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地府已亡,而世间停留的亡魂越来越多,在这样下去,阳间阴阳失调,后果……我说你有没有在听啊!]
      苏安酒将珍珠奶茶递给前面等待的小姐姐,笑容如阳。“你的奶茶,谢谢惠顾。”
      这是家奶茶店,苏安酒正在做收银员的工作。面前的小姐姐接过奶茶,笑容甜美,“谢谢!”
      而在半空中,飘着一个和周围格格不入的圆形金属,它前面上部分的显示屏上正显示着气愤的表情。
      [我知道你能看到我,不要假装看不见啊!]
      苏安酒看着前面人来人往的道路,嘴角含着一抹笑,眼神始终没有定格在那个在空中上蹿下跳的圆形机器人上。
      [少女哟,我跟你讲……]
      一个男生走过来,径直走到机器人下面,他完全无视了上面非常明显奇特的机器人,看着摆出的招牌沉思。
      “欢迎,要点什么?”苏安酒露出亲切的笑。
      “一杯烧仙草,不加红豆,少糖。”
      [我可是地府官方系统,你你……]
      苏安酒看向外面湛蓝的天空,连眼角都没有看向那个自称系统的机器。
      她是周末抽空过来做兼职的,原本早上的时候一切很正常,但下午的时候这个自称系统的机器人突然出现,并在她耳边一直说个不停,因为在忙着接待买奶茶的,苏安酒没有听得太清楚它说了什么东西,但有几个词反反复复出现。
      “地府”“系统”“亡魂”“天道失衡”“重建”什么的。
      苏安酒眼眸微垂,嘴角笑容依旧亲和。
      很快到了晚上10点,一个和她戴着同样灰色围裙的男人过来招呼她可以走了。
      苏安酒将围裙放好,慢悠悠的往外走,路过旁边的车摊时还顺手买了一份糖炒栗子。
      [没有地府那些亡魂们就没有地方可以去,留在阳间只会让他们的怨恨越深,所以少女啊,现在肩负重建地府的重任就在你身上了!诶诶等等我!]
      系统一直在半空中跟着她,一边跟着还一边喋喋不休,但就算它到苏安酒眼前拼命跳,她还是始终没有将目光焦点落到它。
      [现在天道的轮回道也只能勉强支撑,再不快点行动……]
      苏安酒拿着板栗拐到另一条街道,默默不语的走着。
      [少女哟,你逃避也没办法,天降大任给你,因果已结,逃是逃不掉的!]
      刚才苏安酒兼职的奶茶店处在比较繁华的街道,人来人往,而这一边,就是与之相对的十分萧条。虽然旁边的店开着门,但根本没有人,马路上也只有车快速驶过,灯光映得苏安酒一个人的身影十分的寂寥。
      [接受吧,你可是天选之人,不激动吗?不兴奋吗!来吧少女!]
      苏安酒看了一眼周围,四方道路都没有人走过。
      “你是系统?要我做什么。”
      [没错,我就是,]系统在空中上下动了动,下意识接了话,说出一句后默了一会,猛的一跳。[我就知道你能看见我!!]
      苏安酒拿出手机,点开滴滴叫车,无语道,“那你为什么还一个下午都在我耳边一直说话。”
      一边是听着来买奶茶的人的话,一边是一直在喋喋不休的它,这一天下来让苏安酒久违的体验到了心累的感觉,连点的奶茶都报错了五次。虽然店长没有说什么,但总过意不去。
      系统:[嗯,这个……不重要。现在,让我来为你重新介绍一下我,还有你要做的事。]
      [我乃是地府官方系统,以为地府培养出优秀的鬼差为任务,并记录着所有的一切。]
      [千年前,人间动荡,战争不休,庞大的亡魂大量涌入地府,也让地府造成了一些混乱,接而被一些邪魔趁机引发了灭亡地府的叛乱。]
      [最后鬼帝封印了地府,隔离了与天道的联系,才挽救了这次叛乱。]
      苏安酒看着手机屏幕,微咪起眼,“但是地府还是消亡了。”
      系统很人性化的叹了一口气,[是的,地府与天道没有联系,无法再参与到这方世界的因果之中,只能游离在三千世界之外,成为了废墟。]
      [而天道为了补回世界的周转,自行衍生轮回道,至今也维持了几千年。]
      “那这不就好了吗,为什么现在要重建地府。”苏安酒再次看了一眼周围确定没人才开口。毕竟大晚上的,如果有人经过看见一个女子对着空气自言自语,估计要被吓得够呛。
      [因为天道失衡……]系统的声音变得严肃起来,[千年前灵气慢慢消逸,亡魂无法化为白衫以上的级别,天道能自己解决。但如今不知为何灵气复苏,间接导致许多怨魂厉鬼苏醒,它们挣脱了轮回道,凭借怨恨停留阳世,而没有了地府的鬼差,阳间几乎无人能对付它们,所以需要重建地府。]
      [关于那些停留的怨魂,近年你也多少有察觉吧,毕竟你一直能清楚的看到这个世界。]
      苏安酒安静看着手机上显示还有一分钟到达的提示,没有说话。
      手机冷光照在她平静的脸上,莫名让人无端生寒。
      系统:[你就是我选中的人,我的任务就是将你培养成一名强大的鬼差,重建地府!]
      苏安酒默了一会,道,“如果我拒绝呢。”
      [因果在你看到我的那一刻已经结下,逃避是没有用的。]系统的身体转了一圈,看着她一双电子眼咪起。
      苏安酒斜了它一眼,不再说话。
      一辆黑色的车从道路尽头慢慢驶过来,在她面前停下。
      核对了车牌号,苏安酒坐进后座位,系统跟着进来,落在皮革座椅上,看样子也在坐一样。
      “诶小同学,你怎么那么晚了还一个人在外面?”
      司机是一个面宽眉善的叔叔,从后视镜看了一眼苏安酒有些诧异和惊奇。看见她奇怪想询问的样子皱眉,“你还不知道啊。”
      “什么?”
      “上周这边,有个小姑娘死了。”
      苏安酒顿了一下,也皱起眉,“是怎么回事?”
      “据说是上补习班回来晚了,一个人回来的时候,被拖到巷子里,先……真是个畜生!”司机中间的话及时停住,停了一会后狠狠地啐了一口,“而且那个杀人犯现在还没有被抓到,小同学,你最近一个人最好还是不要到这边来了。”
      “嗯……”
      “不说这些了,”司机看了一眼别头看向窗外的苏安酒,觉得可能有点吓到她了,换了一个比较活跃的歌,笑道,“看你这个样子和我儿子一样是高中生吧,是到这边做兼职的吧?唉真好,不像我那个不成器的儿子……”
      他摇了摇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苏安酒看着窗外,时不时应和着这位司机热情的答话。
      滴——!!
      伴随旁边系统突然响起的声音,苏安酒看着窗外的瞳孔一缩。
      在路边的灯下,站着一个女孩。她身上穿着一套简单的白衬衫小黑裙,低垂着头,一边的麻花辫乖巧的垂下,另一边则是凌乱的挡住她的脸庞。
      她安静的站着,身后漆黑的巷子仿佛吞噬一切的黑洞,让人不经发寒。
      车的速度不是很快,苏安酒清晰的看见她脚下的一大摊暗红色的血痕,和没有照映出影子的地面。
      “这边的居民多是本地人,没事最好不要来这边……”司机还在说着话,苏安酒却没有回应,看着窗外的目光落到坐在座椅的系统上。
      滴滴——
      系统再次发出几声消息提示声,从头顶弹出一个光屏,声音也变成平淡无波的电子音。
      [触发任务——巷子前的怨魂。]
      弹出的光屏底面暗如深渊,下方开着鲜红色的彼岸花,上面的字有些扭曲,就好像鬼爪一样。
      看一眼就会让人忍不住发寒。
      苏安酒飞快的看了一眼前面的司机,他还是看着前面的路说话,没有一丝不对劲。
      没理会那个光屏,它不一会就自己消失了,系统也安静的躺在座椅上一动不动。
      司机在小区前停下,临走前还是忍不住又说了一遍,“小同学,你以后最好还是不要一个人去那边了,兼职什么的可以先暂停一下。”
      苏安酒关上车门,对着他笑道,“谢谢叔叔。”
      这个小区名字是很常见的阳光小区,虽然不是高端的,但因为靠近学区,房价也不是很低。
      回到家一关上门,原本默默跟在后面的系统忽的窜到她面前。
      [快,你该任职了!]
      苏安酒换上拖鞋,接了一杯水,“还要任职?”
      [地府每位鬼差都有不同的分工,就像现在的公司一样,你当然要先任职,不然怎么成为地府官方人员,重建地府。]
      “哦……”苏安酒咽下温水,道,“那我的同事都在哪?”
      [……]系统默了一下,[只有你。]
      “……”
      [哦,还有我。]顿了顿,它又补上一句,[当然,我只是协助工具。]
      所以,地府还是只有她一个人。
      苏安酒默默将一杯水全部饮下,默叹。
      [别灰心,如果你能碰到合适的人或者魂,也可以将他收入地府效力。]系统的电子眼咪了咪,[加油啊,少女。]
      苏安酒丝毫没有被它的打气激励到,默默地从冰箱拿出速食加热。
      “那怎么任职。”
      系统前面屏幕上的电子眼消失,一个诡异的符号渐渐浮现扩大,顺着叮的一声,一个黑色的转盘出现在苏安酒面前。
      转盘大小和平常看到的差不多,只不过它是黑色的,那种如墨般暗沉的黑,看起来十分厚重。表面还隐隐的刻着奇怪的花纹,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其中流转,细看又消失了。
      苏安酒看见上面密密麻麻的刻着许多字,粗略看过去,十殿阎王、判官府君、无常鬼吏,皆有在其中。
      [你转,抽到哪个就任职哪个。]系统好像很开心的样子,在苏安酒旁不停地转着。
      苏安酒:“……地府那么随便的吗?”
      [以前当然不是,现在没条件啊。]系统叹了一句。
      苏安酒:“……”
      伸出手摸上违反科学原理浮在空中的转盘,入手的凉意让她不由得颤了一下。
      不是冬天的冷,也不是风吹的凉,而是渗入灵魂,让人不由得颤栗的恐惧。
      苏安酒恍惚了几秒后就回归了常态,手上的温度虽然还是凉,但没有了那种无法控制的恐惧感。
      □□看着很厚重,但苏安酒轻轻一转就动了起来,轻得像纸片一样。
      中间固定着的针划过一个又一个名字,苏安酒站在一旁脸色平静。
      只要不是抽到牛头马面那种非人类生物,她都可以接受。
      □□速度越来越慢,最后停下了,而中间的针正好对着三个字……
      白无常。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