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逆皇之乱 ...

  •   天正十七年,乾国丞相冉恒,逆乱朝政,藐视皇权,以造反罪处以极刑,史书称之为“逆皇乱”。
      而这件事,就发生在昨日。
      昨日正午,皇城禁军涌入相府,不到一个时辰,相府上上下下全部人员羁押入狱。随后皇城戒严,全城搜捕逆贼同党,令整个京都都陷入了惶恐不安的状态。
      这件事发生的实在突然,京都官场毫无准备,甚至有的人直到第二天才从同僚的口中得到消息,哪怕是听到了消息,也是满脸震惊,不敢相信。
      那可是冉恒!
      是大乾的丞相,是大乾名副其实的第一权臣!
      是整个天下最让人敬佩的人!
      大乾以武建国,武风强盛,文人示弱,甚至在一段时间内,文人的地位连奴隶都不如,整个大乾充满了野蛮的风气。
      直到冉恒上位,以一己之力改变了天下文人的地位,以科举取代世袭罔替,打破了豪门大族的垄断,让寒门弟子也能够入朝为官;建立翰林院,为天下文人在这世俗中也有了一席之地。
      可以说,天下的文人学士,都算的上是冉恒的弟子。
      还不仅如此,冉恒自上位以来,出十二国策,以天下百姓为基,重分田地,削减赋税,大兴商贸,为百姓、为社稷,呕心沥血。
      这样的名望,哪怕是皇上也不敢轻易动他,甚至无法动他!
      说句大逆不道的话,若是冉恒想要造反,十年前便能称帝,何苦等到现在?
      但如今,冉恒却突然因造反罪而死,不仅满朝文武不信,天下的文人也不信!
      对于此事,却无人敢言,毕竟连冉恒这样的庞然大物都倒了,谁还有胆冒着株连九族的风险去说一句微不足道的话,如今整个大乾朝野是噤若寒蝉,人人自危,都害怕一不小心,火就烧到了自己头上。
      但随后,宫里就传出天正帝因旧疾复发而昏迷的消息,让这件事变得更加扑簌迷离。

      黄昏时,城坊里的百姓,都急匆匆地赶回家,整个街道上变得空空荡荡,就连曾经冠绝都城仙乐坊,也开始冷清了起来。
      “哥哥,你在哭么?”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看着墙角墙角处卷成一团的大哥哥,身形抖动着,一滴滴的眼泪打在脚下。
      小女孩圆圆的大眼里满是新鲜,她本以为大人都是不会哭的,只有小孩子才会偷偷的抹眼泪。
      原本抽搐着身子的高义轩,听到这奶声奶气的声音,停止了抖动,把埋在手臂里的脸抬了起来。
      小女孩顿时被吓了一跳,面前的人脸上一丝血气,白的就像先生口中吃人的鬼怪,眼睛里充满血丝,且看不出丝毫生气,但眼睛却红肿的像是被火烤过一样,还拉着两行长长的泪痕。
      “先生说,鬼是不会哭的。”小女孩壮了壮胆子,挺着身子,用手将高义轩脸上的泪痕抹去。
      看着小女孩的模样,高义轩的眼睛里多了些柔软,提着气说道:“乖,快点回家,不然你父母会生气的。”
      话还未说完,小女孩就捏着鼻子,一副嫌弃的模样:“哥哥,不可以喝酒的,爹爹说了,喝酒不好。”
      高义轩才注意到,自己脚下一堆空空的酒壶,头发散乱着,洁白的衣服也变得糟乱不堪,有谁还能想到,这是大乾的明珠才子,更别说是大乾皇室的七皇子了。
      莞尔一笑,他摸了摸小女孩的头:“你乖乖回家,哥哥就不喝酒了。”
      小女孩也学着大人的模样,踮起脚尖,摸着他的头故作威严的说:“那哥哥要说话算话,也要要乖乖的回家。”
      这时,不远处空荡的街道上,正在巡查的官兵看到了二人,跑过来厉声道:“干什么的,不知道官府下达的禁令么,信不信我把你们两个贱民,抓到牢里,好好教训一下!”
      本来乾国不曾禁止夜市,反而大乾不夜城的名号冠绝天下,令四方夷狄向而往之。
      而曾经令天下都风流不夜之城,如今却因为“逆皇乱”一事,变得人心惶惶,几乎从早到晚都有官兵在巡查。
      小女孩顿时被吓了一跳,连忙躲在高义轩的后面。
      高义轩护着女孩,扶着墙站了起来,问道:“你们身为大乾的兵士,就这样对待百姓的。”
      看清高义轩的样子后,领头的官兵连忙跪拜,惊慌的哀求道:“小的有眼无珠,不知道是七皇子,兄弟们也是听命行事,还请七皇子原谅!”
      “下不为例。”高义轩说完,便不再理会。
      拍了拍小女孩的脑袋,脸上带着一丝宠溺,说:“赶快回家吧,哥哥不会再喝酒了。”
      记得曾经也有人,这样摸着自己的头说过,可惜他再也体会不到了。
      小女孩点了点头,胆怯的看了眼官兵,急忙的跑回了家。
      随后,高义轩穿过官兵,向着仙乐坊的方向走去。
      领头的官兵顿时松了口气,旁边的人忍不住说道:“头,不就是一个落魄皇子嘛,整个皇城谁不知道陛下最厌恶的就是七皇子,也就靠一点才华,在京都混了个明珠才子名头,你用得着怕他么。”
      领头狠狠的瞪了一眼他:“你要记得这里是大乾,他怎么说也是大乾的皇子,再敢乱说,小心脑袋分家。”
      那人毫不在意的笑了笑,临走前还一脚踢开了高义轩留下的酒壶。

      高义轩踉跄的走进了仙乐坊,然后蹒跚着爬上了楼顶,瘫坐在屋檐上。
      眼神迷离的看着都城内外的万家灯火,心生艳羡,前不久他也是在家了,和阿雷一起,在厨房做好饭菜,等待着冉恒回来。
      可现在,冉恒永远也回不来了。
      高义轩摇了摇手里的葫芦,才发现自己带上来的是个空葫芦。
      “晦气!”
      将葫芦一扔,他闭上眼睛,一头躺在了屋脊上。
      葫芦顺着斜坡,不停的滚动着,即将要掉下去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房檐上多了一个人影,一把将葫芦抓住。
      借着皎白的月光,能分辨出来是位男子。
      “阿雷,你怎么回来了?”
      好像知道男子到来,他也没有睁开眼睛,嗡然的说道。
      男子也就是高义轩口中的阿雷,走到他的身旁,将自己的袍衣脱下来,盖在了他的身上。
      “嗯,回来了。”
      但高义轩却有些闹脾气似的,一把将袍衣抖开,坐起身来,睁眼看着阿雷。
      “当初是他把你安排在在我身边的,现在他都已经死了,你已经自由了,你为什么还会回来?”
      “你是可怜我么?还是来看我笑话的?”
      “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反正我现在都已经这样了,又还能再差到哪里。”
      高义轩像疯了一样,吼着叫着,说完后,又像蔫了的茄子一样,将身子蜷成一团,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你们都走,都离开我,都滚啊!”
      他自十岁起,母亲突然被赐死,而他一个人被扔到祁明宫,冉恒就像父亲一样照顾着他,安排阿雷陪着他长大。
      可现在,冉恒去了一趟皇宫,就再也没有回来过,还背上了造反的罪名,这让他怎么接受!
      阿雷没有生气,将袍衣拾起,再次盖在他的身上,语气平淡的回道:“除了这里,我不知道还能去哪里。”
      听到这话,高义轩沉默了好久,他明白阿雷和他一样,都失去了最重要的人,对自己来说,阿雷是他现在唯一能依靠的人。
      一阵凉风吹了过来,高义轩主动地将袍衣裹紧一些。
      突然,他抬起手,阿雷有些疑惑,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高义轩酡红着脸,有些烦躁的说:“快点背我下去,不然冻死了谁养你。”
      阿雷恍然的将他背在身上,纵身一跃,如同燕子般跳下了楼顶。
      高义轩趴在阿雷的背上,仿佛什么感觉不到,只是将头枕在阿雷的肩上,呢喃着说:“我不相信,他怎么会造反,整了大乾,包括我,任何一个人都会造反,除了他。”
      阿雷听到后顿了顿,接着就听到了他熟睡的鼾声。
      将高义轩送进房间的床上,看着他红的有些发热的脸蛋,轻轻的盖好被褥。
      准备离开时,阿雷突然又被高义轩从被子里伸出来的手给一把抓住。
      就在阿雷疑惑的时候,高义轩突然梦呓道:“我们都好可怜,为什么老天要这么欺负我。”
      阿雷低头看着他,眼角也划出一滴泪,落在了高义轩的手上。阿雷将高义轩手上的泪滴擦掉,把手放了回去,再次将被褥盖好后,离开了房间。

      第二天中午,高义轩才清醒了过来,醒来的时候,脑袋还有些刺痛,睁开眼时,视线还有些晃动。。
      稍微清醒了一下,高义轩才发现往日人声鼎沸的仙乐坊,现在却没了声音。
      “阿雷。”
      高义轩喊了一声,房门马上被推开,阿雷端着端着清水和一些粥饭走了进来。
      “喝水,喝粥,不然会难受。”
      没等接过来,阿雷就将托盘放在一旁,端起水来喂给高义轩。
      高义轩也早就习惯了,随口问道:“今天生意不好么?为什么外面没有声音。”
      阿雷依然简短的回道:“会吵到你,今天关门。”
      接着又换成粥,继续喂给高义轩。
      这时,外面响起一阵吵闹声,人还没到,声音就响了起来。
      “姓高的,昨天找不到你人就算了,今天还不做生意了,你出什么事了?”
      房里冲进来一位女子,一身红衣,模样俊俏,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却大大咧咧,进门就一脸愤然的看着高义轩。
      看到被阿雷喂饭的高义轩,女子更加生气,怒道:“你自己有手有脚的,干嘛让阿雷喂你。”说着,将阿雷手中的碗抢了过来。
      高义轩再次头痛了起来:“纪婉月,你能不能让我好好休息休息,你在吵,我就真的要废了。”
      纪婉月,镇北将军纪远山的独女,整个大乾敢这样且会这样跟自己说话的女子,也就独此一份了。
      “你这是生病了?”纪婉月也看出来高义轩无精打采,关心的问道。
      阿雷顺势将碗接了回来,继续喂饭。
      “没有生病也要被你吵病了。”高义轩没好气的说道,然后问道:“你来干这什么?有什么事?”
      “我没事就不能来了,我来看阿雷不行嘛。”纪婉月没好气的说。
      “我爹让我来看看你,还让我给你带些话。”
      高义轩忙问:“纪将军?什么话?”
      冉恒和纪将军关系他也有些清楚,在他看来,纪将军一定知道“逆皇乱”的真相
      纪婉月挠了挠头说道:“他说让你好好休息,其他的事情不要想太多,也千万不要去管,让你好自为之。我也不知道什么意思,反正话我带到了,你就好好休息吧。”
      纪婉月说完,就离开了房间。
      高义轩坐在床上,微微眯起眼睛,他明白纪将军说的正是“逆皇乱”的事,看来纪将军是知道一些事情,这件事也一定有些不为人知一面。
      既然你不愿意告诉我,那么我就自己去问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