工作。”

      方柚柚实在不太懂何思洋的脑回路,为什么要大晚上,坐在公园里和前女友回忆往昔。
      努力压着心中的不快,没好气地反问道:“那你呢?怎么突然想回国了?”
      记忆中的何思洋,最讨厌别人对他干涉过多,更不喜欢无关的人探听自己的隐私。方柚柚知道这个问题越了界,肯定会惹得他不快,可却生出了一丝报复的快感。

      凭什么只许他一个人提问?

      何思洋一反常态,并没有任何的不耐烦,回答了她:“念完书,就回来了。没什么特别的原因。”

      方柚柚心中笑了笑他的虚伪,但最终没有接话,当面揭穿他的谎言。
      若不是当年何思洋执意要出国念书,还扬言要定居国外,方柚柚何苦和他大吵一架,不欢而散。
      最终闹得人尽皆知。当时多少人看过她的笑话,在背后骂她痴心妄想。

      方柚柚不是没哭过,怨过,恨过,却从未后悔过。
      大抵是因为自己青春最美好的那段记忆里,桩桩件件都与他有关。
      只她清楚,有多恨,曾经就有多爱……

      “那很好啊。只不过那天在医院碰到你,真的是吓了我一跳。”
      方柚柚捋了捋自己的头发,双手撑在椅子上,脸上挂着疏离客气的笑容,云淡风轻地和他说笑,心里却有些没由来的憋闷。
      大概是发烧还没有好吧……
      方柚柚随便找了个借口,掩饰住心里的不痛快,可躲闪着何思洋的眼神,却出卖了她仍存留的那一丝在乎。

      “你的手机好像一直在震。没有关系吗?”
      听了何思洋的提醒,方柚柚才发现被自己丢在长椅上的手机,不停地在震动。提示栏一连串的未接电话,让她猛地回想起自己的外卖,连忙回拨过去。
      电话一接通,姜意立刻和电话那头的外卖员道了歉,起身就往家的方向跑去,还不停地念叨着:“马上就到”,安抚着外卖员的情绪。

      连再见都没来得及和何思洋说上一声……
      又或者是她故意的……

      何思洋揉了揉一旁的萨摩耶,看着方柚柚落荒而逃的背影,喃喃自语道:“雪球,我好像又被她抛弃了。”
      嘴角却微微上扬,脸上一副了然于心的表情,完全没有话语中被抛弃的落寞与失望。

      雪球哪懂得这许多的道理,又哪懂得两人之间的爱恨情仇。
      它只晓得,自己喜欢的玩伴跑走了,再不追就看不到了。
      它舔了舔自己的爪子,紧盯着方柚柚离开的方向,趁何思洋分神,飞速站起身,撒开腿追了上去。

      “雪球!雪球!”
      雪球很少像今天这么不听话。
      何思洋大声呵斥了两声,却没能叫住跑得飞快的雪球。
      他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颇为头疼地思考着这么大个小区,自己要去哪里找它,一会找到又该怎么教育它。
      却猛然记起这个方向……
      好像是方柚柚离开的方向……

      方柚柚在楼门口转了一圈,终于找到了着急生气的外卖小哥。接过外卖,她连忙解锁了手机,立刻给了五星好评,还在外卖平台上,额外打赏个小红包,还不忘鞠躬道歉,嘴里说了很多句“对不起”。

      送走外卖小哥,方柚柚左手拎着外卖,右手在外套兜里,摸着楼洞门的门禁卡,余光瞥见腿边,突然多了一团白花花的生物,在夜色中很是显眼,吓得大叫一声,连外卖都脱了手。
      回过神来,定睛一看,才发现是何思洋家的雪球。
      追上方柚柚,雪球显得很是兴奋,不停地用头蹭着她的腿,还发出一两声撒娇的呼噜声示好。
      方柚柚被吓了一跳,自是不大开心,只是敷衍地拍了拍它的头,心里甚至有些厌烦雪球对自己过于热情的偏爱。

      用手抚了抚胸口,深呼吸两口,方柚柚平复了下心情,伸手去捡掉在地上的外卖。
      却被追上来的何思洋,抢先一步捡起了来,塞回到了她的手里,还不悦地教训了雪球两句,

      “谢谢。”方柚柚尴尬地接过了外卖,不自然地道谢,手不停地搓着外卖的袋子,眼神四处乱飘,却始终不敢落到何思洋的身上。

      方柚柚本想着,只要自己刻意躲着何思洋,即使住在一个小区里,短时间内也不大可能再碰到。偷溜虽然有些丢脸,可刚才的局面实在太过诡异,她是一秒都多呆不下去。
      可没想到,缘分这事,还真是让人头疼呢……

      “不用谢。应该我替雪球,和你道个歉。”
      眼神下移到方柚柚手里花花绿绿的包装袋,上面赫然写着“xx炸鸡”。何思洋微微皱起了眉头,抿紧嘴唇似是突然生了气。
      不敢和何思洋对视的方柚柚,自然是没有观察到他表情的变化。心里还盘算着,怎么为刚才跑走的行为开脱:“刚才外卖员催我拿外卖。我没来得及和你打招呼,就……”
      可解释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何思洋打断了:“病刚好,就吃这么油腻的东西?”
      说着还不等方柚柚反应过来,就一把从她手里,又拿走了外卖,放在身后,并不打算归还给她。

      “诶!你这人!抢我外卖干什么?”
      方柚柚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虽觉得今天的何思洋格外得反常,却也懒得深究原因。可这人现在蹬鼻子上脸,把自己礼貌的客气,当成好欺负的软弱。
      一时也起了火气,伸出手就去拽何思洋手里的袋子。奈何力量悬殊,方柚柚用力地扯了两下,指尖都有些微微泛白,外卖还是被何思洋紧紧攥在手里。
      她生气地瞪着何思洋,音量也不自觉地大了很多,命令的口吻说道:“给我。”

      何思洋也因为方柚柚的倔强不听劝,眉头紧锁,后退了两步,把方柚柚的外卖拿得更远了一些,语气依然坚定:“不给。别总吃这些油炸的。对身体不好。”

      两人还在一起时,何思洋就为着方柚柚爱吃油炸食品这件事,很是头疼。
      念叨得嘴里都要起了水泡,方柚柚依旧是一个字都听不进去。嘴上保证再也不吃,背地里管不住嘴馋,总是跑去偷吃。
      光是被他抓到的就不下十次。

      很是耳熟的劝说,让方柚柚有些错愕,双手僵在半空中,停下了争抢的举动,可嘴上还是不依不饶地呛道:“那我晚饭吃什么?你给我做啊?”

      “好。”方柚柚震惊地看着何思洋点了点头,一边伸手叫来雪球,一边带着询问的语气,和她提议道:

      “南瓜粥可以吗?”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