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丧服上朝 ...

  •   三日后,天正帝醒了过来,不顾太医的劝阻,第二天就召开了早朝,整个朝廷再次惊动了起来。
      早朝当日,高义轩起的很早,然后换上一身生麻白衣,这件衣服还是他这几天找人特意做出来的,今天也是第一次穿,稍微有些肥大,。
      阿雷见高义轩这般模样,有些有些不解的问道:“公子这是要去做什么?”
      高义轩看着铜镜,好好的打理了一番,然后看向阿雷,泰然道:“上朝。”
      高义轩的二哥,也就是当朝太子一早就在宫门外候着,身着蟒袍,身姿挺拔,颇有明君之相。
      “没想到太子殿下早就到了,实在让小弟佩服。”三皇子高义珍紧随其后,站在了太子的身旁。
      太子冷哼道:“父王身体抱恙,我也是担心父王的身体。”
      父王什么情况,宫中的太医早就诊断了,只要是稍微有点心思的人,都从太医那里打听到,在这里假惺惺的装样子,无非就是装模作样罢了。
      三皇子心里冷笑着,嘴上却笑道:“太子殿下教训的是,是我这做儿臣的疏忽了。”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其余的大臣都躲得远远的,各聊各的,毕竟这种事情涉及到了党争,可不是随便就能碰的,一个不留神脑袋可就不是自己的了。
      这时,原本喧闹的官员突然都静了下来。
      太子与三皇子诧异的向后看去,两个人都被惊住了。
      “老七?”
      三皇子怎么也想不明白,从来不理政事,不上早朝的高义轩,今天为什么会来上朝!
      而更让人震惊的,是高义轩穿的不是朝服,而是一身粗布生麻的白衣,这分明就是丧服啊!
      周围的大臣都到吸了一口凉气,禁不住离的远远的,穿丧服上朝,这七皇子到底是要干什么?
      这怕是不要命了吧。
      只有不远处的纪远山叹了口气,他明白高义轩是想来亲自问清那件事的真相。
      “太子殿下,三殿下。”
      高义轩倒是旁若无人,笑眯眯的跟自己的两位哥哥打了声招呼。
      “七弟,你怕是来错地方了吧。”太子忍不住说了一句,他也想不明白,自己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弟弟,今天这是搞的哪一出。
      “怎么会来错地方,太子殿下不也等着上朝么?”高义轩环顾四周,笑着反问道。
      太子迟疑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
      “那就没错了,我就是来上朝的。”
      高义轩拍了拍手,走到一旁三皇子的面前,伸手摸了摸三皇子的衣服,赞叹道:“三哥就是三哥,连衣服的料子都和我这当弟弟不一样啊,咱们换一换如何?”
      傻子才跟你换呢!
      三皇子冷哼了一声,别过身子,不愿意搭理高义轩。
      这时,前方的殿门被打开,所有人都整理好衣冠,朝着殿内走去。
      当皇上被公公搀扶着走出来是,朝堂上的所有人都内心一惊。
      看来因为“逆皇乱”一事,皇帝的身体只会一天不如一天,照这样下去,恐怕不久之后,京都将会再次震动。
      天正帝的脸上还有些苍白,坐上龙椅后,目光冷厉地扫视着朝堂,当他看到七皇子的时候后,目光陡然一沉。
      尤其是那一身白衣丧服格外的刺眼,天正帝忍不住咳嗽了起来,险些又昏了过去。
      “陛下。”旁边的公公吓了一跳,赶忙上前招呼。
      所有人都低下头去,等待着暴风雨的来临,只有高义轩自己,好生的站在那里,仿佛这一切和自己无关。
      天正帝摆了摆手,像是不在乎一样,眼神略过高义轩,再次看向下面。
      “这几天,朕过的可是舒服。”
      “自朕坐在这个位置上以来,还没有如此舒服过,这还是诸位爱卿的功劳。”
      “诸位爱卿,都是我大乾的龙凤之才啊,是我大乾之幸,是朕之幸啊!咳咳…咳咳…”
      刚说完,天正帝就再次咳了起来。
      下面的大臣们全都慌张的跪了下来,哀求道:“臣等有错,请求陛下原谅,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你们怎么会有错,朕感谢你们还来不及呢!”
      天正帝说完,就自顾自的笑了起来,整个朝堂上,都回荡着他的笑声。
      随后,他看向下方,笑道:“这几天,朕也仔细想了想,如今丞相之职已空,总是空着也不是办法,不止又哪位爱卿自荐一下。”
      听到此话,所有人的心都紧绷了起来,将脑袋紧紧的低了下去,生怕一个抬头,脑袋就不是自己的了。
      见没有人说话,天正帝再次开口:“怎么?难道我大乾人才济济,却连一个丞相都选不出来么!”
      “韩真,你来如何?”天正帝随口喊了一个名字。
      被喊到的官员,立刻跪到了殿前,颤声道:“陛下三思,臣无大才,不足以胜任!”
      “齐中元呢?”天正帝又叫了一个名字。
      又一人跪到殿前:“陛下三思,臣无大才,又无大德,难以胜任!”
      “刘观云?”
      “陛下三思,臣无才无德…!”
      “赵文风?”
      “陛下三思,臣无才无德…!”
      ……
      “无才,无德,好一个无才无德,没想到我大乾的满朝栋梁之材,却连一个丞相都不敢当,满口无才无德贬低自己。”
      “是我大乾之人谦虚呢,还是我大乾本就是无才无德之国!”
      “好啊,真好啊。”
      “既然没人愿意任职,那这丞相从今天起就撤了吧。”天正帝冷冷的看着满朝文武,随即大手一挥,令道:“从今日起,我大乾再无丞相之职,另设监察司,替朕检查朝中六务,由吏部尚书万河松担任,诸位爱卿可有异议?。”
      “谢,主隆恩!”万河松跪在殿前,众臣也纷纷响应:“臣等,无议。”
      “既然如此,诸位爱卿,还有事要告诉朕么?”
      还未等其他人反应,高义轩立刻出列,那一身丧服尤为显眼,只见他向上一步大声喊道:“禀父皇,儿臣有一事!”
      看到这一幕,纪远山忍不住叹息。
      老伙计啊,我已经告诫过他了,但现在我实在拦不住了。
      天正帝眯起眼睛,冷冷的盯着高义轩,随后略过他,继续问道:“还有没有事要上奏?”
      “父皇,儿臣有奏!”高义轩死死地盯着天正帝,依旧不依不饶的问道。
      但天正帝依然不理会他:“诸位爱卿,还有没有……”
      “父皇,儿臣有事,儿臣想知道丞相冉恒,因何事造反,且在何处起兵,与何人勾结,其内详情能否告知天下,好给天下人示警!”
      整个朝堂鸦雀无声,寂静的让人恐惧,甚至靠近高义轩的几位大臣,额头上都已经渗出冷汗。
      这时,天正帝才看向高义轩,眼神冷厉,如同老鹰盯上了猎物一般,直直的看了许久,才朗声道:“既然无事上奏,那朕到有一事。”
      高义轩欲要上前,太子立刻伸手拦住了他,暗自摇了摇头。
      如此行为,已经惹了父皇反感,虽然不知为何父皇没有理会高义轩,或许是估计父子情义,又或者其他的原因,不然仅凭高义轩穿着丧服上朝,就已经够他死十次了。
      天正帝继续说道:“太子私下告诉朕,他早已心仪纪将军之女,朕也想趁着今日,做一桩美事,为二人赐婚,不知纪将军觉得如何?”
      太子闻言,面露喜色,一来他确实对纪将军的女儿心有所属,二来父皇此举无疑自己太子的地位更加的牢固。
      反倒是旁边的三皇子一脸阴郁,眼神里露出一些狠色。
      纪远山也没想到如此事发突然,陛下的话锋竟指向了他,迟疑了一下说道:“谢皇上好意,但月儿性格顽劣,如何配的上太子殿下。”
      “纪将军,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何况此乃圣上天赐,有何不可。”一名官员立刻劝道。
      纪远山解释道:“还望陛下为了我大乾的声望,为太子另寻良配。”
      天正帝的脸色也冷了下来,平淡的说道:“既然纪将军都这样说了,那此事就改日再论,朕也累了,今日早朝就到这吧,退朝。”
      “纪将军!”
      纪远山还未走远,太子便追了上来。
      “太子殿下,还有什么事?”纪将军行礼道。
      太子赶忙托住:“纪将军,你我二人不必多礼,关于月儿,我希望纪将军能明白在下的心意,过段时间,我便亲自去将军府上提亲,以示诚心。”
      说完,还没等纪将军回答,太子道了声“告辞”后,就向宫外跑去。
      纪将军忍不住叹息,树大招风,纪家手里掌握着兵符,无可避免的成为了别人眼中的肥肉。
      太子这是吃定他了,在别人看来这是天大的好事,但万一出了什么差错,第一个遭殃的就是他们纪家。
      还未走两步,纪将军又被叫住。
      “纪伯父。”
      高义轩拉住纪远山,满脸笑意。
      看到他,尤其是那一身白衣丧服,纪远山又一阵头大,真是一个比一个难缠,自己今天怎么就这么倒霉。
      “我有一事,想请问纪伯父。”高义轩还没说完,纪远山就伸手打断了他的话。
      “贤侄,先前我已经告诫过你,你自己还是仔细斟酌,千万不要把自己逼到绝路,今日我还有急事,若有他事改日再谈,告辞。”纪远山匆匆的离开,颇有落荒而逃的样子。
      果然,没自己想的那么容易,高义轩摇了摇头,自己今日冒着大不韪,也没有知道自己想知道的事情。
      可是现在,除了皇帝外,也就只有纪远山知道了。
      看来必须要找个时间,去趟将军府了。

      早朝后,三皇子气冲冲的回到了了府上,把房间里所有的东西都砸了一遍。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他不就是个白白捡了一个太子位,除了这他还有什么!”
      “我高义珍为了大乾付出了那么多,你就这么对我么!”
      三皇子一拳砸在了墙上。
      门外的丫鬟吓了一跳,手里端的茶壶摔了一地。
      三皇子眯着眼,说道:“来人。”
      两名武士立刻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看着跪在地上求饶的丫鬟,摆了摆手说道:“马上处理掉。”
      待武士带着丫鬟离开后,三皇子突然笑道:“皇兄,你可真让人羡慕啊,不过我可不会让你这么顺利的。”
      “我想要的东西,还从来没有得不到的。”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